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瞬間所能綻放的永恆(9)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和一點點NC17
注意:隨著原作劇情衍生及捏造,這篇大約12。
全文:(1)  (2)  (3)  (4)  (5)  (6)  (7)  (8)




最後的比數出爐,冠軍的尤里與勇利僅僅只相差0.12分,即使如此,站上了領獎台的勇利並沒有去年感受到的那種強烈懊悔或不甘,畢竟他已經用盡了全力才獲得這樣的成績。
等到明年吧,明年,他一定會超過尤里的。

彎下腰,讓頒獎者將銀牌戴上,與之握手,然後被獻花,他微微偏頭,對著站在身側的尤里微笑,獲得對方一個像是生氣的冷哼。
頒獎結束後,三人捧著花束,沿著冰場周圍滑行一圈,對歡呼的觀眾們揮手致謝,停在中央讓記者們拍照,最後才離開了冰場,讓接下來女子單人的頒獎繼續。

「喂!豬排丼!」
剛將刀套裝回冰刀上,就被身後的人給叫住了,勇利回過頭,對上金髮少年有些兇惡的神情。
少年拎著自己的金牌,狠狠地湊近了,放到他面前用力搖晃。
「看清楚了!金牌!是!我的!」
「啊……是的,恭喜了。」他有些茫然地眨眼,卻真誠地祝賀。

尤里的表情卻愈發的咬牙切齒了,像是恨不得揍他一拳那樣子,「你這個──笨蛋蠢豬!」
啊啊,他又多了個新的暱稱啊。勇利只好有些無奈地在心裡微笑。
渾然不覺對方真正生氣的原因,在尤里氣勢洶洶地轉身離去後,勇利抱持著困惑不解的心情向自己的教練走去。

在男人望過來時,他將銀牌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向前緩慢遞出,眼神卻不敢與對方有絲毫接觸。
「雖然……不是金牌……」雖然和維克托的約定並未達成,但是,仍然想要獲得來自這個人的肯定,以及擁抱。
然後,他會對這個人說出口的,自己最後的決定。

光顧著緊張的他等了一會才聽見男人的笑聲,於是抬起頭,對上那個人燦爛的笑顏。
「不是金牌的話我可沒有親吻的心情呢!」
他莫名地瑟縮一下,向後退了點,男人則趁勢湊上前,用那張不曉得為什麼讓他有些莫名發寒的笑臉對著他。

「啊啊──真想親吻勇利的金牌啊……」隨著男人逼近的腳步,他又往後退了退,甚至努力後仰,想要躲開此時有些氣勢逼人的那張臉,「這樣一來我作為教練真是失職啊──」
男人陡然湊近,碧藍的雙眼在他面前無限地放大,讓他幾乎能看見其中自己慌張臉紅的倒影,更過分的是刻意壓低的聲線,聽在他耳裡簡直要讓胸口也跟著震動。
「勇利有想到什麼提議嗎?能讓我心撲通撲通跳的那種。」

他張了張嘴,拚命眨眼,卻只能緊張地發出無意義的聲音,身體就快要支撐不住這樣極限的姿勢,開始顫抖起來。
心撲通撲通跳的那種……?
雙頰忍不住發熱,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努力不讓腦海中浮現出對方的臉,浮現出那人用手指抵住嘴唇的樣子……
等等等等!打住,這個男人才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吻自己呢!

「啊、你剛才在想些什麼?」
不!他什麼也沒想!
奮力地睜開眼睛,抵住男人的肩膀用力一推,在對方往後跌時撲了上去,兩人一起跌坐在地上。他張開雙手,緊緊摟住這個人,絲毫不顧掉落在地上的銀牌。

「維克托!」他深呼吸,專注地望著男人,用盡全身力氣般大喊道:「請和我一起再繼續一年的競技生涯吧!金牌,這次我絕對會拿到的!」
男人愣住,隨後睜大眼,握緊拳頭高舉在胸前,露出了極度興奮的可愛神情,咧開嘴:「好欸──再來一遍!」
「耶?」

面對錯愕不解的勇利,維克托伸出手,拾起了落在身旁的銀牌,用指腹摩娑著光滑的弧形邊緣。
再對他說一次這樣充滿期盼的話語,再和他共渡一年他們曾經有過的生活,所有的一切,都能夠再來一遍。
真好。
他的願望,真的實現了。

「繼續當教練又要回歸競技,還能不能像以前那個樣子我也是很不安的哦,」將銀牌戴回仍呆愣地望著他的人脖子上,男人勾起嘴角,微笑,「至少也得讓你獲得個世界錦標賽五連霸,否則就太不合算了。」
被那雙深邃的眼睛給注視著,被如此溫柔的話語給鼓勵了,勇利忍不住顫抖起來,手指緊緊握住那面銀牌,眨掉了眼中充盈的水氣,哽咽地答應了。
維克托抬起手,抹掉了對方眼角的淚水,「果然還是很愛哭啊,勇利。」

「……維克托才沒資格這麼說。」
「是是,遇到勇利,我也只能沒轍的哭泣呢。」傾身,將這個人用堅定的力道摟進懷裡,微微側過臉,在沒有人能看見的角度裡親吻對方的面頰,嚐到了淚水的味道,「我很高興。」
高興於對方最後的選擇,能夠繼續陪伴在彼此身邊,一年,或者更久。反正在未來,他還有更多的時間,來讓這個人變得無法離開他的。維克托這麼想著,越加收緊了雙手。

「我也……很高興,」蹭了蹭維克托的肩膀,勇利紅著臉,在對方耳邊低語,「新的一年,還請多多指教了,維克托。」
「啊啊,請多指教,勇利。」

他們就這麼互相擁抱著,安靜無聲地分享彼此的體溫,直到人潮散去,燈光熄了大半,周邊喧囂的聲音都漸小了,才終於推開彼此,起身整理東西。
離去時,卻始終沒有鬆開手指交扣的姿勢。


*


比賽結束後,每位選手都是放鬆的,畢竟排名已經出來,只剩下隔天的表演滑需要進行,這種無壓力的節目有的時候反而容易表現得比指定項目還要好。
按照之前在每個大獎賽站的表演滑那樣,勇利這次也打算選擇維克托的「伴我身邊不要離開」。沐浴後,他以一種虔誠的心情將表演服取出,在床上攤開,撫平了做整理。
剛和雅科夫討論完俄羅斯全國比賽的賽程和項目,打開門回到房間裡的維克托,看見的就是這樣可愛到令他想做些什麼的勇利。

「勇利──」在勇利發出驚慌失措的聲音時撲過去,整個人掛在他背後,啾的一聲吻了吻那人微微泛紅的後頸,「在看著這套衣服傻笑什麼?」
「咦?才、才沒有傻笑!」
「說謊,臉頰都變紅了哦!」用修長的手指戳了戳對方柔軟的面頰,露出有些壞心的微笑,「是在想著我嗎?想著表演這首歌曲時候的我──」

「才沒有這回事呢!」想將掛在身後的人甩下來,勇利吃力地往前走了幾步,卻發現這樣好像只是讓自己氣喘吁吁得更加疲憊,於是作罷,「我的表演服和維克托的又不一樣……」
「是是,藍色的對吧?」

用手指摩娑著下巴,維克托眨了眨眼睛,突然悄悄勾起嘴角。
「我想到了,勇利,我新的那套表演服也有帶來對吧?」
「啊、沒錯,畢竟之前想著可能會變成臨時嘉賓之類的……」
「太好了!」將自己的臉頰與對方的靠在一起磨蹭,維克托露出燦爛的笑容,「那麼最後的表演滑,我們就一起上場吧!」
「……咦?欸欸欸?」

「嘛,歌曲的話也沒問題,畢竟之前就準備了另外一版合唱的歌曲,本來是想要當成之後賽季的節目……不過現在,有更好的選擇了。」
拉起勇利的右手,湊近唇邊,輕觸了那枚金色戒指的位置,他緩慢地眨眼,用他所知道這個人最沒有抵抗力的眼神望去。
「想要和勇利站在同樣的舞台上,作為將陪伴著你一直走下去,還有,即將回歸到這個舞台的宣示,不行嗎?」

「維、維克托……」
向前一步,將勇利逼退到了床邊,稍稍用力,兩人就順勢倒在了床上。他將手撐在對方的肩膀兩側,綻開總會讓這個人臉紅的笑容。
「勇利難道不想這麼做嗎?告訴全世界,我是屬於你的這件事。」

身下的那人脹紅了臉,發出一連串無意義的呻吟,最後挫敗地抬起雙手,繞到他頸後圈緊。
「想要……」
「嗯,我知道哦。」維克托垂下頭,用鼻尖磨蹭了一下對方的,看著那人想要掙扎卻又不敢動彈的樣子,內心湧起一股暖意,「畢竟勇利看著我的眼神一直都是那麼的熱情。」

從第一次他們的擦肩而過,到那個晚宴中因雙人舞貼近的目光交集,最後是在水池氤氳中,終於直面對視到的眼神。滿滿的星光承載其中,都是因他而存在。
如此動人,又惹人憐愛。
他何其有幸,能夠將其摘取下來,放入掌心珍藏。

>後續點此<




-tbc

啊啊啊啊真的真的快要完結了啊!!!但是這種想要一直寫著他們的心情QQQQQQQQQQ
真是好不捨啊.....
下章終於要寫表演滑了,有很多想寫的東西在裡面呢,
期待!

啊以及本宣在此,封面剛剛更新了哦哦哦感謝u桑的超美封面!!QAQQQ
http://binhoo.lofter.com/post/3893ec_d83db47
有購買意願的親請幫我填個印調感激!(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7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