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迂迴終途(3)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LV/HP(Tom Riddle/Harry Potter)
分級:PG-15


開始學校生活的Harry過不久就不再去煩惱其他事情了,新奇有趣的各種課程令他目不暇給,同時課業也開始變重。當中Harry對魔藥學最感興趣,雖然Snape教授依舊對他沒有好臉色,但在經歷過私下相處的那幾晚,Harry很清楚這個陰森森的男人只是外冷內熱的那種屬性。
至於黑魔法防禦術,好吧,Harry必須承認這位黑魔王教授是所有Hogwarts裡最有趣、同樣也是最酷的教授,他講解黑魔法十分有一套,簡直就像每種都親自施展過那般,從各種角度都可以詳細解析。他上課不僅僅使用課本,還會親自帶領學生練習,大概每半月就會進行小型測驗,讓學生互相防禦對方施展的魔法。

因為Harry在這堂課上表現得最為優秀,甚至超越那位總愛舉手發問的Ravenclaw褐髮女孩,教授特別愛點他的名字。就好比現在。
「那麼,Potter先生,」男人瞇起眼,在掃視過一圈底下的學生後勾起嘴角,「請上來為其他學生示範。」

Harry默默地抬起頭,試圖用眼神對抗那種足以讓Hogwarts一到七年級女學生都陷入瘋狂的笑容,當然這並沒有什麼實際效用,他最後還是慢吞吞地站起來走上講台。
「請你站在那裡──再後退點,沒錯。」男人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指著Harry,「現在,我將為你們示範一道簡單,卻十分有用的咒語……雖然如此,但大部分的人都輕視了這道咒語,不會在最危急的時候想到它。」
男人頓了頓,瞇起眼,「不過,我認識的某個人,就曾經以這道魔咒在死敵面前抗衡過兩次索命咒。」
底下的學生們發出驚呼,眼神爆出期待與興奮,徹底專注地凝視台上的兩人。

「Expelliarmus!」男人朝Harry揮出咒語,成功擊飛Harry的魔杖,並且握住呈拋物線向他飛來的戰利品。他的指尖在粗糙的握柄處撫過,那上面還殘留著原本主人的餘溫。
「記住了嗎?繳械咒就是這麼一道咒語。」男人將Harry的魔杖還給他,並且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謝Potter先生的示範,現在回坐吧。」

Harry僵著臉捏住魔杖走回座位上,無視了Draco時不時飄來的詭異眼神,死死瞪著桌上攤開的課本。
「叛徒。」Harry小聲對自己的魔杖斥責道。

他也不懂為什麼,就是對這位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感覺如此複雜。他不喜歡這位教授對他的特別關注,每當這個時候,額頭上的那道疤痕總會特別不安分。並非像第一次那樣感受到劇烈的疼痛,只是有種不燙人的熱度自那處蔓延開,燒得他覺得連心臟都要癢起來。

*

成為Slytherin的一員後,Harry才知道這群小蛇們對自己的要求有多麼高,或許因為大部分都是貴族出身,良好的教養使他們對自己的要求嚴謹,連帶著Harry也不敢顯得太過散漫。

和Draco以及Blaise成為室友,Harry終於明白為什麼Malfoy家要有那麼多的家庭小精靈。這位金髮小少爺對生活上的一切都有精細的要求,光是洗澡耗費的時間就比Harry和Blaise加起來還久。
如果說Draco的毛病是太過追求精緻的生活,那麼Blaise就是太過花花公子了。Harry和Draco每隔幾天就會發現Blaise身邊又跟著不認識的女孩,換女朋友的速度簡直比換衣服還快。
除了這幾個小缺點之外,Harry其實並不討厭他的這些小夥伴,雖然Slytherin的學生相處起來不比Gryffindor的熱情,但對於被劃入自己地盤內的朋友,卻仍懷有真誠。

Harry喜歡這樣的生活,沒有煩人的親戚,沒有做不完的雜事,沒有被追打著跑過整條街的日子;只有上課、休息,與朋友相處的快樂,他喜歡這樣的普通。

*

在進入Hogwarts的第四個禮拜,Harry意外地交上一位新朋友。

為了完成魔藥學課堂的作業,Harry趁著晚自習的時間獨自來到圖書館,原本他想找Draco一起的,但那位小少爺表示他要趁著週五泡澡,而任何人都別想試圖讓Draco Malfoy放棄他的泡澡時間。
Harry對魔藥學並沒有Draco那麼擅長,只好努力在圖書館裡完成作業。

他選了個靠近窗戶的位置,開始寫那份十四英吋的羊皮紙報告,時不時地咬住那隻有些掉毛的羽毛筆思考。
期間學生們來來去去,Harry偶爾能聽見周圍小聲的聊天,以及,呃,偷偷在圖書館做壞事的某些情侶,那種細微的曖昧低語。但這些基本上並未給他帶來干擾。
直到他身旁的位置被用力放下厚厚一疊書。

「你是Harry Potter?」
Harry轉頭,對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是褐色頭髮的Ravenclaw女孩,Harry記得她,這位女孩現在可是號稱Ravenclaw的萬事通小姐,雖然在人際關係上似乎處理得並不怎樣,但認真的求學態度卻很受教授們喜愛。
「我是,」Harry看著女孩拉開椅子,在他身旁坐下,「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褐髮女孩點點頭,接著朝他伸出一隻手,「我是Hermione Granger,你好。」
Harry禮貌地和她握手。
「其實是這樣的……」褐髮女孩有些緊張地揪住衣角,「我知道你是黑魔法防禦術課堂中最優秀的學生,連Voldemort教授都很喜歡你,所以我想,有沒有可能,假如我有一些學習上的問題……」

Harry聽懂了女孩的意思,於是露出微笑,「當然可以,不過老實說,我的黑魔法防禦術真的沒有很厲害。」
「才不呢!每次實際測驗時,最快完成魔咒的一直都是你!」Hermione激動地拉住Harry的手,臉頰脹紅,「我在符咒學和變形學上的成績一直很好,但就是黑魔法防禦術沒有像你那麼優秀,我想知道你到底都是怎麼做到的?」
「施展魔咒嗎?」Harry偏頭,認真地思索,「唔……首先對於防禦性的魔法,必須想像對面有人正在攻擊你,而這個攻擊你一定要擋下來。至於攻擊的魔法……必須想著要擊敗你的敵人。」
「就這樣?」Hermione呆愣愣地望著他。

Harry紅著臉,縮回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摳了摳臉頰,「所以我真的一點都不厲害。該怎麼說,施展魔法的姿勢和唸咒語的旋律同樣重要,但當你堅定的相信自己的魔法,那麼成功的機率就會大大提高。」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Hermione側著頭,專注於自己的想像中,手指像是正在揮舞魔杖那樣輕輕敲擊著桌面。

Harry看著明顯陷入思考中的Hermione,沒去打擾她,轉頭繼續完成自己的作業。大概經過快十分鐘,他才再次聽見女孩的聲音。
「啊!抱歉,Harry,」Hermione回過神來,有些支支吾吾地看著他,「我時常會陷入這樣子的沉思,雖然學姐說過這並不是什麼好習慣,不過我一時改不過來……」
Harry對他笑了笑,「我明白,Ravenclaw的學生最喜歡鑽研知識了,不是嗎?」

Hermione瞇起眼看向他,露出微笑,「不過Harry你倒是和我知道的Slytherin不太一樣。」
「哦?」
「我以為Slytherin都是像Draco Malfoy那樣討人厭的傢伙,」Hermione雙手插腰,將臉抬得高高的,學著那位貴族小少爺,「端著高傲的姿態走過你身旁,然後賜給你不屑的眼神。」

被Hermione維妙維肖的模仿給逗笑了,Harry用力摀住嘴巴才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要知道他們可還在圖書館裡呢。
「嘿,Hermione,我可以叫妳Mione嗎?」Harry微笑,「做個朋友吧?」
「當然好!Harry。」女孩回以他燦爛的笑容。

那之後,Harry在圖書館裡多了個學習夥伴,他們一起討論功課,幫彼此複習不擅長的科目,雖然Harry沒像Hermione那麼誇張,幾乎除了上課之外的時間都泡在圖書館裡,卻也因此讓成績更往上提升了點。

*

金髮小少爺對於Harry這種類似於背叛的舉動很不滿,和他整整冷戰了三天,最後才彆扭的和好。接著又出於奇怪的競爭心理,也加入了Harry和Hermione的學習小組。
Harry以為Draco是最討厭Hermione這種人的,畢竟Hermione沒有會使用魔法的父母,而是完完全全的麻瓜,但他發現這位小少爺在和女孩相處時很克制,除了反應比較冷漠,幾乎不怎麼和她對話以外,並沒有出現太過鄙視的態度。這讓Harry很是驚奇一番。

面對Harry的疑問,Draco猶猶豫豫地將Harry拉到自己床上,施了個隔音咒語才小心地湊到他耳邊。
「這種事本來是不能和一般人說的……不過我想Voldemort教授並不介意。」Draco頓了頓,看向Harry懵懂的臉色,「那位大人並不是純血。」
Harry眨眨眼,仍然困惑地望著他。

Draco無奈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些Slytherin的貴族,一直都推崇著純血論。其實追根究柢不過是因為在中古世紀時,和麻瓜結親是件很危險的事,不僅容易被一般人發現、被當成魔鬼處刑,甚至會因此讓魔法的血液變得稀薄。」
「但是黑魔王證明了混血不一定就比純血弱,甚至很多厲害的巫師都是混血。」Draco唔了一聲,補充道:「比如說,Snape教授……」
「什麼?Snape教授也是?」
Draco聳聳肩,表情變得有些莫測,「因為這種論點的出現,大部分貴族對於混血或是麻瓜出身的巫師不再有那麼多的歧視了,雖然頂多也只是不去排斥而已。」

Harry有些恍惚地聽著,他真沒有想到,那位如此強大的男人,竟然會是混血的巫師。
「……但仍然有些貴族無法接受黑魔王是混血的這件事,因此當初有一部份的人叛出了食死徒,結果大部分都被黑魔王送進監獄了。」
Harry聽懂了,他瞇起眼看向Draco,「所以你們家是屬於接受那方的食死徒囉?」
「那是當然……」Draco的聲音突然斷掉,瞪著Harry忿忿地喊:「你在詐我?」

「拜託,這一點都不難猜。」Harry學著Draco的樣子聳肩,而後偏頭微笑,「不過這讓我有一點好奇……你們家對我那麼好,會不會和這位黑魔王大人有關係呢?」
Draco輕咳了一陣,斬釘截鐵地搖頭說:「絕對沒有!」
Harry瞇起眼看著Draco戰戰競競的樣子,勉強點頭接受了這個看起來並不怎麼可信的答案。雖然那位黑魔法防禦教授的確不需要對他有所關注,甚至也不可能對他有什麼不良的企圖,但Harry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就好像從進入Hogwarts開始,所有的一切就太過順利了,他潛意識裡總覺得不該是這樣子的,似乎他的運氣應該要比現在更差一點,過得更加辛苦才對。
Harry搖搖頭,甩開這種看起來像是在自虐的念頭,之後對上Draco望過來的眼神。

「Harry,你有時候真像隻標準的Slytherin小蛇。」Draco語氣古怪地說。
「你的意思真奇怪,難道我不是Slytherin的學生嗎?」
「畢竟當初我以為你會進Gryffindor的……」Draco狠狠地抖了抖,「一想到我即將要和隻小獅子做朋友,就讓我覺得渾身不自在。」
Harry噗的一聲,沒良心地笑了出來。不過意外得知即使他真的進入Gryffindor,Draco還願意和他做朋友的這個訊息,讓他的胸口感到一陣溫暖。

「當初分類帽的確問過我要不要進Gryffindor……」
「你說什麼?」Draco驚嚇得連面部都扭曲了。
「不過,它同樣也說了我適合Slytherin,」Harry微笑,「最後我選擇Slytherin。」
「從我進入魔法世界開始,所有最先對我釋出善意的人都來自這個學院。所以我想,就算它在外界的名聲不如其他學校友善,也肯定能讓我找到喜歡的理由。」
金髮小少爺難得露出了有些羞澀又得意的神情,拍了拍Harry的肩膀,「放心,你現在是個真正的Slytherin了,肯定會喜歡上這裡。」

Harry的確喜歡Slytherin,比他想像中要喜歡。就算他們的休息室因為在黑湖底下而顯得陰暗濕冷,但壁爐永遠燃燒著溫暖的火光;就算這些小蛇總是端著那種矜持又內斂的表情,Harry卻記得他們在他成功施展魔咒時,露出的那種認同眼神。
他喜歡Slytherin,即使某些時候,他發現自己會下意識地盯著Gryffindor的那種亮紅色發呆。

Harry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他在分院的那天晚上,曾經作過一個夢。
夢中的他,在眾人引頸期盼的注目中戴上分類帽,走向的卻是掛著獅子帷幕的長桌,他被周圍的所有人熱情祝賀,身旁的一名紅髮男孩看起來要比他自己還興奮。
他在夢中躺上掛著暗紅色布幔的單人床,而不是Slytherin這種大得誇張的雙人床,那張床雖然一點都不寬敞,卻讓他感受到彷彿融化般的溫暖。
如此真實而又古怪的夢境。

Harry最終還是沒有隨便找一位Gryffindor的學生來求得解答,他想問問Gryffindor是不是睡在塔頂?是不是有著那種被布幔圍住的暗紅色單人床?又是不是在冬天的時候,總能透過玻璃窗望見整個禁忌森林被白雪籠罩的景色?
即使他清楚地知道,現在還未到達飄雪的季節。

*

雖然Harry始終對那位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有所防備,但對方似乎一直對他抱持著古怪的興趣。
他們總會在城堡內的某些角落不期而遇,去往圖書館的半路上,抄捷徑時路過的走廊,移動的樓梯中央,甚至是在禁林邊緣,頻率高得令Harry開始擔憂自己是不是有個跟蹤狂教授之類的。

當他們擦肩而過,Harry不得已必須對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問好,而對方永遠回以他一個神秘莫測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的嘴角弧度。偶爾,男人會用那種彷彿充滿魔力的低沉嗓音向他搭話,內容涉及課堂的內容,Harry的交友狀況,或是今天的早餐他們吃了什麼。
這讓Harry困惑得幾乎要崩潰,他不懂為何這位教授要對他表現出如此的關心,他也痛恨當他轉身離去時,背後追隨而來的焦灼視線。那總是讓他的疤也跟著燃燒起來,留下某種程度的疼痛。

Harry確信自己並未做出什麼能讓黑魔王為之怨恨的事情,但他知道對方討厭他,或者說怨恨,畢竟他從來沒有因為某個人的眼神而感到過痛楚。
Harry為此有些不解的憤怒。

直到萬聖節那天,他們之間緊繃的氛圍才終於有了轉機。

早在節日到來前,Harry就聽Draco說了一大堆關於萬聖節學校將如何慶祝的細節,從他的描述中能聽出這位貴族少爺對此有多麼期待,古怪的是,Harry完全生不出一絲絲認同的興奮感。
他痛恨萬聖節,而且有跡可尋。

他一歲那年,父母在萬聖節前夕出了車禍;五歲,當他第一次試圖敲響別人家的門好拿到糖果,卻被Dudley撞翻在草叢裡;七歲,他終於甩開Dudley獨自跑到街尾那間沒小孩敢去的房子要糖果,打開門後穿著黑色斗篷戴著銀白面具的高大男人卻狠狠將他嚇跑;十歲的他已經不再嘗試慶祝這個節日了,後果卻是被留在家裡打掃了整間屋子。
萬聖節似乎從未留給Harry幸福的記憶,更多的是一種隱隱的恐慌,彷彿在這天裡,肯定會有某些事降臨,並且不會是他所期望的美好。

他想問問Draco,有沒有可能在萬聖節那天他可以不參加晚會,而是獨自待在寢室裡度過。
但就在他還來不及開口時,已經有人替他做出決定了。

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以上課不專心聽講為由,免費贈送他一天的勞動服務,就在萬聖節當天晚上。
就連Draco都有些抱不平的想替他辯解,說他不過是想鑽到桌子下撿筆,Harry自己卻沒有表示半點異議,只是在對上從講臺望過來的那雙深邃眼睛時,下意識地撇開了頭。

-tbc

一個手機更新的概念ryyy
存稿沒了所以之後就都要依靠手機的打字速度啦!
依然很忙所以依然不要期待速度嚶。

评论 ( 17 )
热度 ( 7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