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10)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閃光,依舊是白白阿蕭點的梗,嗯都是同居的山坂。




《如紳士般優雅》


「嘿──原來坂道君就是在玩這種遊戲呀?」

面對突如其來出現在耳邊的聲音,小野田哇的一聲扔開滑鼠,反射性地遮住電腦屏幕,小心翼翼回過頭。
「真、真波君怎麼突然過來了……」
「雜誌看完了好無聊,看見書房的燈還亮著所以就過來啦!」真波俯身湊近,瞇起眼,「這個女生挺可愛的嘛,是坂道君喜歡的類型?」
小野田看看螢幕,又看看滿臉興趣盎然的真波,默默地縮回手,有些糾結地重新握回滑鼠。

「雙馬尾,和坂道喜歡的那個……小鳥公主一樣的?」
「是、是湖鳥公主,」看著螢幕上微笑等待他繼續按下任務的女孩,小野田緩慢地紅起臉,「就是,很普通的遊戲而已……」
「好像挺有趣的嘛,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戀愛遊戲?」真波歪著頭,手自然地放到滑鼠之上,握住另一人的手,「坂道君好狡猾啊,都有了我還和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談戀愛。」
「不不不不不是的、真波君,等等……」

真波面帶微笑,懷著一點也不想說出口的忌妒心點了暫停任務的按鈕,拉回主選單的頁面,卻在跳出遊戲頁面的主選單時沉默了。
畫面中看起來清純可愛的女孩,卻在主選單上擺出了誘惑撩人的姿勢,露出一部份的肉體。就算是沒怎麼玩這種遊戲的真波都看得出來,這是一般宅男在網路上盛傳的那種H GAME。
小野田急得快哭出來,想抽開被壓住的手拔掉電源線,或者乾脆逃離這個房間,總之就是不想看見另一人此刻的表情。被對方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的話,大概會羞愧得想鑽進床底下吧。

「……唔,原來坂道君有這種興趣呀。」
「嗚哇!不是的、不是!」小野田轉過身抽出手拉住了真波的衣角,阻止對方轉身離去,「是、是那個,嗚嗚嗚嗚,我是在努力不讓卡莉醬被、被H……」
「不用解釋的,坂道君。」
「不是的嗚……真波君不懂,我我我是在努力保護卡莉醬,努力不讓她被、被……」
「啊我懂了,坂道君就是那種人吧?玩H GAME但是卻想要努力達成全年齡,保護女主角通關的紳士玩家?」
「嗚、原來真波君知道嗎?」

真波轉身,將小野田的手握緊,對那張皺著眉脹紅了臉眼角還含著眼淚的神情露出溫柔的微笑。
「嗯,我相信坂道君喔。」
「太、太好了……」小野田始終緊繃著懸在高處的心情,終於稍微獲得平復,然而過度緊張的情緒已經讓他有些腿軟。
「但是,讓坂道君欲求不滿到要玩H GAME,我果然太失敗了吧?」
「耶?」
「那麼就從今天開始吧,每天晚上的時間,我都會陪著坂道君,那些遊戲裡的紳士劇情,坂道君想體驗到的那些,我們都來一一嘗試吧?」

被壓倒在書桌前的小野田茫然地望向天花板的燈,不懂情況究竟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
「不是的,真波君,你沒有聽懂啊──」
明明就不是想要親身體驗才玩的遊戲呀!

對於點開網友寄來的遊戲並且挑戰紳士過關感到無比懊悔,此刻的小野田坂道只能含淚瞪著螢幕上仍維持燦爛笑容的女孩,決定以後再也不輕易嘗試這種網路傳說了。



《如蜻蜓般點水》


在睡前看最新一期的周刊漫畫一直是小野田坂道的習慣,但自從和戀人同居後,這個習慣就開始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例如此刻正專注於劇情,隨著畫面中落淚的少女跟著心情跌宕時,那隻鑽進他上衣裡貼在腰上的溫熱手掌。
「真波君──」
「我什麼都沒做啊,你繼續看漫畫嘛。」這麼說著,卻把頭靠到了另一人的肩膀上,真波山岳把笑容悶悶地壓在衣服裡,撩開衣服的手指轉了個彎,往後摸到了少年弧度優美的背脊。觸感真好。

小野田鼓起臉頰,翻頁,看著漫畫中的女主角逃開了,而那位讓她傷心的男主角正在後方追趕。
什麼都沒做的真波輕輕咬住了少年的後頸,在細膩的肌膚上用舌尖舔過,手掌來回撫摸著腰部的線條。輕柔的沒有打擾到對方的力道,卻如同隔靴搔癢,得不到解脫,反而讓那股煩躁的熱度更加盤旋於心。

男主角追上了女主角,並且將她緊擁於懷。
趴在他身上的人卻仍像是輕飄飄的羽絮,只給予若有似無的碰觸。
小野田不自覺地咬住下唇,雙腿在棉被裡併攏了,來自另一人的體溫讓他覺得熱,熱得讓人想狠狠揮開,或者乾脆一點,毫無保留的貼近。
耳邊聽見了另一人的呼吸,努力克制的平緩,卻讓他聽出了藏在其中的渴望。

真討厭呀,好討厭。這種若即若離的誘惑。
小野田哇的一聲扔下漫畫,掀開棉被把另一人壓倒在床上,朝對方勾著微笑的嘴唇俯身咬下。
討厭,但也無藥可救的喜歡著呀。



《如薔薇般盛放》


真波是被腹部莫名的重量給弄醒的,掙扎著睜開眼睛,才聽見一直壓抑在耳邊細細的喘息。睡前覆蓋在身上的棉被不知怎麼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黑暗中另一人的身影,就跨坐在自己的腹部。
有點無法理解目前的情況,真波緩慢遲疑地伸出手扶住那人的腰,下意識地喊出對方的名字。
「坂道君……?怎麼了嗎?」

身體的溫度似乎偏高,或者是因為另一人體溫的關係,下腹除了重量還感覺有些緊繃,稍微動了一下,才發現是自己的那個地方站起來了……等等!為什麼啊?
「坂、坂道君,」真波撐起上半身想要退開,至少讓對方離開自己的那個位置呀,被察覺到的話會超級尷尬的,「那個,可以先起來嗎?」
「不、不行!」

深呼吸,撐在真波身上的小野田脹紅臉,羞恥得想逃跑,卻還是努力將下方的人拉住了。這麼大膽的行動連他自己都受到了驚嚇。但是,果然,已經無法忍耐下去了,燥熱的身體,好想被碰觸到的這種感受,要是再無法獲得滿足就會哭出來了吧?
「不行……因為,因為……」顫抖的手指又放回了幾分鐘前他偷偷摸摸撫過的位置,真波寬鬆的睡衣褲頭,碰到了腫脹的火熱。小野田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快爆炸了,全身滾燙滾燙的,幾乎使不上力,卻仍然不想離開,「想、想要,想要真波……」

為了比賽的時程而分開了好幾個禮拜,期間的見面也短暫得只能容許一個輕輕的擁抱,小野田坂道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渴求著另一人的碰觸,但是已經到達界限,再不好好的汲取對方的溫度,身體和心臟或許都要爆炸了吧?
「真波君……」
無法繼續忍耐下去,於是他深呼吸,彎身吻住對方的唇,任由熱潮的漩渦將他捲入,和十指交扣的這個人一起。






-END
感覺點的梗是誰的口味超明顯的,嘻嘻
紳士的坂道和紳士的真波~

评论 ( 5 )
热度 ( 7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