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迂迴終途(2)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LV/HP(Tom Riddle/Harry Potter)
分級:PG-15
注意:長篇新坑。假如Harry被索命咒射中後,在王十字車站停留時,Dumbledore並未出現。


當Harry買好所有的東西回到書店門口,腦中還回想著適才在魔杖店時Ollivander先生對他說的話,冬青木和鳳凰羽毛組成的魔杖,而同源的另一根鳳凰尾羽,則由一個注定不凡的人拿走了。

Harry放緩腳步,剛抬頭就看見兩手空空的Snape教授,男人將一個布袋塞進他懷裡,告訴他想要什麼就拿出來,所有的課本和課堂必需品都在裡面。Harry嘗試著將手上的其他東西放進去,稀奇的是,這個袋子好像真的什麼都裝得下。

「哦!就是他,母親。」
Harry聽見熟悉的聲音了,他轉頭,望向對面走過來三個人,Draco以及很明顯是他父母的兩人。Harry突然就緊張了起來,僵硬地扯著衣角,微微彎腰。
「您好……Malfoy先生與Malfoy夫人。」

同樣留著金色長髮的男人和女人用平淡的目光望著他,然後越過他。
「Severus,沒想到是由你來接他的。」Malfoy先生對Harry身後那個黑漆漆的男人說。
「這不難猜,畢竟『那個人』希望萬無一失。」Snape用低啞的聲音回應。

Malfoy夫人朝Harry走近,用有些嫌棄的目光看著他的服裝,在注視到他的臉時眼底卻飄過溫和,「你是Harry?」
「是的,夫人。」Harry直挺挺地站好,手指捲著衣襬的毛邊努力往掌心裡塞。
「你有著Lily的眼睛,當然,和你的父親,James長得更像。」Malfoy夫人頓了頓,「不過……希望你別遺傳到那個男人的個性。」
Harry無措地攪著手指,不知該如何回應。

「我是Narcissa Malfoy,我丈夫,Lucius。你可以稱呼我為Narcissa阿姨。」Narcissa猶豫地望著這個看起來無比害羞的男孩,似乎在掙扎要不要牽住他的手,但在留意到男孩手上沾到的一小塊髒污時還是作罷了。
「東西都買齊的話,就回莊園吧。」Narcissa轉身,望著自己兒子,「還有什麼想要的嗎?親愛的Draco。」
「母親,我想要那個最新出的掃帚,光輪兩千──」
「噢,別擔心,你父親為你預訂了。」

Harry看著這對母子,想起學校的購物清單上寫著一年級新生不得擁有自己的飛天掃帚,但是很顯然Malfoy一家並不在意。Harry也沒有提醒他們。

Lucius和Snape的秘密交流似乎結束了,留著一頭完美金髮的男人朝他們走來,挽起自己妻子的手。
「Potter先生,不要忘記了,九月一日請準時登上火車。」Snape將車票塞給Harry,勾起僵硬的嘴角嘲諷地笑,「雖然我想,住在Malfoy家的話是不可能錯過火車的。」
「謝謝您的幫助,Snape教授。」Harry朝男人彎腰致謝,抬起頭卻只來得及看見男人背後翻滾的黑色袍子。

「Harry,你還有什麼要買的嗎?」Draco問。
Harry搖搖頭,又點點頭,他的目光掃過貓頭鷹商場的門口,一隻被關在籠子裡的雪鴞正轉過頭,安靜地凝視著他。
「我想要──買隻貓頭鷹。」

在他如願以償地將那隻如雪般美麗的貓頭鷹連同籠子摟在懷裡時,胸口悄然漫開了不知名的溫暖與滿足。
「Hedwig。」他決定要這麼呼喚牠。

*

踏入Malfoy莊園後,Harry才真正意識到一個貴族該是怎麼樣的,Malfoy莊園就好像他曾在電視上看過那些皇家規模的豪宅,並且擁有他所見過最大最遼闊的花園。Harry愛死這些了。

Narcissa為他單獨安排了一間房間,足足有整個Dursley家那麼大,同時Harry也見到了那些長得只能用古怪來形容的家庭小精靈,他們替Harry準備了Draco的舊衣服,並且只要他有任何需要,只要呼喚一聲就會立刻前來處理。
Draco則趁此機會為他惡補關於魔法界的知識,在這位金髮貴族小少爺看來,住在麻瓜世界十一年的Harry簡直太過無知了點。
於是Harry知道了巫師分為純血和混血,雖然Draco談起那些和麻瓜結親的家族時顯得非常鄙視,但卻沒有過多的攻擊。

「要知道,你的母親當初也是從麻瓜世界來的。」
「我母親?Lily?」
知道這樣的事實,讓Harry和這個他來不及相處的母親增添了更多親切感。
「不過你的父親可是純血,當初在Hogwarts也是非常有名的,」Draco一邊翻閱手中的龍族圖鑑,一邊對Harry說,「有名的調皮搗蛋。」
「噢。」Harry只能尷尬地回望他。

Draco告訴Harry關於魔法學校的事,他們有四個學院,而Draco,非常清楚自己將會進入最棒的那個。
「我一定會進入Slytherin的,我的父親、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全都是Slytherin,」Draco驕傲地挺起胸膛,又皺了皺眉,「不過,他們到現在都不願意告訴我究竟要如何分院,要是考試很困難怎麼辦?」
「還需要考試嗎?」Harry驚呆了,從來沒有人告訴他這件事,他會不會因為成績太差而被退學?
「唔,你至少會些簡單的咒語對吧?Harry。」
Harry用絕望等死的眼神給予他回應。

於是剩下的時間裡,Draco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幫Harry補習,教導他簡單的咒語,魔藥學的基礎知識,魔法史上發生的重大事件等等。Harry發誓自己從沒這麼認真學習過,幸好他的腦袋並不笨,魔法相關的知識對他來說非常親切,尤其是黑魔法防禦術,通常能夠在第一次施展魔法時就成功。連Draco也難得不情願地誇讚了他。
Harry很珍惜他的第一位朋友,雖然這位朋友偶爾的貴族脾氣能讓人氣得想揍他一拳。
他同樣也很愛Malfoy一家,他喜歡他的Narcissa阿姨。在他換上新的衣服,把自己洗刷得乾乾淨淨後,意外地得到這位貴族夫人的擁抱,雖然懷抱很輕,卻很溫暖。

在下午茶的時間裡,Narcissa會和他說說話,閒聊關於他父母的回憶。
「我從沒想過我會和她成為朋友,你知道的,Harry,關於我們一家把血統看得多麼重要。」Narcissa動作優雅地晃了晃茶杯,「但是Lily,她是個真誠的人,同樣也很厲害,我必須說,就算在純血裡也很少有魔法天賦如此之高的人。」

Lucius Malfoy雖然很少和Harry對話,但並不吝於送給他東西,就像寵溺後輩那樣送了他書籍與玩具,甚至同樣為他預訂了和Draco一樣的掃帚,Harry決定暫時寄放在Malfoy家,等二年級再帶去學校。

一個月的時間過得飛快,在九月一日那天早晨,Harry和Draco被Malfoy夫婦帶著,用和來時相同的方式──門鑰匙──帶到倫敦,王十字車站。他們帶著Harry越過九號月台和十號月台中間的那面牆,然後Harry看到了,即將帶領他踏上新旅程的猩紅色特快車。

*

搭上火車後,Harry認識了幾位新朋友,或者該說是Draco的朋友,一位有點嬌貴的女孩Pansy Parkinson,爽朗帥氣的Blaise Zabini,以及Draco的兩個小跟班,Gregory Goyle和Vincent Crabbe,雖然他們的體積一點也不小。
據Draco說,這幾位都是肯定會成為Slytherin學生的人,Harry甚至已經能預見未來以金髮少爺為首的小團體。
他們在車廂裡聊天,任由Pansy不停地發表關於時尚雜誌的言論,以及在食物推車進來時買了一大堆的甜點,之後大半都進了Crabbe和Goyle的肚子。
Harry吃掉一隻巧克力蛙,收集到Albus Dumbledore的卡片。
「唔,這就是我們的校長了,」Draco湊過來看著那張卡片,「有點瘋瘋癲癲的老頭。不過不可否認,他真的很厲害。」

期間車廂被敲響過一次,頂著毛茸茸褐色頭髮的女孩探頭進來,身邊跟著有些瑟縮的圓臉男孩,詢問他們是否看見了落單的蟾蜍。
看著身旁的人明顯不想理會那位女孩,Harry只好上前作為代表,搖頭回答她並沒有看見。
待他關上車廂的門回到座位,才發現大家的話題再度改變了。

「我簡直等不及要上黑魔法防禦課了,可以見到那位大人,想想就覺得好幸福!」Pansy捧著臉頰滿臉陶醉地呢喃。
Draco輕咳一聲,讓Pansy稍微收斂一點。
「今年真的很幸運,那位大人居然會接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我們應該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吧?」就連Blaise也顯得興致勃勃。
Pansy推了推Draco的肩膀,低聲問:「你們家不是和那位大人關係很好嗎?Draco,快說說有沒有什麼內部消息?」

金髮小少爺抽著嘴角推開快整個人壓上他的女孩,眼神不自覺得飄到了Harry臉上,「我只能說,等你們進去Hogwarts後就會知道了。」
「該不會那位大人有新的計畫?」
「終於決定要將那個瘋瘋癲癲的老校長拉下台了嗎?」
「想太多了。」

Harry聽著他們熱烈的討論,神情變得越來越茫然,最終忍不住打斷雀躍的幾人。
「你們……在說誰?」

Pansy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地喊:「天哪!Harry,你住在Draco家那麼久,居然還不知道那位大人的事嗎?」
面對這問題Draco只能無奈地聳聳肩,解釋:「沒辦法,總要先幫Harry複習一些基礎。不過Harry你應該也知道的吧?畢竟在魔法史裡面出現過很多次,那位大人……就是改革了魔法界的黑魔王。」

Harry有些懵懂地看著他們,他當然記得,這位人物在魔法史裡出現過無數次。最開始是人人畏懼又厭惡的黑魔王,但一切在他出生的那年開始轉變,食死徒們在一夜之間全數隱藏,不再出來作惡。往後的幾年,每每黑魔王這個名字出現,都伴隨著幾項重大的革新,剔除老舊的魔法部部門,開創更新更有用的魔法。
過了這麼多年,當人們再度提起黑魔王,已經不再使用害怕的語氣了,黑魔王就如同創建了Hogwarts的創校四人之一,那位偉大的Salazar Slytherin,成為魔法世界的名人之一。
現在人們將黑魔王與本世紀最偉大的巫師Albus Dumbledore並列,崇尚黑魔法與激進派的人們相較這位老校長,反而更擁戴那位黑魔王。

「那位……黑魔王,是我們這學期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Harry恍惚地問。
「沒錯!」Pansy驕傲地揚起頭,拍了拍Harry肩膀,「好了別嚇傻了,我知道你也和我們一樣興奮。」
Harry慢吞吞地看她一眼,沒有說話。

他對於這位掀起如此多風浪的大人物,其實並沒有多麼深刻的感觸,頂多就是在讀魔法史的時候困惑了一下,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這個壞蛋居然能夠改邪歸正,更神奇的是這個接受度如此之高的魔法世界,就這麼相信了那位黑魔王。
要知道這一切如果是發生在麻瓜那邊,這樣的大惡人早該被關進監獄了。

看著仍然在熱烈討論的其他人,Harry在心中默默嘆氣,決定轉頭欣賞窗外飛速掠過的景色。

*

這趟火車旅程沒有Harry想像得久,在他們換上黑色的校袍後,就被獵場管理員帶往一座又大又黑的湖畔,四人為一組坐上小船。Harry和Draco他們一起,Crabbe和Goyle因為體積太大另外乘了一艘船。
遠遠地凝視著那座越來越近的城堡,Harry忍不住將手放在胸口,感受著從掌心傳遞而來的震動,那種令人想要落淚的滿足,以及藏在更深處讓他不解的些許懷念。

他們被獵場管理員帶到大門,由McGonagall教授接手。這位看起來嚴肅又公正的女教授對他們說了一番話,並且指出某位紅髮男孩鼻子的黑點,期間還有幽靈們不甘寂寞地飄出來嚇唬他們。
在終於訓話完畢後,McGonagall教授領著他們繼續向前,推開大廳的門。
Harry終於忍不住張大嘴巴發出驚呼,為映入眼中幾乎讓他形容不出的景色。

數千隻蠟燭漂浮在空中,屋頂閃爍著星光雲彩,彷彿透明一般,但Harry聽見身邊那名曾經闖入他們車廂的褐髮女孩小聲解釋,那只是魔法的效果。
四張長桌佔據了整個大廳,學生們顏色分明的校袍和領帶清楚的顯示了各自的學院。

Harry的手心開始冒汗,雖然Draco在一個月內為他惡補了許多東西,但他們仍然不知道學院的分類究竟會如何進行,Harry轉過頭想詢問Draco,卻無奈地發現對方的臉色似乎比自己的還要差。
直到McGonagall將一張凳子拉到大廳前方,並且放上一頂破舊的巫師帽後,Harry才終於鬆口氣。
他們聽著那頂充滿補丁的帽子唱完一首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歌, 看見McGonagall拿著一紙拖至地板那麼長的羊皮紙開始唸到學生的名字。

「Hermione Granger!」
那名毛茸茸褐髮的女孩衝上去,用力將自己的腦袋往帽子裡塞。
「Ravenclaw!」Harry聽見那頂帽子尖叫。

之後又過了幾個人,來到M開頭的姓氏。
Draco Malfoy在聽見自己的名字後,迅速地走了上去,而那頂帽子也沒有令他失望,幾乎是在剛碰到他頭髮時就立刻喊出了學校。
「Slytherin!」
Harry為他鬆了口氣,看著Draco走到Slytherin的餐桌旁坐下,並且回頭朝他露出矜持的微笑。

「Harry Potter!」
被喊到名字的Harry反射性扭過脖子,邁開僵硬的步伐走上前,將手中動來動去的帽子套到頭上。

接著──
「Slytherin!」

他不知道自己該露出什麼表情,只好飛快地將帽子摘下放好,幾乎是用跑的衝到Draco身邊坐下。Harry剛喘完氣就對上Draco的眼神,那是他看過很多次的那種難以形容。
「真是沒想到,」Draco歪著頭思索,之後慢吞吞地朝Harry伸出一隻手,「那麼,請多指教了,同學。」

Harry咧開嘴,用力地回握那隻手。
Blaise Zabini是最後一名被分類的學生,同樣也進入了Slytherin,在坐到Harry身邊時愉快地捶了捶他的肩膀。

分院結束後,原本空無一物的餐盤上一下子出現豐盛的食物,Harry愉快地拿起刀叉開始享用,並且努力習慣他在Malfoy家學習到的餐桌禮儀,他注意到Slytherin的學生用餐動作都很優雅。當然,還是有幾個例外,像是Crabbe或Goyle那類的。
因為吃飯時的小蛇們特別安靜,Harry只好一邊分心的將眼神往教師席上飄,才不至於覺得太無聊。

坐在中間的當然是他們那位有些瘋瘋癲癲的老校長,在Harry看過去時他發誓收到了那位老校長調皮地眨眼回應,讓他惡寒地抖了抖;校長的一邊坐著McGonagall教授,另一邊則是長相十分英俊的男人,黑色的頭髮隨意地散落在額頭與耳際,還有一雙Harry從未見過的暗紅色眼睛。男人正在和看起來死氣沉沉的Snape教授講話,當他轉過臉時──
Harry輕呼一聲,將叉子落在餐盤上,手下意識地摸上額角的那道疤痕。

「Harry?」Draco疑惑地看過來。
「沒……沒事。」Harry喘著氣拿回自己的叉子,用力戳上一棵花椰菜。在好不容易平復驟然劇烈的心跳後,才再度朝教師席望去。

男人已經移開視線,正用一種淡漠的眼神盯著自己的餐盤,動作優雅地切割那塊鮮血淋漓的牛排。
有那麼一瞬間,Harry以為自己會就此燃燒起來,在被那種無比熾烈的目光凝視時。而他的疤痕也彷彿真的被火燎過一般,開始了隱隱的刺痛。

「那一位……教授,他是誰?」Harry悄聲湊到Draco身邊問。
Draco順著Harry的視線望過去,卻突然嗆住了,咳了好幾聲才被Pansy遞過來的南瓜汁給拯救。他優雅地拿餐巾紙擦乾淨嘴角,才用一種深沉又彷彿飽受折磨的眼神看向Harry。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Harry想,又是這種令人覺得莫名其妙的表情。

「那位……教授,唔,就是我們在火車上討論了很久的那位,今年即將擔任我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他就是Tom Riddle?」Harry訝異地眨眨眼。
Draco僵了僵,終於忍受不住地拋棄貴族氣質,朝Harry翻了個白眼,「你怎麼能直接稱呼那位大人的名字?Harry!」
「……名字本來就是用來叫的啊?」

「那位大人不是還有另外一個稱號嗎?」金髮小少爺簡直要無奈了,「我們應該稱呼他Voldemort教授。」
Harry不滿又幼稚地鼓起臉頰,繼續用叉子折磨盤子裡那棵快被戳爛的花椰菜,「叫名字有什麼不好?Tom教授這個名字多麼親切啊!」

Draco用手扶住額頭,深深覺得聽從母親的叮囑和Harry成為朋友在最開始就是個錯誤,就算Harry分進了Slytherin,也改變不了那明顯就是小獅子本性的莽撞和蠢笨。
已經開始擔憂起黑魔法防禦術課堂上即將被扣掉的分數,Draco連最心愛的布丁都快沒心情吃了。話雖如此,最後他還是在Crabbe伸手過來搶之前吃了個乾淨。

Harry慢悠悠地撐著臉頰解決晚餐,一邊瞇起眼看向教師席上的那個人。
他發現Riddle教授這個稱呼好像也很不錯。

tbc
在工作宿舍用手機艱難的更新嗚嗚嗚,
最近忙得沒時間碼字,
更新只好繼續慢QQ……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