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瞬間所能綻放的永恆(1)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和一點NC17
注意:反正就是隨著原作劇情衍生,這篇大約04-06。
全文:(1)  (2)  (3)  (4)  (5)  (6)  (7)  (8)  (9)  (10) 全文完



疲憊、痠痛,每一吋肌肉都在叫囂著、渴望得到休息,但他還不打算停止,再多一分鐘也好,用盡所有的體力也沒關係,在那個人還注視著自己的時間裡,想更久的在這裡滑行。
最後一個內四周跳沒有成功,他用手在冰上竭力撐住,又迅速地滑開,最終在曲目結束的同時停下。
腦內被陣陣的嗡鳴填滿,他有瞬間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和喘息,逐漸地,另一人的聲音才緩慢傳進耳朵裡。

「很不錯哦!勇利,這次的節奏比剛剛的好。」男人從場外滑行到了他的身邊,伸出手摸了摸被汗水濕潤的頰邊,嘴角勾起,「要休息一會嗎?」
「……我、我還可以的!」被對方手掌的溫度冰了一下,他忍不住一個顫慄。
另一邊的臉頰也被摀住了,男人湊近,用額頭貼著他的,雙眼瞇起,「不行,這麼喘,再練下去就要脫水了吧?就算體力很好也不可以認真過度,知道嗎?勇利。」
「……是。」

努力地平復呼吸,勇利閉上眼睛,感受著另一人絮絮叨叨在耳邊叮嚀自己的話語,哪邊還不夠好,哪邊需要修正,用力過猛的地方還要再放輕,動作要更俐落點……
他輕輕抬起一邊的手,附上另一人緊貼在臉上的,感受著對此刻的他來說無比合適的體溫。
「維克托的手,好舒服。」

耳邊的聲音頓了頓,變得有些無奈,「勇利,還有在聽嗎?」
「有的。」一直都仔細聽著,對方所有的話語。
「勇利?」
他緩慢地睜開眼睛,對上了比晴空更清澈的顏色。
「……果然還是休息一下吧。」

有些恍惚地被另一人拉著離開溜冰場,勇利看著維克托將自己按著坐下,塞了一瓶水到自己手中,又抬起他的腿準備為他脫下冰鞋,才終於回過神來,按住了對方的肩膀。
「維克托?我自己來就好了。」
「沒關係,勇利這時候就好好休息……」動作自然地拉開鞋帶,脫下另一人的鞋子、襪子,拉到自己大腿上。

小腿很纖細,卻肌肉勻稱,藏在鞋子裡的部分佈滿紅痕,經常摩擦到的地方甚至有著硬繭。
「很疼嗎?剛剛偷偷皺眉了吧?」維克托熟練地換著角度為自己的選手按摩,一邊噴上消炎的藥膏。
忍下了差點脫口而出的痛呼,勇利深吸了一口氣,露出淺淺的微笑,「維克托不是也知道嗎?這是很正常的。」
作為曾經蟬聯五年世界花滑冠軍的選手,對於這種疼痛怎麼可能不瞭解?男人腳上的傷痕只會比自己更多。
「正因為知道,才更希望勇利多愛惜自己一點。」放輕了動作,維克托裝作沒有注意到對方逞強的表情,明明連手指都疼得顫抖了。

「……但是,我不能停下來啊。」
花滑選手的職業生涯是很短暫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還能夠支撐著在溜冰場上滑行多久,他的年紀也不小了,這次的賽季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最後一次,更何況,大概是這個男人能夠陪著他的唯一一次。
多麼希望這樣的時光能夠成為永恆,讓維克托在他身邊再待得更久一點。
「也不想輸。」
為了佔有這個人全部的專注和目光,他希望自己能成為冰場上最耀眼、最吸引人的那位選手。

「勇利會獲勝的,相信我。」維克托嘆息著將對方的腿放下,湊近,給予那個明顯又陷入不自信狀態的人一個用力的擁抱。
維克托相信自己的眼光,懷裡的這個人有著還沒完全發揮出來的魅力,他發現了,也尋找到了,這個人的潛力雖然他自己並不知道,維克托卻一清二楚。
「因為我相信你,勇利。」
能夠吸引到他注意的那種光芒,遲早有一天會在所有人面前徹底綻放。


*


「所以說,為了鍛鍊勇利的自信心,今天晚上就一起睡覺如何?」渾然不在意之前試圖闖入對方房間的失敗次數,在結束一天的訓練、泡過溫泉吃了豬排飯後,維克托再次拎著枕頭和棉被堵在勇利房門前。
「……這兩者似乎沒有什麼直接或間接的關係吧?」用幾乎是冷漠的表情認真地吐槽,勇利對自己這個俄羅斯教練著實充滿無奈。
「真的連一次都不行嗎?馬卡欽也一起喔──」

被湊到眼前的紅貴賓舔了下鼻子,看著和曾經自己寵物相似的那雙烏溜溜大眼,勇利唔了一聲,挫敗地後退兩步扶住門框。
「……好吧。」反正他早就把維克托相關的海報雜誌等等都藏好了,而且看著男人每次花樣百出的求睡方式,其實他也有一點點不想承認的心軟了。

「嘩──勇利的房間,好普通啊──」
「請不要用興奮的語氣說出這種話來好嗎?我也只是個普通的23歲青年而已喔!」
「欸──但是像嗶漫啊、嗶書還是那種嗶的電影,居然一個都沒看見?」男人摟著愛犬迅速地在房間裡轉了一圈,不放過所有書架及櫃子上的物品,但青年的房間裡除了正常的書籍、教科書外就只有溜冰相關的雜誌,簡直乾淨得不像23歲的男性。
「維克托──」努力克制著讓顫抖的拳頭不要貼上對方的臉,勇利發現越是和對方相處,就越無法把這個人和海報電視上那個完美的身影聯想在一起。

囂張、自負、自我中心又愛胡鬧,男人有時候的表現簡直比青春期的男生還要任性,卻又在露出燦爛笑容的同時,閃閃發亮地讓人移不開目光。
喜歡上了作為花滑選手的他,又在和對方的日常生活中喜歡上了27歲普通男人的他,佔據了所有的目光和思想,一點縫隙都不留。
真是輸得一敗塗地啊。

「勇利,」男人湊近,拉住明顯正在恍神的另一人的手指,扣在自己掌心,「已經累了嗎?今天練習的份量很多,我們早點睡覺吧?」
「……嗯。」
勇利的床只比正常的單人床寬了一點,但因為維克托堅持不要任何一個人睡地上,最後只好兩個成年男子都擠在狹小的床上,貴賓犬則在床邊兜著圈子發出被拋棄般的嗚嗚鳴叫。

「抱歉了,馬卡欽,但今天可以跟勇利睡的只有我。」男人用歡快的語氣說著,邊摟住了正用責備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人,輕輕蹭了蹭。
「明明說了馬卡欽也一起的。」
「誰讓勇利的床那麼小呢?之後換一張雙人床吧?」
「……真是過份的主人啊。」
維克托在棉被底下尋到勇利的手指,拉住,與之糾纏,「因為馬卡欽和勇利一起睡過那麼多次了,只剩我還沒有不是嗎?」

勇利注視著黑暗中對方的臉,即使看不清楚,他也能猜出那上面的笑容會是多麼燦爛。
男人的體溫一直比自己要低,在無數次的碰觸中他早有發現,但此時此刻的他卻想要離對方更近一點,僅僅只是手指肌膚的摩擦根本不夠。
這麼想著,勇利忍不住扭了扭,整個人朝對方湊了過去,直到手肘、膝蓋的貼合,直到臉頰上能感受到另一人濕熱的吐息。

「……勇利?」男人用有些遲疑又含糊的聲音發出疑惑。
「維克托的體溫,很舒服。」勇利勾起淺淺的微笑,閉上眼睛,感受著對方平緩的呼吸、洗澡後淡淡的柑橘香氣,以及那種總能令他感到安心的氣息,「我很喜歡……」
「勇利?」

「……勇利?」
黑暗中響起了淺淡到幾乎聽不見的嘆息。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小豬豬。」

隔天清晨,不知為何從床上睡到了地板的男人捂著似乎被攻擊過的腰部,在尋找散開的浴衣腰帶時,發現了藏在床底的好幾疊海報和雜誌。
之後男人拿著印有自己英姿的珍藏版大海報趴到床上呼喚另一人起床,而醒過來的人在受到驚嚇以及幾乎破壞腦容量的羞恥後,從此拒絕了男人再度踏入自己的房間。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那是一如往常平靜的早晨旋律。


*


「啊啊真是的,維克托請好好的站著啦!」
勇利扶著男人從鴛鴦火鍋店走出來,好不容易幫這個把自己脫到全身赤裸的人穿好衣服,卻發現對方已經喝得意識不清、無法走路。
「早知道剛剛就不應該拒絕光虹他們幫忙了……」

深深地嘆口氣,勇利將維克托的手繞過自己肩膀,努力撐起對方的身體。
銀灰的微涼髮絲掃過他頸間,帶來擾人心弦的癢意,明明全身都是酒臭,他卻依然能從中分辨出屬於這個人的氣息,冷冽又乾淨得如同雪的味道。
不知不覺臉紅了,勇利放輕腳步,將男人摟得更穩一些,就算被來來去去的路人偶爾注目也沒有打算放開,只是把臉更深得埋進自己的圍巾裡。
男人的臉龐就落在他頰邊,有時步伐跨大了便會磨蹭到一小塊肌膚,感覺就好像正在被親吻著的姿勢。
夜晚吹拂過的風微涼,卻很舒適。

在九州的比賽結束後,他們順利飛來了中國,帶著親朋好友們的祝福和期盼。
勇利知道自己正在逐漸改變,自從這個作為他偶像的俄羅斯男人降臨在身邊。
維克托教授給他的不僅僅只有技術,還讓他學會敞開自己的心,告訴他其實他是個比自己想像中更棒的人。
彷彿在他的內心種下一顆種子,由男人的悉心灌溉讓它緩慢地萌芽,抽枝、茁壯,直到含苞待放的現在。
這種盈滿了胸腔就快漫溢而出的心情他不知該如何解釋,只能更緊的握住男人的手,將過分激動的顫抖竭力隱藏,將無法轉化為言語的情緒繼續壓抑。
他很慶幸現在的自己有這個人的陪伴,縱然不知道接下來的屬於他們結局將如何,他也會好好珍惜此刻。

「……小豬豬,」含糊不清的低喃貼在勇利耳邊傾瀉而出,透著黏膩慵懶的笑意,「你是最棒的了……」
不,你才是最棒的。輕輕咬住下唇綻開無聲的微笑,勇利在心底回答他。


*


回到暫時下榻的飯店後,勇利用適才在火鍋店幫維克托穿上衣服的速度再次將男人脫了個精光,努力不讓視線落到那具身體的人魚線以下,他扶著男人走進浴室,打開花灑調整水溫。
期間不知究竟是清醒還是喝得迷茫的人不停用各種方式來阻撓他,將可以利用的身體部位全都掛到勇利身上,一邊發出讓他耳朵發熱的低啞笑聲。
之後他將維克托壓進注滿水的浴缸,濺起的水花弄濕了衣服,很快又變冷,略微不舒服的緊貼在身上。浴室裡被熱氣蒸騰得霧茫茫的,讓勇利慢慢覺得有些呼吸艱難。

小心地用手搓開洗髮乳,輕輕抹在靠著浴缸看似熟睡的人頭上。銀灰色髮絲的觸感柔順又細軟,被水浸濕後伏貼在額頭及臉頰旁。
一邊認真的幫對方洗頭,一邊有些恍惚地湊近了,勇利的目光順著水珠落在男人的額頭、鼻尖及嘴唇上,不自覺地嚥下喉頭升起的燥熱。
男人的五官是亞洲人所沒有的深刻,筆挺的鼻梁,細長的睫毛,以及形狀完美的唇形。
勇利想起不知在哪裡看過的報導,上面稱讚了這位蟬聯五年花滑冠軍的俄羅斯選手有著十分適合接吻的嘴唇。

手不小心抖了抖,被扯痛的男人皺起眉,慢慢睜開那雙天空藍的眼,與無措呆然的勇利對上。
「抱、抱歉,剛才太大力……」
維克托像是還沒意識到眼前的狀況那樣露出困惑的眼神,緩慢地抬起手拉住勇利的手腕。
「維克托?」

男人的手指摩挲著對方掌心的泡沫,隨後用力一扯。
那一下嘩啦濺起了水聲,勇利被拉進浴缸裡,驚嚇中喝了好幾口水,忍不住嗆咳起來,直到發覺自己被另一人摟進懷裡,臉頰貼上堅實寬闊的胸膛。
「是想要和我一起洗澡嗎?可以哦……勇利。」

後續:接圖片點此←




-tbc
幸好是在07播出之前寫完了這篇,
因為07看完後.......踏馬的我簡直想刪掉自己寫的東西阿Q口Q!!!!!!我寫的這什麼啊!!!!!官方才是最棒的!!!!!
07簡直圓滿,真的,好喜歡他們感情的處理,真的,還打了以往沒有的長長心得在PLURK,
謝謝官方,謝謝!
嗚嗚嗚嗚讓我繼續去哭QQQQQQQQ
下一章我簡直不曉得要怎麼辦好慌我好慌QQQQQQQQ

雖然我覺得這種程度應該是不用接圖片的但LOF好像不這麼認為....於是ry

评论 ( 16 )
热度 ( 18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