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嗯啊、已经不行了♪(上)

作者:冰瑚+木星南瓜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坂道生賀!!!^O^又是和白白  @南极资源站  輪流寫的段落接龍,裡面有白白也有我所以統一轉簡體,下篇出來會上連結。GR20話的Cpart太高能,簡直不能忍!






他觉得胸口好沉重,像被石头压着般不舒服,在和渴望继续闭眼睡觉的欲望斗争了一会后,他才缓慢地睁开眼。身旁的人不知何时睡到了他胸口,整颗头埋在里面,头顶上那根仍然屹立不摇翘着的呆毛正好在眼前。
小野田愣愣地看向前方一会,才慢慢找回了涣散的思绪,小心地将目光投向桌子的另一边,四人的复习功课小组不知何时少了两人。

小野田和鸣子、今泉原本约好要在假日复习功课,为此他非常不好意思的婉拒了真波邀请他去爬坡的行程,那个远在箱根的人却突然说的也想要参加他们的作业小组。
『因为离箱根距离太过遥远了,晚上我可以留宿在坂道君家里的吧?』这是那个人神采奕奕地推开门,连招呼都还没向另外两个人打,就握住他手这么问出的话。
小野田当然不会拒绝,应该说,他也非常高兴对方能够留宿,能够一起写作业,和鸣子、今泉一起。就好像让真波山岳又认识了一点骑车之外的小野田坂道,这样的感觉。

相对应的,不论是说着「啊哈哈,没想到被泉田前辈看穿了啊,我原本不想带作业来的……」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作业的真波,还是现在熟睡在自己怀里的真波,哪边都是新奇的体验。
他僵硬地不敢动弹,怕吵醒趴伏在他胸前的人,只要微微侧头能够看见那张清秀帅气、此刻却嘴巴微张睡得像小孩一样的人。
好可爱呀。
胸口暖洋洋的,似乎是感受到了另一人传递过来的温度。

再次闭眼享受这份舒适的小野田在有限的幅度里挪了挪调整位置,好让真波从胸口更多的往上臂和肩之间躺着,减少了压在胸口的重量,小野田觉得呼吸也畅顺了些。真波把小野田当作一个自产热量的等身抱枕,双手环绕在对方的腰间,丝毫不打算让彼此的距离增加,难得被这么可爱地依偎着的小野田也回抱真波的背和头,和看着一样柔顺的发丝穿过指间,摸着滑滑的。
嗯?

痒痒的,唇边有东西扫了一下,可是真波的头根本没动。错觉吗?
快要再次眯上的双眼睁开时,因距离太近,小野田用了两三秒才判断出蹭嘴唇边的,好像是真波那一缕特别坚挺的头发。轻轻柔柔的,很快就染上了小野田的体温,也变得温暖。 
真波的运气一直非常的好,错过的黑喵周边一整套普通版加隐藏版、怎么都抽不到稀有卡的Love☆公主心跳百分百闪耀心动卡,受到真波好运气眷顾,小野田竟然收集齐了自己想要的周边,享受到一两次的脱非转欧体验。自然,目睹真波抽卡过程的小野田对唇上的这束呆毛产生了极大兴趣。原本位于真波后脑勺的手刚摸上呆毛,小野田就感觉到手中的头发轻微跳动了。

绝对不是错觉,是真的动了! 
这股好奇的情绪在胸口越积越多,小野田终于忍不住,用手指对着那根呆毛戳了戳。随着他的动作,那束头发又扭了扭,像是怕痒一样弯了下来,让小野田的眼神顿时闪烁光彩,就好像看见自己最喜欢的动画角色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种兴奋。
到底为什么会自己动呢?难道说头发里也住着灵魂吗?还是其实是从大脑感知到的呢?或者就好像动画里某些角色,其实本体是呆毛?

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小野田决定继续探索真波头上呆毛的秘密,他小心地捏住那束头发,轻轻地放在嘴唇上,就像刚才不小心碰触到的那样。
这样子做了,会有感觉吗?会痛吗?
他眨眨眼,迅速地伸出舌头对着呆毛舔了一下。那根头发瞬间竖了起来,变得笔直笔直的,还在细微的颤抖,就好像被做了什么超级糟糕的事一样。
太、太有趣了!
小野田的双眼闪闪发亮,握着头发含进嘴里。

舔起来还是头发的感觉,和自己的似乎没什么不同……虽然因为他头发的长度,他其实从来没机会舔过就是。被他含住的头发在轻微的挣扎,却又像喜欢他的碰触那样瘫软了下来。
会自己扭动的头发就好像动画角色一样,对了,他最喜欢的湖鸟公主头上也有呆毛的!这么想着的小野田,不禁觉得真波更加可爱了。
果然特殊的萌点是会有喜爱度的加持啊!

被津液沾湿的头发贴在小野田的舌头上,觉得好玩的小野田捏着靠近发根、没含进嘴里的位置,开始沿着发丝从下往上舔舐着,像在舔棒棒糖。没再弹跳的呆毛变得温顺贴服,任由小野田折腾。
继续舔下去的话,真波君会有感觉?带着这个疑问的小野田低头看了一眼,真波依然熟睡着,没有因为小野田大胆的举动而有苏醒的迹象。这下放宽心的小野田更是吐出了呆毛,在连着的水丝断掉的瞬间,小野田亲了一口这撮神奇的头发,接着换了个方式舔。

好暖和,两人大半身体都在被炉里,透过衣服摸到的体温和触感,是活着的温度和感觉,小野田迷迷糊糊地含着真波的呆毛,在寒冬中躺在被炉里抱着真波,环境太过温暖舒适,他又想睡下去。
意识蒙眬间,小野田还不忘吐出被他含得湿透的头发。毕竟要是等对方醒来看到这样子的场景,大概会觉得很奇怪吧,唔,虽然他的确好像大概是做了很奇怪的事。
很温暖,同时还嗅得到对方身上传来那种淡淡的、像是树叶青草般的香气,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是他越来越喜欢的味道。
小野田无声地嘿嘿笑着,在松开手之前又摸了摸那束头发。
真波的呆毛,就和真波本人一样可爱呢。

房间里又再度安静下来,只剩两人平缓的呼吸声。接着,另一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真波艰难地睁开眼,僵直在小野田怀里,一直被他努力压抑住的热度全数冲上头部,脸颊瞬间红了起来。

虽然无法解释这种奇妙的原理,但是,他的呆毛的确是活的,所以当小野田对着他的头发这样又那样时,他早就醒过来了,醒来之后却动也不敢动,任由另一人对着他的头发做着那种好像骚扰般的动作。
被抚摸着、被舔过了、被含住了。
太过舒服的感觉让他几乎要压抑不住颤抖,简直就快不行了,偏偏还不能让另一人发现。
最后竖起来的,根本就不只头上的那撮呆毛啊!

心里默默念着坂道君只是睡糊涂了,真波把自己的脸埋进对方胸前,免得自己呼吸急促被还没完全睡回去的小野田发现。
「嗯……」半梦半醒的人含糊地把怀里的真波抱得更近些,「真波君好暖……」
已经可以袭击他了吧!
快要爆炸的真波连呆毛都无视重力竖得不能再直,原本放在对方腰间的手不安分地往衣服里面钻,指尖刚碰到更温热的皮肤,便唰地一下摸到更里面去。

「哇啊!……咦?」
小野田整个人被刺激得差点跳起来,突然有东西窜进衣服里把他吓醒,他看了一眼还闭着眼的真波,虽然表面上看不见,但确实能够感觉到后者那隐藏在被炉中,现在正放在他背上的手。

「抱歉,吵醒你了吗?」
没留意到有人的小野田向着声源方向抬头,捧着两碟咖喱饭走进来的今泉刚踏进门,后面是同样拿着料理的鸣子。
「都是假正经你脚步声太大了,吵到小野田君了。」
「明明是你捧东西的动静太大。」
「今泉君,和鸣子君?」

小野田挣扎着坐起,同时感觉到停放在背脊上的那只手顺着滑落,悄悄地松了口气,尝试着抚平自己突然剧烈起来的心跳。
「因为看你们两个人都睡着了,我们就去做晚餐啦!」鸣子抢先一步绕过今泉,将手中的两盘咖哩饭放下,「嘿嘿!这可是我特制的大阪风味咖哩饭!」
今泉哼了一声,喃喃着明明就是普通的咖哩饭,也跟着坐回位置上,立刻被听见这句话的鸣子揪住衣领大声反驳。

小野田转头,望向皱眉睡在他身边的人,对方头顶上的呆毛正在看似烦躁的扭来扭去,让他的脸有些红了起来。
刚刚的,那个触摸,不是错觉吧?
深吸口气,他将手放在真波肩膀上轻轻摇了摇。
「真、真波君,起来吃晚餐了……」

被小野田呼唤着的人缓慢睁开眼睛,毫不偏移地直接对上他的双眼。
小野田的手有些僵住了,感觉自己脸上的热度似乎开始蔓延到了耳朵和颈部。怎么、怎么回事?那种好难解读的眼神,像在压抑着什么,又彷佛洞悉了一切。
真波的手覆上小野田的手指,如同不过是偶然,只是那样轻柔的碰触到了,皮肤接触的那一小片面积被扫过,却让小野田觉得心脏开始猛跳了起来。

「哇啊!是咖哩──我超喜欢吃的!」真波打着哈欠坐起,手撑上桌面,侧过头对上小野田有些慌张的神情,露出十分温柔的微笑,「坂道君也喜欢吃的对吧?」
小野田看着对方的神情,缴紧双手,却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要好好品尝啊!那个甜卷蛋可是我的绝活。」
「哇~好厉害呢。」
已经拿起勺子不客气的真波附和着鸣子,旁边的今泉无视鸣子的自卖自夸也开始开动了,一切都很平常。只是想多了吧,也拿起勺子的小野田这么思考。

被小野田这么恶作剧一回是极少有的呢,嚼着饭菜的真波意味深长地瞄了一眼小野田,随即又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咖喱饭上。
湿哒哒的呆毛,和湿哒哒的,不仅是呆毛。






-tbc
終於趕上wwwww坂道生日快樂!!!請收下這個呆毛,不、HOMO,不、真波!

跟上次的標題很像哼哈哈哈是白白提議的(出賣
已經恥過一次了所以這次感覺還好啊!!!
不過這次喊出標題的換成真波了呢(。
果然不愧是風水輪流轉(不對

下篇會有你們知道的那啥,敬請待續w

评论 ( 12 )
热度 ( 151 )
  1. Jupiter教堂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极资源站
    我怎么总是忘记转……用不习惯这个功能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