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 Forever Love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
注意:甜膩小短篇,我只是想腦補一下維克托剪髮的原因......非常少女漫畫情節注意!可搭配BGM王力宏-Forever Love(((取完題目才發現咦歌詞也是挺適合的嘛






休賽的期間,難得兩個人都有空的假期,他們選擇什麼都不做地窩在沙發上看了一整天的電視節目,配著熱可可與融化在杯中的棉花糖。
黑髮青年藏在毯子底下的腳趾互相磨搓著,偷偷從躲在戀人臂彎裡的角度看著對方的側臉,擦過他頸後銀色的髮絲讓他覺得癢,那種讓人恨不得想撓一撓的難耐,綿綿軟軟的蔓延在心底。

「吶……維克托,」他戳著對方交疊在自己胸前的雙手,仰起頭,有些好奇的問:「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會把頭髮剪掉?」
「嗯?」將注意力從電視上正在鬧分手的男女主角上移開,維克托用鼻子哼了聲,眨眨眼,「勇利是想問為什麼我不留長髮了嗎?」
「嗯……」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契機吧,」男人歪著頭,露出像在思索的神情,手無意識地和懷裡的人糾纏在一起,「硬要說的話……」
「幾年前有一次的大獎賽剛好到了日本,那時候我偷偷跑出去買東西,結果和外面的某個觀眾撞在一起了,」他頓了頓,微微皺起眉,「大概那時候我的偽裝太好,他並沒有認出來我是誰,但是頭髮卻不小心纏在對方大衣的釦子上了。」
勇利有些困惑地眨著眼睛,眼神隨著維克托說的話變得越來越茫然。

「唔,他好像在趕時間的樣子,不停地道歉,然後硬是把那顆釦子拔下來了,」他嘆息了一聲,隨即微笑起來,「感覺有點對不起那個人呢,毀了他的衣服。」
「之後就覺得長頭髮有時候的確蠻麻煩的,就在某次比賽之前剪了。」維克托收緊了手臂,用鼻尖磨蹭著前方之人的頸側,「不過短髮的我好像又比之前更受歡迎了哦。」

勇利抱著維克托的手臂發出簡單的音節胡亂附和著,目光飄移著就是不落在另一個人身上,臉頰的熱氣慢慢延伸到了耳朵、頸後。
心臟撲通撲通跳著,一股羞燥又難為情的暗自竊喜盤旋在胸口,他選擇把自己整個人埋進毯子裡。
「勇利?怎麼了突然間……」維克托親自動手翻找著將人從棉被裡拉出來,有些錯愕地對上那張滿臉通紅的臉。

深吸了一口氣,勇利的手觸上了戀人的臉頰,輕輕捏住落在耳鬢的銀灰色髮絲,湊近了,以一種虔誠的心情吻上去。
男人被動的接受了這個有些莫名的吻,卻很快地投入其中,用唇舌糾纏著讓彼此更加陷落。直到呼吸間都有了灼人的熱度,舌根發軟,才緩慢地鬆開彼此。
「突然間變得好熱情啊,怎麼了嗎?勇利。」維克托低笑著,偏頭,那雙碧藍色的眼中閃爍著柔和的光,「雖然說我很喜歡。」

勇利安靜地望著他,也綻開了淺淺的微笑。
「我曾經很喜歡的一件大衣……在某次想要趕去看你的比賽時,不小心弄壞了。因為布料真的很溫暖,所以並沒有丟掉,而是收在老家那邊的衣櫥裡。」
他用手慢慢環住戀人的肩膀,整個人趴上去,嘴巴湊在了對方耳邊,用說悄悄話的聲音低語,「那件衣服上面,少了第二顆的鈕扣。」

維克托愣愣地望著他,眨眨眼,又眨眨眼,過了好一會才終於明白過來,激動地脹紅臉,張開手將對方圈進了懷裡。
「原來我們那麼早就相遇了嗎?勇利!」
「嗯,」輕輕蹭了蹭對方的臉頰,胸口被一種柔軟又溫熱的情緒給盈滿,勇利嘆息,「但是沒想到居然害你剪短了頭髮。」
「……這麼說,勇利更喜歡長頭髮的我嗎?」
「不不不不不是、不是的,」勇利慌張地拚命搖頭,在對上維克托那張故作難過般撒嬌的臉後,又有些羞澀地偏開,「最初……我崇拜的、欣賞的那個人,的確是長頭髮的維克托,但是……」

「我一直喜歡的,只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人,不管你是長頭髮或是現在的這個樣子。」
他摸了摸男人的臉頰,勾起嘴角,連眼睛都瀰漫著膩人的笑意。
「我所愛的,是一直讓我追逐在後方的你,是來到我身邊伴我前進的你,以及現在,選擇和我永遠一起走下去的你。」
「與容貌、外表那些的都沒有關係。」

拉住對方放在自己臉頰上的手指,挪到唇間親吻,維克托俯身,拉近了他們的距離,直到呼吸間蘊染了彼此的體溫。
「但勇利還是喜歡我的外表對吧?畢竟只要這麼做……」他緩慢地眨著那雙碧藍色的眼睛,露出那種能讓三歲以上到五十歲以下的異性甚至同性都為之瘋狂的慵懶微笑,「勇利就會變得沒有半點抵抗力呢。」
「維、維克托……」

毫不意外自己現在應該是滿臉通紅的樣子,勇利的心跳又再度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每次每次,在面對這個人時總會如此,他似乎也早就對此認命地投降。
滿心滿身都是只屬於這個人的,他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彷彿被蠱惑一般,在對方柔和的淺笑中自己湊了上去,如同每隻飛蛾都會撲向熾熱的火焰,他也選擇無數次的奔向這個人,義無反顧的。
被摟住,被親吻,被這個人的呼吸與手指給溫柔反覆地愛撫,直到腦中激動又紛亂的思緒融化成糨糊,除了對方再也不能思考其他。

他再次感謝神明讓他們相遇,即使曾經擦肩而過,也終有一天會真正的相識。
手指糾結,十指交扣。
就這麼沉溺其中,纏綿到忘了世上的其他一切。畢竟在此時此刻,他們只要擁有彼此就足夠。

「維克托……」
「嗯,我在。」
他露出有些恍惚的微笑,在被更緊的擁抱與疼愛之前,用雙手攀上另一個人的肩膀,湊到對方臉頰邊落下一個滿含欣悅與愛意的親吻。
他們總在彼此身邊,從很久以前開始,直到看不見盡頭的永遠。





-end
甜膩膩的短篇,
反正我就是這樣腦補維克托的頭髮,
嗯嗯,必須少女漫畫一下!
以及,後續大概會是維克托翻遍了家裡總算把那顆釦子找出來,
偷偷縫回勇利的大衣上,
然後感動的勇利被俄羅斯流氓抱著這樣又那樣的劇情,
大概就是這樣吧!

希望他們每天都能這樣又那樣的幸福快樂HE!!!(大哭

评论 ( 8 )
热度 ( 14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