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喵咪獨享的午後時光(4)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接續《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的故事,寫長大了的山坂喵,之後會有R。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
《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1) (2) (3) (4) (5) (6)
《喵咪獨享的午後時光》:(1) (2) (3)





小野田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著動畫放送,突然感覺身旁下陷,接著一股重量靠上他的肩膀。沒有回頭也知道那是誰,於是他只安詳地抖了抖耳朵。

自從前幾天夜裡兩隻貓偷偷地做了那種事後,小野田就敏感地發現真波變得有些愛黏著自己,以前明明還能互不干擾的做各自的事,現在的真波卻寧可捨棄電腦拿著掌上遊戲機也要蹭到他身邊。
被這樣黏膩的撒嬌著,讓小野田覺得有點可愛也有點困擾。
困擾的是他會因為真波的舉動而無法專心,唔,像是那條不停掃著他小腿的絨毛尾巴,或是一不注意就朝臉頰舔過來的舌頭。

「真波……」
當臉上又再一次被偷襲後,小野田終於偏過頭,對上另一人莫名閃爍的眼神,後面那條尾巴還甩得特別愉快。
「嗯嗯?」
「沒事……」
看著真波用滿心期待的表情湊近,小野田支吾地說不出什麼話,只能苦惱地喵嗚一聲,又將視線移回電視上。
似乎,有點熱啊。


*


雖然一整天小野田都沒拒絕真波的靠近,但那股盤旋在心底的煩躁始終沒有褪去,連晚餐都吃得比平常少,剩下好多喜歡吃的菜,讓真波和荒北都擔心地看著他。
「小野田醬,不舒服嗎?」有了幾天前真波的前車之鑑,荒北不禁有些憂慮起來。
小野田看著一人一貓的神情,輕輕放下餐具。
「那個,今天好像有點累……想早點睡了。」

「坂道……」
真波的尾巴擔心地勾了上去,小野田卻比他更快一步跳下椅子跑回房間,還很有禮貌的說了聲晚安才關上門。

荒北頭疼地看著被獨自留下來的真波鼓起臉頰,用力戳著自己的飯菜的力道幾乎將盤子也剁成碎片,他只好無奈地拿起小野田的盤子,將那裡面剩下的菜全撥進真波碗裡。
「別浪費食物啊真波!」
「嗚嗚,居然連炸蝦都沒吃完,靖友──我今天做的東西很難吃嗎?」
「味道和平常差不多啦!」
「一定是少放了什麼調味料的關係,果然下次還是要買原本那家的麵粉才行……」

荒北用力嚼著晚餐,一邊想用炸魚堵住真波的嘴巴,他從來不曉得這隻貓咪會有這種像小媳婦一樣愛抱怨的個性,簡直太可怕了。


*


沒有開燈的房間裡一片漆黑,小野田躺在他們的床墊上,摘下了眼鏡,尾巴一下又一下的拍著地板,手拉住真波的枕頭摟進懷裡,用力地捏了捏,再將臉整個埋進去。
一整天都被真波黏膩的碰觸著,雖然很喜歡也並不討厭,但是胸口卻感覺悶悶的,有點煩躁的情緒在盤旋。
埋入枕頭的鼻尖充滿了真波的味道,軟軟甜甜的,只要嗅著這股氣味就能感到安心,就好像溫柔的、可靠的真波正懷抱著自己一樣。小野田緩慢探出頭,將懷裡的枕頭摟得更緊,雙腿無意識的夾住,輕輕地磨蹭著。

現在的感覺,就像是身體裡面燒著一團火球,卻始終找不到源頭,滅不了那股熱氣,癢癢的好不舒服。
寧可抱著枕頭也不想被真波靠近的這種情緒,真是古怪呀,就好像,要是真波黏過來的話,他就會不小心發脾氣一樣。他不想要當隻任性的貓咪,所以無緣無故對著真波生氣這種事,不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
明明好喜歡好喜歡真波的,現在卻生出一股想攻擊對方的欲望,想要咬咬另一隻貓的耳朵,或者用爪子撓他的手背。
「咪嗚嗚……我真是隻壞貓咪。」小野田鬱悶地將自己縮成顆球,喵嗚低鳴。

陷入自我厭惡的黑貓就這麼抱著枕頭翻滾了幾下,沒注意到房門輕輕打開,另一隻貓咪悄悄地溜了進來。
「坂道,睡著了嗎?」
聽到真波的聲音,小野田立刻僵硬地動也不動,閉上眼睛,假裝自己睡了,臉頰卻有些發熱,畢竟自己還抱著對方的枕頭沒放開呢。

真波放緩腳步走到床被邊坐下,望著那隻團成球的黑貓微笑。
「剛剛靖友還好擔心的……不過看起來真的只是想睡而已呀。」真波小心地拉起被子蓋在黑貓身上,彎腰,輕輕在對方額頭上啾了一下,也沒試圖把自己的枕頭拿回來,就這麼躺在他身邊閉上眼睛。
房間安靜了下來,只剩兩隻貓平緩的呼吸。

黑貓的尾巴抖了抖,眼睛睜開微小的縫隙。今天並沒有被抱著睡呀……明明應該慶幸的,心裡卻莫名有些失落。
蹭了蹭身上的棉被,小野田動也不動的躺著,覺得真波果然是隻溫柔的貓咪,溫柔又帥氣,還有很好的個性,雖然小時候有點調皮,卻始終照顧著自己。
好喜歡呀。

手指悄悄地在棉被底下挪動,伸過去捉住了另一隻貓的睡衣。
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類是荒北靖友的話,那麼最喜歡的貓咪就一定是真波了。最喜歡最喜歡的貓咪。小野田一直很肯定的這麼認為,也大概能夠相信在真波的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可是,真波發情了呢。

身為一隻貓咪必須經歷的發情期,如果之後遇到了很喜歡的母貓,和對方談戀愛,甚至決定要在一起的話,是不是他和真波就必須分開了呢?必須睡著不同的床,不能再被溫柔的擁抱住了。假若真的有這種未來,他會很寂寞的。
從真波小心翼翼的碰觸裡,每每都能感受到喜愛和珍惜,讓他心底也變得無比柔軟。
貪心的、小氣的、任性的,小野田從來不曾有過如此自私的想法,但是他的確不想失去這種讓人眷戀的溫度,不想失去真波。
好討厭的發情期。

手指悄悄地沿著對方的袖口往上,來到了臉頰,卻不敢碰觸到皮膚,只敢隔著一層空氣描摹對方微笑的弧度。小野田吸吸鼻子,身體在棉被底下緩慢挪動著,靠向另一隻貓。
真波的枕頭還被抱在他懷裡,現在卻覺得有些礙事,貼著衣服的那團厚厚棉花,讓原本就累積在皮膚下的熱度更加無法消散。
好熱,身體變得沒有力氣,心情好煩躁,那種想要狠狠地咬住真波的渴望比之前更難忍耐了。
小野田鬱悶地張開嘴巴喘氣,把枕頭用腳踢開,整個人擠到真波胸前。

腦袋暈眩著,呼吸困難,全身都癢癢的,不舒服的感覺。
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小野田趴到真波身上,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舔著對方的臉頰,咪嗚咪嗚的想吵醒對方,想要磨蹭什麼的雙腿下意識地夾在真波腰側。

「坂、坂道……?」真波有些呆滯的睜開眼,一下子對上騎在自己身上的黑貓,瞬間感覺腦袋像燒壞一樣無法運作。
「真波,痛……咪嗚……」不懂該怎樣表達出自己的感受,小野田趴在真波胸前,目光落在了對方隨著呼吸顫動的頸部,眨了眨眼睛,彎下身咬了上去。
「嘶、坂道?」
小野田沮喪的垂下耳朵,鬆開牙齒,用舌頭舔了舔被他咬出紅痕的地方,眼淚啪嗒啪嗒地落下。
「對不起嗚嗚嗚,很痛嗎?」

「不、一點都不痛的!」被黑貓少見的哭泣樣子嚇壞,真波死命地搖頭,一邊抬手幫對方擦掉眼淚,「坂道不舒服的話,多咬我幾下也沒關係!」
「咪嗚嗚……」小野田吸著鼻子,臉埋在真波的頸部,悶悶地又咬了一下鎖骨的位置,牙尖只是輕輕的碰觸,很快又換成舌頭撫慰,「……不痛?」
「不、不痛!」真波迅速地回答,卻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雖然不痛,但是感覺好奇怪啊。
於是黑貓輕快地甩起尾巴,那種煩躁的情緒彷彿在瞬間消散,開心地趴在另一隻貓身上對著眼前露出的那片肌膚咬咬啃啃,一邊用腿磨蹭著對方。

真波恍惚地瞪著天花板,覺得現在的情形有些詭異。平常總是溫順乖巧的貓咪變得好有攻擊性,雖然不怎麼疼痛,但是好像咬出了另一種感覺,向著下半身匯聚起來的熱流,和幾天前有些相似。
回想起曾經在電腦上看過的那些知識,真波的臉開始紅了起來。終於這才發現,好像身上那隻黑貓壓在自己腰部的那個地方,有些熱熱又硬硬的腫脹。

真波有些顫抖地抬起手,指尖落在黑貓的後頸輕柔地摩娑,呼吸變得急促,心臟在狂跳。
「坂道……」
「喵唔?」
「坂道,」他頓了頓,努力按下語氣裡那股雀躍又竊喜的情緒,「你是發情了吧?」
黑貓立刻僵住了所有動作。

真波坐起身,摟住那隻陷入呆滯的貓咪,手直接摸到對方的下腹,按住那塊又熱又腫的地方。
「是發情了,所以才會這麼難受吧?」真波舔舔小野田的面頰,手勾著對方的褲子邊緣想要直接拉下。
小野田垂下頭愣愣地看著自己的褲子被脫下,露出被頂得凸起的四角短褲,臉迅速地紅了起來。
「我,發發、發情嗎?」

「嗯,」真波蹭了蹭他的臉頰,「不過沒關係,弄出來就會很舒服了。」
小野田僵直著任由真波脫下他的褲子,看著對方用手握住了自己的腫脹,在被包覆住的瞬間產生了彷彿要融化一般的感受
「我來幫你。」真波湊近了黑貓耳邊低語。





-tbc
因為字數的關係所以先截在這邊,嗯我仍然不是故意的相信我真誠的眼神~>_<

印調繼續→●●●

评论 ( 8 )
热度 ( 8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