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甘甜的疼痛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NC-17
注意:還不是戀人的山坂,以及小福利!





迷迷糊糊還未清醒的小野田打了個哈欠,動作慢吞吞地脫下睡褲,有點後悔自己昨晚強撐著追完整季的動畫番,直到天空開始泛白才終於躺上床。明明今天和人約好了要讓對方來家裡玩的。
他有些遲鈍地拎起牛仔褲套上,因為姿勢不穩還差點跌倒,就著歪斜的姿勢一下子拉起拉鍊。

接著一聲響徹小野田家的慘叫響起。


*


「打擾了──」
真波山岳雀躍得幾乎是用跳得走進門,畢竟兩人做了這麼久的朋友,他還是第一次來到小野田家玩,雖然今天不會去爬坡,但光想著能在對方的家裡發現什麼,或是看著那張圓圓的臉上出現各種各樣有趣的表情,就讓他產生如同比賽前才會有的滿心期待。
同時他注意到了,平常總是掛著傻氣笑容的人,今天的臉色似乎有點蒼白?

小心翼翼地拉上門,小野田勾著看似僵硬的微笑,準備帶真波去自己的房間。雖然今天爸爸和媽媽都不在家,但早上的某個「意外」讓他決定還是暫時縮小自己的活動範圍比較保險。
「坂道君,臉色好像不是很好,怎麼了嗎?」真波終於忍不住擔心地問出口,畢竟對方爬樓梯的速度顯然一點也不正常,幾乎是用磨蹭的動作在緩慢挪動雙腿。
臉頰因為尷尬紅了起來,小野田含糊其辭的說可能是因為前一天熬夜的關係,結果被真波認真地說了幾聲,身為運動員不能經常熬夜啦,一定要早睡早起精神才會好之類的話。

等到兩人終於回到房間裡時,小野田已經滿身大汗了。雖然這種「意外」不可能是第一次發生,但那種貫穿全身的痛楚仍然沒有絲毫消退,他甚至開始隱約煩惱起來,該不會真的把那個地方弄壞了吧?
「坂道君,不舒服的話你就先睡一下吧?我不介意的哦。」真波看著小野田剛回到房間裡就立刻坐到床上,還露出幾乎是蜷縮起雙腿的姿勢,於是體貼地這麼說了。
「不、不是的……我……」手指揪緊床單,小野田燥熱得快要哭出來,一點也不想說出自己幹了多麼愚蠢的事,但看著真波專注而擔心的樣子,他就沒有辦法繼續對那雙溫柔的眼睛說謊。

深吸了一口氣,小野田偏過頭望向床頭的粉紅色印著公主的枕頭,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就是……那個……」
「嗯?」真波眨眨眼,靠了過去。
「早、早上,夾到了。」
「夾到了?」真波一臉困惑地看過去。
「褲子的拉鍊,」小野田滿臉通紅的對上真波茫然的表情,「夾、夾到了,那個地方。」

真波愣了幾秒才總算理解小野田的意思,同時對因為這種事而害羞的對方感到好笑又可愛,這樣的事情對男孩子來說並不新奇,但小野田的反應卻青澀得不像個男高中生。
「坂道君真可愛啊,這種事沒關係的,」真波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小野田的頭,圓圓的頭上柔軟的短髮,摸起來挺順手的,「應該說,你確認過了嗎?有沒有受傷?」
小野田只好虛弱地解釋,因為起床太晚了,剛換完衣服真波就已經到達家門口,他還沒有時間再拉下褲子看看底下的情況。

「唔,那現在來看吧!我幫你。」
真波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時間猶豫,接著半跪在地上,雙手順勢放到對方褲頭。小野田嚇得幾乎跳起來,立刻用雙手拉住自己的褲子拚命搖頭。
「沒、沒關係的!真波君來我家是要玩的吧?不用管我的!」
「這怎麼可以呢!坂道君的那個地方受傷的話,以後就不能騎自行車了吧?必須要好好確認一下。」
「不、不用,真波君──我我我、我自己來!」
「我們都是男生,不需要害羞啦坂道君。」

小野田最後抵抗失敗,欲哭無淚地用手遮住臉頰,放棄似地任由對方拉下拉鍊,將褲子往下拉了一點。真波眨眨眼,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對方緊實的腰線,讓小野田狠狠地抖了抖。
「坂道君的身材比我想像中好啊。」
「因、因為,最近一直有在騎自行車……」小野田慶幸對方看見的不是自己騎車之前的軟綿綿身體,不對,為什麼要慶幸?

真波緩慢地拉下那件普通的格紋四角內褲,在小野田遮遮掩掩的雙手下看到了那個部位。唔,大概是很正常的大小。從未看過另外一個同性的隱密部位,真波當然也無從比較,反正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比較好一點就是了。
無視於小野田的掙扎,真波直接用雙手小心地捧起了對方的東西,湊近仔細地觀看。的確在前端有些紅,但並沒有看到傷口,也沒有腫起來,大概沒有因此而受傷吧。

正想抬起頭和對方說不用擔心的真波,對上一雙泛著淚光眼角發紅的眼睛,因為尷尬而脹紅了臉,牙齒用力地咬紅下唇,似乎在輕輕顫抖著的小野田。
真波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
「大概沒有問題,並沒有看到傷痕……」有些口乾舌燥的,真波舔了舔嘴角,手指忍不住稍微收緊,但接著感受到手中溫熱的觸感後才想起來自己還捏著對方的敏感部位。

小野田顫抖得更加劇烈了,手指捉皺了床單,輕輕哼了一聲。
真波發現他手中的那個東西,好像,似乎,大概是脹起來了一點?
「坂道君……」
「真、真波君,已經可以了吧?」小野田急急忙忙地打斷他,在喘息中努力穩定自己的聲音,「謝、謝謝真波君。」

真波歪著頭,緩慢地眨眨眼。
「沒關係的哦坂道君,我可以順便再幫你檢查一下,反正,你已經起反應了吧?」
「真真真真真波君!」小野田嚇得將雙手放到真波的肩膀上,想要將他推開,但是自己的那個東西還被握在對方手裡,該怎麼辦才好?

「雖然沒有看到傷痕,但這種功能也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安全吧?」真波微笑,動作輕柔地收攏手指。
小野田用力喘息了一下,努力夾緊雙腿,拚命搖頭。
「不、不……」
「不用介意的哦?我也是男生嘛。」

因為是男生,所以當然知道要摸哪個地方最能感到舒服。雖然是第一次幫別人做這種事,但真波好歹也是個正常的男生,對於要怎麼做完全不會感到困惑。稍微圈起手指後,細緻地撫摸那個被他握在手裡的東西,奇怪的是,明明同樣是男生的部位,他卻不會對小野田的這個地方感到討厭。
偷偷瞇起眼抬頭時,可以完整看見對方的神情。
垂下頭努力想要把自己縮起來的小野田,顫抖得就好像找不到能夠附著依靠的東西,無力地喘息,臉頰是可愛的粉色,連耳朵和頸邊也都染上了淺淺的顏色,汗水弄濕了額頭的短髮,想要努力克制卻還是不小心從被咬紅的嘴唇間溢出的哼聲,如同小動物掙扎時的無用抗拒。

從夾緊雙腿的姿勢,變成下意識磨蹭著的動作,小野田撐著真波的肩膀,幾乎要靠到對方身上去了。足以燒壞腦袋的熱度擴散到全身,那種幾分鐘前還困擾著他的痛楚已經全然消失,化作另一種甘甜的疼痛,侵蝕他殘存不多的理智。
心臟跳得飛快,小野田被剛剛和真波對視時那種陡然升起的情緒弄得完全不敢抬起頭,那雙乾淨清澈得像天空的眼睛,其中倒映出了自己的樣子,難堪的、凌亂的神色。明明不想要弄髒這個清爽得如同一陣風的人,卻做不到用盡力氣去推開。

太過舒服了。
不論是被仔細照顧著的那個部位,或是那種落在身上專注溫柔得讓人發熱的視線,胸口傳來的莫名悸動,讓他不願意去思考自己的心跳是為何而來。
終於忍不住地哼出聲,小野田全身脫力地靠到了真波肩膀上,急促喘息著。

真波愣愣地看著手中白濁的黏膩,耳邊被溫熱的氣息吹拂著,有些後知後覺地紅了臉。
小野田重新撐起身體,咬著唇迅速抽了幾張床頭的衛生紙,用顫抖的動作將真波的手拉起來擦乾淨,期間完全沒有說話。

真波拉住小野田的手,吞了口口水試圖濕潤乾燥的喉嚨。
「我……我去洗手吧,不用擦了。」
「浴室在出去的右邊……」
真波應了一聲,有些踉蹌地起身,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速度快得讓人以為他在逃亡。

小野田緩慢地把自己身體上被弄髒的部位擦乾淨,拉上褲子,將捏成一團的衛生紙以拋物線投入了垃圾桶中,之後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急速跳動的心臟依舊沒有放緩的打算,那種燒灼整個房間的熾熱,仍然停留在身上。
他有些遲鈍地垂下頭看著自己顫抖的手指,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東西,臉又噗的一聲瞬間紅了。

真波回到房間後,對上小野田的臉色,動作忍不住就開始有些糾結。
他小心翼翼地蹭回床邊,拉起小野田的手。
「那個,要不要出去走走?你的那個地方……還痛嗎?」
小野田迅速又猛烈地搖搖頭,卻不敢看向真波。明明已經不再疼痛,那種麻麻癢癢難耐的感覺,卻再度竄遍了全身,又甜又苦。

「……去,去外面吃午餐吧?附近有一間拉麵店,很好吃。」
小野田起身,打算領著真波帶路,卻在即將掙脫對方的那隻手時,又被纏緊了。
真波躲開小野田困惑地投射過來的視線,輕咳一聲,卻更堅定地捏緊了對方的手指。
「嗯,走吧!」





-END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這種氣氛!!!我喜!!!
青澀的誘惑我也喜!!!

投餵一下自己快乾枯的腦袋,
不過最近還是因為在閉關所以只有禮拜六可能會有時間碼點東西啦(垂死掙扎

评论 ( 3 )
热度 ( 10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