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你的眼裡藏有星光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
注意:幾乎通篇維克托內心戲!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可以說是受眾矚目、立於世界頂點的男人,此時此刻陷入了絕境。
他將自己的心情打成了四千多字的俄羅斯文傳給自己曾經的教練雅科夫,得到的回應卻只有滾一個字,還是用通用英語寫的,令他備受挫折。

男人用手撥弄著瀏海,一邊注視著還在冰場上滑行的自己的學生。
不知不覺他已經來到日本快要一年,這期間維克托和他的選手,勝生勇利,一起度過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比賽,經歷了各種磨合,他們在情緒緊繃時會將彼此拉到那條臨界線上,在開心時會互相擁抱、親吻。就像所有教練和選手都會做的那樣。

維克托對於勝生勇利的感情是複雜的。
最初他只是想要尋找一個不一樣的契機,在花滑世界頂端待得疲乏的他迫切需要新的謬思,此時,勇利出現在他面前。他敏感的找到了這個日本青年身上的潛力,青年對音樂與劇情的詮釋有種特別的魅力,讓他感受到了不同於自己的某種吸引。

相處之後,他開始為這個大男孩頭疼。
明明是實力堅強的選手,勇利卻極為容易因情緒波動而影響發揮。維克托不太懂得該如何對待這樣心思細膩的人,因此他也像個新手那樣,慢慢尋找和勇利相處的方法,一點一點讓對方接受自己的靠近,讓對方變得更有自信、更能享受滑冰所帶來的樂趣。
他做到了。
他看著勇利站上獎台最頂端,看著他手拿金牌,露出傻氣的似哭似笑神情。

維克托覺得這一路走來,他所得到的幾乎已經可以稱是圓滿,他收穫了最棒的一個學生,以及刺激自己繼續向前的動力。
他知道這個大男孩對他有著多麼深刻的情感,畢竟他相當於對方的人生導師,又似心靈伴侶,或許有時候他做得不太足夠,但是對方──勝生勇利需要的並不那麼多,勇利是個真正堅強的孩子,也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下去,唯一需要的,只有他,維克托在旁的陪伴與注視。
維克托發現自己不知從何時開始沉迷了,在對方用那樣的眼神望向自己時。
就好像整個世界上唯有自己的存在倒映在那雙眼睛裡。

被人如此珍惜的對待,理所當然的會上癮。他開始習慣被那被道視線追逐,也欣喜於對方獨獨對他表現出的佔有慾,每當如此,他總會有種自己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錯覺。
然而並非如此。

勝生勇利是個很棒、很有潛力的選手,哪怕他真的選擇離開了,那個人恐怕也能找到方法繼續前行。他雖然能作為勇利人生中重要的人物出現,但就算離開了,也不會阻止那個人的生活持續翻過下一篇。
維克托是這麼想的。
他這麼想著,也這麼對他的唯一一個學生說了。
小心翼翼地斟酌語句,東拉西扯,簡直迂迴得不似個俄羅斯人,最後才終於提到了是時候他要離開的這件事。

然後他看見那個望著他的眼裡總是藏有星光的大男孩,黯淡了視線,那些總是能驚豔他的光芒,從那雙漆黑如夜的眼底消逝了。
勇利說知道了,說自己早就明白,分別是他們最後無可避免的。
維克托想要拉住對方的手,想要解釋並不是這樣的──然而那個人很快轉身,用拒絕被他接觸的姿態離去。
他無措的目光落在自己蒼白的手指上,那之中空虛的什麼也無法捉住,心臟有些抽抽的疼,他以為這是在為即將到來的離別哀傷。

但在那雙眼睛不再凝視著他之後,他才開始察覺到自己丟失了什麼。
他喜歡勝生勇利的眼睛,因為那裡面總是透露出專注靈活的精神,還有明顯到令人無法忽視的傾慕喜愛,對於如此可愛的眼神,他總會樂於給予回應。
碰觸、擁抱、親吻。
是的,包括親吻。這種外國人用以表達喜愛的方式,他們都知曉其中的意義,但又或許比那更多一點,更深刻、更崇高的一種情感,雖然他們彼此都未曾宣之於口。

勝生勇利愛著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是所有人都早已知曉的事實,不論是哪種的愛。
他們似朋友、似家人、又似柏拉圖式在精神上相愛的情人,用最真誠的情感在互相對待,那種情感比脆弱的愛情還要堅固、不易被破壞,也不如愛情那麼容易波盪曲折。
維克托會親吻勇利,在當他認為該這麼做的時候。在勇利的表現驚豔他時,在他想安慰這個大男孩時,以及,當心底湧起想要這麼做的衝動時。
勇利從一開始還會激動得臉紅羞澀,到現在已經非常習慣於這種碰觸,似乎也明白了他們在碰觸中宣洩的情感。

不似愛情,卻又勝似愛情。
維克托一直這麼認為。
這種羈絆可以很深刻,也可以很脆弱,因為他們都不曾真正的將這份情感命名,也從未認真的做出表白。從未給出承諾,在放開時,似乎會顯得格外容易。

他原本是這麼想的,直到他發現自己的心原來很小,小得在裝進一個人的目光後,連拭去的空間都沒有了。
他是如此的眷戀著、寵愛著、希冀著這樣專注於自己的眼神,那種彷彿整個世界只留有他的存在,令他連心跳都難以控制的渴望。
維克托一直知道自己被勝生勇利愛著,但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如此笨拙的、遲鈍的愛上了一個人。
於是他追了上去。

勝生勇利是個堅強又好強的人,維克托始終清楚的明白這一點,也很明白當這個日本青年想要拒絕時,會表現得多麼執著。畢竟他曾經也在剛開始的時候有所體驗過。
目前他已經嘗試了第一百二十七次,試圖對自己所愛的人告白,然後失敗。
不得已的只好寫了長長的電子郵件向自己的前教練求助,當然,並沒有什麼用。

即將邁入二十八歲的俄羅斯男人倚靠著溜冰場的護欄,盯著自己手機的眼神陷入了短暫的絕望,在被打擊與重新振作間繼續煎熬著。
他沒有注意到冰場上正在滑行的青年,對著自己的樣子露出微笑,眼神中明亮得彷彿有星光在閃耀。

「維克托你這個……笨蛋。」
小小聲又充滿無奈的呢喃,消融於冰刃激起的雪花間。



-END
趕在12點過期前給自己的生賀...!!!
真的好喜歡他們啊啊啊想要他們幸福Q口Q!!

然後長篇卡得我嗚嗚嗚……07之後真的不曉得還要寫啥才好,慌死我了!!
無奈只好上短打~



補一下打在噗浪上的解釋:
我覺得,他們親吻時的感情不是愛情,但已經比愛情還要深刻了啊,那種壓抑不住的心情滿屏都感受到了........總之我覺得那裡面大概是混雜了很多種複雜又感動的情緒在其中辣,最高的那種,愛情當然也是包含在感情裡的一種但老實說已經不是最主要最重要的了。或許該說愛情的表現形式有非常多種,有時候不需要宣之於口,只要以珍視寵愛的相伴來完成,對我來說也可以。      畢竟想想我的本命VH,他們的愛裡面愛情的成分根本幾乎沒有啊QQ  

评论 ( 23 )
热度 ( 134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