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6)童年篇 完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P.S.只有貓咪
前面的篇章這邊:(1) (2) (3) (4) (5)





繞過幾條巷子,兩隻貓走回了熟悉的道路上,經過他們時常在假日去玩耍的公園。偶爾,荒北會帶兩隻小貓出來野餐,再讓他們盡情的在公園裡的小山坡上奔跑。
真波在看見那片綠油油的草地時眼睛就亮了,拖著小野田跑向公園。
「等、等等,真波,回家……」
「沒關係啦,先去爬坡一次再繞回去,反正都已經出來了!」
小野田看著跑在前面那隻髒兮兮卻興奮無比的貓咪,垂下了耳朵。

他們繞過樹叢爬上小坡,由真波拉著小野田奔跑,最後到達山頂,停在那棵罩住了大半天空的樹下乘涼。
「好開心,果然和坂道在一起,總是很愉快的。」真波撐著草皮嘻嘻笑,偏過頭友好地舔舔小黑貓的臉頰。
小野田喵嗚一聲,懷抱住了雙膝,側頭看著那隻笑得很開心的貓咪。

「快樂?」
「超級快樂!」
「不討厭?」小野田用爪子碰碰真波的。
真波搖頭,咧開嘴:「最喜歡了呀!」
藍天、白雲、風和山坡,以及身旁有人陪伴。真波再次暗地裡偷偷罵自己笨,居然曾經選擇不好好珍惜這一切。
小野田歪著頭,也學著真波的樣子湊過去舔了舔他的面頰。
「我也。」

喜歡有一個家,喜歡有同伴一起玩耍,喜歡這樣被愛著的感覺。美好的像是玻璃碎片一樣,閃閃發亮。
小野田記得,這種曾經在翻找垃圾桶裡的食物時看見的東西,透明的玻璃碎片折射著陽光,形成了剔透又耀眼美麗的光。那時他伸出手,想去拾起那樣的碎片,卻被割傷了手掌。
很痛。

原來所有美好的東西,都伴隨著疼痛。
此時此刻的心臟,也像是被割傷一樣,細細的刺痛著,不會疼得讓人大哭,卻怎樣也無法喜歡起來的感受。

小野田認真的思考過了,關於他自己。
他想,真波會和荒北吵架,其實是因為他的出現吧?真波會生氣,荒北會難過,都是他的關係,因為他什麼都不懂的闖進了他們的生活,貪戀那樣觸手可及的溫暖,享受這種他從未體驗過的幸福,並且沉醉其中。
但他是一隻流浪貓。
荒北靖友是很好的主人,真波山岳是隻很可愛的家養貓,而小野田坂道,是可能讓這美好的一切破壞掉的流浪貓。
他沒有忘記前一天夜裡,那種曾經懷抱著自己的溫暖消失掉的冰冷;也沒有看漏早晨時,主人急著出門所以應付自己的冷淡。他破壞掉了那種柔軟光芒,不應該去碰觸的,這份從不屬於他的明亮。

側過頭的話,就能看到真波露出燦爛又單純的微笑,雖然渾身變得狼狽不堪,卻仍然掩飾不住那種乾淨清爽的特質。
能夠作為小野田坂道,認識荒北靖友和真波山岳,真是太好了。就好像是一場他所作過最美好的夢,所以就算從夢裡醒過來,他也不會有所遺憾。
「真、真波……」

真波抖了抖貓耳,一下子站起來。
「等等、坂道,你聽!」
模糊的、著急呼喚的聲音,越來越近。
「──波!」
「──真波!」
「在哪裡啊?真波!」

此起彼落的呼喚聲,其中包含他們都很熟悉的荒北靖友。這群男人沿著他們家小貓喜歡去的地方沿路探查,終於找到這個真波從小就一直很喜歡的公園。
真波開心地喵喵起來,眼神閃爍著光芒。真的就像小野田說的一樣,自己那個兇巴巴的主人正在焦急的找他。小貓的內心頓時有種自己終於獲勝的感覺,忍不住驕傲地挺起胸膛。

「走吧坂道,我們去找靖友!」
真波拉著小野田,迅速地衝下山坡。
下坡的速度比上坡快好幾倍,所以難免會腳步不穩,於是當小野田甩開了真波的手時,他只是有些吃驚地翻了幾個圈,停在山腳下穩住身體後,才回頭望去。

那隻小黑貓背對著他,朝反方向跑去。
真波愣了愣,才有些遲鈍地喊出聲,想要追上。
「坂道──」

然後他被撈進某個懷抱,狠狠地被揍了一下屁股。驚嚇和疼痛同時衝擊真波的腦,讓他呆呆地沒有半點反應,直到對上靖友那張齜牙臉嘴的臉。
「真波!你這個臭小子,居然這麼小就學人離家出走!到時候被狗叼走怎麼辦啊?」
「靖友……」真波愣愣地垂著耳朵和尾巴,眼神呆滯的呢喃:「坂道跑走了……」
「哈啊?」
真波掛在荒北的手上顫抖著,皺起眉毛,眼淚盈眶。

「坂坂坂坂坂道跑走了嗚哇啊啊啊──」
「啥?」荒北緊張地拍拍那隻在他手臂上哇哇大哭起來的貓咪,「小野田醬?小野田醬在這裡?」
「剛、剛剛在這裡的啊就是坂道找到我了嗚嗚嗚──可是、他剛才甩開我的手跑走了啊──」真波哭得像受了委屈那樣痛苦到喘不顧氣。
好吧,對這隻任性的家養貓來說,他可以因為不開心離家出走,因為吃醋而不理所有的人,但是被自己喜歡的東西討厭,他可完全接受不了。

「小野田醬偷偷跑出來了?哪個方向?」荒北覺得自己像是瞬間老了五歲那樣感到無比的煩惱,怎麼連這麼乖巧的孩子都像被真波帶壞一樣學著逃家了。
真波吸吸鼻子,奮力掙扎跳出荒北懷裡,朝著山坡上跑去。
荒北扶額,努力邁開早就疲乏的雙腿跟上去,以及在他身後其實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東堂及新開。對這幾個已經進入社會工作的男人來說,今天的運動量簡直快要可以和高中時候的自行車比賽相比。


*


快一點、再快一點。
臉上被樹枝刮過,手指也沾上泥土,變得凌亂不堪,崎嶇的道路格外不好行走,他卻不敢停下腳步。小黑貓在樹叢間逃竄,只希望能再快一點,遠離被拋在身後的那些。
那個太過美好的家,不應該是他所奢望的,如果只是遠遠的看著就好,遠遠的看著,就不會破壞那種和諧的幸福了。
遠遠看著,就不會體會到讓人想溺斃其中的溫暖,就不會,明明早就下定決心要離開,跨出的腳步卻如此艱難。

小黑貓垂著耳朵和尾巴,顫抖著前進,速度卻越來越緩慢。
已經聽不到荒北和真波呼喚的聲音,聽不到呼喚著小野田坂道的這個名字。

他放緩呼吸,將自己藏到樹蔭底下的隱蔽之處,蹲在黑暗之中喘氣。
啪嗒一聲,水珠落在鏡片之上,模糊了視線。小野田把眼鏡拿下,吸著鼻子,拿起衣角動作輕柔又無比珍惜的擦著眼鏡,卻任由淚水繼續落下。
眼鏡是荒北買給他的,真波曾經說過戴著眼鏡的自己好可愛。

好喜歡、好喜歡他們,所以不希望他們吵架,不希望他們之間有所隔閡。如果那道裂縫是自己引起的,那麼自己就應該要乖乖的消失才對。
雖然明明是這麼想的,腳步卻再也邁不出去,想要轉身跑回去,想要大叫著自己在這裡,想要被真波抱著舔舔耳朵,想要被荒北摸摸頭。太過狡猾了,這樣的自己。
小野田吸著鼻子,雙手穩穩拿著眼鏡,躲在無人會經過的樹叢底下無聲哭泣。不能發出聲音,會被找到,但是心臟在嚎叫著,彷彿碎裂般疼痛,一小塊一小塊的死去。

他是一隻流浪貓,不應該有人疼愛的流浪貓,偏偏卻已經感受過了被愛的溫度。
不要相遇就好了,不要碰見的話。
小黑貓顫抖著伸出手,想要捉住視線中逐漸消失的夕陽,那片溫暖的橘紅色。只要留住一點點,就好像那些令人眷戀的紛亂記憶都能挽回。
但他仍然只能看著夕陽陷落、消失,最後嗚咽著絕望地閉起雙眼。

手碰到了柔軟,溫暖的像太陽。
「坂道,找到你了。」

小黑貓睜開眼睛,哭得朦朧的視線中,看見了熟悉的影子,閃爍的、美好的、明亮的。
真波緊緊的抱住那隻顫抖到彷彿在抽搐小黑貓,舔掉他臉上的髒污和淚水。用耳朵蹭了蹭另一隻貓的。
「為什麼要跑走呢?」

小野田吸著鼻子,伸手想要勾回被拿走的眼鏡,卻失去力氣般倒在對方懷裡,天空的顏色好美,紫紫橘橘紅紅,星星緩慢地出現。真波,好溫暖。
「會,讓你們,吵架……我……」
「家人之間,吵架是很正常的啦!」真波捏住小野田的臉,用力地扯了扯,看著那雙又要開始滴淚的眼睛才鬆手,「但是,就像坂道想要找回我,我也想找回坂道啊!」
他溫柔地摸摸小黑貓的頭。
「坂道,也是我們的家人。」

「是啊──雖然麻煩,但都是我家的孩子呢!」終於跟上真波的腳步,荒北扳開草叢,一手提著一隻貓的領子將他們帶離昏暗的樹蔭底下下。
「靖、靖友友、咪……」小野田在荒北懷裡縮成一團,因為主人生氣的樣子嚇哭了。
「笨蛋靖友!不要欺負坂道啦!」真波在空中一個迴旋踢,可惜只能攻擊到空氣,鼓起臉頰,「坂道在發燒呢!」
「小野田醬發燒了?」荒北立刻扔下真波,小心的抱緊黑貓,摸摸他額頭的溫度,的確,比正常的體溫還高出許多,熱得發燙,同時也發現小黑貓睏倦冒汗的樣子。

真波扯扯荒北的褲管,迅速的發揮爬行能力攀到主人的背上趴著,佔據視野絕佳的好位置。
「靖友,趕快回家帶坂道去看病啊!」
「知道啦,不用你說!」荒北立刻焦急地跨開步伐,懷裡和背上同時掛著貓咪,雖然沉重,卻讓他從一早就急跳的心臟終於有些平復,「真波你這小子,別趁機扯我頭髮啊!」

小野田昏昏沉沉地聽著一人一貓的對話,期間還有他不熟悉的聲音插進來,似乎是一路在幫忙尋找他們的人。喉嚨乾澀、身體僵硬,明明各種的不舒服,小野田卻開心得想流淚。
好溫暖啊,被他最喜歡的對象所關懷著,好幸福。
他是否也可以,有那麼一點開始奢望,自己能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呢?


*


之後,小野田的感冒拖了兩個禮拜才終於康復,最開始的三天完全只能迷迷糊糊地躺在棉被窩裡,由荒北和真波輪流照顧,還因此讓真波學會了幾道新的健康菜譜。

等到小黑貓終於能夠下地行走之後,荒北鄭重地將兩隻貓咪抓到跟前,對他們進行了一番再教育,真波獲得了十下打屁股,雖然小野田也是十下,但那個力道大概只如同抓癢。
荒北說了,真波就是個笨蛋,也不想想他們相依為命多久,就算他偶爾因為真波的調皮搗蛋發飆,但從來不會真的將這隻貓咪扔出門外,因為是他的寵物,被他從小養大的寵物,更是家人。
荒北也對小野田說,不要害怕也不要擔心,從他撿回小黑貓的時候,小黑貓就已經是家的一份子了,盡情的撒嬌盡情的鬧騰,因為這也是他的家。

之後荒北開始表現得溫柔了一些,不再大吼大叫,當然這部分只局限於貓咪們沒闖禍的時候。據他的說法是被新開和東堂說教了,說對待小孩子應該要像母親一樣慈愛的照顧,溫柔的對待,懲罰要適度,還應該要一視同仁。於是這之後真波獲得被打屁股的機率幸運的大大減少了。
小黑貓仍然有些戰戰兢兢,卻在真波跟荒北的照顧下逐漸變得像正常的貓咪那樣,偶爾會調皮搗蛋,雖然和真波比較起來小黑貓簡直跟天使一樣。

「真波!你這小子又弄亂我房間的床了啊!」
這時真波會躲到小野田身後作出鬼臉,嘻嘻地笑,「是和坂道一起的啦,對吧?」
小野田會抖著耳朵,鼓起勇氣瞪大水汪汪的眼睛,用力地點頭。
最後荒北沒捨得懲罰他們,只是拔掉了電視機的電源線一晚。隔天早上小野田貓的精神萎靡到了新的境界,真波顯然也因為小野田的樣子而鬱悶。於是那天中午荒北的便當,飯糰裡包著的是辣椒醬。

來來回回,吵吵鬧鬧。
仍然需要磨合,偶爾還會爭吵,但喜愛著彼此的這份情感是不會改變的。
荒北彆扭地愛著自己的兩隻麻煩寵物,真波從不承認的愛著主人;愛著可愛的小黑貓,小野田小心翼翼地愛著荒北和真波,每天越來越多。

當荒北靖友每天早晨矇矓醒來時,看見睡在床邊那個貓窩裡,兩隻互相依偎著的小貓,他又可以確定,今天將是新的一天,美好又充滿甜蜜負荷的一天。






-end   but continue
童年篇完結了哦~~耶~~~
接下來是成年篇,咳,名《喵咪獨享的午後時光》
聽這名字大概知道會是哪種劇情吧(?

哇嗚嗚稿子完成了一半了太好啦QQQQQQ
猶豫著什麼時候要開印調,讓我再緩緩

评论 ( 16 )
热度 ( 10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