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all/HP]短篇+極短篇集(4)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個別有TR/HP、SS/HP
分級:PG-15
注意:題目都是在噗浪上玩互動命題或突發來的短篇,蒐集起來一起發。雖然是短篇但有時候會爆字OTZ



《只是想聽你說說看》[TR/HP]

「Voldy,我愛你!」小小的男孩用小小的手掌擁住男人的脖子,將自己埋進對方的胸膛,那雙碧綠的眼睛盈滿單純的喜愛之情。
「有多麼愛我,Harry?」黑髮的男人托住男孩不穩的身軀,如紅寶石般深沉的雙眼凝望著他。
「比所有人都愛,比整個世界都愛。」
「我很高興,男孩。」男人獎勵般地在他頭頂落下輕吻,勾起嘴角微笑。
屬於他的寶物,屬於他的男孩。

那些不該存在的記憶,曾經敵對的仇恨,完全抹消。就算只不過是魔藥的作用,也讓人感到愉悅無比。
他昔日的仇人,如今成為這樣溫順又依賴著他的模樣,年齡倒退回到不知世事的時刻,任由他重新在生命藍圖中揮灑塗抹。
「我親愛的男孩,或許總有一天,你會輕而易舉地就殺死我吧。」男人露出神情慵懶的嗤笑,任由男孩的手圈住自己的食指,在自己懷裡磨蹭著。
「我不會殺死Voldy的,因為我最愛你了呀。」

碧綠的眼睛,清澈的顏色,他曾經無法攫取的美麗,如今就這樣毫無防備地被捕獲在自己懷裡,說著天真又殘酷無比的話語。
或許,他只是想要聽見男孩這麼說吧。
想要聽見男孩總是藏在憤怒、惱恨或憐憫之下的,更為複雜的,那些男孩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情緒。
「最愛你了,Voldy。」



《看著我再說一遍》[TR/HP]

「看著我,再說一遍,那些存在於你記憶裡的話。」男人用魔杖指著少年,神情冰冷。
少年倔強地望著他,仰起頭。
「那些話,從來都不是對你說的。」他不顧男人複雜又陰暗的神色,嘴角抿著苦澀的微笑,「那些話,我只會說給一個人聽。」
「只給在那時候的,屬於我一人的Tom Riddle。」

男人用力地握緊魔杖,指節泛白,「Harry Potter!」
「那個Tom不是你,也不可能是你,」少年的目光恍然,碧綠的雙眼彷彿遙望遠方,「因為我已經殺了他,在那個世界裡。」
就算他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命運的軌跡仍然未有絲毫改變。這時他才頓悟,那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平行向前,卻因為他而有了交錯點。

這個世界的Tom Riddle成為了Voldemort,成為了他的死敵。
那個世界的Tom Riddle被他殺了,在還未成為Voldemort之前。
悔恨和痛苦令他甚至面對著有同一個名字的人都萬分艱難,但就算如此,在交戰中,因為分心而讓Voldemort讀到了他曾經的記憶,也不會改變一切。

『我愛你。』他向著那個黑髮黑眼的少年微笑著,這麼說。偽裝著所有接近,直到對方毫無防備的被他謀殺。
雙手沾滿鮮血後,他才察覺自己在哭泣。
「我愛他,但我不會愛你,也永遠不會是你。」少年微笑著,朝著男人舉起魔杖。



《那麼就當沒發生過吧》[TR/HP]

那是個錯誤,夜晚、酒精、過度的精神壓力,渴望掙脫一切枷鎖的衝動。
少年從來沒想過,會在有天醒來時,身處不知名的酒店,躺在凌亂不堪的床上,而身邊睡著一個男人,自己渾身痠痛。
就算是為了釋放因為持續的戰爭而積累的壓力,這種劇情發展也太過刺激了一點。
少年用力揉著像被錐子狠狠敲過的頭,一邊茫然地望著四周,習慣性地想推推鼻樑,才想起他早在昨夜決定放蕩時就喝下了為時三天的視力矯正藥水。

身旁有了動靜,男人撐起身體,吃力地睜開雙眼。
黑髮,英俊但有些蒼白的面容,以及一雙暗沉的黑色眼睛,不知為何,少年總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副面容。
「男孩,醒了?」低沉而沙啞的嗓音,蘊含著難以察覺的戲弄和笑意。

少年覺得心臟大力地跳了兩下,越來越覺得形勢似乎不妙,小心地扯著床單包起自己。
「那個,你好?」從來沒有面對過這種尷尬的情況,少年應付起來有點吃力。
「還沒認出我是誰嗎?也是,畢竟我還從來沒有以這副容貌面對過你,」男人起身,露出精瘦卻線條美麗的上半身,靠近了少年小心翼翼後退的身軀,「我親愛的救世主男孩……」

少年僵住了,那雙綠眼瞪大,充滿不可置信,喔,還有一種像是瀕臨了世界末日般的情緒。

「雖然有點出乎意料,但我並不討厭這種發展,男孩,」男人的手指順著他在少年頸側落下無數印記的肌膚滑落,感受著指尖之下的輕顫,瞇起雙眼,「畢竟最近這種僵持不下的局勢,太過擾人了,不是嗎?」
少年抖了抖,用力地撞上床板,因毫無防備的疼痛而目光泛淚。
「對不起,我想,你認錯人了。」
「嗯?」男人的目光在少年額頭上隱約露出的閃電疤痕掠過,輕哼。
「我也,一定是認錯人了,所以……」少年的一隻腳已經逃到了床鋪下,「就當作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吧?」

男人在少年像隻驚慌的幼鹿慌不擇路地逃跑前,拉住了被他壓制一整晚的細瘦手腕。
「想都別想,我的男孩。」
在將少年再次壓在床上之前,男人模糊地在腦海中想著,戰爭能以這種形式結束,似乎也不錯,比征服世界要來得有趣多了,不是嗎?



《愛情表現》[TR/HP]

男人懷裡摟著黑髮少年,骨感修長的手指在那張沾染鮮血卻蒼白的面頰上輕撫而過,笑容無比溫柔。
「My boy。」
少年的呼吸很淺,那雙碧綠的眼卻深沉而痛苦,他用虛弱的指尖捉住男人的袍角,喘息。
「我恨你。」
「這點我很早就知道了,」男人頓了頓,嘆息,「我也恨你。」
少年的手指滑落,顫抖的聲音彷彿嗚咽,「那為什麼……?」
「因為這樣你才會更痛恨我,比膚淺的愛更深刻、更長久、更難以忘懷。」男人低笑,「難道不是嗎?」

少年的喉頭乾澀,想要反駁男人荒唐的謬論,卻在對上那雙猩紅的雙眼時啞口。
不應該如此發展的,這個擁住自己的男人,隱瞞身分接近他,從他還是懵懂的孩童時。就像默默隱蔽在某處的守護者,給予他微小卻真實的幫助。他第一份真正意義上的生日禮物,去鎮上最優秀小學就讀的助學金,一張遊樂園的門票。
在他以為這樣小小的驚喜會在進入魔法世界後中斷的時刻,卻又再度出現,一年級的飛天掃帚,二年級的魔法防禦術重點節錄,三年級他沒有收到任何東西,差點因此窩囊的獨自躲到廁所哭泣,四年級他收到比貴族還要華麗優雅的禮服,五年級、六年級……
對這位慷慨而充滿善意的資助者,他滿懷感謝,卻只有他自己明白,其中還隱密夾雜著異樣的朦朧傾慕。
這一切平淡的美好卻在真相大白時碎裂成片。

原來他們是不死不休的敵人,命運注定他們無法同時存活,那些不曾出口的複雜情感,已經永遠都無法為人所知。
少年的手指在男人長袍上留下深刻的皺褶,他低笑,被喉頭裡的鮮血嗆住。
如果這就是結束。
他的手指落到了男人緊握魔杖的手上,蒼白修長,指節分明,他想握住那隻手,卻已經沒有力氣。體溫逐漸流失,眼前的輪廓開始模糊。

「再見了,Voldemort,我會一直恨你直到……」他緩慢閉上眼,微笑。
男人的手指輕輕擦過少年失去血色的唇,柔軟而乾燥的觸感。他將少年放下,讓那具不會再移動的身軀躺在血液乾涸的深色泥土上,黑色長袍隨風鼓動。
「我終於獲勝,」男人凝視著自己的手指,僵硬地勾起嘴角,「這個世界將成為我的,包括所有的……一切。」

黑魔王打敗了他的死敵,救世主殞落。
他回頭,望著那張安詳睡去的臉,目光只閃過一瞬間的迷茫。
他轉身,在夕陽中離去。

*

他開啟那扇門,彈了彈魔杖,讓揚起的塵埃在瞬間消失,牆上的燭火自動燃起。
這裡是禁地,黑魔王宅邸中唯一一個不准任何僕人靠近的房間,佈下了各種難解的詛咒和陷阱。沒有人知道黑魔王究竟在裡頭藏了什麼,他們有所猜測,或許是寶藏、財富、甚至是黑魔法秘典,但沒人膽敢鼓起勇氣詢問。
他走進這個鎖住時光的房間,裡面僅有一張床,深紅色如血般的床單,以及躺在那之上的少年。

少年凌亂的黑髮陷落在床單裡、臉頰上,隱約可見額頭上閃電型的疤痕,肌膚蒼白如雪,嘴角凝著未被勾劃完的微笑。
他走到床邊坐下。
少年依舊是那天的模樣沒有絲毫改變,被他下的詛咒保持了不腐不化的面貌,百年過去,仍在此沉睡未醒,也永遠不會醒來。
他的手指擦過少年冰冷的唇,接著他俯身,留戀地第無數次給予毫無反應的人親吻。
那是某種儀式,奠祭他永遠不會承認的情感,只在這無人會知曉的地點時刻。

他不曾後悔殺了少年,只是在轉身後又回到那處,藏起了少年的身體。終歸是屬於他的,便不會讓任何人奪去。
「My boy。」
接著他將離去,鎖起這間屋子,等到他再次想起,才會來此將少年的輪廓映入眼底。
他擁有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包括只能沉睡在他所見之處的少年。



《冷冷的吻》[LV/HP]

他靜靜地凝視對方,這個扮演了他宿命的敵人,從他一歲起,就開始佔據他全部生命意義的男人。
他們的戰鬥持續了所有人最初都無法想像的長遠時光,他身邊的親朋好友一一遠離,或許是從此沉睡在泥土樹林之下,或許是忍受不了無止盡的鬥爭而逃跑,所有人都早已疲憊不堪。
然而對這一切他從來沒有選擇的權利,從最一開始。並非他拉起戰爭的號角,也並非他決定結束漫長的煙硝。
敵人的面貌不知何時從那副令人難以忍耐的模樣恢復成原本屬於人類的外貌,唯獨那雙猩紅色的眼,仍然如蛇類般充滿陰冷惡毒。
他舉著魔杖,等待開始的信號。

男人卻只是冷冷地望著他,緩慢走近,帶著龐大的壓迫氣息。
他很難忍住不退縮,但多年來的敵對讓他無法就這麼示弱,他仍高舉武器,直到木棍的尖端戳上另一人的胸膛。
「我要這一切都結束,Harry Potter。」男人低沉沙啞的嗓音說道。
他翻著白眼哼聲:「真巧,我和你一樣這麼希望,Voldemort。」

男人抓住他的魔杖,在他錯愕還來不及反應之時,微微垂下頭。
他抖了抖,推開男人退後幾步,臉脹得通紅。這次他沒有躲開男人的攻擊。
冰涼的、濕冷的觸感,烙印在嘴唇上,那種令人顫動的情緒逐漸陷入心底。



《危險信號》[LM/HP]

他應該要逃開的。
慌亂地瞪大眼睛,用滿佈傷痕的摀住嘴巴,他躲在屋簷底下的暗處,試圖逃過敵人爪牙的追蹤。
他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武器在奔跑中不知跌落何處,讓他又開始怨恨起自己的粗心大意,再次詛咒將那根木棍隨手放在牛仔褲口袋裡的壞習慣。他甚至可以預見到等這一切結束後,他的那位女性友人將如何數落自己。
但是那些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考慮的。

他屏息,將自己脫線的布鞋往陰影裡又挪了一點,冀望不遠處罩著黑色斗篷戴著銀白色面具的敵人不會發現自己。
然而梅林似乎並沒有聽到他的祈禱,命運又站到了他的對面。那位不知身分的人逐漸接近,小心且警惕的。
他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紛亂的思緒讓他近乎絕望地想閉上眼睛,只能盼望著奇蹟發生。
奇蹟……

他眨眨眼,用力地兇狠地瞪著摘下面具的男人。
淺金色的髮在月光下劃過優美的弧度,男人伸出隱藏在黑袍底下的手指,猛地抬起他的下巴。
「看看我發現了什麼?」
他感覺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了,危險信號霹靂啪啦地在腦袋裡嗡嗡作響,顫抖著、無力地望著那張英俊的臉龐越靠越近。
他發誓聽見了男人的輕笑,和自己幾乎衝出胸腔的心跳聲。

噢,該死的梅林。



《保護過度》[SS/HP]

男人用一種深沉且充滿複雜的眼神盯著他,目不轉睛,似乎唯恐他在眨眼間消失。就如男人深藏在記憶中的模糊畫面那般,讓整個世界的色彩也將隨之黯淡。
凌亂的、張揚著散發生命力的黑髮,搭在他雙腿間熟睡的那張臉,男孩的手緊緊捉住他的袍角,面上掛著滿足安逸的微笑。
男人曾經厭惡的情景,如今卻顯得彌足珍貴。

男孩總是用碧綠的眼睛不滿地瞪他,對於他總是跟隨在後或暗中迴護的行為表達不滿,認為那不過是大驚小怪的過度保護。
但男人知道不是,他不過是,為了守護珍愛的寶物而努力著罷了。縱使男孩不曾也永遠不會知曉。
男人只是男孩的守護者,遙遠的、親密的。
他會看到男孩再次長大,帶著沒有負擔的笑容。這次,他會讓男孩永遠都能微笑著。




-tbc
好久沒用LFT感覺已經快長草了嚶嚶嚶~
把之前噗浪上的短打整理過來,
看過就知道不是更新(躺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