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逢妖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3
注意:妖怪PARO短篇,會不會有後續不知道~





他聽見了哭聲。
微弱的、隱密的,如同為了不被發現而刻意壓抑的哽咽,像初生徬徨的小動物那般,急切地想尋求幫助。

陽光穿過樹葉間折碎成細碎光點,微風和煦,森林裡寧靜祥和,幾乎只有那些蟲鳴鳥叫。他在樹幹上翻身,打了個哈欠。然而靈敏的耳朵依然能聽見那陣隱隱約約的哭聲,擾人休眠。
慵懶地看著天空發呆許久後,他終於還是扶著樹幹起身,尋好方向,用力一蹬跳離支撐自己的樹幹。
翅膀拍動,一片純白的羽毛隨風飛落,透著陽光來看幾乎是透明無瑕的。


*


黑髮少年呆愣愣地站在一小片草皮中央,周圍全是草木樹叢,看不見屬於人類能行走的道路模樣。他已經在這裡停留了一整個早上,卻仍然找不到出口。
比起迷路更令他徬徨無奈的是,對於自己的人生毫無記憶這點。

他不記得自己怎麼會在這裡,也對周遭的景色沒有半點印象,只在模糊中記得自己的名字,小野田,小野田坂道。
臉上圓形框架他知道那是眼鏡,他知道自己穿著衣服,也知道這裡是森林,他對於事物能夠辨識,卻沒有關於自己這個人的任何記憶。除了身上的這套衣服之外,也沒有其他攜帶的東西能夠提供他線索,就好像他是突然誤入了這座森林,迷失在此處,找不到回家的路。

明明天氣如此美好,周圍的景色遼闊美麗,他卻絲毫沒有欣賞的欲望,對自己記憶的空白讓他有些恐懼,拼命地想要尋找到什麼來解開困惑,忙了許久,卻仍然找不到走出這座森林的正確道路。
肚子沒有他預料的飢餓,嘴巴也不曾因為缺水而乾渴,但他仍然害怕自己會死在這裡,獨自死在這座看不見盡頭的森林裡。
安靜得只有動物和昆蟲經過的聲音,卻沒有半個人能給予他回應,害怕驚慌的情緒在腦袋裡攪成一片,讓他面色蒼白地顫抖,甚至有點噁心得想嘔吐。

誰都好,只要能在此刻出現,只要能讓他知道自己並非獨自一人……

背後的樹叢發出摩擦聲,少年驚嚇地回過頭,以為那是什麼伺機等待的肉食動物,視線卻被一大片的純白給遮住。
「……就是你呀?愛哭鬼,哭了一整個早上害我都不能好好睡覺。」
後退一步跌坐在地上,小野田瞪大眼睛,嘴巴開開闔闔許久,終於虛弱地擠出一句話:「我、我才沒有哭。」
面前這個穿著和自己風格很不同的古時狩衣,古怪的藍色頭髮,以及背後長著雙翅的少年,大概,不是和自己同種的人類。

妖怪。
小野田的腦袋裡莫名其妙浮現出這個詞,一直撲通撲通驚恐跳著的心臟,卻因為對方的出現而逐漸趨於和緩。

妖怪少年赤裸的雙足踩上草地,將巨大的翅膀收在身後,繞著那個動也不敢動的人類轉了一圈,最後回到正面蹲下,直視那張臉。他抬起手指,戳了戳掛在人類臉上的眼鏡,像在好奇這是什麼一樣,接著看到了人類的眼睛。
乾淨的深色,蘊藏著一點夜空的藍,瞳孔中清楚的倒影出自己的模樣。

妖怪少年縮回手,用蹲著的姿勢微笑:「我是烏鴉天狗,真波山岳,你呢?」
「我、我我我我是小野田坂道,」他緊張得不小心咬到舌頭,臉頰脹紅。雖然想不起烏鴉天狗是什麼類型的妖怪,但他還記得自己的物種,「……我是人類。」
天狗,真波山岳眨眨眼,又眨眨眼,突然笑出聲,翅膀也跟著拍了兩下,飛散的羽毛捉住了小野田的視線,目光忍不住順著那片潔白飄去。

真波抬起手,用親暱的姿勢撥開小野田額頭上的細碎頭髮,對上另一人茫然的神情。
「你,不是人類呀。」
他的手指在額頭接近髮線的那個地方摩娑,讓小野田緩慢又驚恐地張大了嘴巴。一小塊尖尖的突起,如同皮膚底下長出了短角,隱密的生在額頭正中央。那絕對不是人類會有的器官,至少不會在被撫摸的時候產生那種極為強烈的牴觸感,就算對方的動作其實很輕柔。

真波縮回手,看著小野田震驚的模樣,勾起有些慵懶的微笑。
「你是鬼。」


*


小野田坂道跌跌撞撞地跟著那道在樹枝間跳躍的身影前進,腦袋裡仍在嗡嗡鳴響,迴盪著妖怪少年,真波對他說的那句話。
他不是人類,而是鬼。
下意識地又用手去碰觸額頭中間的那個小突起,尖尖短短的角,雖然他模糊地猜想以往看到的鬼感覺不應該是這樣的,但失去記憶的他卻無法核實真相。

真波對他稍微地解釋了,長著尖角的鬼也是妖怪的其中一種,最常聽見的就是雷鬼,能力強的能夠掌管雷電,或者是傳說裡想和人類做朋友的紅鬼和青鬼,並不是小野田想像的那種幽靈,這種鬼也屬於妖怪的一種。
基於照顧同族的理由,真波讓迷路的小野田跟在身邊。
「為、為什麼我會變成鬼呢……」小野田喃喃自語,不懂為何有種想哭的情緒。雖然失去了記憶,但他覺得自己應該是人類才對,應該生於那種繁華的都市,而非這樣茂密蓊鬱的樹海。

真波跳到另一條樹幹上,腳勾著一下子倒立過來,整張臉剛好晃到小野田面前,讓他驚嚇地後退了一步。雖然這隻妖怪天狗始終很親切,微笑的樣子以小野田模糊的印象看來,大概是可以稱為帥氣的那種,但他仍然對於這種生物有些害怕,畢竟他連自己是鬼的這件事也會害怕。
「你原來不是鬼嗎?」真波倒立著、好奇地問。
「雖然不太記得……但我應該是,人類吧。」小野田小心翼翼地回答,也跟著停下腳步。

「唔,可是人類是進不來這座森林的,」他一晃,又坐回了樹枝上,雙腿擺盪,「這裡是妖怪之森。」
「妖怪之森……」
真波轉頭看他,目光溫和,「所以我想,你大概是死了吧。」
「死、死了?」小野田吞了口口水,腳有些無力地靠在一旁的樹幹上,面色蒼白。
「人類的執念可以讓人變成鬼,如果只是普通的死亡,你的靈魂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真波用充滿興趣的眼神看他,「吶、坂道,你的執念是什麼?」
「我的,執念……」

沒注意到對方直接喊了自己的名字,小野田努力回想,腦袋裡卻只有一面空白,模模糊糊的影子在其中晃動,他卻無法撥開那層霧將它看清楚。
有些沮喪地扶著樹幹,小野田嘆氣,「我想不起來。」
或許因為沒有記憶,小野田雖然有些失落地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死了,卻沒有太過傷心,畢竟他什麼都沒有想起。

兩隻妖怪繼續向前走著,真波準備帶小野田去比較安全的居所,因為即將黃昏,逢魔時刻,依照小野田這種模模糊糊又看起來剛新生的程度,要是不好好躲起來大概很快就會被其他大妖怪幹掉了。
真波不是那麼想看到這隻傻傻的鬼就這麼死去,這個鬼雖然有點呆,但大大的眼睛和看見小動物時的笑容卻很可愛。真波很努力地想讓這隻鬼再度笑起來,卻似乎有點困難,對方仍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沉浸在徬徨無措的情緒裡。

最後的一段路程裡,真波用雙手將坂道從背後摟住,展開翅膀飛到了大樹上。足足需要十幾個人才能環抱的大樹,高聳入雲端,周圍也都是蓊鬱的樹林,因為光線的逐漸消失,霧氣也開始瀰漫。
大樹的樹幹中間有個寬敞的樹洞,真波將小野田扔進去後也擠了進去。樹洞裡鋪滿了乾燥的葉子,角落放著顏色鮮豔的果子,以及一些看起來亮晶晶的石礦和水晶。

小野田縮起腳環顧四周,又看了看真波,「這裡是你的家?」
「嗯,我的其中一個家,」真波挑了幾顆水果塞進小野田手裡,「吃吃看吧,雖然妖怪都不用進食的,但是這種果子很好吃。」
小野田乖乖地接過,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果肉,有點像記憶裡的橘子,明明是鮮豔的紅色,卻又不如番茄那麼多汁。
「大多數的妖怪基本上不吃東西,但有些妖怪卻喜歡吃人,或者吃小妖怪、小動物,這種妖怪通常是食肉的動物變的。」真波打了個哈欠,往後躺在枯葉上,轉向小野田這邊。

「真波,是會吃人的妖怪嗎?」小野田小聲地問。
「烏鴉才不會吃人的吧?」真波噗哧一聲笑出來。
「可是,真波的翅膀是白色的,不像烏鴉……」
「我一出生就是白的翅膀,」真波的語氣有些落寞,「大家一開始都討厭我,覺得我是烏鴉中的妖怪,結果我就真的變成了妖怪呢。」
小野田吃完果子,手在短褲上擦了擦,也跟真波一樣躺下來。

「白色的翅膀很好看,像是、像是……」小野田努力搜尋記憶,終於想起適合的形容詞,「像是天使一樣!」
「天使?」
「嗯,是很神聖、善良的生物,雖然也是傳說,但卻很受人類喜歡……」小野田把眼鏡摘下放到旁邊,轉過來面對另一張臉,帥氣卻柔和的臉,溫柔又親切,對他來說,的確是拯救於他的天使。
「坂道喜歡天使嗎?」真波背後的翅膀抖了抖,腳趾搓了搓樹葉,有點迫切地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嗯,喜歡!」

望著對方燦爛的笑臉,真波感覺有點熱,臉頰和心臟都是,他從未有過這種情緒上的變化,對他來說很是新奇,卻並不討厭。
緩慢地閉上眼後,他在內心想著,或許能夠收留這隻無家可歸的鬼久一點。


*


小野田就這麼和真波暫時地住在一起,一邊學習妖怪的知識,一邊努力回想自己的記憶。
那層瀰漫在腦袋裡的霧團似乎開始消散,他看見了許多和自己穿著同一種衣服風格的人類,寬敞的街道,來往的車輛和高懸的告示牌,想起了自己的那台淑女車,想起家門前的坡道。但是他還是不曉得自己死亡時的執念是什麼。
明明應該在城市裡生活的他,又何會來到這座森林?

真波每天帶著坂道在周邊的森林裡飛來飛去,讓他熟悉環境,告訴他妖怪的習性。通常妖怪都會有自己的保命技能,就好像烏鴉天狗能用扇子起風,但是小野田目前還沒找到屬於自己的。
因為真波的介紹,小野田認識了住在隔壁山頭的綠髮蜘蛛精,愛吃蜂蜜的熊獸和看起來總在生氣的狼獸,以及被蜘蛛精趕到另外一個山頭的山神。
真波說,山神不是妖怪,卻喜歡住在妖怪之森裡面,趕都趕不走。

小野田逐漸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無憂無慮,不需要再上學,也不用擔心功課,雖然仍會想念父母和現代生活的物質,像是漫畫、卡通等等的,但是他開始喜歡在森林裡遊蕩,喜歡和動物們玩耍,喜歡藏在樹間睡午覺,看著日出和黃昏,習慣了身邊的振翅聲。
他仍然沒有想起自己的執念是什麼。

幾個月後他換上了蜘蛛精給他做的狩衣,深色的不易髒的顏色,他很喜歡。現在的他和真波站在一起,就像一黑一白的對比。
直到遇見一隻想吃掉自己的蛇妖,小野田才終於發現自己的能力。他逃跑的速度比所有人都快,當他氣喘吁吁地跑回大樹下時,身後的那隻妖怪早就不見蹤影。
那之後真波用閃亮亮的看起來有點恐怖的眼神,興奮地要求和他比賽。小野田在地上跑,真波在天上飛,最後他贏了一點點,真波不太甘心地說那是因為他差點撞上一隻飛得亂七八糟的鳥。

某天,當小野田在樹洞裡醒來,看著身旁另一人睡得流口水的模樣,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執念。

「我想要交到朋友。」他在黑夜中輕輕呢喃。
因為自己的興趣,從小就時常被說是宅男,雖然有可以聊天的同學,卻不曾深交。沒有人會知道他喜歡什麼東西或討厭什麼東西,也沒人想要認真的理解他。
變成妖怪後,他交到了好多朋友。
雖然遠離了正常的社會,再也看不見父母,不能繼續追著自己喜愛的動漫,但是這樣悠閒自在的生活,他也挺喜歡的。

他想起了自己為何會跑進森林。
他聽說山林裡的某個寺廟特別靈驗,於是鼓起勇氣想要在高中開學之前來求個好運,希望能實現自己想交朋友的願望。卻沒想到前一天沒看新聞的他正好碰上了暴風雨,最後在森林裡迷路,因為失溫和疲憊閉上了眼睛,再醒來卻已經到達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人類進入不了的世界。
他依稀記得,那座寺廟所供奉的神明,就是烏鴉天狗的妖怪,寺廟的石像雕刻,用得是少見的白色石頭,就如同真波展開的翅膀般純白。

「你一定是,聽見了我的願望,對吧?」小野田微笑,小心地碰觸到對方放在枯葉上的手,貼合了手背上的一小塊肌膚。
聽到藏在他心底的寂寞哭泣,所以才找到了獨自徘迴於此處的他。
「謝謝你,我的,小小的神明先生。」





-END
最近看好多古代文所以可能文風會有點受影響吧(摸下巴
雖然挺多人都寫過妖怪PARO但果然還是會想寫呢!
天狗真波真是太適合了~~~
頭上有小小尖角的坂道也很可愛!

之後會很忙所以更新真的還是會慢啦,另一部份原因是刀跟純粹的懶(逃

评论 ( 8 )
热度 ( 9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