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11)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一樣短打腦洞閃光~第三篇是阿蕭想看的舔棒棒糖短打~




《輕輕的》


讓他形容真波山岳這個人的話,第一個聯想到的詞是帥氣,騎乘自行車時的灑脫與如風飛揚般的性格,再來想到的就是溫柔,很溫柔的一個人。從第一次見面就毫不猶豫伸出的援手,鼓勵他向前邁進,以及筋疲力竭時短暫支撐他的肩膀。

溫柔又帥氣的人,就如同此刻將他摟進懷裡手足無措的安慰。
狼狽的眼淚和鼻涕都擦在那個人的衣服上了,卻沒有被推開,肩膀被輕柔的力道拍撫著,可以猜出對方完全不擅長做這種事,顯得遲鈍又笨拙。
但是狡猾的他,卻仍然沒有停下哭泣。

心臟傳來的陣陣痛楚,想讓對方也感受到,體會到此刻他的懊悔和悲傷,艱難地啜泣混雜喘息,手指勾著另一人的衣角,視線隨著眼淚而模糊。
輸了比賽的這種心情,好疼痛。
小野田坂道閉上眼睛,卻想起對方第一次輸了比賽時的神情。落寞的、黯淡的眼神,僵硬的表情,很明顯能看出的淚痕,接過他遞去的水壺時,遲鈍的動作。原來是如此的疼痛,現在的他也深刻理解了。

手指捉住的衣襬不想鬆開,懷著孩子氣般的心情捏皺了手中的布料。明明和這個人是對手,卻在比賽之後被這個人安慰。酸楚的感覺就好像舌頭不小心舔到的淚水,鹹鹹澀澀,心臟的跳動卻一下一下的變得平緩。
溫柔又帥氣的真波山岳,他想要討厭的對象,卻怎麼也討厭不起來。

怎麼可能會討厭得起來?



《暖暖的》


「我回來了──」

剛踏入公寓的真波山岳扔下背包,咚咚咚地踏著木板走向客廳,看著坐在矮桌前一邊吃薯片一邊回過頭來對他微笑說著歡迎回來的少年,立刻坐下來環住另一人,將臉埋進對方的肩頸裡。
「真、真波君?」顧不得電視上的動畫正演到精采的部分,小野田坂道有些擔心地想歪過頭去看另一人的表情,卻被更用力地抱緊了。
呼吸著鼻尖嗅到的乾淨氣息,真波才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又開始跳動。因為學校成績太爛而被系主任暫時禁止參加社團活動什麼的,似乎也不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了。
雙手緊緊環著另一人比自己細瘦很多的腰,大腿也平放著,貼住了對方只穿著短褲而碰觸到的肌膚,溫暖又細膩。

「真波君,怎麼了嗎?」有些擔心自己的同居戀人,小野田艱難地用手摸摸那顆在他肩膀上不停磨蹭的頭,試圖撫平那根翹起的頭髮,雖然最終無果。
「唔,我在補充養分,補充坂道君。」
悶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小野田愣了愣,嘴角悄悄地勾起。

「這樣的話,我也想要補充養分呢。」
「唔?」
真波抬起頭,困惑地看向小野田微笑的神情。小野田拍拍自己前方的地板,眨眨眼:「真波君,坐過來吧?」
真波安靜了兩秒,在對方閃爍亮晶晶期盼的眼神下,最後還是慢吞吞地挪了位置,縮著坐在小野田腿間,和剛才兩人的姿勢差不多,只不過角色互換。

小野田嘿嘿地笑著,用力向前一撲摟住真波的腰,比對方矮的身高注定了只能將臉貼在另一人的背部,但他已經很滿足了,是真波的溫度,以及真波的氣息,他最喜歡的。
真波山岳瞪著天花板發呆,覺得背部好熱,雙腿碰觸貼合的肌膚也好熱,忍不住就舉起手遮住了也跟著發熱的臉。



《甜甜的》


草莓牛奶的味道甜膩得不得了,在嘴裡逐漸散開。舌頭舔得有些痠和麻木,卻又不想退開,在更多一點汲取這種甜膩,冰涼的、溫熱的。除了棒棒糖之外,另一人的唇舌。
嘴巴張開含進了半顆糖果,對方就會順勢舔上來,舌頭把那顆小巧圓潤的甜膩又搶回去,一邊卻誘惑似地碰觸到他的舌頭。
喘息和熱氣,鼻尖的輕微碰觸,嘴唇也被細緻地舔過。

兩個人搶著一隻棒棒糖吃,幼稚的玩鬧,卻演變成了現在旖旎的狀況。沒有人打算先一步退出,不想放棄。但究竟是不想讓出那顆糖果,或是來自另一人溫柔的舔吮,小野田坂道的腦袋已經無法繼續思考如此複雜的問題,只知道當他回過神來,才發覺嘴裡的那顆糖早就消失,而自己已經躺到了床上去。
但那股甜膩的氣息依舊沒有消散,反而變得越加濃厚香醇。
在對方的唇上,在他的舌尖,以及怦然跳動的胸口。





-END
不小心就刀了,咳
更新大概要變慢了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