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忙於戀愛也不能忘了拯救世界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是《談戀愛前先拯救一下世界》的後篇!大概之後還繼續有後續....

1.電影Kingsman的梗的AU,簡單來說就是拯救世界的秘密特務,不過沒看過電影大概也能看得懂。
2.很多詳細設定沒有寫出來請不要認真看待,也還不曉得會不會有後續,一切只是因為想看穿西裝的山坂、華麗用雨傘幹掉壞人的山坂、前後輩的山坂,這樣。
3.兩篇短篇



1.

他沒想過自己會落入這樣的處境之中,好吧,他一直以為自己早就是個稱職的特務了,但是顯然,還沒有拿到那套量身訂製的西裝似乎就是在嘲笑著他仍然是個未合格的測試者罷了。現在被用麻繩緊緊綑綁在椅子上,頭頂被聚光燈照射著,更是增添了那種盤旋於腹中的挫敗感。

「真波山岳……」戴著不透光的墨鏡,梳著油頭並且一臉奸詐的黑衣人在他面前踱步,一邊用諷刺的語氣對他說話,「說吧,你的背後到底是誰,潛入我們組織是想做什麼?」
壞人轉了轉手腕,用那支手槍對準了他的雙目中間。
「給你十秒解釋,來吧!」

「我都說了,這是誤會一場嘛,我明明只是想上廁所轉錯彎而已……」抬起頭用無辜的表情看向對方,真波山岳聳肩。
「哦?上廁所會上到監控室去?」黑衣人嗤笑,扣下板機,「要不是我們藏了隱密的監視器,或許還不會發現有你這隻小老鼠偷偷的溜進來了呢。說吧,你是哪方的勢力?黑道還是警方?或者是那些秘密情報員……」
「你誤會了嘛,就說我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已,因為失業所以才找了這個新工作的哦?」

「十,九,八……」
「等等等等,有話好說嘛!別用槍指著我──」真波開始慌了,額頭冒汗,他真沒想到他的第一個外勤任務就要這麼結束了。不行,他還有好多事沒做的,也還有好多話沒有說出口。
「說出你背後的組織,我就能饒你不死……」黑衣人勾起嘴角,冰冷的槍口抵上對方的額頭,「七,六,五……」
「我不知道!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奮力掙扎,想扯斷繩索,卻發覺對方綑綁的技巧實在太好了,無法掙脫出任何一絲縫隙。

離死亡如此接近的感覺讓他心生恐懼了,害怕著無法再碰觸到這個世界,無法再看見自己喜歡的人。是否說出事實就能夠獲得解脫?但是不,他不會出賣那個人的,也不會出賣那個以拯救世界為己任的組織。
真波抿唇,抬起頭瞪向眉間的那柄槍枝,緩慢閉上眼。
好後悔,要是他再小心一點。
「四,三,二……」

再一眼就好了,讓他看見那個人的微笑。
「一……」

他聽見震耳欲聾的砰的一聲,耳朵感受到轟鳴巨響,但是他並未感覺自己失去了任何一樣東西,血液、骨頭,都還好好的待在原位。
於是他睜開了眼睛。

深色的一塵不染的西裝,端正的領帶,一柄黑色長雨傘,以及復古的圓框眼鏡,鏡片後是那雙澄藍的眼睛,以及那種溫暖的微笑。
「沒事了,真波。」讓人心神都能安定下來的嗓音穿過那層嗡鳴的薄幕,進入他耳中,「已經沒事了。還有,恭喜你通過試驗」

那個人彎腰,輕輕在他椅背後一劃,繩索瞬間被全數割開。真波揉了揉僵硬的手腕,抬起雙手一把將那人摟住。
仍然劇烈跳動的心臟正在告訴他,自己深藏已久的感情原來變得如此濃厚了,這種不顧一切的心情,從他出生後就從來不曾有過。可是他喜歡,並且對此無比愛戀。
「前輩……」

「抱歉呢,讓你嚇到了是吧?不過這也是測驗的一環,」小野田眨眨眼,安撫地摸摸後輩的頭頂,以為他是因害怕而顫抖,「你並沒有背叛組織,沒有背叛我們,我很為你驕傲。」
真波的臉頰發燙,不想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臉,於是只好更緊地收攏雙手。被認為是膽小的孩子也沒關係,想再多佔有幾秒這個溫暖的懷抱。
該如何是好呢?這樣突如其來,如狂風驟雨般醒悟的情感。



2.

新加入的特務都必須接受整體的健康檢查,這點真波山岳也不能例外。但是當他拔掉身上那些線頭後,立刻頭也不回地衝出醫護室,跑向那個人的辦公場所。

被砰一聲用力推開木製門板時,將臉藏在文件背後的小野田皺了皺眉。
「真波,下次請記得敲門,別忘了你就快穿上那身西裝了,記得做個合格的紳士。」他放下文件,看向憋紅著臉站在門邊的人,好奇地偏頭,「所以,怎麼了嗎?」

真波用鞋子磨了磨地面,用幾乎同手同腳的僵硬姿勢跨開步伐,走到辦公桌前,結結巴巴的開口:「那個,我剛才在醫護室看見了你的文件……」
「哦?」
「前輩你,年紀比我還小嗎?」蠢蠢欲動幾乎要噴發出來的情緒在胸口跳動著,雀躍地呼喊,甚至有些難以名狀的羞恥,為了自己接下來將會脫口而出的話語。
小野田想了想,猶豫地點頭,「我記得好像是,差了十個月……怎麼了?」

真波的手在背後繳成了一團,深吸口氣,「那麼,我可以喊前輩的名字嗎?」
「嗯?」
「坂、坂道……」真波輕咳一聲,懊惱於自己顫抖得不成形的音調,「坂道。」

「關於這點……」
小野田緩慢綻開微笑,動作優雅地放下手中的筆,推了推眼鏡站起身。在對上另一人滿面通紅的神情時抬起手按上對方肩膀,一用力,跳過了桌面將那人壓倒在書桌上,真波連發出痛乎都來不及就被掃向腳踝的力道踢倒了,臉狠狠地撞上地板,手臂被壓在背後,只能發出無力的呻吟。
「在你能對我做出這種事之前,抱歉,還是得稱呼我前輩才行。」

真波側過臉,看著另一人走出辦公室的腳步,感覺自己的胃比腳踝還要痛上百倍,那種告白了卻被拒絕的失落。等等!不,他還沒告白,所以不算失敗!
趴在地板上懊惱地翻滾著,真波一邊哀號一邊握緊了拳頭,暗自立定下次繼續努力的決心。

走在長廊上的小野田在拐過彎後,立刻靠到牆壁上滑下來蹲著,雙手貼上自己滾燙的臉。
「怎麼會這樣?心臟的聲音……」
撲通撲通拚命地跳著,如同奏響了一曲他從未聽過的旋律。





-tbc?
就是不用一樣的標題!(任性
因為突然有梗我就繼續短打了欸嘿
喜歡青澀的真波!
兩人的年紀是原作一樣的年齡差,不過這樣逆差的前後輩好可愛的呀~~~~
喜歡坂道打趴了真波,嘻嘻!

评论 ( 9 )
热度 ( 11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