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Graves/Credence]應你而生

作者:冰瑚
衍生: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配對:Graves/Credence
分級:PG-15
注意1:看完電影被暗巷組萌到,有點我流的理解模式的他們。變長的短打。(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電影真好看大家快去補!
注意2:Graves就只是Graves,沒有羅琳揭露身分的那段存在,嗯。





巷弄中的黑暗隱去了他的神情,就算是面色蒼白、目光渙散的狼狽模樣,也沒有人能夠看見。身上各處的傷還仍在火辣辣地疼痛,耳邊彷彿還迴盪著皮帶劃破空氣的聲響,令人戰慄。
他一直覺得自己不是個太過膽小的孩子,畢竟在面臨母親的責罰時,他從未選擇退縮,他仍然待在那裡,就算渾身傷痕累累。或許也因為他知道,唯有那個陰暗的家才是自己的容身之處。
他用被刮破泛著鮮紅的手掌撐住粗礪的牆面,小心地在窄小的空間裡行走,繞過那些碎石垃圾的障礙物。
他只是不想被人發現,在此時此刻。

正當他恍惚地準備靠著牆坐下時,他聽見了某種詭異的聲響,像是撕裂了空氣,帶著風流動的氣息。他下意識地回過頭。
那是位穿著深色大衣的男人,有著英挺的五官與相較之下冷淡的神情,男人的目光在掃到他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目光中閃爍過了困惑與好奇。
「……你看見了?」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問。

他有些惶然地回望了對方的視線,嘴唇顫抖著,不知該如何回答。如果男人問的是他是否看見了那副古怪奇異的光景,空間被扯開後男人突然出現的樣子,那麼他的確看見了。
他小心地選擇沉默,卻在腦中暗自猜想對方的身分,一個又一個念頭繞過腦海後,他選擇了令母親深惡痛絕的那個詞語──巫師。

「你很聰明……男孩。」男人盯著他,緩慢地扯了扯嘴角。
「我……」他嚥下了差點哽在喉頭的口水,「我、不是男孩。」
事實上他並沒有比男人矮多少,或許,半顆頭的距離?但那不過是因為他發育得晚,又吃得少,他明年就要滿十八歲了。

「哦?」他聽見男人輕笑,於是倏地臉紅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男人猜得到自己腦袋裡的想法,這讓他在恐懼之下,又有點像面對從未碰觸過的事物那樣,升起了隱密的興奮。
「您,真的是巫師嗎?」他用含糊地幾乎是融在嘴裡的聲音問。
「是的,我是。」
男人抬起手,那雙修長又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到了他頭髮上,滑到臉頰側邊,碰觸過耳朵、頸側,最後堅定地按著他的肩膀。

「你也可以是。或許你沒有發現,但是你看破了我的偽裝。」男人簡單地解釋,「這裡本該不會有人闖入的,至少是,不會魔法的那種。」
他也是?
母親口中那種罪惡的魔鬼,會帶來厄運的存在,他也是嗎?能夠做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可隨心所欲,甚至能輕易脫離那個封閉灰暗的家……
「我想要……」他聽見自己用激動得有些沙啞的語調喘息。

「哦,我當然知道你想要,男孩。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抗拒魔法的魅力。」
男人的手執起了他的手掌,捏緊了,讓他發出悶哼,接著瞪大眼,看著手上那幾道紅痕逐漸消失,手上的肌膚再度恢復潔白。
「然而想要到達我們的世界,你還需要努力。」男人沒有放下他的手,於是他的視線也沒有挪開,盯著手指間被另一人的體溫給溫暖的地方,「告訴我你的名字?」
「……Credence,Credence Barebone,先生。」

「Credence,」男人唸了一遍,而他入迷地聽著,第一次有人能將他的名字捲在舌尖還能如此悅耳,「你可以稱呼我Mr.Graves。」
他看著男人鬆開手,從西裝里掏出一根木棍,這讓他下意識地神經緊繃了起來,用有些執拗的目光望向對方。
「我該走了,Credence,但我還會回來的。」
「Mr.Graves……」

男人的手靈巧地在空中揮舞,伴隨著一開始聽見的那種聲音,男人的身影捲在空氣中一下子消失了。
他掐緊了自己的手掌,呆然許久後,才緩慢垂下頭。

和平淡的表情不同的是,胸腔裡心臟的位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跳動著,恍若新生。
他知道自己並不是真正膽小的孩子,也並不懦弱,雖然會因為疼痛畏縮哭泣,但他從未真正逃離。然而他能感知到,在男人面前偽裝脆弱的自己,會被溫柔以待。就算那種溫柔只是浮於表面般的虛假,也令從未感受過溫暖的他心動。
他將自己再度隱藏進黑暗裡,已經開始期盼著下次和男人的會面。
這是第一次他想要捉住點什麼。為了那個人,他想,他會竭盡所有去努力。





-END
被暗巷組打到嚶嚶嚶嚶好虐好萌太可惡啦!!
然而最後羅琳簡直#&$^**@(&&專業拆CP戶!(躺倒
總之我不想接受他的真實身分辣QQQQQQQQ

妄想了他們的相遇,
然後我自己的理解是,Credence其實並不是真的軟弱的孩子,雖然也會哭泣但他並沒有選擇逃避這一切,反而將承受到的痛苦都壓抑在心底(也因此成了最強闇黑怨靈大BOSS),他是有能力可以反擊的,但在面對Graves時,似乎就會變得特別柔軟受傷,但是一直忍到最後無法克制了才終於想要攻擊Graves。
有時候脆弱也是留住一個人的手段啊不覺得嗎?:D
總之他們萌!!!電影好看啊啊!!

评论 ( 19 )
热度 ( 104 )
  1. 宇宙人欽上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