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噓,正在努力生小喵咪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算是《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喵咪獨享的午後時光》之外的小短打,因為官方更新的那張圖太萌太萌,所以我又來寫貓咪了。(躺平)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可以再繼續!




《喵咪啊嗚一口咬過去》


終於翻完最後一集的漫畫,小野田用手指擦擦因為故事的完美大結局而泛淚的眼眶,闔上書本。剛抬起頭,就看見了眼前晃呀晃的那條尾巴。
背對著他的真波正專注於掌上遊戲,頭頂上的貓耳隨著手著動作不時抖動一下,尾巴則是有規律的在地板上掃來掃去。

悄悄地撐起上半身,小野田湊近了一些,看著那條在視線中扭動的毛絨絨。由於貓咪天生愛捕捉事物的習性,現在那條尾巴很好的挑起了他的興致。
用手指壓住不曉得對方會有什麼反應呢?毛絨絨的尾巴觸感十分好摸,曾經無數次捲在自己的腰上腿上。
還在恍惚地想著的小野田下意識地向前一撲,啊嗚張開嘴。

瞬間炸了毛的真波嚇得甩掉手中的遊戲機,猛地回過頭,對上面露無辜卻叼著自己尾巴的黑貓。
「……」
「……」

在對方的注視下默默放開手,鬆開嘴,小野田坐正了一秒,之後迅速跳起朝著臥室的方向逃竄。
真波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的追上去,務必要在房間的門被鎖上之前衝進去才行,至於還沒破關的遊戲?總之肯定不會比接下來的「活動」更讓他感興趣的。



《喵咪啊嗚一口咬回來》


乖乖地跪坐在地舖上,黑貓低垂著耳朵,動也不敢動,對面是將雙手插在胸前的另一隻貓。
「不准逃跑喔?」
「唔、嗯。」
顫抖了一下,小野田鼓起勇氣點頭,小心翼翼地看向對方。畢竟是自己先咬了對方的,所以被咬回來大概……是很正常的吧?

真波嚴肅地看著黑貓,挪了挪屁股靠過來,又一點,雙手捉住那條放在地板上輕拍著的尾巴。黑色的貓尾,以及在尾端的一小撮白毛,他握著那條尾巴放到嘴邊,伸出舌頭舔了舔那圈白毛。
「真、真波,不是說要咬的嗎?」
「先試試味道嘛。」
嘴角露出了和幾秒前沉重的氣氛截然不同的微笑,真波張開嘴將尾巴含進嘴裡,用銳利的牙齒輕輕磨尾端。

黑貓握緊了拳頭,手放在膝蓋上,雖然想要乖乖地坐著接受懲罰,但畢竟尾巴對貓咪來說是非常敏感的部位,那種被舔咬的麻癢感讓他開始扭動了起來,有點想逃離現場。
不過他剛才已經逃跑過了,這次一定要好好地忍耐才行。對自己這麼說著的小野田,努力忍下顫抖,卻沒察覺自己的呼吸聲變得急促了起來。

真波的手指靈活順過黑貓的尾巴,目光凝視對方心神不寧又臉紅燥熱的樣子,心情變得比剛才玩遊戲破關還要愉悅百倍。
難怪平時黑貓總喜歡在那種時候咬著自己,原來口感的確很不錯。



《用尾巴纏呀纏的喵咪》


全身光裸捲在棉被裡的黑貓咪嗚幾聲,向著身旁的另一隻貓湊近,尾巴從棉被底下鑽過去,纏在對方手臂上。真波打了個哈欠,臉上掛起慵懶迷濛的微笑,張開雙手將小野田摟進懷裡蹭了蹭。
「坂道醒了,還不舒服嗎?」

小野田的臉在對方胸前拱了拱,緩慢地搖頭。棉被底下的真波也和自己一樣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畢竟他們才剛剛做完那種事。不過對於自己居然在最後昏睡了過去這點,小野田難得的感到有些羞恥。
細膩的肌膚貼合,溫暖又舒服,耳朵貼在對方胸前還能聽見隱約的心跳聲,平穩又令人感到安心。尾巴被某個東西纏住,昏昏欲睡的小野田愣了兩秒才發現那是真波的尾巴,毛絨絨又粗粗的,比自己大了一圈的蓬鬆,和他的尾巴互相糾纏。

「坂道的尾巴,好可愛呀……」用著還沒恢復過來有些低啞的聲音輕笑,真波的手指順了順眼前的黑色貓耳,「細細的,和耳朵一樣有圈白色的毛,真可愛。」
「……我、喜歡真波的尾巴,又軟又蓬鬆,還毛絨絨的。」小野田眨眨眼,在真波懷裡抬起頭。
「我更喜歡坂道的尾巴,觸感很好呢。」
「我比較喜歡真波的。」

真波噗哧一笑,低下頭含住小野田的嘴唇,輕舔,再鬆開,「大概,我更喜歡坂道的關係吧。」
不甘示弱地湊上去,小野田也認真地咬了一下真波的嘴角,「我也是,更喜歡真波。」
又咬又舔的,不知何時變成了深吻,喘息變得濃郁,互相碰觸到的肌膚逐漸升溫。尾巴仍然和剛才一樣,又緊又黏膩的糾纏在一起。

午睡的時間就這麼繼續延長了,直到晚餐時間,直到他們的主人回家,失落地面對漆黑又空蕩蕩的廚房,之後滿懷猶豫矛盾的心情來到貓咪們的房間前,對著那扇門開始思考起人生。




-END
因為南嘉堂跟弱虫官方合作的那張新的圖,對的就是這張山坂尾巴碰在一起的圖,太萌太萌所以我又忍不住寫了貓咪,毛絨絨的尾巴,纏來纏去可愛,可愛!
官方真是個好官方!



评论 ( 19 )
热度 ( 11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