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8)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正文無差,番外斜線有意義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是HE的中篇。目前通販現貨在架→點此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6)  (7)  (8)




緩慢地,Thomas讓自己從Newt身上退開,對上另一人滿是苦惱的神色。

「你……」Newt做出了極度誇張的嘆息,望向他,「才這麼一下子,就又把自己搞到了這種境地,嗯?」
「抱歉。」Thomas也想嘆氣,但他所能做的只是尷尬地聳聳肩,「呃,謝謝你?」
「……感覺真是一刻也不能離開你。」Newt瞅著他,用一種挖苦的語氣說,但Thomas卻從那其中聽出了一貫的縱容意味。
對此Thomas只是回以微笑,有點傻兮兮的,像是舔到了骨頭的犬類。

「說吧,為什麼自己一人跑到這裡來?」Newt待兩人重新坐好後,將自己的雙腿放下平台,在空中晃盪著,「要不是我瞭解你,大概會以為你想做什麼愚蠢的事了。」
Thomas也學著對方的樣子擺盪起雙足,垂下頭望著距離遙遠的城市。
「我只是……有些事情需要思考。」

「什麼事情能讓你想到變成這樣?Tommy。」Newt挑眉,毫不客氣地直視著他,目光中甚至有種逼問的意思存在。
「我、大概是……」Thomas有些無措地偏開頭,抿著唇,沉默了一小會,「想到了,那些已經再也見不到的人們。」
「所以?」
「所以覺得……」Thomas的語氣開始變得緩慢、空茫起來,「覺得,或許我不該心安理得的享受現在的生活?」

「你是白癡嗎?」Newt深吸一口氣,努力克制住了語氣中的暴躁與怒氣,卻顯然沒什麼效果。有種火焰在胸腔中燃燒著,就彷彿是他感染閃焰症時,那種無法掌握自己情緒的感覺,Newt想了想,沒有企圖再去控制,反而順著內心的衝動粗魯地扯住Thomas的衣領,拉近。
「Thomas,Tommy……」Newt凝視著Thomas塞滿了驚慌情緒的雙眼,緩慢地,一字一字地問:「告訴我,是什麼讓你有了如此愚蠢的想法?」

「我、只是──」
「是因為她嗎?」Newt頓了頓,壓低了嗓音,「因為,Teresa?因為她沒能活下來?」
「不!」Thomas拉住Newt的手,神情壓抑卻堅定地搖頭,「不是的──」
「那麼是為什麼?告訴我!」

Thomas望著Newt拉住自己衣領的雙手,之後緩慢地,將目光移到面對著自己的人身上。那雙總是筆直地、專注地凝視著自己的雙眼,那雙眼中承載著的信任,那些託付予他的期望,與偶爾會令他閃神的親暱,那麼多的情感。
他閉眼雙眼,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努力將聲音從喉嚨裡憋出來。
「你……」

「什麼?」Newt蹙眉,問。
「是……是你。」Thomas喘了口氣,睜開眼,艱難地將那些話說出口,「是因為你,Newt。」

「你就那樣在我眼前倒下了……唸著我的名字,然後停止呼吸。」Thomas輕輕放開Newt的手,偏開頭,任由目光飄遠,用呢喃的聲音解釋著,「我不能、不行,這樣子的,我無法接受,Newt。所以我繼續站起來了,我走進那座我痛恨的建築裡,讓Teresa抽走我的血液,製作解藥,但那些都救不回你。」
「我什麼都做不到。」Thomas的語氣幾乎破碎了,「這樣沒用的我……沒有資格過得幸福。」

「……你看到那封信了?」Newt放鬆了拉住Thomas領子的力道,也放輕了語氣。
「是的,」Thomas喘氣著,「我很抱歉。」

「──是我很抱歉才對,Tommy。」Newt傾身向前,將眼前這個看起來被打擊得無比脆弱的人攬進懷裡,「那封信,完全是我自顧自的期許,是我的執拗而已。」
「事實上,我並沒有自己寫得那樣勇敢,我害怕死亡,怕死了。」Newt將自己的臉埋在對方的肩頸處,緩慢低語,「我不希望自己變成狂客,是因為不想忘記你們,也不希望你們忘記。你們記憶裡的Newt,就該是那個強大又恣意,聰明又冷靜,可以狠狠吐槽你的那個人。」
「我希望你永遠記著的──是這樣的我。」

「你永遠都是這樣的你,Newt。」Thomas回應了這個擁抱,用的雙手攀附上對方的背脊,「厲害、冷靜,一直是最強的後盾,也是最讓人安心的。」
「我當然是。」Newt蹭了蹭Thomas的臉頰,輕輕笑出聲。

之後他們就這麼沉默著好一陣子,始終沒有變換姿勢,Newt依舊環住了Thomas,而Thomas也毫不客氣地整個人掛在Newt身上。
對於朋友來說,這大概是有些超過的,但他們都彷彿對此視而不見,假裝不曾察覺。
他們擁抱過了那麼多次,歡欣的、愉悅的,重新團聚的、鼓舞士氣的,又或者是安慰著彼此的,在那個帳篷內,在這個殘破的圍牆頂端。那些蔓延在他們胸腔裡的熱度與情感,彷彿能透過他們接觸的肌膚,傳遞到另一人身上,悄悄地告訴彼此,一些他們即將明瞭的改變。

「嘿、Tommy。」
「嗯?」
「你絕對、百分之百有資格獲得幸福,想想看,你即將拯救這個世界上剩下的所有沒有免疫的人類,而且你其實也救了我,記得嗎?」
「我……」
「我還活著,好好地活在這裡。」Newt拉開了一點距離,牽起Thomas的手,至於自己的胸膛上,在心臟的位置,「這樣,感覺到了嗎?」

噗通!噗通!一下、兩下,規律地、蓬勃地跳動著,甚至悄悄地加快了速度,彷彿正在表白著某種雀躍愉快的心思。
「你活著。」Thomas緩慢地、用一種嘆息般的語氣複誦,他眨著眼睛,對上Newt望過來的視線時,忍不住綻開淺淺的微笑,「Newt,你活著。」
「是的……」Newt也學著他的樣子勾起嘴角,將自己的臉貼近了對方的,讓他們的額頭互相碰觸,「我們都好好的活著,以後也必定會更好地活下去。」
他們的呼吸吹拂在彼此的臉頰上,近到能夠望見倒映在對方瞳孔中的神情。

「Tommy……為何是我?」
在靜默一陣後,Newt開口了,語氣輕得彷彿能被風吹走一樣,卻讓Thomas聽得很清楚。

「沒有為什麼,」於是他也輕聲地回答了,「一直都是你。」
在失去所有過往與記憶,進入幽地迷宮時,第一個能讓他感到安心的人,第一個向他釋出善意的對象,第一個願意將背後交付給自己的夥伴。第一個,無條件追隨自己的傻瓜,第一個不顧生命也想護自己周全的笨蛋。
第一個……以死亡這樣的姿態,讓自己清醒並且覺悟的人。

他們的距離似乎又更近了,Thomas在恍然間發現。這讓他覺得有些熱,從彼此貼合的額頭,到雙手碰觸的擁抱,蔓延開來一種令人渴望沉淪的溫暖。
「那麼我也坦白……」Newt用講悄悄話的語氣,在Thomas的注視下說,「我想,我是嫉妒的。」

「第一次的時候,我以為那是閃焰症的關係,看到你因為接近這座城市,因為接近Teresa而開始不自在,讓我的情緒變得失控了。」Newt頓了頓,扯開了一個乾澀的苦笑,「但直到剛剛我才明白,其實不只如此……」
「Newt……」Thomas下意識地屏息,為了對方凝視自己的那雙眼睛。

「嘿、Tommy,你能──」Newt抬起手,將掌心貼在對方的臉頰上,就只是這麼虛虛的碰觸著,他張開嘴巴,卻又很快閉上,緊蹙的眉間透露出了懵懂的迷茫。
「什麼?」Thomas嚥了口口水,問。他甚至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因為那會讓他的嘴唇碰觸到對方拇指內側。
「我不知道……」Newt緩慢地搖頭,嘆息著,貼著Thomas臉頰的手掌卻往下了那麼一點,輕柔的撫過對方頸側。

那觸感有點癢,卻也很舒服,Thomas恍惚地這麼想著。不,他現在怎麼還能思考?在他的腦袋已經燒成一團糨糊的時候。
那感覺太美妙了,於是Thomas情不自禁地垂下眼,微微偏頭,追隨著那隻手的碰觸,用臉頰細微地磨蹭著。而他太過大意,又太過沉迷其中,於是一個不小心,就讓自己的唇貼上了對方的手指。

那瞬間,兩人的呼吸都變得凌亂了。
Thomas忍不住倒抽一口氣,他輕輕拉住Newt的手,將自己的手指插入對方的指縫,接著在對方湊過來時,也不顧一切地迎上去。

他們的嘴唇撞在一起,同時發出悶哼。因為太過用力,他們的牙齒甚至磕到了彼此,但下一秒,他們很快又找對方法,輕柔地吻住了彼此。
耳邊聽見的是過於粗重的喘息,自己的心跳,與手指摩娑過彼此指間那種令人顫慄的細微聲響。不知是誰先伸出的舌頭,先是試探一般輕輕舔著上唇、牙齒,再來是窒息般的深吻。他們用盡全力在汲取著對方口中的氧氣,溫柔纏綿地舔舐,偶爾笨拙又親暱地咬到彼此。

他們在笑著,溫和的竊笑,傻氣的、愉快地笑,那種彷彿能震動耳膜的低沉嗓音滾動在他們的喉間,很快又被彼此吞沒。
如此自然,就好像他們本該如此,卻已經等待了一整個世紀般久遠。
Thomas的手指在Newt蓬鬆的髮間穿梭,他幾乎對這種觸感入迷了;而Newt,Newt的手在Thomas的後頸緩慢摩娑,似乎已經戀上了做出這種動作。

「Tommy。」在親吻的間隙,Newt喘息著,用有些夢幻的語氣呢喃著他的名字。
「Newt。」Thomas很快也予以回應。
他們拉住彼此的手,嘴唇輕輕貼合著彼此,目光中全是對方飽含情感的眼神。那其中蘊藏的東西太多、太滿,也太沉,而他們居然直到此時此刻才發覺。

「Tommy,我們,是在接吻?」Newt輕輕問。
「對呀,我們在接吻。」Thomas回答他。
他們凝視著彼此,同時綻開微笑。

「那麼,你喜歡這個嗎?」Newt眨著眼睛,用有點小心翼翼的語氣問。
「──當然,不能更喜歡了!」Thomas學著他的樣子眨眼,「而且我還想再嘗試個幾次,不、幾百次?」
「……幾千次我都能奉陪。」Newt嘆息著,湊近,於是他們又輕巧地接了一個吻。

「我想這會讓我上癮。」Thomas有些懊惱地將自己掛到了Newt身上,發出混亂的嘟囔,「這太邪惡了。」
「確實,」Newt點頭發出贊同,同時拍了拍像小狗一樣在他身上亂蹭的Thomas頭頂,「邪惡極了,但我想,我能夠適應的。」
「我也能,」Thomas拉住了Newt的手,頓了頓,之後在對方耳邊低語:「我們一起。」

他們能共同度過難關,跨越生死的界線,在還未明瞭的時候,就已經走到了離彼此最近的距離。而他們從今往後,肯定也能一起走下去,用一輩子,用永遠那麼長的時間。
「一起。」

他們拉著手,晃著雙腿,倚靠著彼此,就在高聳的殘破圍牆上。月光離他們很近,而星辰也不甘示弱地閃爍著微光,照亮他們凝視彼此的眼神,也照出在身後交疊成一個人的影子。
仍是個安靜而無聲的夜,卻比之前的每個都還要美好。

最後,他們在天空開始泛白前爬下圍牆,走回那幢房子裡,他們小心地踏入房間,沒有吵醒始終睡得安穩的Minho。並且為了不讓Minho在起床後受到驚嚇,他們沒有試圖摟著對方或滾成一團,僅僅只是牽著手,閉上眼。
而那些冰冷與黑暗終將遠離,因為他們找到了彼此。





-tbc
我就是,來混更的!(理直氣壯
最近在怠惰看文跟看劇大概更新要再等一段時間!!!(大喊然後抱頭逃跑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