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YURI!!!on ICE】[維勇]比碰觸更多的(完)

作者:冰瑚
衍生:YURI!!!on ICE
配對:維克托x勇利
分級:PG-15
注意:習慣了親密碰觸之後......




微涼的手指順著他的頸部滑落,繞了一圈,變成圈住他肩膀的姿勢。有另一隻手拔下他的耳機,低沉溫潤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勇利,在聽什麼音樂?」

不需要回頭也知道來人是誰,勝生勇利的嘴角自然地勾起,默默感受著頸邊摩擦過的柔軟髮絲。
「在找下次自由滑的歌曲,維克托覺得這首怎麼樣呢?」
「嗯,很輕快……但轉折的地方又顯得有點憂傷,勇利想到什麼故事了嗎?」
「關於這個啊……」
緩慢地講述著自己想法的勇利,察覺到男人的手又下滑了,變成摟抱著自己腰部的姿勢,忍不住頓了頓。
「勇利?」
「啊、抱歉,還有就是,在最後的他們……」

來自俄羅斯偶像兼教練的親密接觸,勝生勇利已經非常習慣了,從最一開始面對男人過度親暱的碰觸還會試圖閃避、心跳到不能自己的程度,在經歷過一整年的賽季後,終於變得能夠坦然地面對,偶爾還會以同樣親暱的舉動來回應他所憧憬的這個人。
憧憬、崇拜、喜愛,還混雜了一些難以對他人坦承的獨佔欲。
維克托以一種難以抗拒的姿態站到他面前,用能夠破除冬日寒冷的陽光般笑容走進他的內心,他再度找回了滑冰的樂趣,開始能夠看見周遭的人對他的支持與關懷。這一切都是那個人帶給他的。
當站上溜冰場時,他不再想著要滿足所有人,他只需要肯定自己,然後驚艷那個會在比賽結束後給予他擁抱的人。

「……大概就是這樣子的故事。」
勇利呼出一口氣,努力在被禁錮的姿勢中偏頭,對上男人雙眸微垂的專注眼神。這個距離下他甚至可以清晰看見對方又細又長的睫毛,是淺淡的銀灰,和男人頭髮一樣的美麗顏色。
「維克托?」
衣服的下襬被掀開,皮膚瞬間接觸到的冷空氣讓他抖了抖,那個人的手卻順勢溜進去,平貼在他的腹部。

勇利忍了忍,還是無法抑止住臉頰上升的熱氣,「那個,我最近應該沒有再增胖了吧?」
「……唔,的確,已經離小豬豬的體型很遙遠了啊。」男人的語氣充滿懷念般的失落,還拿手指戳了戳他肚子上少少的軟肉。
「維克托──」他掙扎著想要脫離那隻在他腹部腰間游移作亂的手,控制著呼吸不要讓心跳也跟著加快,否則以他們現在的姿勢,肯定會被對方發覺得。
「但是還是很溫暖啊,勇利的皮膚,」男人收緊了放在對方腰部的雙手,整個人靠了上去,用臉頰蹭了蹭對方露在衣領外的後頸,「和我不一樣呢。」

「……維克托的話,是因為習慣冷天氣了吧?所以體溫一直都比較低。」勇利嘆口氣,放棄了掙脫對方的懷抱,懶懶地靠上去任由對方支撐著他的體重。
「是這樣嗎?」
「因為俄羅斯比日本還要冷喔。」
「但是我也已經在日本住了快一年了呢,勇利。」因為將臉埋在衣服裡而讓聲音變得含糊不清,這種像是在撒嬌般的語氣讓勇利無藥可救地覺得可愛。

忍不住就偏過頭,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頭頂,讓柔軟滑順的淺色髮絲從指間流過。
「是是。」勇利微笑,「原來我已經和維克托認識一年了啊!」
雖然是從很早以前就一直追逐著的偶像,但真正和對方相處、對話的日子才只有一年而已,原來還那麼的短暫。
他還想和這個人在一起,用更久的時間。

從對方頭頂縮回的手被拉住了,勇利仰起頭,對上維克托的眼神。他早就發現了,對方在看著他時,就是這樣的神情。不論是他在頹喪時的自我厭棄,還是奮力在冰場上滑行時,對方總會露出這樣平靜溫和,卻又深沉專注的眼神。
他甚至看見對方那雙比放晴的天空還要明亮的藍色眼眸裡,倒映出自己呆愣的樣子。
男人一手輕輕捏住了他的指尖摩娑,另一手仍然環著他的腰,在他的注視中緩緩垂下頭。
「……一年了啊。」

勇利聽見男人彷彿歎息又像輕笑的嗓音柔和地響起,他忍不住暫停了呼吸。


*


『吶……那個,尤里奧啊……』
金髮的俄羅斯少年不耐煩地嘖出聲,將手機夾到另外一邊的肩膀,伸展手指直到碰觸到在地板上拉平的腳尖。
『我說……就是,那個……』

「煩死了啊有什麼事情快點說一說我還要去練習才不想浪費時間再輸給你這種人啊啊!」少年忍不住抓起手機怒吼,顧不得自己還是劈腿的練習姿勢,因為實在忍受不了對面那人已經過了快要半小時的吞吞吐吐。
『嗚哇抱歉!打擾了你練習的時間……總之,我只是想問,俄羅斯人之間的打招呼,親、親吻嘴角是正常的嗎?』
「哈啊?這什麼問題!當然是正常的吧?」
『果然是吶……』

「你到底怎麼了?俄羅斯人的話,現在那個在你身邊閒晃的人不也是嗎?」少年抓起掛在一旁欄杆上的毛巾擦拭汗水。
『唔,說得也是。總之,謝謝你了尤里奧!練習加油──』
「喂!喂喂?」金髮少年聽著對面傳來已經斷訊的嘟嘟聲,努力深呼吸才終於克制了差點要捏爆手機的衝動。

「一個兩個都是這樣……」少年的手貼在鏡面上,看著仍然纖細卻比去年拉長了一點的身材,皺起眉,「我才沒時間管你們呢!遲鈍笨蛋。」
想起那個總是掛著慵懶微笑卻用心險惡的男人,和那個明明看起來呆板普通溜起冰來卻讓人驚豔的青年,金髮少年瞬間又燃起了熊熊的鬥志。
「──下次一定是我會贏!」


*


將手機放回口袋裡,勇利環抱著膝蓋,望著遠方海洋的地平線發呆。
每當他心中存有迷惘時總會來到這裡,坐在起伏的沙灘上,聽著黑尾鷗飛過的鳴啼,不知是從何時養成的習慣。

他始終記得,和那個男人在這裡的對話,那是他第一次敞開自己的心讓別人走進。從前的他總會畏懼於讓別人瞭解自己,默默地築起一道模糊的界線,當有人不小心跨過,他會立刻後退。
但那個男人,維克托,他改變了這一切。
男人就好像輕柔地撥開了烏雲的晨光,堅定又溫暖地引領他前進,不論他是失敗跌倒,或是又陷入低迷的不自信。男人總是有辦法牽著他的手,帶著他繼續往前走。
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強大又溫柔的人。
他憧憬的對象。

緩慢地抬起手,他用指尖輕壓著自己被海風吹得有些乾燥的嘴唇。
昨天那個在休息室裡突如其來卻又顯得無比自然的吻,就落在這裡,比中心更偏移一點的角落,帶著溫熱和濕軟的氣息。
真奇怪,明明那個人的體溫不高,他卻覺得被碰觸到的地方,燙過了彷彿被灼傷一樣的溫度。
好熱。

他再度將自己的臉埋進膝蓋,雙手環住腿。
明明只是他所憧憬的對象……而已。


*


習慣來自那個人的親密接觸,他用了幾個月的時間,要適應比碰觸還要更親暱的吻,肯定也不是什麼難事。
勝生勇利這麼想,卻發現他原來大錯特錯。

那天休息室裡的親吻彷彿只是前奏曲下的第一個音節,接下來的日子裡,那個俄羅斯的教練每天都會用早安吻呼喚他起床,有時候落在額頭,有時候落在臉頰;當他的滑冰表現特別好的時候,教練會吻在他的嘴角;在夜晚關上房門前,晚安吻會落在他的額頭上,帶著撥開他頭髮那隻手讓人沉迷其中的溫度。
於是和這些會讓勇利覺得體溫飆高、腦袋暈眩的吻相比,擁抱或是肢體的互相重疊似乎變得不算什麼了。

「……痛、有點痛啊!維克托!」
「小腿的肌肉要再放鬆一點才行,勇利。放輕鬆,讓我來。」
男人的手捉住了青年的小腿,順著腳踝的弧度輕輕滑過,落到一個恰當的位置後,緩慢將對方的左腿再抬高了一點。
「已經、已經不行了。」
「可以的,不是做得很好嗎?」

勇利努力適應這種幾乎算是挑戰自己極限的姿勢,想要調整好呼吸,卻總是被貼在身後那具溫熱的軀體給干擾。
明明之前也是這樣的,兩個人會在溫泉裡赤裸著做拉筋的練習,他應該早就習慣了。
但是、但是。
被水珠浸濕的、有些冰涼的髮絲落在頸側,伴隨一個不久後落下的溫熱觸感,那是他已經開始熟悉的一個吻。

他忍不住喘息,溫泉水池裡不斷冒出的熱氣模糊了他的思想,甚至連眼前的視線也跟著恍惚了起來,唯有貼在自己小腿和腰部的觸感是真實的。
啊啊,不,還有那個又移到了自己後頸的親吻。
快要呼吸不過來的同時,他有種想要落淚的衝動,身體不知道是被溫泉的水給蒸熱的,又或者是來自胸腔那處的燒灼感,令他痛苦得想顫抖。

勇利開始掙扎,對方摟住了差點在浴池裡滑倒的他,關心地問了一句怎麼了。
他推開了那個人的手,轉身爬出溫泉,選擇逃離。


*


門板被輕輕敲響,同時響起的還有那個人溫和好聽的聲音。
「勇利,我可以進來嗎?」
他對著鏡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定沒有任何破綻才走過去拉開門,讓對方進來。

勇利的房間早就恢復了最早的模樣,在某一次他的教練闖入後發現那些偷偷藏起來的海報,勇利就放棄了掩飾,乾脆地把印滿男人身姿的海報一張張貼回去。
這是勝生勇利的房間,卻充滿了維克托‧尼基福洛夫的身影。

勇利將手背在身後,像犯了錯的小孩那樣端坐在床鋪上,男人也順勢在他身邊坐下。
「勇利剛剛在浴池裡的時候是怎麼了?我的動作太粗魯了嗎?勇利哪裡受傷了?」
面對另一人擔心的語氣和眼神,勇利迅速地搖頭,還制止了對方想要靠近觀察他的動作。
他深吸了一口氣,對上那雙他曾經很喜歡,現在卻比以前更喜歡的眼睛。

「不是的……」他緩慢地組織自己的語言,思考著要如何向男人解釋。
他喜歡著他的教練,很喜歡,是一種他早就不知不覺坦白在滑冰裡的愛。他一直以為那種愛裡包含了所有,卻唯獨沒有愛情。
他們同時是親人、兄弟、朋友,卻又都不是那種關係,勇利希望維克托就只是維克托,一個能夠留在他身邊,看著他滑冰的維克托。他以為,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但是這個男人太好了,比海報、電視上上令人崇拜的維克托更好、更溫柔、更真實,也更瞭解他。他讓男人走過了那條自己立下的模糊界線,沒有絲毫的戒備,卻不曉得原來男人走進了他心裡這麼多。

「對不起。」勇利拉住了男人的手,低聲說:「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拉著對方的手貼上自己胸膛,靠近心臟的那個位置。
「請不要讓我,比現在還要更愛你,可以嗎?」勇利露出淺淺的微笑,語氣卻乾澀落寞,「你聽,我的心跳聲。它想要的太多了,而你的吻,會讓我覺得自己可以得到那些。」
「請不要再……親吻我了。」

沉靜了一秒後,男人,維克托用輕柔的動作反握住他的手,拉回到自己的左胸,貼合。
「不行哦,因為,我也想要更多。」
男人這次不給他反應的時間,直接湊近了,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樣,給予他親吻。這次卻是準確地落在中央。
那是一個幾乎感覺不到觸感的輕柔的吻,只一剎那就離開了。

「我愛你喔,勇利,想要比現在更多的那種愛。」
他望著男人深邃的眼睛,呆愣地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對方低沉的嗓音在他腦袋裡迴盪著、搖擺、粉碎成閃亮的光點。
「勇利的回答呢?」男人親暱地用手指磨蹭他變得通紅的臉頰,問。

他嘴巴微張,卻發現任何話語都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於是他用有些兇猛的動作扯住了對方的浴衣,湊了上去。
第一次主動的親吻,充滿了牙齒互相碰撞到的疼痛,和嘴唇破皮的淡淡血腥味。
不甜,但卻像夢一般美好。





-END?

結束後的劇場:

「所以說……為什麼維克托不直接告白呢?」勇利在被自家教練強迫著睡到同一張床,並且被對方緊緊地摟在懷裡後,有些困惑地問,「我還以為,那些親吻只是外國人習慣的表達方式。」
「雖然我是俄羅斯人,但勇利是日本人對吧?勇利不該認為親吻是情侶才會做的事嗎?」維克托也對此充滿了迷惘。
「因為、因為,一直以來維克托都……十分自然地對我表達了外國人的親暱啊?像是摟摟抱抱那些的,我以為親吻也只是其中一種。」
「我以為這樣可以讓勇利循序漸進的感受到我的愛啊!」
「……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兩人詭異地同時沉默,又在看見對方那種困窘的神情時笑了出來。
「沒關係的,之後的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研究要如何告白。」維克托撐起身體,在仰躺著的勇利額頭上落下一吻,下移,又一吻,直到與呼吸糾結纏綿。
「……會有很多種方式的。」
在某個人的手指先挑開對方浴衣的綁帶前,他輕聲說。




-END

總之總之,想寫寫因為習慣了親密碰觸之後覺得吻好像不是什麼大問題的勇利,不小心就把維克托的告白當成外國人的習慣辣!誰叫那個俄國人每次都要做這麼過分的親密舉動噢噢噢噢噢!!讓你愛挑逗!!

然後看完五集的我已經炸裂!看完第六集預告的我已經炸裂成煙花!

請把手機裡那張圖傳給我卸卸了批集桑QQQ

评论 ( 16 )
热度 ( 31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