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5)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P.S.只有貓咪
前面的篇章這邊:(1) (2) (3) (4)





在街道上奔跑好一陣子後,荒北靖友才開始覺得冷,出門前他只隨便換了件日常的衣服,甚至不記得加件外套,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在隱隱顫抖。除了冷,大概還有擔心。

氣喘吁吁的轉過街角時,他想到第一次接收那隻毛色奇特貓咪時的樣子。那時的真波幾乎還沒有他的兩個手掌大,不太會走路,毛色還很淡,藍灰色的幾乎看起來像隻白貓。
那時候荒北還在讀大學,正好同學家裡的母貓生了小貓,正急著找人收養,不知道從哪裡聽說荒北喜歡貓咪的這件事,硬是將真波塞到他這,還特別強調貓咪的血統珍貴,就怕他丟掉。
荒北靖友才不是個會扔掉貓咪的男人。

他在國中扔掉了棒球,高中初期扔掉了不良少年的自己,但在那之後學會了更多關於責任和真正強大的意義。總是能騎著自行車將王牌選手送到終點的荒北,雖然兇巴巴又臭著一張臉,卻也改不掉他是隻貓控的事實。
真波山岳,取這個名字是因為這隻貓咪很喜歡爬坡,坐在自己的自行車上一起騎行時,唯有爬坡笑得最開心了,不可思議的小貓啊。
他將那隻懶懶散散有時卻又異常調皮的貓養大,偷偷在宿舍裡養,畢業後帶回家很快又跟著他搬出來住了,找到新工作的時候,鬱悶的時候,撿到那隻瘦弱的小黑貓時。
真波是他的寵物,同時也是親人,硬要說的話,就是像孩子的感覺。不過一旦這麼想,荒北就會生出了絕對不想結婚的念頭,所以關於這部分的思考還是跳過吧。

他在約定的地點看到了朋友們,新開朝他揮手,東堂舉高了手中的塑膠袋,通常那裡面裝的是真波最喜歡吃的烤魚。
啊啊,會找到的,他家那個雖然大部分時間都讓他覺得麻煩,卻也偶爾可愛的孩子。
畢竟這個家,只有真波能做出那種黃澄澄、特別軟嫩的香甜玉子燒啊,他才不想回去過那種每天吃到自己做的燒焦荷包蛋的日子。


*


一般住在外面的野貓都是怎樣過生活的呢?
真波蹲在牆邊甩著尾巴,一邊觀察隔壁巷弄裡的垃圾桶和徘徊於附近的貓咪。是隻看起來比自己年紀大一點的花貓,雖然在翻找著垃圾桶,卻能俐落的躲避襲擊的烏鴉。就好像他玩的遊戲一樣呢,打敗敵人然後獲得勝利。
眼睛裡閃著十分有精神的光,真波豎起耳朵,決定也跟著跳進去戰鬥。

「喵嗚──」
「喵!」
「嘎嘎!嘎嘎!」
還在搶奪彼此食物的烏鴉和野毛同時被那隻小貓嚇到,頓時將攻擊對象轉為那個突然加入戰場的孩子。真波靈活的穿梭在縫隙中,跳上垃圾桶蓋和圍牆,卻一不小心掉進垃圾桶裡,被烏鴉啄下兩根毛,咪嗚咪嗚著揮舞爪子掙扎離開。
眼見狼狽逃走的真波似乎並不是來找食的,烏鴉和野貓都對他沒了興趣,繼續搜刮各自的糧食。

真波縮回牆角邊,舔著自己變得髒兮兮的爪子,嗅了嗅,然後做出鬼臉。
「好臭!」
不如他想像中的那樣有趣呀,這種遊戲。
他抖抖耳朵,想起在家裡的話,可以和小黑貓一起玩耍,比賽爬高,或者看電視動畫之類的,雖然他對於電視上那些會動的傢伙總是把黑貓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走這點很不悅。
「但是……和坂道在一起的話,不會無聊啊。」

肚子咕嚕嚕叫著,果然剛才那一小塊麵包無法填飽肚子,不過身為家養貓,真波才不會去翻垃圾桶裡的食物來吃,就連最難吃的荒北做的燒焦荷包蛋,也比酸臭掉的東西好吃啊。
身上滿是灰塵和髒汙,讓真波一瞬間興起了回家的念頭。
雖然超級討厭洗澡的,但是他喜歡乾淨之後肥皂留下的那種甜甜果香味,喜歡抱著毛變得鬆鬆軟軟的小黑貓在沙發上翻滾玩耍。
他猶豫地轉身,看向來時的道路。

「但是、在這裡認輸的話,肯定會被靖友嘲笑的啊!」真波握拳,仰頭瞪著天空,「才不要認輸!」
於是他換了方向,繼續朝更遙遠的地方前進。

才剛走出兩步,某個東西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幢有著雕花欄杆大門的豪宅,真波從縫隙中望去,發現那戶人家的花園裡種了莓果,和平常荒北從超市裡買回來那種藍藍紅紅的小果子一樣。酸酸甜甜又多汁,光是想著真波就快要流下了口水。
「一樣的味道……」他嗅了嗅那股香甜的氣息。和他們家沐浴乳的香氣一樣的。

肚子餓又感到口渴的貓咪,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注意,於是靠近那扇門,柔軟的身體從欄杆縫隙中擠了進去,鬼鬼祟祟的跑道樹叢邊,拔下果子扔進嘴裡。
「喵,好吃!」
於是他毫不客氣地又拔了幾顆果子,吃進肚子裡,那種飢腸轆轆的感覺才終於稍微和緩了一點。真波邊吃邊觀察四周,發現這戶人家好像真的很有錢,房子是電視上才會看到的那種歐式豪宅,門口前的花園還有一小座噴水池,更不用提開滿花草果實的庭院。
他抹抹嘴巴,把手上紫紫紅紅的汁水擦在短褲上,然後轉身。

一隻全身黑的、比他整整高出兩顆頭的獵犬正趴伏著前肢,朝他露出齜牙咧嘴的樣子。
真波歪歪頭,甩著尾巴,眨眼。
「嗨,大狗狗!」
上次和狗玩耍的記憶還停留在荒北的朋友福富帶來的,那隻有著棕色長長的毛,和他一起玩追逐遊戲的黃金獵犬,真波對這種從沒見過的狗狗品種感到相當好奇,卻很友善的露出了笑容。
「一起玩嗎?」

然而那隻被訓練來看家的獵犬卻完全沒有感受到來自貓咪的善意,牠露出牙齒開始咆哮,同時朝著真波撲過去。
真波呆愣愣地看著,沒反應過來這時候身為貓咪的自己該逃跑了的這件事。

一道黑影從眼前晃過,真波的手被拉住,腳不自覺地跟著那股力道開始狂奔,鼻子擦過對方的貓耳時嗅到了甜甜的莓果香氣。跑在自己前方的黑貓,是黑色的短短頭髮,黑色的耳朵和尾巴,只有在右邊的耳根處和尾巴尖有一小撮白毛。
真波頭頂上那根翹著的呆毛抖了抖,心臟撲通撲通跳了起來。
「坂道?」

黑貓顫抖著,收緊了那隻捉住對方的手。
「跳、跳上!真波!」
小野田帶著真波跑道圍牆邊,兩人順著牆緣跳上去,讓那隻黑狗徘徊在花園裝吼著,卻根本搆不著他們。

真波扶著圍牆,轉過頭,看向那隻全身都還在顫抖的黑貓,耳朵害怕的低垂,圓眼鏡後面的那雙眼睛也泛著水氣。
「坂道,是來找我的嗎?」真波沒有鬆開黑貓的手,用指頭捏了捏,想讓那種傳遞過來的恐懼感降低點。
小野田抬頭,看著真波,下一刻眼淚開始像用噴的一樣哭了出來,讓真波瞬間豎起毛,簡直比剛剛被狗追還要緊張。
「欸、坂道,不要哭啦?對不起嘛,對不……」

「喵嗚嗚……真波、嗚,笨、笨蛋?」像是還不太確定這個名詞的意思,小野田想了想,才認真地點點頭,抹去眼淚,「笨蛋!」
「為什麼說我是笨蛋?坂道好過分啊!」
「笨……咪嗚嗚嗚……」
被真波這麼反駁,小野田乾脆的喵嗚大哭起來。

是笨蛋啊。丟下了那麼幸福,被寵愛著的家,自己一隻貓跑到街頭亂闖,還把身上弄得髒兮兮,毛都變得亂七八糟了。小野田從未見過如此狼狽的真波,甚至在找到他的同時,他的心臟幾乎也停止了。
好可怕,再差那麼一點點就要被狗咬到了。那隻獵犬的牙齒如此銳利,要是碰到了肯定會流血的。小野田不想看見受傷的、痛苦的真波。
對他來說,真波應該要是那隻始終無憂無慮,在各種地方都照顧著他的、溫柔的貓咪才對。

真波湊過去,用舌頭舔掉小黑貓不停落下的眼淚,拿下那副眼鏡,將那張哭得亂七八糟的臉舔乾淨。
「別哭了啊,坂道,眼淚鹹鹹的不好吃呢。」
小野田抽了抽鼻子,在朦朧的視線中找準真波的位置,也湊上去舔了舔對方的臉頰,將口水糊上看起來像是被擦傷到的位置。他捉住真波的手。
「真波,在,才是家。」他蹭了蹭對方的臉,雖然那股洗澡後乾淨的味道已經消失了,但仍然是他所喜歡的,「喜歡,真波,喜歡,靖友,我的……最喜歡……」

真波環住黑貓,感覺心中一直鬱悶的那股情緒好像消失了。
這隻膽小的黑貓,居然為了他跑出來,跳到凶狠的狗面前救了他。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生氣簡直就像鬧彆扭一樣,唔,好像的確是。
「可是,靖友不喜歡我了……」真波鼓著臉頰哼哼耍賴。
小野田的手抖了抖,心臟的一角有些疼痛,他捉住真波的衣角,臉埋在他胸膛裡搖著頭。

「不是,靖友,最喜歡,真波,」他抬起頭,看著真波微笑,「緊張、生氣,出門找你。靖友,沒吃早餐,煎了沒燒焦的,荷包蛋。」
「……他居然煎了沒燒焦的荷包蛋?」
「嗯!」
真波向後一倒,躺在圍牆上哈哈大笑起來,抱著趴在他身上顫抖的小黑貓。啊,那隻狗還不死心的在圍牆邊徘徊呢。
摸摸小黑貓柔軟的耳朵,真波瞇起眼睛,看向藍天白雲的好天氣。

原來他也是,如此深刻的被喜愛著啊。
已經可以回家了,回到那個有點小有點擠,雖然沒有花園,卻有著凶巴巴但其實很溫柔的主人,以及全世界最可愛的小黑貓,他的家。




-tbc
努力找回手感的貓貓,
是說,這篇想要在四月初的運動only出....希望能趕上....唔後面還有一大半....

评论 ( 12 )
热度 ( 9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