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15)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比較短所以集了七篇~~短打腦洞!!




1.途經你身畔


他看見對方揚起那種燦爛得彷彿能燒灼眼球的笑容,用有點笨拙的姿勢奔跑而來。他聽見了風聲、鳥鳴、蟬噪,以及莫名其妙驟響的心跳,喉嚨裡梗著某種歡欣喜悅的嘆息,直到那個人途經自己身畔。

然後他轉頭,看著那個人跑到隊友身邊,支撐起朋友們的肩膀。
那聲嘆息瞬間化作了梗在喉嚨裡無法嚥下的東西,帶著令他不解的疼痛與飢渴。
困惑的少年垂下目光看著被握在手中的水壺,有些茫然地拉開,對著嘴巴灌下一大口冰涼的水。咕嚕咕嚕地嚥下後,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抬頭望向刺眼的陽光。

那股盤據於胸口的燥熱卻似乎怎麼也緩解不了。



2.烏雲細雨


「是打雷的聲音?」
「果然是要下雨了吧?」
他將手伸出窗戶,接住了一滴落在掌心的雨水,嗅到了潮濕的、下雨之前的空氣與泥土氣息。

「真掃興,不能和坂道君去騎車了,」鼓著臉頰哼哼地離開窗台,他走回書桌前,朝背對著自己的那個人壓上去,「坂道君──」
「好重!」扶正被擠歪的眼鏡,小野田無奈地回頭,手掌輕輕摸了摸對方的頭髮,「沒辦法,只能等下次了。」
「但我就是來找坂道君騎車的嘛──」
「可是今天一直都是陰天呀?氣象報告說下雨的機率是百分之七十,」頓了頓,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那張仍像小孩子般氣鼓鼓的臉頰,「明明傳簡訊跟真波君說不要過來的?」
「欸──但是已經一個月沒有和坂道君一起騎車了!」真波捏住了在自己臉上搗亂的手指,有些鬱悶又委屈地眨眼,「好寂寞啊……」

「唔,可以跟學校的學長們一起騎車吧?」
「坂道君是不一樣的哦,」真波歪著頭想了想,又用力地點點頭,「不一樣的。」
小野田也學著真波眨眨眼,「哪裡不一樣?」
這個問題他沒打算回答,決定直接用行動來表示。

幾秒後真波舔了舔嘴唇,突然覺得不能去騎車也無所謂了,反正室內的某種運動,他們也很久沒有一起進行了呢。



3.收攏掌心


車廂晃動的聲音、輕微的對話聲、以及在耳邊細微綿軟的呼吸。少年忍住了用手指搔癢耳朵的衝動,只是動作艱難地側過臉,目光落在靠著自己肩膀熟睡的人身上。
黑色的頭髮摩擦過臉頰的觸感比想像中要柔軟許多,又大又圓的眼鏡因為姿勢有些下滑,露出了底下安詳緊閉的眼,和他非常想用手指捏捏看的睫毛,微張的嘴巴吐露淺淺的呼吸。

開始覺得同性的睡臉很可愛的這種想法,是否有點糟糕呢?
他的手指悄悄碰觸到了另一隻手,以緩慢又小心翼翼的力道收攏。而那種溫暖的熱度,從指尖緩慢延燒到了心臟,直到列車進站之前,或許都不會歇止。



4.咬痕


「不行……那裡!」
顫抖的手貼上另一人的嘴唇,努力推開黏在自己頸側溫熱又濕滑的碰觸,毫無阻隔的肌膚緊貼著彼此,那種幾乎燒灼一切的熱度讓小野田的腦袋也跟著暈眩起來,但是絕對不行,再被留下痕跡的話,又會被朋友們詢問了吧。

「那,在看不見的地方就可以了吧?」有些不滿地嘟囊著,真波的手順著戀人的腰下滑下,在平時都被隱藏在底褲之下的脊椎附近徘徊,舔了舔嘴唇厚,向著那處微微凹陷進去的地方湊近,張嘴。
「嗚哇……!」

滿意地看著被牙齒咬出來的淺淺粉紅色,用手指輕撫格外誘人的尾椎,再緩慢地往下,感受著對方因為敏感而壓抑的顫抖,真波微笑,「這樣就,確實是我的了。」



5.未曾相遇的話


他在狂風暴雨中全身濕透地衝進涼亭,冰涼濕滑的手指握住了那個人的手指、手腕,在對方錯愕地抬起頭同時湊上去,笨拙地貼住另一人的嘴唇。冰冷的、有些濕鹹的雨水,以及對方柔軟的溫度,是舌尖碰觸到的。
半瞇的視線裡看見的是對方驚訝又無措的神情,以及因為驚嚇或者害羞瞬間脹紅的臉。
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一下子就被對方推開了,但是他很快地又纏上去,幾乎手腳並用地把對方緊緊摟在懷裡。

「等、等等,那個,請問,你、你是誰?」
他收攏了雙手,鼻尖埋在對方頸部,嗅到雨水和曾經熟悉的味道,彷彿被凍結一樣的心臟終於又能夠開始跳動。
「……坂道君,請再和我一起騎車吧!」

一起用盡全力逆風爬向山頂,一起談論自行車的話題,甚至是他不熟悉的關於動漫的作品,一起……分享那種能夠溫暖心臟的眷戀和喜悅。這次,他會好好努力的。
在這個他們還未曾相遇的世界裡。



6.碰觸不滿足


手指隔著一層薄博的空氣,順著那個人的眼角、鼻尖、嘴唇往下,來到了因為淺淺的呼吸而起伏的項頸。明明觸摸不到,卻能感受到那股溫暖的氣息,讓他像尋找花朵的蜜蜂一般渴望汲取。
能再靠近一點就好了,突破那層誰也看不見的阻隔,將就這麼安然睡在自己身旁的人摟進懷裡,滿足在心底醞釀已久的期盼。

但他太過膽小了,從來不敢對著那雙乾淨的眼睛說出自己骯髒的想像,不敢告訴對方,多麼的多麼的多麼的多麼的想要碰觸。
真令人煩惱啊。
這樣繼續維持著好朋友的關係,踏在臨界點上行走的日子,似乎就快要忍耐不下去了。

等到了那一天,等到他終於能夠鼓起勇氣,觸摸到最眷戀之物的時刻。



7.於耳邊傾訴


「告訴我嘛,坂道君。」
手指掐緊了對方腰部的凹陷,真波喘息著,湊上去,用臉頰磨蹭著對方的頸部,更加緊貼地覆上被他壓在底下的身體。
「……唔,坂道君,」嘴唇順著頸部的線條向上,貼著耳朵,「喜歡我的,吧?」
緊緊咬住了手背的小野田閉上眼睛,嗚咽著夾緊了雙腿,被入侵身體裡卻動也不肯動的東西攪亂了思緒,根本沒有餘力來回答戀人的話語。

「是,最喜歡我的對吧?」真波迷戀地望著對方泛紅的臉頰,失去了焦距的眼神,被汗水弄濕的頭髮凌亂地黏在額角的樣子,「吶、坂道君?」
被問得有些暴躁的人終於奮力地瞪向他,抬起手圈住對方的脖子拉下,嘴唇貼上了對方的耳邊。
幾秒後,得到了滿意回答的真波,終於捨得像平常那樣認真地進行床上運動。




-END
本來想寫10題的啦結果還是寫不完偷懶了(打滾
平行時空的梗好喜歡呀,可以的話之後還想寫長篇的~~

评论
热度 ( 6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