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錯落、回溯、新生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
分級:PG-15
注意:短打三篇,作為7/31哈利的生日賀....雖然遲到了嗚嗚嗚




《錯落》


十歲的Harry跪坐在床邊許願,雖然他並不是什麼虔誠的信徒,卻仍奢望著或者上帝能夠給他一樣禮物,一本新的課本,一條新襪子,或是一個新的家。雖然最後那樣是最不可能實現的。

當他睜開眼睛時,一道流星正好劃破黑夜,向著他的窗戶飛來,在他眨眼的瞬間迸入了房間裡。他嚇得跌坐在地板上,愣愣地仰起頭,看著眼前全身被壟罩在黑色斗篷裡的人。
很高,很……陰沉,又神秘。那個人裸露在黑袍外的手,修長骨感卻蒼白得彷彿吸血鬼。Harry看著,忍不住一個哆嗦。

「你、你是誰?」雖然他比較想問,這個人究竟是如何進來的。
「……我是,你往後人生中最重要的人,My Boy。」
低沉又有些乾澀的沙啞,卻讓Harry忍不住沉迷於其中的溫和,從沒有人對他這樣說過話,用那種彷彿只有貴族才能揉碎在言語間的優雅。

然後他抬起頭,對上那雙從今往後將不停在自己夢中出現的深邃眼睛,那瞬間他想到了滿園燦爛的玫瑰,以及鮮紅的血。
那也將是他從此最鍾愛的顏色。



《回溯》


男人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懊悔,不,比那更深沉的,緊緊捉住他心臟幾乎捏碎所有的力道,痛苦,他不曾想過自己會擁有的情緒。
然而在那雙蓊鬱如樹的碧綠眼睛閉上之後,他才終於體驗到了。

戰爭,贏了。
他成為新世界的王,主掌這個迂腐又守舊的魔法世界,達到了他的願望。那些反抗他的人,不需要下令,就會有聰明的老鼠們替他進行清掃的工作,直到再也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傳入他耳裡。
但是從那天起,他就不再聽得見聲音了。

聽不見那道總是帶著憤怒與不甘的聲音,那種隱含了惋惜的情緒,以及投射過來複雜的眼神。
啊,是了,那是他曾經拒絕的。男孩曾經對自己伸出過友誼的手,就算只是對著他靈魂的其中一道幻影。在重塑靈魂之後,他又感受到了。
那些隱密的藏在猩紅色的布簾後,青澀的男孩吐露的信任和傾訴,以及男孩未曾注意到的些許依戀。而他享受,那種男孩小心翼翼傳遞而來的情感碰觸。

毛茸茸又溫暖,他從未感受過的。
在錯過之後,才悵然若失的。

之後他尋到古老的魔法,耗盡魔力才劃破時空,卻並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尋找什麼。
直到他看見跌坐在身前的男孩,那雙,還透著陌生無比情緒的碧綠眼睛。
「你、你是誰?」
「……我是,你往後人生中最重要的人,My Boy。」



《新生》


那棟莊園裡住了一位成年的英俊男人,蒼白深刻的面容,黑夜一般的髮,以及深邃的紅眼。溫和有禮,又如同貴族般優雅。
附近的女孩們都在問,男人是否有妻子?又或者心上人?
得到的回答只有,男人雖然身邊並沒有另一半,但是已經有了一個十分可愛的孩子,並且不打算再娶。

從窗戶往下看著最後一個女孩意興闌珊的離去,男孩跳下窗台,穿著新的襪子,踮起腳尖越過長廊,轉進書房,安靜地窩到了單人沙發的旁邊,翻開地毯上為他準備的幾本新書。
「My Boy,去做什麼了?」
「唔……去看看還有沒有人打算做我的新『母親』。」
男人的手指在書頁上停了停,目光移到身邊正專注盯著自己的男孩臉上。

「你不會有『母親』的,男孩。雖然,我也不是你的父親。」
「……原來不是嗎?」男孩有些失落,他以為這個如同神仙教父一般的男人將他帶離那個不能稱作家的地方,是為了給他一個新家。
「當然不,男孩。」他緩慢一笑,放下書本,手指揉了揉男孩的黑髮,最近他逐漸喜愛上的這個動作,「但是,你會是我最親密的人。」
「最……親密,的?」

「是的。」
男人瞇起眼,恍惚間陷入了回憶,卻又在瞬間清醒,注視著仍在望著自己的男孩,仍存在於此的男孩。
「是的,最親密,」他用最輕柔的、男孩最沉醉的那種低沉優雅的嗓音,緩慢地說,「在未來。」





-END
呀呀呀果然還是好喜歡這對,喜歡!
哈利生日快樂!!!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