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愛情是突如其來的邱比特之箭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
注意:動畫10話劇透有!!!!官方讓我炸裂......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活了27年的單調生涯,在這個夜裡突然就改變了。

說是單調或許也不太對,畢竟他將生活都贈給了滑冰,是蟬聯五年世界花滑冠軍的優秀選手,無數的人都愛他、崇拜他,或者將他看作目標,他的人生該是多采多姿的。然而就只有他自己知道,離開了滑冰後,他的生活其實空洞又枯燥。
為了獲得冠軍,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冰場練習,並且不停歇地在各國奔波著。能夠真正待在俄羅斯的家,和自己寵物簡單睡到中午再醒來的這種日子,是種稀有的奢求。

27歲的他再次獲得了世界冠軍後,對這樣的人生有些迷茫。在滑冰上,他擁有完美的天賦和技巧,只要肯花時間練習,通常就能收獲不錯的成績。站在世界頂點上的寂寞,大概沒有其他的人能夠比他更多的體會到。
他想要為自己找個新的目標,能夠點燃自己心如止水的激情,想要為之努力的某樣東西。
直到他在比賽結束後的Banquet上碰到了來自日本的花滑選手,勝生勇利。

長相平凡的黑髮青年有著和面貌差不多的成績,甚至各家媒體都報導了關於這名選手此次的失常表現,對於這位名次排位在最後,並且沒有和自己有過幾次交集的選手,維克托的印象很模糊。
他隱約記得在離開俄羅斯的冰場前碰到過這個人,這個日本大男孩專注的視線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以為對方也是自己的粉絲,大概是想要合影才會一直看著他。但在他給出回應後,對方卻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又毅然決然地轉身離去。
那時候維克托是有些怔愣的,甚至有點驚慌於自己是否惹哭了一個人。對於勝生勇利,那時的他只有這點微薄的印象。

這位日本選手在那天的晚宴上的穿著很不起眼的黑西裝,戴著眼鏡躲在角落,喝下了連他也會咋舌的大量香檳酒。
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分神去注意那個人,直到對方搖搖晃晃著身體走回到場地中央,動作粗魯地扯下領帶,拿著瓶酒隨著一點也不搭的旋律開始瘋狂起舞。

大多數的滑冰選手對於這樣的情況都吃驚地愣住了,但不可否認發起酒瘋來的人很容易就能調動熱情的氣氛,這位大男孩在舞池中央旁若無人的旋轉、劈腿、跳躍,將身體的曲線拉伸到了極致,一邊大笑一邊拉著周圍的人一起加入。
尤里很快就被鼓動了,大概少年不甘於讓對方就這麼出盡鋒頭,兩人進行了好幾場的鬥舞,周圍的人不是跟著歡呼就是拿起手機微笑著拍起了這幕。
他看著勝生勇利幾乎是讓人驚心動魄的舞姿,直到對方晃到了自己面前,用滿臉通紅又目光迷濛的眼神邀請他一起跳舞。
身為一名俄羅斯人,他如何能對這樣的挑戰與誘惑拒絕?

他們像兩名西班牙鬥牛士那樣舞出優美和力量的動作,又在不知不覺中身體糾纏,跳了一場凌亂又彆足的的雙人舞。
被對方燦爛的笑容所感染,維克托情不自禁地也跟著笑出聲,心情是好久不曾這樣肆無忌憚的放縱與歡快。他曾經覺得無比平凡的這個大男孩,這一刻在他眼裡變得耀眼了起來,閃動著水氣的眼睛裡彷彿承載了迷人的星光,讓人挪不開眼。

氣氛變得越來越誇張熱烈,最後連克里斯也加入進來,和勇利兩個人脫掉了身上大半的衣服,借用了舞池中似乎不應該存在的鋼管,跳起了魅惑眾人的鋼管舞,破廉恥的簡直令人無法直視。
日本男孩的身體不像他穿上衣服時表現的那樣單薄,對方有著身為運動員會有的穠纖合度,曲線優雅又緊實,標準的人魚線甚至深入了平角褲裡,在和克里斯的鋼管鬥舞時不停爭搶著他的注意。
大多數的滑冰選手都學過跳舞或芭蕾,這讓他們的舞姿顯得更美麗,也更奪人目光,高難度的姿勢在他們眼裡似乎都不是問題,為了負荷高強度的這項運動,體力也比一般舞者要驚人。於是維克托就這麼看了一齣讓他今生難忘的鋼管舞,不是去夜店酒吧裡看到的,而是在原本該正經無比的晚宴會場上。

在這名日本選手終於準備停下瘋狂的表演,穿起襯衫之後,他被抱住了。
黏糊糊又軟綿綿蹭著他的勝生勇利很明顯還醉著,明明是意識不清的人,卻還是準確地呼喊了他的名字,對他說了一小段話,用撒嬌般的黏膩嗓音,以及閃爍著水光的期盼眼神。

被渾身散發酒氣又醉得暈呼呼的這個大男孩貼近了,他下意識地就喘了口氣,耳邊驟然響起震耳欲聾般失控的心跳,那是來自他胸口的聲音,撲通撲通地,突然就抑止不住了。
從未有過這種連心臟也跟著顫抖起來的情感瞬間席捲了他,將他淹沒其中,連呼吸似乎也變得艱難。他悄悄伸出手環住醉倒在他身上的人,撐住對方即將滑落的身體,手指在碰到對方腰支時,才發現原來他已經記住了適才雙人舞中短暫摸到的觸感。

他陡然驚覺,原來現實中也會有如童話故事裡那般,對著某個人一見鍾情這樣的情感。
維克托活了27年的時間,第一次不想鬆開對某個人的擁抱。他乏味單調的生活,就好像被隻突入的箭射中般,瞬間抹上另一種鮮豔明亮的色彩。

之後他看著陷入沉睡的日本男孩被他的教練和朋友架走,拖回旅店的房間。或許他們很快就會搭上各自的飛機,回到各自的國家,短暫的分離。
接著他會懷抱一種自己也難以解釋的心情回到家,摟著心愛的寵物磨蹭,在好不容易平復情緒後,才拿出手機,翻找關於另一人的訊息。
他會看到那位日本大男孩青澀地模仿他的滑冰,用一種彷彿滿將溢出屏幕的情感舞蹈著,勾引著他所有的心魄。

而他會向自己的教練道別,踏上另一段旅程,開啟一份新的職業,去到某個吸引了他目光的人身邊。
用緩慢的、靜悄悄的姿態,耽溺於被愛情突如其來擊沉的心情中,去守護、陪伴對方逐漸的成長。
當然此刻的他還無法知曉,往後的無數次,他都還會被這個男孩給驚艷、給迷醉,甚至被對方的一舉一動牽引著,去做出改變,接受了相伴一生的這種承諾。

而這一切,都起源於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和勝生勇利最初共舞的那一夜。






-END
對官方爸爸跪了又跪,
我之前寫的都什麼啊都,前面的文都可以坑了,
原來他們早就相愛了,相愛了啊,相愛啦!!!
維克托自始自終沉思的眼神都是愛意滿滿,
我眼睛的濾鏡就是這麼告訴我的,嗯!

第十話真是超越了我所能負荷的量...昨天追完直播後整個頭痛喉嚨痛心臟痛各種痛...
但我還是哭著笑著吞下了啊!!啊!!!(痛哭
結婚好好好,對戒好好好,
以及日本雖然結婚不是戴右手,但俄羅斯結婚是戴右手啊,
維克托就這麼幫勇利戴上去了......是先套住了要預備結婚的對吧?
很好,我等著官方在金牌後結婚,來啊!!Who怕Who!給你傷害!!
(已經是個瘋子的我


评论 ( 12 )
热度 ( 38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