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Seven days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LV/HP(Tom Riddle/Harry Potter)
分級:PG-15
注意:Tom Riddle晚了50年出生,和Harry是同級生的設定。只是想讓他們普通的談個戀愛。




[12.25]

五年級的聖誕假期,今年留校的學生比往常要來得多,原因是Dumbledore校長發起了交換禮物的遊戲。在Hogwarts留校度過聖誕節的學生,可以在聖誕節的晚餐結束後進行交換禮物的活動。
Harry Potter走進大廳時,長桌幾乎已經坐滿,他帶著禮物在長桌不起眼的一角坐下。

那是一場進行愉快的晚餐,Dumbledore校長整個晚上都笑瞇瞇的,不停和身邊的教授進行交流,長桌上除了Snape,其他教授的表情也都顯得和緩而喜悅。
一直等到結束晚餐後,校長才起身,揮揮袖子讓桌上那些幾乎沒有剩餘殘渣的碗盤消失。
「首先,在這裡祝各位聖誕快樂,我很高興今年有很多學生留下來和我們這些老傢伙一起慶祝!」Dumbledore摸摸鬍子說道。
Harry發現Snape教授的臉色又更陰沉了,顯然他一點都不這麼認為。

雖然說今年留校的人數比以往多,但其實也沒有很明顯的差距,Harry發現長桌只是加長了大概四根掃帚那麼多。
「那麼,就來進行交換禮物的活動吧!請各位將自己帶來的禮物放在桌子上。」Dumbledore揮手,幾個學生聽話地開始將禮物放上長桌,在禮物接觸到桌子的瞬間,上面出現一個帶有數字的號碼牌。Harry看著自己的,那上面寫著12。
「現在,請各位排隊來到我這裡,從這個杯子裡抽出號碼。」Dumbledore將一個銀色的高腳杯放在自己面前,笑吟吟地看著學生們。
Harry詭異地覺得那杯子像極了四年級時的火盃,只差沒有那種詭異的藍色火焰。

終於輪到Harry時,前面已經有許多抽到禮物的人了,Dumbledore希望學生們回到各自的寢室後再拆禮物,才能保持新鮮神秘感。
有幾個人正在小聲討論,顯然是在猜測自己收到的究竟是誰的禮物。這讓Harry覺得有些尷尬了,早知道他就應該準備更好的東西,他不知道這個活動會有這麼多人樂意參加。
Harry將手伸進銀色高腳杯裡,抽出一張紙條並打開,上面寫著一個數字,25。

「喔,親愛的Harry,恭喜你抽到這個號碼,」Dumbledore慈愛地看向他,眨眨眼,「我想你的禮物在另外一頭的桌子邊。」
Harry垂下頭離開,繞著長桌一圈後,終於在與他的座位距離非常遙遠的地方發現屬於他的禮物。包裝紙是銀色雪花的圖樣,上面的號碼牌是25。Harry將禮物抱進懷裡。

晚會結束後,大家都迅速地離去,顯然每個人都很好奇自己究竟收到了什麼禮物,Harry同樣走得飛快,繞過長廊回到Gryffindor的寢室。
今年整個寢室只有他留下來度過聖誕節,他的朋友們都剛好回去和家人慶祝了。雖然Ron有邀請他一起慶祝聖誕節,但Harry拒絕了。
本來今年Harry也可以回家慶祝,但正好恰逢James和Lily的第三次蜜月旅行,Harry不想打攪他們。

他坐在床中央,將禮物放在膝蓋上拆開銀白色的緞帶。
他解開包裝,以為會看到書本、文具用品或其他任何的東西,但不是。裝在裡面的是一隻正在沉睡的白色雪鴞,很明顯是被施展了沉睡的魔法。
他發出讚嘆的咕噥,看著沉睡魔法破解,貓頭鷹緩慢地睜開眼睛,拍騰翅膀飛起。Harry伸出手,讓貓頭鷹站上自己的手臂。

「妳真美。」Harry近乎入迷地望著那隻白色的美麗生物,伸出手指細膩地順著牠的羽毛,獲得那隻生物親密地磨蹭。
「天哪!這禮物太美好了,」他心滿意足地嘆息,「到底是誰這麼好心,我想要一隻貓頭鷹好久了!」
Harry將寢室裡多餘的椅子變形成鳥籠,讓貓頭鷹住進去。他決定將這位美麗的姑娘取名Hedwig。
他花掉一整晚的時間和Hedwig玩耍,直到眼皮撐不住重量才爬上床將自己埋進棉被裡,入睡前,他在內心一遍遍地感謝那個準備這份禮物的人。


*


Tom Riddle完成最後一樣作業,將羊皮紙捲好,才終於將注意力重新施捨給那個孤單放在床頭的禮物。他對於那樣顏色燦爛(金色和紅色,用膝蓋想也知道是哪個院的學生)的包裝實在不敢恭維,因此不停地將注意力分散給別的東西。
他不懂為何Dumbledore總是有那麼多的精力搞這種讓人困擾的活動,就和去年莫名其妙的三巫鬥法大賽一樣,他對那種站在所有人面前奉獻生命的活動一點都不感興趣,對於那個最後獲得冠軍的Hufflepuff學長,他也只是稍微認同了那個人的實力而已。
將手邊的羊皮紙收拾好,Tom來到床邊取過禮物,漫不經心地解開那條紅色的緞帶。

躺在盒子裡的是一本深藍色的筆記本,做工精良但明顯有些廉價。
Tom注意到一旁的小紙條,將它拾起。

給不知道的誰:
希望這份禮物能讓你記下心底深處那些不想對任何人說的秘密。

沒有落款,Tom挑眉看著紙條。很明顯這是一本日記本,但寫下這種話的一點也不像會用金紅色包裝禮物Gryffindor,反而像個藏有秘密的Slytherin。
很有趣。

雖然這樣禮物確實十分簡陋,比不上他送出的那隻魔法生物,但日記本對他來說還算有點用處,起碼對方沒有送那些低俗幼稚的惡作劇商品,令他感到些許欣慰。
Tom將日記本攤開,用羽毛筆蘸了墨水,在第一頁寫下自己的名字。
翻開第二頁,他停頓了很久,最後卻只是放下羽毛筆,闔上那本日記。
他的內心有太多的祕密渴望傾訴,根本無法用筆墨表達,也或許,他始終只想將心底的想法深深藏起來。
他將那本日記本收進抽屜。


[12.26]

聖誕節的隔天清晨,在大多數人都還和棉被纏綿悱惻的時間裡,Harry已經著裝完畢,帶著自己的新寵物前往貓頭鷹塔。
城堡外正在下雪,乾淨的白色圓點將景色點綴得無比可愛,Harry將手伸出長廊外,接住一片雪花,美麗的晶瑩迅速地在他掌中融成一攤冰水。
Harry打了個冷顫,一旁的雪鴞也跟著拍拍翅膀,發出咕咕聲。
他們安靜地走進貓頭鷹塔,那些貓頭鷹有大半都已經清醒,正在整理羽毛,或是好奇地望著他們的新同伴。

Harry將懷中的信件綁上Hedwig的腿,讓牠站上窗台。
「好姑娘,把這些帶給Ron、Hermione和爸媽好嗎?」Harry用手指順著牠的羽毛,微笑,「這可是妳的第一個任務。」
Hedwig拍動翅膀,動作優雅地起飛,繞著貓頭鷹塔滑翔了一圈,直到Harry朝牠揮手才向著日出的曙光離去。
Harry望著望著,忍不住抬起顫抖的雙手往掌心呵氣。

身後傳來聲響,Harry回頭,發現那是一名Slytherin的學生,又高又挺拔的身材,還有一頭完美的微卷黑髮,和他自己的不一樣。那名Slytherin學生將半張臉藏在綠白相接的圍巾裡,正瞇起眼看著他,Harry的目光往下,隨後微微睜大了眼睛。
他注意到拿在那個人手裡的深藍色日記本。
好吧……這真的是太巧了,Harry沒想到會那麼快得知自己昨天送禮的對象。
「嗨!聖誕假期快樂。」Harry友好的朝他微笑,想了想又補了句,「你也是來寄信的嗎?」

那名Slytherin挑眉,沒有接過Harry的回答,反而揚了揚手中的日記本,「這是你的聖誕交換禮物?」
Harry有些尷尬,暗想他適才的表情果然還是太明顯了,只好小範圍的胡亂點頭,希望對方快點換個話題。畢竟日記本這種東西……對於奢華的小蛇們來說似乎還是過於窮酸了。
那名黑髮的少年發出幾乎聽不見的輕笑,修長的手指扯了扯圍巾,露出那張讓Harry羨慕又嫉妒的俊美面容,精緻又深刻的五官,包括嘴角的弧度都完美得不可思議。
「真巧,」他的目光落向遠方的天空,「你的聖誕禮物,正好是我的。」

Harry眨眨眼,有些困惑地朝著他的目光望去,這才醒悟過來他說的是Hedwig。
「謝謝你的聖誕禮物,我很喜歡Hedwig。」Harry這次露出了真誠的笑容。
「Hedwig?」Slytherin少年挑眉。
「是貓頭鷹的名字,」Harry有些羞澀地撓了撓自己的黑髮,渾然不覺這樣的動作只會讓自己的頭髮顯得更加凌亂,「我是Harry,Harry Potter。」
那名少年盯著Harry朝自己伸出的手,動作緩慢地回握上去,兩個人都被對方掌心的溫度凍出一個冷顫。

「我知道你,Potter。Gryffindor的黃金男孩,Quidditch的常勝軍。」他鬆開手,嘴角勾起有些慵懶的弧度,「我是Tom Marvolo Riddle。」
Harry這才想起這個人,他聽很多人說起過的。五年級裡最優秀的級長,年級成績的第一名,也是眾多教授最喜愛的學生。大部分都是Hermione用一種又嫉妒又崇拜的語氣在他身邊提起的。然而Harry沒想過對方會是這樣的人,和Harry所熟知的Slytherin,像Draco Malfoy那種像被寵壞的小孩不同。
Tom Riddle更像一位真正睿智又優雅的貴族。

Harry猜想他的腦袋一定是被凍壞了,否則怎麼會對著一個相同性別的Slytherin臉紅?他忍不住又拉高了圍巾,試圖遮住自己的臉頰和耳朵,並且希望對方永遠都不要注意到。


*


Tom Riddle注意到了,走在身邊那名Gryffindor紅得有些過份的耳朵,雖然天氣很冷,但Tom沒想到還真的有人是這樣敏感的體質,會因為寒冷而將皮膚凍得這麼紅。他很猶豫要不要提醒對方乾脆變出帽子算了,但想了想還是沒出聲。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少年那張有點傻氣的笑臉配上凌亂的黑髮還挺順眼的,或許是因為對方送了一份合他心意的聖誕禮物的關係?
他聽說過很多關於Harry Potter的傳言,有名巫師家族的Potter,並且擁有極高的Quidditch天賦和好人緣,黑魔法防禦術的成績不錯,僅次於他,還是Malfoy家那位小少爺的眼中釘。

Tom敏感的發覺了Harry和其他Gryffindor的不同。不像那些毛毛躁躁又不樂意動腦的小獅子,這個男孩雖然不太聰明但卻願意動腦,至少很有禮貌,能和一名不認識的Slytherin相處得不錯。
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和一名Gryffindor相處得不錯的Tom皺眉了。
很少有人在他身邊時還能令他感到愜意,沒有刻意的討好或那些充滿目的的眼神,Harry對待他的態度自然地像在和一位朋友相處。
多麼的有趣。
一名Gryffindor,和一名Slytherin。

Tom聽著Harry講述那些在聖誕節裡發生的趣事,不自覺地彎了彎嘴角。
接著他發現男孩的耳朵又變得更紅了一點。


[12.27]

Harry站在落地鏡前半晌,猶豫地脫掉了那身紅色的毛衣,換了件墨綠色的,這至少讓他看起來不那麼的傻。他想自己真的是沒有半點穿衣服的天賦,耗費了半個小時也沒能選出幾件更好的衣服,最後還是沮喪地搭了條修長的牛仔褲,再披上圍巾。
雖然只不過是要去圖書館而已,但不曉得為什麼,Harry就是不想在那個人面前讓自己顯得太蠢。
他嘆口氣,抱著自己的聖誕假期作業往圖書館走去。天知道要是Hermione發現他在聖誕假期裡還孜孜不倦地往圖書館跑,肯定會欣喜若狂的以為他終於開竅了。
他只是需要點藉口接近那個人罷了,畢竟對於年級第一名來說,沒有什麼比問功課要來得自然。

向臉上沒有半點過聖誕節氣息的管理員Pince夫人打過招呼後,Harry抱著書和羊皮紙朝最後幾排走去,果然在個隱蔽的位置找到了Tom Riddle。
對於他的來訪那名Slytherin看起來一點也不意外,只是挑起眉,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示意他坐下。
圖書館裡非常寧靜,聖誕假期裡幾乎沒有什麼人會來光顧這裡。日光柔和的透過窗戶落在書架和書桌上,在對面的人修長的手指間跳躍,Harry豎起了書本,目光卻在偷瞄著另外一人。
「好吧,今天又想問什麼?Harry。」俐落地在羊皮紙上勾完最後一個單字,Tom放下羽毛筆,用手撐著下巴,笑得溫和。

Harry支支吾吾地打開幾綑羊皮紙,開始問起了關於魔藥學和魔法史的作業。Tom先是耐心地聽完,了解問題後從自己的書堆裡找出幾本遞給Harry,再向Harry解釋這幾個問題的答案。
Harry很認真地聽著,他很早就發現,Tom教導功課十分的有一套,和Hermione強迫他和Ron死背的方式不同,Tom的講解有一套完整的系統,講述的方式也令人印象深刻,幾乎是聽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那種。
當然,或許和他低沉好聽的聲音也有關。Harry在心底偷偷這麼想著。


*


Tom真的沒料到Harry是個這個認真的學生。原本Tom只是因為假期裡實在沒事做才會來圖書館翻翻書,要知道他的作業早在第一天就全部完成了,但因為Harry總是露出那種隱晦期盼的神情,讓Tom居然也習慣每天都來圖書館報到。
他的目光落在Harry低頭振筆疾書所露出的腦袋上,對那幾束亂翹的黑髮感到莫大的興趣,手指蠢蠢欲動。

Harry是個比他想像中有趣的孩子。明明是同樣的五年級,但Harry的思想還帶有點孩子般的天真,Tom不曉得是不是Gryffindor都是如此,但Harry的這種簡單並不讓他厭煩,那雙碧綠的眼睛幾乎無法隱藏住主人的情緒,讓Tom總是能一眼看透。
偶爾他會有種想要點燃那雙眼睛的衝動,想看到那裏頭燃起憤怒的火焰,肯定會非常美麗,但他又無法捨棄現在這雙眼睛裡滿滿的快樂情緒,那種專注到眼裡只有他的固執。
Tom勾起嘴角,修長的手指順從欲望捏住了Harry額頭上的一小撮黑髮,在指腹間輕揉,果然如他所預料的,柔軟又滑順,就是不懂這麼好的髮質到底是怎麼違抗地心引力的。

微微垂眸,Tom的目光落在對方因為他的動作而紅起來的耳垂和僵硬的書寫姿勢上,笑容加深。
噢,他當然發現了。
畢竟就像他說的,Harry的眼睛始終無法向他隱藏任何東西。
這是個出乎意料可愛的孩子,而目前的他,十分享受這些。


[12.28]

他們一起去了Hogsmeade。
聖誕假期裡的娛樂並不多,因此在第四天裡校長宣布可以自由去Hogsmeade玩後,大部分留校的學生都歡呼著跑出城堡了。
Harry在猶豫許久後也邀請了Tom,雖然他不知道這名Slytherin的資優生是否對蜂蜜公爵裡的糖果或者三根掃帚的奶油啤酒有興趣,但怎樣都肯定比整日待在圖書館裡度過要有趣。

他們穿著深色的校袍防風,圍起顏色不同的圍巾,踩著一淺一深的腳步走在雪地上,呼出的氣都化為白霧,迅速消散在空中。
Harry忘了戴手套,但他並不是很在乎,他們剛剛才從三根掃帚出來,灌下一瓶熱呼呼的奶油啤酒,他覺得自己或許有些喝醉了,連額頭都是溫熱的,還讓Tom取笑了他的滿臉通紅。
之後他們去蜂蜜公爵搜刮了一大袋甜食,當然大部分都進了Harry的口袋,再沿著街道走進巫師用品商店,Harry看著Tom買了許多他從不知道的儀器和書本。最後他們一起走到尖叫屋前,凝視著那棟破舊陰暗的房子在寒風中發出嗚嗚的吼聲。

Harry知道那裡面並沒有真的鬼魂,曾經有的是他父親摯友的蹤跡,早在他三年級時他的教父就告訴過他了。
Harry攀著Tom的臂膀,湊在他耳邊悄悄告訴他這個秘密。
Tom揉了把Harry的頭,用莫測高深的眼神回望他,「你喝醉了,Harry。」
「才沒。」Harry吃吃地笑。

Harry無法停下笑容,雖然知道自己這樣看起來肯定很傻。但管他的,畢竟今天真是太開心了,比Quidditch比賽獲勝、比Gryffindor獲得學院盃還要令人雀躍無比。
他的手指被凍得冰冷,心臟卻撲通撲通跳得歡快。
Harry似乎終於察覺了某些逐漸在發酵的東西,然而他半點也不想阻止。


*


Tom在自己的左手手指被勾住時並沒有阻止,只是掃了眼身邊走得搖搖晃晃的人。Harry的臉紅得不太正常,那雙綠色眼睛卻出奇的亮,對著他的笑容略顯傻氣。
他覺得此時的男孩像隻動物,彷彿正翻過肚皮打呼嚕的小獅子,勾引著人去撫摸、寵愛。然而小獅子的爪子只是收起來罷了,他清楚記得男孩在比賽時那種銳利又勢在必得的眼神,屬於掠食者的目光。
越是這樣的反差,就越令人感到有趣。

Tom捏住Harry冰冷的指間,將他拉過來靠著自己的左肩,閃過一個小坑。
他無奈地發現Harry大概是真的喝醉了,才一瓶奶油啤酒而已就放倒了這隻小獅子。
Harry又開始傻笑,那副又圓又蠢的眼鏡滑落到鼻尖,他卻半點也不在意地靠著Tom的手臂蹭了蹭。

Tom不自覺地伸手,捏住Harry一邊的耳朵。
「又變紅了。」
他勾起嘴角,這才發現自己原來不曾停下微笑。


[12.29]

聖誕假期的的五天,Harry神神秘秘地在Slytherin交誼廳前堵了Tom,要他晚上11點後出來。
Tom倚靠著走廊輕笑,「Harry,我是級長,夜遊可是違規的。」
Harry瞬間脹紅了臉,憋了半天才有些虛弱地解釋起來。Tom聽出來Harry擁有某種可以讓夜遊不被教授們抓到的道具,而且他發現的那個東西確實引起了Tom的興趣。

直到走廊大部分的火光都變暗後,Tom才從Slytherin的交誼廳走出,他照Harry說的那樣在沒有畫像的拐角等待,直到他感到自己的腰部被戳了一下。
Tom面色冰冷地抽出魔杖指向前方,目光閃動,直到他看見──一顆頭,屬於Harry的頭飄浮在空中。Harry有些尷尬地咳了聲,拉下隱形斗篷。
「嗨,Tom。」Harry眨眨眼,抬起手移開了Tom仍然指著他的魔杖。不知道為什麼,剛才Tom的氣勢幾乎讓他悚然。

「隱形斗篷?」Tom壓低了聲音,微微瞇起眼,「Potter家族的寶物?」
「算是吧。」Harry撓了撓頭髮,從懷裡掏出一張羊皮紙,「這個東西更好。」
「Hogwarts的地圖?還有……所有人的名字和所在地。」Tom的手指隨著地圖上的腳印們移動,「的確是躲避巡邏教授們的好東西,Harry。」
「這東西是我父親和他朋友們做的!」Harry略驕傲地挺起胸膛,卻在Tom玩味的目光下又縮了回去。

「難怪你從來沒被罰過勞動服務,男孩。照你這種愛冒險的個性,肯定早就是各個教授手中的黑名單了。」
Harry齜牙,「嘿!別喊我男孩,Tom,我們可是同年的。」
Tom拉過隱形斗篷,另一手順勢捏了捏Harry的耳垂,將他們兩人同時罩進去,「反駁無效,我的男孩。」
Harry慶幸頭上的光已經被遮住了,否則肯定會被Tom發現自己通紅的臉。


*


他們爬到八樓,在走廊上的掛氈和花瓶間來回走了三次才打開Harry說的那間房間。那裡面堆積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雜物,還有某些在Tom眼中頗危險但卻令他蠢蠢欲動的魔法物品,但Harry拉著他直接往最裡面走去,直到停在一面鏡子前。
「嘿!Tom,看看這面鏡子,你看到什麼?」
無視了Harry雀躍閃動的目光,Tom首先觀察了鏡子的外觀,看起來古樸又神秘,鏡子邊緣雕刻著一圈字,很有意思的謎語。將字母倒過來閱讀得到的意思是「我展現的不是你的面容而是你的渴望」。
一面能映照出人們渴望的鏡子?

Tom沒有上前,而是側過頭問Harry:「你在鏡子裡看到什麼?」
「我看見長大的自己成為了職業Quidditch選手,我的家人和朋友,還有……」Harry頓了頓,眨著眼睛,「長大的你。」
Tom聽著彎起了嘴角,「我看起來如何?」
「很……高,比現在還要……唔,更成熟一點?」Harry似乎絞盡腦汁的在想著適當的形容詞,渾然不知微紅的耳垂出賣了自己,「看起來很厲害,大概是魔法部長之類的吧?」

Harry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知為何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那個,這面鏡子是可以讓人看到未來的嗎?」
Tom含糊地嗯了一聲,看著Harry興奮的樣子,沒打算告訴他真相。知道某人所渴望的事物裡有自己的存在,讓他心情變得十分不錯。
向前跨了幾步,Tom站到鏡子前。

他看到自己,一個比現在更成熟,看起來優雅又強大的自己,他看到自己握有了權勢和地位,以及藏在最陰暗的內心角落裡所渴望的一切。
他緩慢地眨眼,在鏡子裡瞥見站在他身後的Harry,那是現在的、就和他一樣站在鏡子前的Harry,維持著五年級的樣子,正用詢問的眼神看著他。
Tom不知道這個Harry究竟是鏡子的倒影,還是他所渴望的、希望能始終陪伴在他身邊的Gryffindor男孩。
或許他不曾想過未來的男孩會是怎樣子的,因為對他來說,只有此時此刻擁有的才最真實。


[12.30]

今天的天氣不錯,雪已經停了,陽光比前幾天都要燦爛。Harry拉著Tom爬上占星塔看夕陽。
Tom始終不懂這種類似小女孩的少女情懷,但還是抱了兩本厚重的書和Harry爬上了台階。他挑了個視野不錯的位置,看Harry拿出掃帚蹬著高塔飛出去。
聖誕假期裡因為留校的人少,平常這個號稱是約會勝地的占星塔也顯得格外寧靜,Tom趁著翻頁的時間看了眼已經繞到禁林附近的男孩,勾了勾嘴角。

Tom敢肯定Harry根本沒想過占星塔平常的功用是什麼的。雖然一般的朋友也會來這裡聊天看風景,但是,好吧,通常霸佔這裡的都是成對的情侶,看日出、看夕陽甚至是夜遊出來看星星。
在Tom有些恍神的期間,Harry已經繞了一大圈回來了,頭髮上還沾著遇到冷空氣結成的細碎冰渣,沒有整理就擠到了Tom身邊。
掃了眼因為運動而臉頰微紅的Harry,Tom的袖子裡滑出魔杖,輕輕扣了扣手指,讓那頭凌亂的黑髮瞬間變得乾燥蓬鬆。
Harry傻笑地道謝。

「嘿!Tom。」
「嗯?」目光已經移回到書本上的Tom應聲。
「假期結束以後?我們……還會是朋友嗎?」Harry用有些侷促的神情看著Tom的側臉。
Tom回頭看他,「是什麼讓你認為答案會是否定的?」
「唔,畢竟……你是個Slytherin,而我是Gryffindor。」Harry在那樣的視線下心虛地低頭,抓著自己的衣角來回擺弄,「而且,我認識的Slytherin大多很討厭Gryffindor。」
「你是說像Draco Malfoy?」Tom闔上書本,靠著台階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修長的手指輕撫著魔杖,「我以為你早就發現了我們的不同,Harry。」

Harry瞅瞅他,咧開嘴笑,「的確。好吧,我剛剛只是在胡思亂想,別在意。我們會一直是朋友的對吧?」
Tom凝視著那雙碧綠的眼睛,用一種鄭重的語氣回答:「只要你想。」
不論是朋友,或是這個傻男孩還沒有真正意識到的其他。


[12.31]

Harry是流著眼淚醒過來的。
他覺得自己作了個十分悲傷的夢,卻想不起來細節。在夢中他失去了許多東西,親人、朋友。在夢境結束前他殺了人,雖然他知道那是自己必須做的,但仍然,那種深入骨髓的恐懼彷彿透過他高舉的魔杖一路蔓延至心底。
他突然很想見到Tom。
Harry抹了抹臉頰,披上外套,揣著隱形斗篷和地圖悄悄溜出了Gryffindor塔。


*


Tom從夢中驚醒,夢境只在他的腦海裡留下模糊的影子。
他似乎成為了某個偉大且令人恐懼的存在,但最後仍然失敗了。Tom有些鄙視夢中的自己,以他的智商肯定不會做的那些事情夢中的那個自己似乎都做了,難怪最後會死在某個小孩手上。
他突然發覺自己一直以來所害怕的死亡似乎沒什麼,畢竟夢中的他活得委實太過屈辱,他都恨不得結果了那樣苟延殘喘的自己。

Tom嘆了口氣,拉開被子換了件長袍,決定去交誼廳看看書壓驚。在Tom走下樓梯後,卻驚訝的發現已經有個身影蜷縮在沙發上,正呆呆地望著螢綠色的壁爐火焰。
「Harry?」
Harry轉過頭,朝他笑了笑,「嗨,Tom。」

Tom挑眉,在Harry身旁坐下,伸出手動作自然地捉住了Harry冰冷的腳踝,「你居然敢沒穿鞋子就在冬天的走廊上亂跑?Gryffindor扣五分。」
「嘿!」Harry抽回自己的腳,「才沒有這個扣分的項目呢!」
「說吧,怎麼進來的?」
「唔,上次我偷聽到了某個一年級的Slytherin說的通關密語。」
「你該慶幸這個時間其他人都睡了,否則你該怎麼解釋一個Gryffindor居然就這麼跑進來Slytherin的交誼廳?」Tom用魔杖敲敲Harry的頭,將矮桌上的兩隻羽毛筆變成一雙鞋,讓Harry穿上。
「……我打算等等就去找你的。」Harry小聲地嘟囔。

Tom揉揉Harry的頭髮,發現他的小獅子似乎情緒不怎麼樣。
Harry摟著抱枕不打算說話,Tom有些犯難地看著他,思索著一般的Slytherin要如何安慰一個失落的Gryffindor。
「要去走走嗎?Harry。」


*


他們藏在隱形斗篷裡,向著禁林邊緣走去。
積雪還未融化,Tom邊走邊謹慎地清除他們的腳印,免得哪位教授從高塔上的窗戶一眼就看到了雪地上的蹤跡。直到他們頭頂開始有稀稀落落的樹林才停下。
Harry一路上幾乎沒有出聲,只是緊緊地捉著Tom袖子,目光有些恍惚。
他們找了某棵大樹擋風,在看得見月光的地方坐下。

「我作了個噩夢,」靠在上幹上的Harry突然說,「那是個很悲傷的夢,我希望它永遠都不要成為真實。」
Tom捏了捏Harry的手指,「你都說了那是夢,那就必然不是真實的。」
Harry轉頭望著Tom。
月光下的少年變得格外具有吸引力,俊美的面容以及專注又隱藏關心的眼神,讓Harry不知不覺地湊近。

「Tom,我……」Harry停頓了,因為他發覺他其實不曉得自己想說什麼。
手指被握住的地方逐漸被另外一人的體溫感染,那種熱度密密麻麻地啃食他的指間,延伸到了胸口處,讓他感到又痠又癢。
「我……」Harry有點口乾舌燥,不禁想縮回自己的手。
Tom撈回了Harry退縮的手指。

「Harry,」Tom用一種平靜的目光凝視著他,「今天是我的生日。」
Harry眨眨眼,隨後驚愕地張大嘴巴,「你今天生日?你……我、我沒有準備生日禮物,你應該早點和我說的!」
Tom只是勾著嘴角笑。
Harry深吸了口氣,嘆出聲:「生日快樂,Tom,很抱歉沒有給你準備禮物,之後會補給你的。」
「我反而覺得我提早收到了。」Tom微笑,伸出手捏了捏Harry的耳垂,「從聖誕節開始的那天。」

太過隱晦的話語Harry難以理解,只能困惑地回望Tom,渾然不覺兩人此刻的姿勢有多麼曖昧,這個心思細膩的Slytherin早就把屬於他的小獅子整個人圈進了懷裡。
「你說了會一直陪著我的吧?Harry。」
「當然!」
Tom想,夢裡的那個世界太過冰冷無趣,就算得到了世界,也沒有像Harry這麼令人感興趣的存在能夠陪在他身邊。
他想要的,會自己去得到,而Harry,則是他提前預訂的所有物之一。

Harry打了個哈欠,發覺倚靠著Tom的姿勢太過舒服,忍不住就閉上了眼睛。
他不想再夢見那個夢了,孤獨又悲傷的夢,沒有Tom,更沒有現在這個溫暖的懷抱。
Harry在睡著前下意識地勾了勾手指,和Tom的纏在一起。

那是聖誕假期的最後一天。
那是Gryffindor黃金男孩與未來最年輕的職業選手,和Slytherin優秀畢業生及最受歡迎魔法部長,在往後相伴的無數個日子裡,相擁而眠的第一天。




-END

為自己終於有碼字而感動落淚QQQQQQQQQQQQQQQ
只是想寫寫普通的Tom和Harry談個普通的戀愛,
沒有黑魔王沒有救世主!

話說現在明明是夏天但寫了聖誕節(咳
我會說這是幾年前的坑嗎嚶

评论 ( 33 )
热度 ( 23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