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瞬間所能綻放的永恆(7)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
注意:隨著原作劇情衍生,這篇大約在10-12。
前文:(1)  (2)  (3)  (4)  (5)  (6)




在清晨的微光從窗戶照耀進來前,男人就醒過來了。
沒有驚動睡在身側的人,他悄悄起身換了身衣服,還愜意地趴在床邊看了許久對方嘴巴微張,像小孩子一樣的睡顏,才安靜地離開房間。

他沿著街道踱步,在有些寒冷的微風中搓揉著手指,不知不覺就來到海邊,剛巧趕上晨曦的光芒從一望無際的地平線緩慢升起,灑落了金色的光點在波纹起伏的海面上。這幅景色令他想起了這八個月裡他所居住的地方,有著溫暖的氣候,溫暖的人們。
果然還是有點不習慣啊,在冬天不戴上手套的話。
逆著光舉起右手,無名指之上的金色指環正隨著晨光閃爍,顯得無比耀眼,讓他在這一瞬升起了想要親吻這個冰冷物體的衝動,或者說,想要親吻那個送出這份禮物的人。

他突然發現,他所得到的東西一直比自己所想得還要多,不僅重新思考了關於未來自己的定位,還找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對象,靈感和熱情在與這個人相遇後,又重新被點燃了。
他的LOVE和LIFE,從空白開始,被染上了明亮又鮮活的色彩。
他又怎能不去珍惜這一切呢?

就這麼靜靜地望著日出和自己無名指上的閃耀之物,直到尤里突然出現,而他被狠狠地踢了一頓。兩人互相說了些似是而非的話語,在煙硝將起之時又迅速消彌。雖然沒有明確的說出口,但彼此都明白藏在那底下的深意。
他是在告訴尤里,他已經不會回去了,不會再回到花滑選手的身分,因為此刻的他更想要陪著勝生勇利這個人,想要見證他一路走來的努力,陪他一起獲得那面金牌,甚至是往後更多更多的。
而這個初初嶄露頭角的俄羅斯少年,也將在沒有他所在的比賽中繼續進步,突破自己。

他們都早已有所改變,變得更堅定,也更勇敢。或許這個契機,就是從和那個日本的大男孩相遇時開始的。
撥了撥額前的頭髮,綻開了笑容,他在微風中輕快地轉身,踏上回去的路。
他得去叫醒他的睡美人……不,是那個從小豬被魔法變成王子的愛人了。


*


終於,他們來到了決賽。
上場前,勇利感到了難得的放鬆。賽前的練習時間他維持著不錯的水平,並沒有受到情緒影響,心情也一直很平靜,簡直是少有的好狀態。雖然是第一名上場的選手,但或許因為在昨晚獲得了護身符以及咒語的關係,他居然一點也不緊張。
為了得到高分,他和維克托在回日本的練習時間裡就商量好要修改短節目的跳躍構成,也在那段日子裡拚命練習,讓維克托示範到趴在圍欄邊喊暫停的那種疲憊程度,他自己也努力到了筋疲力竭。
可以的,這次的他,肯定沒有問題。

右手被那個人握住,金色指環在彼此交握的指間閃爍,他看著對方低下頭,將一個祈禱勝利的吻印在他的指環上,溫熱的觸感似乎一閃而過。
即使是沉默的對視,他們也能明白對方眼神所要表達的意思,於是他朝那個人綻開了自信的微笑,沒有猶豫地滑上冰場。

音樂響起前,他忍不住抬起手,在對方剛剛吻過的地方用唇輕觸。
滑開的步伐很順利,第一個跳躍也成功了,他在旋轉時瞥見了維克托的方向,發現對方似乎是比自己還要緊張好幾倍的一臉嚴肅著,於是心跳也開始跟著加快。

後內四周跳接著後外點冰三周跳達成,接著是最後的後內點冰四周跳,滑行的速度和旋轉明明都很完美,卻在落地時手觸到了冰面。雖然很快又將動作連貫起來,但仍然讓他心上一沉。
最後一個音符結束時,他喘著氣坐倒在冰面上,紛亂的心緒攪動著腦海,想要大喊,也想哭泣,於是握著拳的手忍不住貼上冰面,彎下頭,不讓此時此刻難以控制的表情被其他人看見。

他還是失誤了,離那面金牌的距離更遠了,離他能夠達成和維克托的約定也變得更加艱難。
……該怎麼辦?


*


看著場上的那道身影,維克托的心情複雜。
勇利在冰場上的每個滑行、每次跳躍,都狠狠地牽動著他的心,從未有過如此緊張的情緒,甚至比自己要參加比賽時還更惶恐、期盼,這是他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和對方一樣,在音樂響起前親吻戒指,為了他的跳躍而握緊拳頭,甚至在候內點冰四周跳時,不顧形象地跟著起身轉圈。激動的這股情感如同不停拍打過來的浪潮,未曾退去。

他曾經思考過,接下來的賽季自己要如何進行下去,靈感枯竭的他,意識到了自己或許無法再度滑出驚艷群眾的表演,這種猜想的預感宛如一道枷鎖桎梏著他,令他喘不過氣。
直到現在。

他遇見了勝生勇利這個人,這個,能夠不停激發出他的情感,讓他心緒顫動的人。
即使離開了冰場,他也想要繼續滑冰,想要讓這個人繼承他的編舞,繼續帶給觀眾們歡呼。此時此刻這種洶湧的心情,比以往更加堅定了。
今後的他,還能繼續帶給勇利什麼呢?
他突然無比期待著。


*


勝生勇利的短節目得分是97.83,雖然不低,但以決賽的標準來算,卻也不是非常高分。
接在他後面的是披集,他和維克托坐在等分區上一直看著,直到被尤里踢醒才發現該換位置了。看著披集的表演,想到他的這位好友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胸口就感到暖暖的,為了對方實現這首表演曲目並且達到了理想的演出。
在這個巨大卻孤獨的舞台上,所有人都用最大的努力在堅持著,拚盡全力也要展現出最美的那一刻。他也是,從最初追逐著維克托的背影來到這裡,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們,被扶持、被鼓勵著前進,這一路上他所獲得的東西,是根本無法用言語簡單說出口的。

之後他被採訪的記者們簇擁著離開席上,直到尤里的比賽開始後,才發現維克托並不像一直以來的跟在自己身邊。
對還想繼續採訪的記者們說了聲抱歉,他匆匆離開走道,走回會場,在階梯之下望見了維克托的背影,正要喊出對方的名字,卻又怔住了,將那句未完成的呼喚嚥下。
維克托並沒有發現他的存在,而是用筆直又專注的眼神認真凝望著會場。

直到尤里的得分顯示出來,觀眾們發出了熱烈的歡呼,男人才像若有所覺似的回過頭,對上了他的視線。
「啊……我也有點在意比賽怎麼樣了。」他說。

邁開有些僵硬的步伐,他跟著維克托走回觀眾席,在其他相熟的選手身邊坐下,繼續觀看接下來的節目。
上場的是克里斯,這名表現始終很穩定的瑞士選手照樣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包括正坐在他身邊的維克托。然而從一半開始,他的注意力就已經不在表演上了。
他偷偷偏過臉,望著身旁的人勾起了微笑,用手指托著下巴,露出一臉興趣盎然的模樣。

從適才尤里的表演開始他就發現了,男人的眼神閃爍著期待,被挑起了鬥志般燃燒的星火揉碎其中,看起來格外耀眼,讓他憶起了第一次透過屏幕看見的、那個讓人想追逐的人。
那是一名花滑選手的眼神,充滿想要站上冰面滑行,與這些人在同樣的舞台上較勁的渴望。

他有些恍惚,內心也在隱隱顫動。
果然是這樣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就如他所想的那樣,應該要回歸到這個所有人都會為他喝采的地方才對,他不能再自私的把這個人留在身邊了。
明明早就有此預感,也下定了決心,卻仍然,從胸口處蔓延開來了淺淺的鈍痛,肯定是為了即將迎來的分離而在暗自哭泣著吧?他的這顆、早就無藥可救地被維克托占滿的心。


*


因為J.J.的表現失常,最後勇利排名在第四,明天必須得非常努力才有可能得到最後的那面金牌。
在和九州的家人通完電話後,他們回到飯店,簡單地享用一頓送進房間的晚餐,在用餐期間,勇利說出了,有事情想要和維克托談談這樣的話。
男人像是沒有察覺他有些逞強的笑容,微笑著答好。

那之後他們輪流進浴室沖澡,在維克托沐浴的期間,勇利有些緊張地坐在床緣,滑起了手機。
賽後每個選手都有各自的活動,J.J.是和未婚妻及家人去了一間看起來挺美味的西班牙餐廳用餐,臉上的笑容讓他看起來並未沉浸在失常的打擊之中,但勇利知道肯定不止如此的;尤里有些出乎意料地和奧塔別克去了河堤邊的一家餐廳用餐,並且繼續發了和粉絲的合照;披集似乎是累了,在發完和克里斯及他經紀人的合照後就沒了消息;最後刷過的照片是和美奈子老師以及真利姐一起去酒吧的切雷斯蒂諾。

男人洗澡出來後,坐在他的正對面,背對著窗台,開始擦起未乾的頭髮。
於是他微笑著告訴對方關於自己前任教練的所在,男人則驚嘆地回了一句那還是不要去找他們比較好這樣的話。
啊啊,這個人肯定是聯想到了吧?自己奇差無比的酒量。他有些無奈地這麼想著,胸口像被毛茸茸的東西擦過那樣,溫暖又有些微微的癢。

「話說回來,勇利,」男人終於停下了擦拭的動作,將毛巾掛在肩頸上,「你說想要談的是什麼?」
他頓了頓,放下手機,抬起頭對上男人的目光,筆直的、專注地凝視著自己的那雙美麗蒼藍。
好想要永遠都注視著的這雙眼睛。
「就讓這一切……結束在這場決賽吧。」

男人發出了難以理解的困惑聲音,於是他深吸了口氣,繼續說著。
「維克托為我付出的已經夠多了,因為有你,我才能盡全力挑戰自己最後的賽季,」他竭力維持著讓聲音不要顫抖,將雙手放在膝上,彎下腰,對著面前的男人表達自己最真誠的感激,「一直以來,謝謝你,維克托。作為教練,你辛苦了。」
一陣靜默。

他不敢抬頭,不敢對上男人的視線,不知道對方現在會是怎樣的神情,是沮喪、失落?還是其實會為了不用再當他的教練而感到開心喜悅?
直到他看見水珠滴落在男人腳背上。

抬起頭,看見的是男人無聲哭泣的模樣,以一種他從未見過的、美麗卻脆弱的姿態,溢出眼角的淚水沿著面頰滑落,一滴一滴,如同斷了線的珍珠,摔碎在地上。
他忍不住心顫,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維克托?」
「啊啊──沒想到勝生勇利竟然是這麼自說自話的一個人啊──」他聽見男人用乾扁的、幾乎沒有起伏的音調這麼說。
「是的,我自說自話的就這麼決定了……」

畢竟他堅定地認為,維克托應該要回到賽場上,而他自己,將會離開這個或許不再屬於他的舞台。
「……我要引退。」他終於說出口。

安靜地等待男人的回應,卻發現對方仍然在落淚,沒有發出半點聲音的。他突然就被這個人哭泣的樣子給吸引了,有些無法控制地抬起手,輕輕撩開對方額前的頭髮,想要更仔細的觀察被垂下的眼睫給遮住的那雙眼睛。
「勇利,你在做什麼?」男人的聲音充滿不悅。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原來維克托也會哭啊?」總是宛如神祇般完美的男人,也會在他的面前露出這樣毫無防備的樣子,令人忍不住心動。
「我是在生氣啊!」

他的手被用力地拍開,男人的突如其來的怒氣讓他不解,也讓他五味雜陳的內心又沸騰了起來。
「做教練到大獎賽決賽為止是維克托自己說的吧?」
「我以為你會需要更多我的幫助……」

他頓了頓,才說出了內心對於這個人的期許,「維克托不打算回歸競技嗎?我的事情你就不用在意……」
「自己打算引退,然後讓我繼續參與競技!這種話真虧你說得出口啊?」
男人用隱約顫抖的聲音低喊,右手扶上他的肩,狠狠地施力,讓他向後倒在了床鋪上。又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整個人壓了上來。

慌亂中,他將手抵上了對方的胸膛。
「維克托?」

男人湊近了,還止不住的淚水滴落在他臉上,讓他像被燙到一樣顫了顫,愣愣地看著那人在眼前放大的面容,微垂的濕潤眼睫,被水洗過般乾淨的藍眼,以及看似苦惱而皺起的眉頭。
「明明說了想要得到我的永遠這種話,卻在這個時候又反悔了嗎?勝生勇利。」男人的聲音有些沙啞般的低沉,彎身,用牙齒用力地咬了一下他的耳朵,讓他發出痛呼,「你居然是個這麼不負責任的男人……」
「不是的──」

他扭動著身體想要掙扎,男人的手卻順著他的動作伸進運動服底下,微涼的體溫讓他顫抖,更讓他難受的卻是那人接下來的動作,那隻手沿著腰椎向上,在他胸膛摸索,突然捏住他胸前敏感的突起,一點也不溫柔的開始搓磨。
「啊……!等、維克托──」無法克制地發出悶哼又似曖昧的呻吟,讓他紅了臉,迅速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真的很過份啊,勇利,」男人在他耳邊用一種充滿怨懟的語氣低語,一邊掀起了他的上衣,另一隻手則無視他的反抗拉下了寬鬆的褲子,「明明給我的右手無名指套上了那種東西,現在卻說著讓人生氣的這種話……」

「等等、維克托,不要──」被男人的襲擊搞得有些驚慌失措,他有些徒勞地扯著自己的褲頭,想挽救現在這樣的場面。
「你怎麼能,對我做出這種事呢?勇利……」

男人的動作停下,突然就縮回了原本正在侵犯他的雙手,撐到了他的臉頰兩側。他在暈頭轉向的喘息中抬起頭,對上男人的視線,那雙仍然有淚水滑落的深邃眼睛。
他看著男人偏了偏頭,綻開一抹狼狽又難看的笑容,緩慢俯下身,摟住了他,以一種讓他的心臟也跟著疼痛起來的力道。
鼻頭發痠,眼角也有些熱,他輕輕抬起手臂,放在對方的脖頸之後,悄悄收緊。

「不要離開啊……」
他聽見對方在自己耳邊斷續的哭音,忍不住也閉起眼睛,眨出了淚水。

「不行的,維克托,」他用柔軟的、卻充滿哽咽的聲音呢喃,「擁有著維克托的這段日子,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所以、所以……要將你重新還給全世界,我不會後悔。」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更緊的將他貼近懷裡,用著竭力到顫抖的堅定。
「你也是,想要回去的吧?」
「不,我……」

「不可以說謊,維克托。」他扯了扯嘴角,微笑,「因為關於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他的手指溫柔地摩娑著男人的後頸、頰側,穿過質感柔順、還帶有水氣的頭髮。
「從好久以前就一直追逐的這個人,現在能這樣被我擁抱在懷裡,就好像作夢一樣啊……但這卻是真實發生了的。」
「勇利……」

「我啊,一直看著、渴望著的,就只是維克托而已。不論你作為我的教練還是選手都沒關係,我只希望,你不要對自己的這份心情說謊,畢竟不管維克托在哪裡,都會像閃耀著光芒一樣,繼續吸引著我的視線。」
男人動了動,有些僵硬地鬆開手,抬起頭,與他對視。
他的手輕輕撫上了男人的眼角,用手指抹去那上面的水珠。

「我還想要,繼續看到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人,在冰場上滑出驚艷群眾的表演啊。」
男人側過臉,用比他修長的手指覆蓋上了他的,拉過他的手,放到唇邊溫柔地貼住,「但是,我想要的,是看到繼續驚艷群眾的勇利啊……」

他愣了愣,一下子抿住嘴唇,顫抖著拚命眨眼,卻還是忍不住啜泣,發出了小動物般哀鳴的哽咽。男人握著他的手也在顫抖,又湊近了,將他摟進懷裡。而他也用力環住這個人的背脊,蜷縮起的手指抓皺了對方那身整潔的白色浴袍。
他們就這樣彼此擁抱著,誰也不看對方的臉,卻都在拚命壓抑著哭泣的聲音,都用著想將對方揉碎進血肉裡的力氣。
一整夜。

直到睡意朦朧了,懷抱變成了互相摟著躺在床上的姿勢,他才再度聽見男人的聲音於耳邊響起。
「等到勇利的自由滑結束,再來討論各自的決定,好嗎?」
「嗯,」他用臉頰緩慢地蹭了蹭對方的胸膛,「約好了。」
「……好,我們約定。」

或許這就是最後一夜了,他們能這樣毫無顧忌地躺在一起,互相摟抱著睡去的日子。他拚命地想睜著眼,再看更久一點男人的臉,更深刻的記住對方的每一寸樣貌,卻仍然敵不過疲憊,在不久後閉上眼,沉眠於這個人令他安心的氣息之中。

隔天早晨,刺眼的陽光以及來自對方落在頰邊的輕吻喚醒了他。
有些恍惚地睜開眼,習慣性地仰起頭,也在那人的臉頰上回以一吻。
……啊啊,終於到了,他們的,最後的最後。




-tbc

總之....今天晚上會發印調啦!!!
有意願購買的讀者請幫我填表好統計數量Q艸Q
謝謝謝謝~

終於快要把這篇結束了,
有種又幸福又有點哀傷的感覺啊,
所以二季快來啊!!(痛哭
沒有吸冰的日子太痛苦QQQQQQQQQ

預計是10章完結但實際狀況要看爆字情況,
以及番外大概會有兩篇?(至少

评论 ( 11 )
热度 ( 7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