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8)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閃光,沒梗我就來寫短打~~~這次都是吃的(???)




《薄荷香草與香蕉巧克力》


結束了爬坡的活動,真波帶著小野田騎下山坡,兩人來到商店街附近的甜點店。真波取出前幾天收到來自同學贈送的優惠券,拉著有些躊躇的小野田,兩位大男孩就這麼走進了充滿少女氣息的甜點店裡。

「真、真波君,這種店果然還是和女孩子一起來比較好吧?」看著附近幾桌情侶或是小女生們飄過來的好奇視線,小野田越發將自己縮小在椅子上。
「坂道君不喜歡甜點嗎?可是我聽說這家店的評價很好,」真波翻著菜單,手撐在臉頰上,微笑看著對面的人,「而且,我想和朋友來吃呀。」
「真波君……」感動地抬起頭,小野田為了自己被對方當成朋友而高興,終於深吸口氣,翻開面前粉紅色的菜單。

「我想吃這個,香蕉巧克力聖代,加楓糖醬呢!」真波指著菜單,眨眼,「感覺是坂道君的口味。」
「耶?我、我的口味?」
「坂道君的感覺就是這種甜甜的、香香的風味哦。」真波笑咪咪地闔上菜單。
小野田摸了摸鼻子,面色微紅地垂下頭,目光落在菜單上。
「那……我點這個,薄荷香草雪糕,搭配棉花糖,」他抬起頭有些害羞又猶豫地勾起嘴角,「是真波君的口味。」

「欸?我是看起來像棉花糖的人嗎?軟綿綿?」真波好奇地瞪大眼,忍不住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
「因為、是很清爽又溫和的味道呀。」對於他來說,溫柔又帥氣的人。
「但是坂道君怎麼知道我像棉花糖?莫非偷偷捏過我的臉?」
「沒、沒有的!沒有捏過!」小野田慌張地擺手否認。
真波君鼓起臉頰,從座位上站起略過了桌子,將自己的臉向著對方湊過去。
「那來捏捏看吧坂道君,才不像棉花糖的!」

「但、但是,不行,這樣、等等……」
毫不理會另一人的拒絕,真波強硬地拉過小野田的手放到自己臉頰上,認真地看過去,「看吧,一點都不像棉花糖的。」
「……啊,但是軟軟的呢。」小野田在碰觸到對方肌膚的同時下意識地捏了捏,發現觸感的確不錯,雖然不及那種純白綿軟的食物,但也十分有彈性。
「……不對呀!坂道君的才是軟的吧!」真波不服氣地捏上了對方的臉頰,用力揉了揉,看著對方被自己捏紅的臉頰和泛淚的眼角,乾脆地玩上癮了。

穿著可愛裙裝站在桌邊準備替他們點餐的服務生小姐,默默地渾身顫抖,悄悄舉起了餐牌遮住自己努力忍住笑意的扭曲神情,卻沒有出聲提醒他們的打算。
女孩暗自慶幸,今天沒有答應前輩的換班真是太好了。



《抹茶其實是苦的喲》


「坂道君,我生氣了!」
穿著騎行服的少年將另一位少年困在前邊,雙手用力地拍上牆壁,避免那個閃躲著自己視線的人隨時逃跑。

「對、對不起……」
「太過分了!明明就約好了要去爬山的,結果居然忘了這回事!」真波氣鼓鼓地哼出聲,「那個什麼動漫展的就這麼重要嗎?」
「對不起、對不起……」小野田顫抖地縮在牆邊,手往口袋裏掏了掏,取出精緻可愛的吊飾,刻的是一輛純白的自行車,「但、但是,我有買了給真波的禮物……」
真波看了看對方手掌中的那枚吊飾,又看了看對方緊張討好的微笑,轉過身鬱悶地原地蹲下,將臉埋進自己雙膝中。

「不要,我才不要這樣就原諒坂道君,我可是在山上等你好久的!擔心坂道君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結果因為沒帶手機還要急急忙忙跑回家,但是打了好多通電話你都沒接……」
「因、因為館內的收訊不是很好所以……」小野田慌張地靠近另一人蹲下,「對、對不起!」
「……總之我才不要原諒你呢。」真波小聲嘟囔著,卻從手臂的縫隙中偷偷看向另一人,脹紅的臉和困擾的神情,看起來快哭泣的樣子。

「對不起……」小野田垂下頭,緩慢地抬手,輕輕捉住真波的衣角,「要怎樣才願意原諒我呢?不能看到真波君的笑容,心臟好難受呀。」
真波悄悄側過臉看著對方難過的神情,胸口也跟著緊縮了一下。果然沒辦法呀,小野田坂道這個人,還是適合傻傻的、開心的微笑的樣子。
拉住小野田的手,真波輕輕用力,讓對方撞在自己懷裡,有些笨拙地拍拍對方的頭頂,手指觸摸到了柔軟的黑髮。
「那麼下禮拜,一起去爬坡吧,這次不可以再食言了。」
「嗯。」

聽著悶悶的從自己肩膀處傳出的鼻音,真波咧開嘴。
「還有,下下禮拜,和下下下禮拜,之後坂道君的周末,都被我預約了哦!」
「嗯……嗯!」
小野田用力地點頭,眨了眨有些濕潤的眼角,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裡也露出了笑容。
「……還有,吊飾我要,畢竟是難得的坂道君送我的禮物。」真波讓對方離開他的懷抱,手握住了另一人的手,將那枚白色的小巧自行車吊飾握進手裡。
兩人終於從膠著的狀態又恢復到了之前的和平,順便還散發出那種閃閃的柔焦光線。

因為擔心吵架的兩人,偷偷在社團休息室附近觀察情況的今泉和鳴子對視一眼,同時轉身離開,那種好像會飄散過來的粉紅色氣氛真是太令人恐懼了。
「……話說啊假正經,他們真的沒在交往嗎?」
「……沒有吧。」
簡短的對話確認完後,兩人同時打了個冷顫。
毫無自覺放閃的HOMO們,根本就等同於毀滅世界的存在吧?



《黏糊糊的甜膩麻糬》


一向總是熟睡到天亮的小野田在朦朧中睜開眼時,發現房間裡仍然漆黑一片,他是被磨蹭到身上的東西吵醒的。
於是當他好不容易摸到放在枕邊的眼鏡戴上,映入視線的就是那張放大的帥氣的臉。真波緊閉的雙眼,只有嘴巴還張著小小的縫,乾淨得幾乎沒有缺陷的臉,以及會讓女孩羨慕的好膚質。小野田呆呆地看著,幾秒後才回憶起眼前的情況。

今天的真波在來千葉玩後決定留宿在他們家裡,但是應該是睡在床邊的地舖才對,所以是半夜因為太冷了才擠上來的嗎?小野田開始深刻地反省自己是不是個不太稱職的主人,居然讓客人睡得不舒服了。
睡在床邊的人唔的一聲,又向著裡面蹭了蹭,頭壓到了另一人的枕頭上,雙手無意識地圈住了眼前的東西。小野田渾身僵硬地任由對方把自己抱住,憋紅著臉幾乎不敢呼吸。

好近──那張臉,睫毛真長呀,鼻子也很挺呢,嘴唇的顏色是淺淺的粉紅色呀……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小野田慌亂地移開視線,卻發現對方鎖骨以下居然是赤裸的。
吞下了差點脫口而出的尖叫,小野田記起了好像在睡覺前真波有問過他可不可以裸睡,不過就只是脫了上衣而已,所以不是全裸的,不是!

不過,真波果然是很常在運動呢,手臂感覺好有肌肉,胸肌也……大概腹部也是有肌肉的吧?小野田努力回憶幾次和真波君騎自行車時,對方拉開騎行服時的樣子。雖然是結實的肌肉,但是摸起來卻很柔軟呢。
於是小野田三秒後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戳上了對方的胸口,連忙迅速地縮回來,臉熱得快要燒起來,羞恥到想鑽進棉被裡,但仍然僵直地動也不敢動,畢竟他不想吵醒正在熟睡的那個人。

睡著的真波,感覺和白天充滿活力的樣子不太一樣,就如灑落進室內的月光一樣,安靜又帶點神祕。
輕輕蹭了蹭枕頭,小野田緩慢地閉上眼。習慣了對方擁抱的力度,總覺得被碰觸到的地方很溫暖、很讓人安心。

平穩的呼吸在安靜房間裡響起,另一人悄悄地在黑暗中睜開眼睛,臉有些紅。
真波有點困擾,他其實不是故意要抱住對方的,真的是因為睡迷糊了才爬上更溫暖的床鋪,甚至抱住了另一人溫暖的身體。在對方不知道為什麼戳上他的胸口時,他才醒過來的,之後被那麼炙熱的眼神注視著,讓他甚至不敢睜開眼睛。
現在鬆開懷抱的話,會不會把對方吵醒呢?

目光落在離自己只有幾公分的那張臉上,圓圓的臉形,短短的黑髮,看起來像在微笑的嘴唇弧度。
真波想了想,決定閉上眼睛繼續睡好了,反正他也挺喜歡這個擁抱,和這個被他擁抱住的人的。
沒有去深思腦袋裡浮現出後面這句話的意義,真波勾起微笑,再度回到那個和對方一起騎乘自行車爬坡的夢裡。





-end
今天的山坂都是沒有交往沒有告白的山坂!最近喜歡這樣的純天然HOMO感(不

因為昨天在噗浪玩跟風問我的文風是怎樣的味道(或食物),一致都是甜食呢.......
於是我...我憤怒地又來更新甜食了!吃我的甜食啦!

评论 ( 20 )
热度 ( 10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