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14)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存了幾天的短打,後兩篇是大學捏造XD!




《仍未明瞭的心動前一刻》


少年轉著筆,撐著臉頰,在沒幾個人的教室裡望向窗外,考試卷早就填滿了答案,但在尚未鐘響前他無法離開教室,當然也就無法飛奔而去參加社團活動。
他在補一場不及格的考試,但要不是上次忘記帶轉轉鉛筆,根本不需要浪費現在的時間。

想要騎自行車,想要用力踩著踏板,想要拉開騎行服的拉鍊感受傍晚的微風,想要盡情的攀爬坡道,甩下汗水。
想要……
那種驚心動魄的,讓心臟幾乎跟著窒息的感覺。

手中的筆掉落在桌面上,少年沒有去撿,視線仍然落在窗外。
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他想起了那種讓心神震動的畫面,呼嘯的風聲、吶喊,炎熱燒灼肌膚的陽光,肩膀摩擦而碰觸到的溫暖。
來自另一人的燦爛笑顏。

少年恍惚地將目光挪回考卷上,手指捏了捏頭頂上努力反抗著地心引力的一撮頭髮。
好想,現在,立刻。

他一把抓起考卷衝向講桌,在老師皺眉又有些震怒的神情下露出抱歉的笑臉,下一秒轉身跑出教室。
唔,大不了就再補考一次吧。
腳步不停地衝向後校舍,踩上了心愛的自行車,逆著風向前進。

他仰起頭看見被夕陽染成橘黃的天空,忍不住地綻放笑容,用盡全力向著目的地騎行。
雖然到達的時候大概會是晚上,對方可能已經睡了……不,好像今天有那個人喜歡的動畫吧?那麼搞不好趕得上呢。
此刻劇烈跳動的心臟,正對他訴說著的莫名渴望。



《在我之前》


他喜歡坐在那個人的斜後方,假裝能夠專心上課的同時,卻能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昏昏欲睡的身影,或者是乾脆借著前方更壯碩的同學遮擋,整個人趴下來睡覺,那束總是屹立不搖翹著的呆毛,以及分心望向窗外時的四分之一側臉,微瞇的眼睛裡是天空的顏色,透露著渴望自由的情緒。
他始終覺得這個男人是屬於大自然的,屬於那種迎著風能夠展翅飛翔的輕快。

只要從立起的書本後望去,就會發現和整間教室都截然不同的風景。那是他難以捕獲,卻悄悄嚮往的色彩。
他所,傾慕著的。

「呼啊──總算下課了。」頓了頓,對方回頭,「坂道君,剛剛,一直在看什麼呢?」
小野田闔上書本,眨眨眼,微笑。
「看外面的天空,好藍啊!」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坂道君,等等一起去騎車吧?」
「……但、但是,等下還有課的。」
真波發出長長的抱怨,整個人背過來趴在小野田的桌子上,用無辜又充滿期待的眼神微微仰頭,「真的不行嗎?」
「唔……」發出含糊的咕噥,他側過臉,「可是,真波君再翹課的話,會被教授當掉的。」
「那麼,等下課之後?等到社團時間,我們偷偷去爬坡吧?」
「嗚哇──金城學長和荒北學長會生氣的……」

目光不小心就移回那張明明帥氣得會讓同年齡的女孩發出尖叫,此刻卻故意露出可愛神情的臉,小野田有些無奈地在心裡對自己生氣,為自己對於這個神情的毫無抵抗力。
「等等、傳簡訊跟學長們說一聲吧?」
「才不要,我們自己偷偷跑走吧!」

真波笑嘻嘻地拉起小野田擺在桌面上的手,得意地搖了搖,又輕輕捏了捏,用對方不曾注意過的小心力道,微瞇的眼神燦爛得勝過了窗外耀眼的陽光。
「就我們兩個。」

笑容,以及光線。
小野田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因為哪個而分了神,只知道等他重新找回自己的心跳,兩人已經走在走廊上,準備前往下個教室了。
就如以往的每一天。



《在我之後》


他喜歡坐在那個人的斜前方,明明不曾專心聽講,卻總會分神注意到後方投射過來隱隱約約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時,努力遮掩又小心翼翼,那種彷彿讓心臟被羽毛輕撓的癢。
對方始終認真又努力地瞪大本來就很圓的眼睛在聽課,雖然成績一直不怎麼好,卻是受教授們喜歡的乖巧學生。十分普通的外型,卻因為騎上腳踏車而被眾人逐漸注意到的男人。
真狡猾,明明是他先發現的,那種燦爛得能照亮陰天的笑臉。

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是溫暖而柔和的,他並不討厭,反而越來越享受被如此的關注,就好像一直以來在賽道上奔馳時,最希望在終點前與之相伴的那種眼神。
忍不住的時候,他會假裝看向窗外,然後趁對方分神的瞬間悄悄回望,將那份自己熟悉的風景再添上一筆更深刻的色彩。

要是能快點敲響鐘聲就好了。
等到那個時刻,他就能裝作毫無顧忌地拉住那個人的手,在那張遲鈍又困惑的笑臉下,記住對方手心的溫度。

「真波君,中午,還要去頂樓睡覺嗎?」
被對方的詢問拉回注意力,真波回頭一笑。
「當然!」

小野田有些困擾地偏著頭,「那麼,今天不能再睡過頭了,下午還有那個教授的課……」
「不要緊的啦,我會叫醒坂道君的。」
「……不,才不會叫醒的吧?」
忍不住吐槽,小野田想起每次等他醒過來時兩人的姿勢,就忍不住臉紅。他始終不能明白自己怎麼會整個人趴到對方懷裡去的,在家裡的睡姿分明就沒有這麼差。

真波在小野田看不見的位置吐了吐舌頭,他才不會承認,每次趴在另一人柔軟的大腿上根本就睡不著的這件事。最後乾脆等對方睡著後再悄悄地調換兩人的姿勢,怎麼想都覺得自己有些卑鄙。
「啊、天空真的好藍啊!」
「……嗯。」

真波在回頭時看見了對方的笑臉,那刻的心跳突然劇烈得彷彿衝線一般緊張,他卻更堅定的捏住了那隻溫暖的手,不想放開。
不,應該說,永遠都不會放開。
就如同他所期盼的每一天。




-END
一天存了一點點的短打嘿嘿嘿,
終於能集起來發。
好想盡情地寫文盡情的萌山坂啊...想要時間(哭
感覺身體和精神都到極限啦ry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