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怦然心動以前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白白給的點題,生理上興奮起來但卻什麼都不能做,非交往非告白又不明自己心情這樣的山坂~~~




「呼啊──好冷好冷!」
少年在踏進玄關的同時解下圍巾,奮力甩甩頭,將壓著那撮呆毛的落雪搖下,動作就像一隻被雨淋濕的大狗。一旁的人從鞋櫃裡取出室內鞋讓兩人換上,鼻尖被空氣凍得通紅。
「真波君,下次騎車的時候不能再穿這麼少了……」
「因為我以為千葉沒下雪嘛──」

小野田有些無奈地踮起腳尖,把對方頭上沒甩掉的雪花撥開,有些已經融化變成了涼水,讓對方的頭髮變得濕漉漉的。看著對面那人傻呼呼的微笑,胸口也彷彿被室內的空氣溫暖一樣變得柔軟。
「等等泡個熱水吧……」
雖然約好一起爬坡,但因為氣溫驟降,小野田本來想要取消的,卻沒想到另一人還是坐著電車忍著寒冷跑來。他們在還沒積雪之前騎車爬上附近的山坡,最後因為氣溫驟降又很快地下山。

「真波君,今天晚上要住在這裡嗎?」
小野田踏著木板咚咚咚地跑去拿毛巾,又咚咚咚地跑去盛了一盆熱水回來,準備讓兩人先泡泡腳。父親和往常一樣在工作,沒有因為假期回來,母親則是參加了朋友們的泡溫泉聚會,因此家裡只會有他們兩人。小野田有些期待地問出了留宿的邀請。
「啊,但是我沒帶換洗衣服──」說著,真波把臉埋進毛巾裡打了個噴嚏。

「不、不介意的話我的衣服可以借你穿,」小野田被真波拿開毛巾後那種好奇的眼神盯得不自在了,才小聲補充:「是之前媽媽買的,比較大我穿不了的衣服……內衣褲的話,因為要參加比賽所以偶爾會買便利商店的免洗褲……」
「嗯,那就麻煩坂道君了。」
面對真波溫柔的笑臉,小野田有種羞憤得想鑽進床底下的衝動。體格差什麼的,雖然一直很努力想改善,但總是比同年齡稍微瘦小一點的身體卻沒有因為騎自行車改善多少,不過肌肉的確因此變得緊實了,手也變得有握力了,大概還是有點進步的?

兩人自然地在房間裡換掉一身濕衣服,真波穿上對他來說有點窄的上衣和短褲,小心地將雙腳泡進熱水裡舒緩肌肉,一邊笑咪咪地盯著神遊思考的小野田,對於他臉上出現的各種表情感到有趣。特別喜歡這個明明是敵對學校的朋友,大概就是因為對方總是不會讓人覺得無聊的這點吧,無時無刻都能從他身上發現驚喜。
等到小野田終於回過神,對上另一人專注的視線,才有些後知後覺地紅了臉。

「真、真波君,我來幫你按摩吧?」
「按摩?」
「嗯!是之前古賀學長教我的,運動過後這樣按摩的話會讓肌肉更舒服。」
真波瞪大眼睛看著小野田躍躍欲試地跪在身邊,那雙小小的手握住了他的右腳腳踝。

認真地回憶學長教導自己的按摩位置,小野田的手指從對方腳踝一路向上捏,在關節的地方特別細緻的按壓穴位。
「噗、哈哈哈哈!好癢啊──」真波抖抖頭頂那束泡了熱水又活過來的頭髮,顫抖著笑倒在床鋪上,一邊側過臉,望向對方紅著臉卻仍堅持不懈努力的樣子。
啊,這個位置的話,可以看見小野田頭頂的髮旋,連耳朵也紅了,好可愛。

真波捉著毛巾閉上眼,躺在小野田平常睡的那張單人床上,放緩了呼吸。其實被按摩的確很舒服,雖然有些痠痛和麻癢,但是被用力按過的肌肉都如同獲得了解放,在舒服地唱著歌。腳趾在熱水裡輕輕摩擦,皮膚大概有點皺了,卻因為那股溫暖一點都不想離開。
那雙手從右腿換到了左腿,又重複了一遍相同的動作。

真波呼吸著床單上那股乾淨的味道,突然睜開眼坐正了,有些手足無措地將毛巾放在腿上。
「坂、坂道君,按完了嗎?」
「還不行,只有按完小腿的部分而已,還有大腿的。」小野田賭氣一樣頭也不抬,繼續使勁按著手下的肌肉,腦袋裡想著一定要讓對方說出好舒服的這種評價才行。

好舒服……啊不對!狼狽地用手摀住嘴巴,真波偏過頭,讓視線落在一旁的枕頭上,努力不去想自己的腿部正在被碰觸到的那種感覺。痠疼逐漸轉變成有些癢的舒服,從腿部延伸到了腰,再竄到頭頂,酥酥麻麻的痛快感。和另一種真波不常體驗到但也曾經食髓知味的感觸越來越相似。
有點不妙了呀。真波悄悄移回視線,盯著自己胯部被遮掩在毛巾下的部位,臉頰開始發熱,腳趾在溫水下糾結起來。
「那個……坂道君,可以了吧?」
「不行。」

真波深深吸了一口氣,仰頭瞪向天花板,努力忽略腿上的那兩隻手。按摩過膝蓋的穴位之後,手指越來越往上,直到短褲的褲緣才沒有繼續,但是也非常靠近那個此刻對他來說相當危險的部位了。
冷靜,真波山岳,不過是按摩而已,有什麼好興奮起來的。雖然泡在熱水裡真的很舒緩,手指的按壓也很力道適中,小小的手掌,柔軟的手心,還有幾乎吹拂到他膝蓋上的呼吸,從這個角度只能看見那顆頭認真地晃動。
輕咳一聲,真波用力地扭過頭再度瞪著床鋪,不曉得自己是在何時把視線移回去的。

「坂道君,已經可以了,按摩得很足夠了,而且泡水泡到皮膚都皺起來了……」真波用手指在空氣中比劃,試圖引起另一人的注意。
「再等一下,我就快按完了。」
看著小野田沒有要抬起頭的意思,真波的目光落在覆蓋在自己胯部的毛巾上,把腿夾緊了一點。
「但是我想去洗手間……」
「等一下,剩最後一個步驟了。」

真波山岳,忍住,務必要忍住,你可是能征服山坡的男人,怎麼可以在這裡認輸?手指捉緊了床單,真波憋住呼吸,努力克制著不顫抖,忽略掉那股在下腹匯聚起來的熱氣,努力說服自己毛巾沒有稍微的鼓起來,沒有。
彷彿經過了三天的高中聯賽那麼長久的時間之後,小野田才終於鬆手退開,掛著笑容抬起頭。
「怎麼樣?很舒服吧?」
「……唔嗯,很舒服。」真波虛弱地點頭,此刻只想將自己包進棉被裡做隻鴕鳥,偏偏還不能挪動半分。

「真波君已經可以去洗手間了喔?」小野田歪著頭看向那個仍然僵硬在床邊的人。
「啊……我現在又不想去了,剛剛的可能是錯覺吧。」真波勾起嘴角微笑,淡淡地拒絕,內心卻翻騰咆嘯著這時候還怎麼站起來呢?毛巾一拿開就會露出那個凸起來的地方,他才不想被好朋友認為是變態,被男生按摩還會興奮起來的這種人,肯定會被討厭吧?
光是想像著被小野田用嫌棄或者害怕的眼神看著,心臟就好痛啊,這種疼痛的活著感覺一點也不想要。

「那我先去換水。」小野田讓真波的腳離開水盆,捧著早就變成涼水的盆子轉身離開。
直到看不見對方的背影,真波才迅速地揭開毛巾一角,偷看著自己的短褲,果然中間那個地方很明顯的鼓起來了,要是沒有毛巾的阻擋,可能早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在另一人隨時可能回來的時間裡,根本不夠他脫下褲子用手迅速地擼一發,只能懷著悲傷的心情將毛巾放回原位,繼續裝作不知道這回事。

直到小野田換了一盆熱水回來,坐在他身邊也將雙腳泡進去,接著他們打開房間的電視,開始觀看對方珍藏的動畫光碟。
真波山岳發現,那種彷彿用羽毛在心臟上撓呀撓的感覺,因為看著這種據說是子供向動畫的情節而獲得了平息,或者說,熄滅。

至少在小野田因為睏倦而將頭靠到他肩膀上之前,都挺有效的。
健全又青澀的十七歲男高中生,在那之後陷入一種不可名狀的躁動,產生了足以令他困擾此生的心結。





-end
沒後續的短篇哦!!!!青春躁動的男孩ˊ艸ˋ
可憐的真波波忍耐了全程~~~

评论 ( 20 )
热度 ( 93 )
  1. 树雨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