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談戀愛前先拯救一下世界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
1.電影Kingsman的梗的AU,簡單來說就是拯救世界的秘密特務,不過沒看過電影大概也能看得懂。
2.很多詳細設定沒有寫出來請不要認真看待,也還不曉得會不會有後續,一切只是因為想看穿西裝的山坂、華麗用雨傘幹掉壞人的山坂、前後輩的山坂,這樣。
3.前面正篇後面放亂亂寫的短打,可以再繼續~




《正篇》

小野田坂道初遇那個人的時候,正因為同事的接班人選深深困擾著。雖然大部分的特務們都擁有自己的管道,甄試人選通常是貴族裡的某些世襲子弟,但小野田坂道是個例外。
他是被家族領養的孩子,當初是懷有私心才自告奮勇加入甄選的,因為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卷島裕介踏入這種危險的職業,所以在那個對他萬般寵愛的哥哥開口前,他搶先一步回答了,並且跌破眾人的眼睛,順利的坐上這個位置。
他成為了Kingsman裡的加拉哈德,特務中的一員,從最初的笨手笨腳到最後十秒就能靠一柄雨傘幹掉一整排走廊的敵人,戰戰兢兢地做著他們組織認為正確的事,剷除壞人,拯救世界。

然後他在某個貴族舉辦的舞會當中遇見了真波山岳,正確來說,是撞見。
因為舞會太過枯燥乏味,他早早的拿了杯氣泡水走到陽台外的長廊透氣,不碰紅酒是因為家族嚴格的規定,他的哥哥對他無數遍囑咐在外面千萬不能沾任何有酒精的東西。

正當他他就這麼倚靠著陽台觀賞夜景時,頭頂突然出現物體落下的聲響,等到他難得放鬆的神經反應過來時早就來不及了,那聲呼喊著「小心」的聲音在同一時間狠狠地將他撲倒在地上。
「嘶──好痛呀!」壓在他背上的人發現自己壓到人後立刻跳開,接著是真誠的道歉,「真抱歉呀,原本應該好好的向你賠罪的,不過我目前正在逃亡當中,所以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吧?」
小野田在腳步聲遠離前抬起頭,只來得及看見那人消失在陽台邊微翹的髮尾及頭頂上那根屹立不搖的呆毛。

他默默地站起來,拍乾淨身上沾到的灰塵。
能夠在他毫無戒心時靠近,甚至碰到他身體的人,已經好幾年不曾碰到過了,那個人明明穿著和晚會裡所有紳士一樣高格調的西裝和鞋子,腳步聲卻輕得幾乎聽不見,很不錯的身手。
小野田坂道眨眨眼,露出了微笑,低頭望向手腕上的手錶。幸好他上一個任務留下來沒有用的追蹤器,還好好的運作著。
將酒杯就這麼留在天台窗沿上,小野田的手輕輕在扶手旁一撐,也跟著上一人的腳步姿勢俐落地跳下平台。


*


在酒吧裡找到那個壓倒他又逃走的人時,他已經換了套衣服,平凡的襯衫牛仔褲,就好像時下的年輕大學生一樣,但是帥氣的樣貌以及貴族特有的優雅氣質卻藏不住,已經讓旁邊好幾個女孩的眼神都黏到他身上去了。
小野田坂道走進去的時候心裡有些緊張,天知道他除了出任務之外幾乎沒來過這種場所,不過當他僵硬的坐到那個大男孩身旁時,考驗才剛剛開始。
「你、你好?」他有些結結巴巴的向隔壁的人搭話,同時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好好上公關課程的那部分,他一直認為和需要擊殺的敵人沒什麼溝通的必要。

那個人聽見他的聲音後轉過頭,有些新奇的瞪大眼。
「你在和我說話?」
「是、是的。」
「啊……抱歉,如果你是父親那邊派來的人,可以直接離開了哦?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我可是一點都不想回去繼承那個的家業,還附贈一個從沒見過面的未婚妻耶,想想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少年擺擺手,伸出舌頭做出嘔吐的神情。

小野田眨眨眼,推了推眼鏡。
「那個,不是的,我是來向你介紹另外一份工作。」
「哦?不是關於管理龐大資產、理財、或是政治那方面的?」
「不是。」小野田正襟危坐,一臉嚴肅地說:「是關於拯救世界的職業。」

少年愣了愣,開始彎下腰拍著桌子哈哈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淚。在發現小野田越來越紅的臉之後才終於回過身,一邊抖著一邊抹過眼角。
「你、你真可愛啊……拯救世界嗎?」他將手肘撐在桌面上,側過頭看向明明穿著正式的西裝,神情和身姿看起來卻都青澀無比的人,「好像挺有趣的啊,我加入了!」

那之後小野田坂道才知道,少年的名字叫做真波山岳,是在貴族中也十分有名的富有家族。他對於將那個家族的獨子拐來做特務有那麼點罪惡感,不過對方倒是毫不在意這點。
真波山岳則是在那天遇見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往後的人生也因此拐了180度的大轉彎,踏上他從未想像過路途。


*


小野田坂道作為真波山岳的保證人,推薦他成為新的特務,繼承那個在任務中離世的人的位置。
真波山岳從一開始的懵懂,到目睹小野田坂道的實力,到見識了整個組織的龐大,已經被調教成為很尊重前輩的後輩了。不過大概因為生性比較散漫隨意,很多時候他的成績都是剛好度過考核的標準,讓小野田總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吶、前輩,這次來教我搏擊的技巧吧?」
一把推開房門的真波,在看見脫下西裝外套和馬甲,身上只穿著單薄白襯衫的小野田時眼睛忍不住閃閃發亮。小野田無奈地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
「不是說了,要先敲門才有禮貌嗎?」
「反正我現在還在試驗期,連西裝都還沒穿上,不要在意啦!」

真波面帶微笑,腳步輕巧地走進,接著突然衝刺,手搭上另一人的臂膀,卻立刻被對方歪著身子躲開。小野田反應迅速的單手擊向真波後頸,真波有些驚險的側著身子逃過一劫,小腿踢出,那一擊卻沒讓小野田吃痛,雙手迅速地扳過真波的肩膀,將他整個人壓在辦公桌上。
「好、好痛痛痛──」真波哀號,「欸,嘴巴都要吃到墨水了啦前輩──」
小野田反射性地鬆開雙手道歉:「啊、抱歉……」

真波立刻轉身,手搭上對方的肩膀也想將對方壓上桌子,卻被小野田施了巧勁,手臂敲上桃木製的辦公桌,痛呼著跌坐在地上。
小野田無奈地摸摸鼻子:「對不起,好像下手太重了……但是真波,這樣偷襲是很不紳士的,而且也不會成功。」
「不,我總有一天會成功的!」真波揉著手臂重新站起來,恢復笑容湊近,「剛才進來的時候,前輩在寫什麼?」

小野田唔的一聲,繞回座位上將那些文件整理疊好,擺到一邊。
「只是下次的任務資料,沒什麼。」
「嘿──下次的任務?到時候我已經可以和前輩一起工作了嗎?」
「大概,還不行吧,畢竟還有最終測驗。」
「怎麼這樣?好失望呀……」

小野田看著真波頹喪的神情,偏過頭微笑,「但是,我反而不希望真波那麼早就成為特務,畢竟拯救世界的職業真的很危險。希望你能一直像這樣,笑笑的、開心的過每一天。」
聽著對方那樣溫柔的話語,真波的手指抖了抖,垂下頭,嘴角勾起弧度。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一點都不後悔踏入這個世界。」也早就決定好,要牢牢地捉住這個人了。

「說的也是呢,來不及了,」小野田喃喃轉身,拉開窗簾,讓外頭的陽光照射進來,「……那麼,要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嗎?只加牛奶不加糖的英式紅茶。」
真波看著沐浴在光線中的、彷彿正在閃閃發亮的那個人,很用力地點頭。
想要、渴望,再靠近一點,多擁有一些,這個人碰觸到的世界,能夠碰觸到這個人的一切。當初是對方找到了他,那麼他就不會鬆開這隻手的,永遠。



《短打》

+
真波不經意地將認真擦拭袖扣的小野田圈在書桌和自己之間的距離,近得嗅得到對方頭髮上那種清淡卻又吸引人的香氣,忍不住將嘴唇湊近了對方耳邊。
然而當小野田好奇地問真波有什麼事的時候,真波只會微笑然後說:「沒什麼,因為看到前輩的肩膀上有線頭呢。」

+
「讓我幫你穿鞋子吧前輩,穿著牛津鞋的前輩特別帥氣。」結果連襪子一起穿。
「謝謝你真波,但是那個……已經可以放手了。」

+
吹了聲口哨,真波用手槍迅速地幹掉走廊上衝過來的兩個敵人,一轉身就看見小野田動作俐落地用雨傘折斷另外幾個人的腰,目光凝視著對方認真帥氣的模樣,眼神都有些直了。
突然地小野田轉過身來,一個迴旋踢將他踹倒在地,撐開雨傘擋住從真波背後射來的一連串子彈,一邊關心地叮嚀:「下次背後的動靜也要好好注意才行的,真波。」

好痛,可是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好厲害,怎麼辦。真波愣愣地趴在地上,內心完全不同於表面的發出了激動的嚎叫。

+
防彈的西裝是最好的偽裝也是最好的保護,但有時也能成為作麻煩的束縛。小野田羞憤地瞪著眼前的人,雙手被脫下的西裝外套在背後緊緊捆住,掙脫不能,馬甲和襯衫都被扯開,他還能看見掉落在書桌腳旁的鈕扣,領帶卻還留在原處,絲毫沒有遮擋作用的碰觸到了肌膚。
「前輩,現在的我要申請戰鬥的時間囉,」曖昧地微笑,手指溫柔地點在對方嘴唇上,真波動作優雅輕快地用單手扯開領帶,「這次也請,好好地和我打一場吧。」

+
穿著西裝的男人是最好看的,此時的真波更加有了這點的深刻認知。掛在他身上的人,被自己扯得凌亂的西裝,明明是敏感的身體卻用矜持的忍耐在掩飾,只有那種從唇齒間洩漏的低吟和顫抖,以及變得粉紅的肌膚,能夠讓他知道身上的這個人其實也正凌亂著。
「呼……前輩,認輸了嗎?」
「不、唔嗯,死都不要──」

於是真波瞇起眼,嘴角勾著清爽的微笑。
「這樣可不行呢,前輩,畢竟我可不希望你死在我的前面呀。」
幾乎要被對方兇狠得像在打架的動作頂到失神的小野田坂道,在腦內無力地抱怨,要是再過五分鐘還是這樣的力道,他大概就要死在書桌旁了。不是死在任務之中,而是被操死的,他一點都不想看見這樣的新聞在隔天被掛在房間牆面上。




-END?
開開腦洞練練手(打滾翻走
我,想看西裝的山坂的圖!

對了電影真的超好看的很推,大家快衝一發!!(沒錯我就是在安利
评论 ( 26 )
热度 ( 119 )
  1. 他和熊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死前数时-拮据无料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