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13)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和有點長的短打,一樣的腦洞閃光,今天的山坂都在床上♂進行!




《初體驗》


「一、二、三、四、五……等等,怎麼少了一個人?」
「慢著,我們這也有一個人還沒出來咻。」
「又是真波那小子!」
「小野田跑到哪去了咻?」

正好因為合宿訓練而聚集到同一家旅館的箱根學園和總北高校,在最後一天準備離去的集合時間裡,發現各自的隊伍裡同時少了一個人。


*


小野田緊張地盯著手機的屏幕,雙手絞緊褲子,動也不敢動的,連呼吸聲都放得很輕,就怕會吵到另一人。
畢竟這可是號稱最難過關的手機遊戲,小野田連續玩了整個月都沒讓積分成功突破一半,結果這幾天合宿的時間裡,就讓真波迅速的超破了自己的紀錄。雖然有些小小的嫉妒,但是為了成功拿到最後的角色卡牌,小野田沒有猶豫的將破關的任務交給了真波。

真波認真地點著手機螢幕,滿腦子卻在想著等會破關之後另一人臉上會出現的笑容,大概還是那種很燦爛、又有點傻氣,卻會讓人的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的微笑吧?
是真波山岳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

專注於那隻小小手機的兩人理所當然沒有注意到又重新擠回房間的幾個人,東堂在真波身旁喊了好幾聲都沒有得到回應,最後還是荒北忍不下去了,握拳朝著真波的頭頂用力捶下。
「嘶──」
「啊!」
真波和小野田同時驚呼,真波因為頭頂傳來的疼痛而抬起頭,小野田則是看到了手機屏幕黑掉了於是湊過去。

「唔!」
「好痛!」
兩人的臉頰撞在一起,牙齒嗑到了嘴唇,小野田摀著嘴角,真波也以同樣的姿勢後仰。

「你們兩個不可思議醬夠了啊!趕緊收拾背包,司機都已經準備好了。」荒北忍無可忍的一手拎著一個,讓他們趕緊回過神來。
發現自己闖禍後,兩人的反應倒是很迅速,乖乖地將東西往背包扔,跟在隊員後面離開了。
在走出通鋪臥房的最後一刻,真波和小野田同時擠在門口,肩膀摩擦到了肩膀。
是溫熱的,就好像適才嘴唇碰觸到的那樣。

他們接吻了。
下意識地轉過頭,小野田對上了真波的視線,同時臉紅了,又迅速地轉開。
嘴唇上被磨破的位置,有點疼,又似乎有點莫名其妙從心底升起蠢蠢欲動的癢。

這是他們初吻的感覺,和之後的另外一次,往後的每一次,都不盡相同。



《曾經的瞬間》


「如果能夠回到過去的話,曾經有那麼一瞬間,不想和坂道君相遇呢。」
他將枕頭抱在懷裡,看著倚靠床頭坐在身邊的人,忽然笑著這麼說。
對方有些遲鈍地眨眨眼,回過頭來望著他,一臉困惑似乎又有些緊張,手中的漫畫書都被捏皺了。
「真波君說的……是什麼意思?」

抬起手將快被捏爛的漫畫拿開放到一邊,真波朝身旁的人壓過去,用全身貼近對方,雙手圈住他曾經摸過無數次細瘦的腰,下巴靠在有淡淡洗髮精香氣的柔軟頭髮上。
「因為,遇見坂道君之後的我,才認識了更多的這個世界。」

知道世界是多麼遼闊,多麼讓人滿心歡愉,卻又痛苦不已。喜歡一個人的情感能夠無比輕快的同時又如此沉重,這是真波山岳從前不曾知曉的世界。
相遇後單純的喜悅,以及初次比賽後那種擊碎他的無力感,在碎片重塑後,被澆灌了強力的黏著劑,不會再次裂開了,卻也在每一個隙縫中填滿了另一人的身影。
假如沒有遇見的話,或許不會認識到那種連呼吸都奢侈的疼痛。
但是沒有遇見的話,那樣的真波山岳,也不會是現在的真波山岳了。

小野田艱難地在快要被擠壞的擁抱中挪動了一點,抬起手給予對方回應。
「雖然不太懂……不過,要是沒有和真波君遇見的話,或許我不會這麼喜歡爬坡,也不會有喜歡上……喜歡上人的一天吧。」那種,屬於戀愛的情感。

「唔,」真波用力地用下巴磨了磨對方的頭頂,悶悶地道,「果然還是要遇見才好,不然就沒辦法成為坂道君最喜歡的人了。」
「最、最最最喜歡的?」小野田慌張地在對方懷裡脹紅了臉。
「不是嗎?我是坂道君最喜歡的人呀。」
鬆開了懷抱,真波笑咪咪地用手捏住小野田的下巴,啾的吻上去,又像不夠似地再蹭了蹭。

對上那張總是讓他無法抵抗的笑臉,小野田臉頰發熱的側過頭,拿起了剛才被放到一邊的漫畫擋在兩人中間,卻還是一邊偷偷地看了過去。
果然,沒有遇見的話比較好吧?
才這麼恍惚地想了一秒,小野田就放棄似地撤下障礙物,朝著對方張開雙手的懷抱撞去。

幸好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如果,所以此刻的小野田坂道和真波山岳,仍然是只屬於彼此的小野田坂道和真波山岳。



《再近一點的距離》


小野田坂道動也不敢動地僵直著身體,被躺在身旁的另一人緊緊擁抱,覺得自己此刻正面臨著人生的重大危機。
雖然已經交往了三個月,也有牽手和親吻,偶爾還會出去約會,但仍然身為純正處男的小野田對於親親以上的那種事,怎麼都沒有想過,本來以為對方來家裡玩會是正常的留宿,好像、似乎、大概是有點危險?
腦袋裡瞬間跑過了好幾本他曾經偷偷翻過的H漫畫,那些平常在腦海裡總是被他下意識馬賽克掉的劇情,現在卻一股腦地全部湧上來,讓他的臉頰變得越來越熱。

不不不不行,明明、明明就只是很正常的擁抱而已,小野田坂道,千萬不可以往色色的地方想!
正艱難地在自己腦海中吶喊的同時,小野田發現自己又被抱得更緊了,對方修長有力的腿和自己的糾纏在一起,不知何時自己的小腿也纏在對方的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吞下了差點脫口而出的尖叫,小野田坂道暫時地斷線了。

真波山岳將手收攏了一點,有些害羞。
已經交往了三個月,但是平常的動作都還是很青澀的互動,突然間被邀請到對方家裡來玩,還可以留宿的這種事,讓真波猜測這大概是某種訊息?會像他想的那樣嗎?
雖然他不如常看動漫的對方一樣對這種事比較懂,但真波好歹認為自己是個正常的男高中生,就算平常不會往家裡帶那種雜誌,也還是能從網路或同學間的口耳相傳知道大概要怎麼處理,唔,最起碼,手的這部分他大概還是很熟練的吧?

腦袋裡飄過某些從未對人說出口的旖思,真波吞了口口水,目光落在對方的臉上,因為緊張而臉紅的樣子,又圓又大的眼鏡被摘下來後,底下那雙眼睛更明亮了。
看起來真好吃……
腿部碰觸到的細膩肌膚,以及環繞過對方背脊的手,溫熱又舒服的觸感,讓真波想要就這樣一輩子黏著,一點都不想放開。
真波熱得縮回手,扯開睡衣領口的鈕扣,又迅速地將手放回原位繼續磨蹭著。

唔啊啊啊快住手──
小野田有種自己快要死掉的錯覺,目光正對那片在自己面前展開的白皙的鎖骨,以及後腰一直被細緻的摩娑著,臉上的熱度迅速蔓延開來,往全身湧去。全身,當然包括被他夾在雙腿間的那處。

將自己的臉埋進對方胸口的睡衣上,小野田憋住了差點不知為何噴出來的淚水,羞恥得想要立刻逃跑,但是腳卻怎樣都無法鬆開,或者說,不想鬆開。纏在另一人腰上的這種動作,雖然令人害羞不已,但肌膚緊貼的那種舒服感覺,卻也讓他不想承認的沉溺其中。
手指糾結地捉皺了真波睡衣的下襬,小野田呼吸艱難地貼在對方身上,企圖就這麼悶死自己。

真波嗅著靠近自己鼻翼清淡的甜味,來自小野田的頭髮,洗髮乳的乾淨氣息。腿被對方夾住的姿勢雖然有點不適應的古怪,但是又讓人不想躲開。
果然好熱,想把衣服脫到,褲子也脫掉,最好把對方身上的遮蔽物也一起扔下床,直接緊貼著彼此的肌膚。想著想著,真波就有些臉紅了,同時也覺得自己太糟糕了,畢竟,對方似乎並沒有做那種事的表示。
雖然,唔,腰被夾得好緊。

好像有點不太妙,真波恍惚地用手揉了揉所及之處的柔軟,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手好像不小心挪得太下面了一點,比腰部還下面一點的位置。
有些抱歉地垂下頭,真波看向躲在自己懷裡的人,卻發覺對方的臉頰紅了,甚至連後頸到耳朵的那片肌膚也顯露出了淺淺的粉。
真波山岳的腦袋當機了一秒。
就這麼一秒,那句對不起我好像不小心摸到你的屁股這句話又被他吞了回去,手也沒有了縮回來的打算,就這麼繼續貼在柔軟的部位上。

吞了口口水試圖滋潤乾燥的喉嚨,真波輕咳一聲,小心地問:「坂道君,那個,我們……」
「就、就這樣子睡覺吧,真波君!」小野田整個人縮了縮,迅速地說著,然後強迫自己閉上眼,「晚安!」
「……晚安。」

真波有點失落,他以為對方和自己一樣有那個意思的。不過也確實,現在的話好像有點太快了?當初答應要慢慢進展的可是自己呢。
安心地摟緊了懷抱裡的人,真波偷偷以嘴唇在對方的頭頂上碰了碰,在黑暗中悄悄等待自己的那個地方冷靜下去。

小野田全身僵硬地動也不敢動,因為他感覺到了抵在腰上的熱度,同時,他也……不想承認的,有點興奮了起來,不過是因為角度的問題沒被發現而已。太丟人了,這樣子的,隨便就情動起來的自己。
但在知道並非只有自己一人的時候,心底卻又有些暗自竊喜。
用臉頰蹭了蹭對方的睡衣,小野田逐漸放緩了呼吸。

果然,已經深刻的意識到了吧?對於這個人無藥可救沉溺的情感。只好就這麼再更用力的、更努力的把懷抱收緊一點,不讓身邊的人能夠輕易地逃開。
小野田坂道,以及真波山岳,都同時在心裡下定了決心。




-END
一樣週六的更新~~~其中兩篇有阿蕭和白白點的梗!
阿蕭簡直太壞了,意圖讓人爆字(哼

评论 ( 7 )
热度 ( 7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