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迂迴終途(1)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LV/HP
分級:PG-15
注意:長篇新坑。假如Harry被索命咒射中後,在王十字車站停留時,Dumbledore並未出現。




他緩慢地環顧四周,終於發現了那陣微弱悲鳴的來源。
那是一團乾癟且布滿皺褶的生物,看起來像個小孩,正蜷縮在角落無力掙扎著,顯得悽慘而可怖。它與周圍光亮潔白的景色格格不入,因此他沒有嘗試接近。下意識地,他有些害怕那團東西。

這個空間裡沒有半點聲音,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還有呼吸?畢竟他清楚記得那道綠光筆直地射入了自己的身體。他被Voldemort殺死了,Harry Potter,那個曾經活下來的救世主,在禁林裡迎接了自己的死亡。
他甚至還來不及跟他的夥伴們說再見,他只匆匆地瞥見了他們忙碌的身影,那種努力支撐著最後一絲堅定的眼神。
希望他們最終能夠殺死那條蛇,那麼Voldemort就不再是永生的了,他相信總會有人找到解決辦法,他們是如此的強大,他的夥伴、他的教授們。堅強得就算他不在了,也肯定有辦法繼續行走下去。

Harry抬起手,摸了摸胸口,感受著傳遞到掌心的溫度。
如此奇妙。
他還活著嗎?但是他明明已經死了,他完成了這整個計畫最重要的一部份,他殺死了自己,或者說,他讓Voldemort殺死了自己。然而他並沒有真正的步入死亡,而是停留在此處,看起來像是王十字車站,卻更加明亮、清晰的地方。

他尋到附近的椅子坐下,等待。即使他並不知曉自己究竟要等待些什麼。
就好像Dumbledore說過的那句話,死亡不過是另一場偉大的冒險,接下來他所要做的,就是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一切。

他仍然聽得見那陣低啞的呻吟,視線移過去時,那團倚靠在角落的生物仍然顫抖著。
Harry嘗試思考了一下,猜測那是什麼,卻得出一個他不願相信的答案。
假設這裡是死後才能夠到達的世界,那麼與他靈魂綑綁在一起的,只會有另外一個靈魂,一個意外落在自己額頭上的脆弱碎片,破碎得就像它表現出來的那般。
那是Voldemort,令人意想不到的,軟弱又無力的靈魂碎片。

Harry的目光頓時變得兇狠,努力瞪視著那團生物,試圖讓它從這裡消失。
但顯然這個世界並沒有遵從他的願望,周圍絲毫沒有變化,光透過籠罩著大廳的玻璃窗照射進來,感受不到熱度,卻有種心靈被洗滌的寧靜。
他深吸一口氣,緩慢閉上眼睛。

他想著沒有他存在的那個世界,幻想它將來會變成的樣子。
當戰爭結束後,一切都將恢復正軌,Hermione和Ron會互相扶持;Neville也有所成長了,想必以後會更堅強;Fred和George……有家人的陪伴,他希望George最終能夠走出來;以及Ginny,他注定要說抱歉的女孩。
再也回不去了。當他恍惚地睜開眼時,突然就清晰地意識到了這點。往後的路程,將會是只屬於他自己的歷險。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角落。
它還是個孩子,幾乎只有嬰兒的輪廓,卻已經遍體鱗傷,佝僂並蜷曲著身體,雖然恐怖,卻也可憐。
「如果這就是邁向死亡的路……」Harry忍不住呢喃。

他站了起來,向著它走去。
在只剩下幾步距離時停住了腳步,Harry俯身,伸出顫抖的手指,觸摸到那團東西的皮膚,乾枯而腐朽,卻仍然有微弱的生命力在底下跳動。Harry覺得有點噁心,胃部裡翻滾著濃濃的不適,卻仍忍耐著、小心地抱起那團東西。
它發出了嘶嘶的喘息,微弱的顫動著,在Harry的兩個手臂之間。

他想起了Dumbledore對他說過的話,關於Voldemort是如何地害怕死亡,因而渴望永生。
但它還是像他一樣,終究來到了這裡,他們兩人的終途。
Harry想,他總不能放著它獨自在這裡,這趟旅程的終點,他必須帶著它一起去。

接著他邁開步伐,踏上火車月台,走向不知何時停靠在車站的一截車廂。他挑了靠窗的位置落坐,凝視著玻璃外層層明亮的光線,明亮得幾乎要灼傷眼睛,令人不禁流下眼淚。
懷抱裡的那團東西嘶叫著,在他手臂中輕輕扭動。
他閉上眼睛,聽見所有聲音遠去,直到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事物。


*


1980年7月31日。

黃昏的Godric's Hollow,那排巷道裡最外圍的一幢房子,圍籬裡的小花園生長著美麗又生氣蓬勃的花草,隱約聞得到花香飄散,伴隨著屋子裡傳來的食物香氣。
在暖茸茸的淡黃色燈光下,紅髮的女人虛弱地躺在床上,皮膚仍帶有使勁力氣後的慘白,卻笑得無比溫柔。頂著一頭凌亂黑髮的男人趴在他身邊,手臂小心地收攏著放在床單上的包袱,正興致勃勃地試圖逗弄懷裡那個連眼睛都尚未張開的小嬰兒。
小嬰兒緊閉著眼睛,手指握成拳,皮膚還有著剛出生尚未消褪的紅色,小小的鼻翼努力呼吸空氣,時不時發出無意義的哼鳴。

「哦!親愛的Lily,你看他,多麼可愛啊!我們的小Harry。」
「James,溫柔一點,他還很脆弱的。」
Lily Potter有些吃力地抬起手,用指腹輕輕蹭了蹭小嬰兒的臉頰,碧綠的眼底滿是幸福。
「我們的寶貝……」


*


同一時間,相隔遙遠的另一個地方。
在Little Hangleton的郊外,那棟被謠傳是鬼屋已久的Riddle老宅裡,佈滿塵埃的空間裡突然傳來輕微的震動,響起了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男人踩在嘎吱作響的木板上,扶著斑駁的牆緣站穩身軀,他抬起那張蒼白英俊臉,面無表情地直視前方,那雙鮮紅色的眼睛裡湧動著某種陰暗的情緒。
他緩慢地抬起雙手,凝視著那修長骨感的指節,雖然皮膚是不健康的慘白,卻仍然豐腴,還是正常的、屬於人類的手指。
他向前走了幾步,對上懸掛在壁爐上的圓鏡,看見那副曾經令他無比憎恨,厭惡到決定拋棄的俊美容貌。太像了,和他記憶中生下他的那個男人幾乎一模一樣。

他的目光中滾動著震驚和不敢置信,卻將幾乎僵硬的嘴角掀了掀,露出一抹嘲弄的笑。
「這是……回來了?」


*


十一年後,1991年7月31日。

狂風暴雨在屋外肆虐,Harry蜷縮在又破又薄的棉被之下,開始擔憂這棟佇立在崖邊的屋頂會不會被吹破。距離他的十一歲生日只剩下幾秒鐘,他在心底對自己說了句生日快樂,許下的願望是希望能拿到那封始終被他姨丈擋住的信。
究竟是誰會寫信給他呢?
Harry的手指小心地摳著身下潮濕腐朽的木板,有些睡意恍惚了,然而就在下一秒,那扇被吹得啪啪作響的門板似乎終於承受不住,在風雨的侵襲之下整個炸開來。

所有的人都被轟隆的巨響驚醒,Harry反應極快的坐起,摸到手邊的眼鏡戴上,瞇著眼看見站在門邊的那個人。
那是個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在陰影中看不清他的面容,但那種彷彿死氣沉沉般的陰鬱卻撲面而來,讓Harry忍不住抖了抖。

他的姨丈不知何時撈出一柄來福槍,對準門口大喊:「你是誰?我警告你──你這可是私闖民宅!」
Harry明顯感覺到門口那名男人的不耐煩,看著他從袖子裡掏出了一隻──木棍?輕巧地在空氣中一揮。
Harry聽見Petunia阿姨發出像被掐住脖子一樣的尖叫,他地看過去,發現Vernon姨丈的臉因為激動脹成了紫紅,嘴巴仍然在不停動作,做著口型,卻沒有半點聲音發出來,Dudley被瞬間發生的混亂嚇得不敢發出聲音,跑進自己母親的懷裡瑟瑟發抖。

男人跨前一步進入屋裡,在壁爐搖曳的光線下,Harry看清了的男人的容貌。男人厚重的黑色頭髮塌在兩邊蓋住了耳朵,皮膚是那種久不見陽光的蒼白,臉上最明顯的就是大大的鷹勾鼻,那雙幽暗的黑瞳落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移到他身上。
「Harry Potter。」他說。
Harry覺得男人的臉色有那麼一瞬間變得非常奇怪,像是嫌惡,卻又有著懷念的悲傷,混雜成一種他看不懂的神情,不過這一切很快收斂,男人再度恢復成面無表情。

男人從懷裡掏出一封信,Harry注意到男人的手是乾的,衣服也是乾的,這是多麼的神奇!畢竟這個男人剛剛可是穿越了一場暴風雨。他將信塞到Harry面前。
Harry看見信封上熟悉的花體字與綠色墨水,於是小心地接過,拆開那封信,卻在閱讀後變得更加困惑。
「很抱歉……先生?我不太懂,這封信是?」

男人頓了頓,目光掃過抱成團的Dursley一家,又變得更加暗沉。
「果然如我所料,你並不知道一切。」男人的聲音低沉又嘶啞,就像滑溜溜的蛇那樣,「Potter先生,你,就如同你的父母那樣,是一名巫師。」
「……巫師?」Harry混亂的腦袋彷彿炸開一般,瞪大了眼睛,「您是說,會在天上飛,會變魔法的那種?」

身後的Petunia阿姨又發出了短促的尖叫,他感覺自己的手被扯住,尖銳的指甲幾乎要摳進他的皮肉裡。
「不!他不能去……他不准去!」Petunia阿姨在他耳邊尖叫,「這間房子裡不准再出現另外一個像我妹妹一樣的怪胎!」
男人瞪視著像瘋了一樣的女人,冷哼,「Lily不是怪胎。」
Petunia張大了嘴巴,用力喘息,捉住Harry的那隻手劇烈地抖動著:「你……你是!那個總和Lily混在一起的另一個怪胎!」
「我們是巫師,」男人似乎懶得再理她,轉向Harry,「這個世界上始終都有巫師的存在,而麻瓜──像你姨丈一家──則是不會魔法的那種。」
「Hogwarts是一所魔法學校,你即將要去的地方。」

Harry激動地握著那張薄薄的羊皮紙,卻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不夠用了,一下子知道如此多的資訊,他的父母是巫師,並且他繼承了這份天賦,甚至能夠離開這個家,去一所真正的魔法學校上學。
他又看著紙條,顫抖地問:「上面說了需要貓頭鷹回信?」

男人皺眉,從懷中掏出一小張羊皮紙,揮舞那根木棍,Harry看見羊皮紙上自動出現了字跡,忍不住發出驚呼。男人沒有讓他多看,迅速地抽走那張羊皮紙走到門外,不知何時一隻被雨淋得有些落魄的貓頭鷹停在男人肩膀上。他看著男人將紙條綁上去,讓那隻貓頭鷹拍騰翅膀離開。
「這樣就行了。」男人走回來,盯著Petunia緊緊捉住Harry的那隻手,直到她承受不住地鬆開男孩。
「這個地方沒辦法住,現在就走吧。」

看著男人走向大門,Harry有些躊躇地跟了上去,當然,他完全不需要整理自己,畢竟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行李。在走到門邊時Harry停住了,他已經感受到了狂風吹拂在臉頰上,雨水也開始沖刷著他的臉。
「先、先生──」

男人低頭,看著他狼狽的樣子皺眉,又揮了揮那根木棍──現在Harry猜測那可能是某種魔法道具──他的衣服跟臉瞬間變得乾燥,那些雨水再也無法淋濕他,只有風還拍打著他的臉頰。
離開屋子後,男人最後一次轉頭,彈了彈魔杖,Vernon姨丈的咆哮瞬間再度出現,Harry顫抖了一下,卻沒有回頭。他緊緊跟隨男人的腳步走在嶙峋的岩石上,那些被他拋在身後的怒吼與尖叫則逐漸被風雨聲給掩蓋。

他們來到懸崖邊,一艘小船正隨著海浪搖擺,男人示意Harry坐上去,Harry發現船裡面並沒有積水,肯定被施了和他身上同樣的魔法。那艘船平穩地駛離了懸崖。
一路上Harry都努力忍耐著不要過多的發出疑問,畢竟身旁的男人擺著一臉不想被麻煩的臉色,直到他們回到街道上。

Harry摀住肚子,為了剛才發出明顯又刺耳的咕嚕聲而臉紅。沒辦法,街上還開著的店家有些正傳來食物的香氣,而他整天下來就吃了份寒酸的早餐和一根香蕉。
男人的腳步頓了頓,隨便走向一間還開著的店面,要了份炸魚薯條,用嫌惡的表情塞進男孩懷裡。
「謝謝您!先生。」Harry很有禮貌的道謝,並且決定要喜歡他。這是他有記憶後少數接收到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即使那人的臉上始終沒有露出一個微笑。

他們繼續沉默地走了一路,進入車站,搭上通往倫敦的末班車,期間Harry昏昏欲睡的把腦袋敲上玻璃窗無數次。終於在Harry差點睡著前,他們到達倫敦。
下車後,男人拖著搖搖晃晃的Harry走上倫敦的街道,來到一間酒吧前,Harry眨著迷濛的眼睛,剛看清楚名字就被拽了進去。
男人沒有停下腳步地走向吧台,要了兩間房,將Harry連拖帶扛的扔進房間。
幾乎一沾上柔軟的棉被Harry就睡著了,他作了個夢,夢見自己成為巫師,在空中騎著掃帚自由飛翔。


*


關緊水龍頭,Harry盯著有些蝕銹的鏡面,望著鏡中那張濕淋淋的臉。綠色的眼睛,凌亂的黑髮,雖然Harry已經試圖壓平他們整整十分鐘,但顯然並沒有成效;看起來比同年齡的男孩要營養不良的臉龐,以及額頭上那道形狀古怪的疤痕。
Harry伸出手指,沿著那道疤痕的輪廓摸過。這道疤從他有記憶開始就停留在那裡了,奇特的是,他知道那並不是碰撞或受傷帶來的,其中含有某種更重要的聯繫。
雖然只是隱約的感覺,但他願意這麼相信。

他深吸口氣,跳下板凳,走出房間。
昨日發生的一切就如同最不可思議的夢境,Harry醒來後愣了幾分鐘才終於確定這就是現實,他已經不在那幢海岸邊的房子裡,也不在碗櫥底下那個陰暗的空間,而是在一間酒吧樓上的房間。

他站在隔壁的房間前,猶豫了很久才小聲地敲了敲門。
門一下子從裡面拉開了,男人依舊身穿黑色長袍,彷彿只有這樣深沉的顏色才是他該有的。
他帶著Harry下樓,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吃了一頓簡單的早餐,麵包夾著炒蛋與培根,雖然簡單,卻是讓Harry忍不住感動的美味。

吃飽後他們來到酒吧後方的小院子,那是條死路,眼前只有一面磚牆以及底下的垃圾桶。男人又抽出了那根木棍,數著磚塊後,輕輕在上面敲了三下。
Harry暗自記住那塊磚頭的位置,卻在目睹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後瞪大眼,張大的嘴巴久久闔不上。
在圍牆往兩旁移動過後,出現在他眼前的是另一個世界。他從未看過的店面,來往的人們穿著各種顏色的斗篷,說著他聽不懂的話。
「現在,拿出你的購物清單。」


*


他們首先去Gringotts提取Harry父母給他留下的金幣,接著到Malkin夫人的店購買學生長袍,男人──Harry現在知道他是一名教授了,名字是Snape──則表示要去購買Harry的課本以及課堂必須器材,讓Harry等等再去書店找他。
Harry懷著忐忑的心情獨自走進店裡,幸好Malkin夫人十分親切,同樣在測量衣服的金髮男孩則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盯著他。
在Harry看過去時,那個男孩朝他伸出手。
「你好──我是Draco Malfoy,也是即將進入Hogwarts的學生。」
Harry愣了愣,有些慌張地和對方的手碰了一下。

「呼……那麼,你的名字?」
「Harry,Harry Potter。」Harry回答,發現對方的表情瞬間變得難以形容。
「那麼,就是你了?」男孩用一種刻意拖長的腔調說著,目光落在他身上掃了一圈,在注意到他衣服上脫線的毛時皺了皺眉。

「你認識我?」Harry眨眨眼,小心翼翼地問。他有些摸不清對方的想法,這個看起來從頭到腳都很精緻的男孩顯然不喜歡他,卻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的態度有種刻意的接近。
「我不認識你,但我知道你的父母。」Draco轉過身,讓身上亂竄的量尺移動到肩膀。
「你──你認識、認識我的父母?」Harry驚喘,「但是,你的年紀應該和我一樣大?」
Draco朝他挑眉,「我只說了知道吧?要說認識的話,我的母親和你的母親比較有接觸。畢竟我出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

Harry並沒有失望,那種雀躍又期待的心情仍盤據在胸口,「你的母親,知道我母親的事?」
「嗯哼。」
Harry猜測那句哼聲表示肯定。
「我、我可以……我可以見見她嗎?」Harry的語氣不自覺帶上了懇求,這是他第一次聽見有人談論自己的父母,Snape教授闖入那間海邊小屋時曾經提到他母親名字的事,則被他選擇性遺忘了。

「唔,」Draco偏頭看著他,露出一副思索的神情,「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來Malfoy莊園小住,我是說,我家。」
「去──你家?」
「當然,反正離開學還有一小段時間不是嗎?」他聳聳肩,「九月一日才開學,你可以一直住到那時候,如果你家人不介意的話。」
「你在開玩笑嗎?」Harry驚喘,「他們當然不會介意!但是我要怎麼過去?」

「如果你沒有多餘行李的話,等我的父親和母親回來,可以直接走。」
「我還需要買一些東西,而且我沒有多餘的日常衣物……」
Draco用挑剔的眼神看了看他的著裝,輕飄飄地說:「喔,沒關係,我的舊衣服可以給你穿,反正都要扔掉了。你的身材看起來比我小一點。」
他們又聊了一會,直到Malkin夫人回來,對Harry說他的衣服可以了。
離去前,Harry和Draco約定好最後在書店門口見面。





-tbc
新坑~長篇~~
是一個Harry會慢慢明白所有玄機的故事,
然而可能更新不快,嚶嚶嚶。
這週開始要去外地,可能一開始會沒有電腦所以ryyy
沒有多少存稿所以更新看情況這樣~~但應該不會坑!

评论 ( 18 )
热度 ( 7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