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手掌大的世界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3
注意:短打但是變長了,坂道是奇妙的生物,可以再繼續^O^順便我達成了日更!





他帶回了一隻只有手掌那麼大的精靈。

那天的他和往常一樣,騎乘自行車進入山林中,享受風所攜來的乾淨氣息,並且獨佔所有目光所及風景的美麗,直到他發現自己似乎迷了路。不論走向哪一處,看到的風景似乎都是樹林和樹林,還因為他選擇偏離一般的道路,最後連那條若隱若現的小道都消失不見。
就當他沉思著自己是否會永遠被困在這裡(同時他絕望地發現自己的手機沒有帶出門),樹葉被撥動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那是不自然的摩擦聲,並非風所引起,反而像是什麼小動物從樹枝間滾出來一樣。
於是他回過頭,反射性地接住掉落在他手掌中的東西。

紅色的斗篷幾乎罩住了那個大概只有五公分高的小人,同時那個小東西背上透明得像水紋的翅膀似乎閃爍著金色的小小光點。圓滾滾的小東西顫抖著抬起頭,他驚訝的發現對方臉上還掛著那種復古式的圓眼鏡,大概不比他的指甲片大。
小東西驚慌失措地想站起來,卻被自己的斗篷絆倒,跌在他手指上,帽子滑落的同時,他看見了對方是短短的黑色頭髮。圓圓的臉和圓圓的眼鏡,不知為何讓他想到了烤麻糬,同時肚子才感覺到一陣飢餓。

「那個啊,你沒事吧?」他好奇地問著那個攀住他手指顫抖的小東西。
被詢問的那隻生物戰戰兢兢地回過頭看他,又再次努力想要揮動翅膀,但似乎一邊的透明羽翅因為折到而無法順暢的揮動,飛不起來了。
他看著那個小東西害怕的看向地面大概是在目測距離,猜想著對方是不是想要逃跑之類的愚蠢主意,終於收緊手指,將那個他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的生物舉到眼前。
「別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讓我送你回家吧?」

小東西看看他,又看看地面,才鼓起用氣重新對上他的眼神。
「不會傷害我嗎?」
「不會的。」
「不會把我裝在罐子裡帶回去,然後送去研究嗎?」
「……不會,但是你是怎麼知道這種事的?」他困惑地歪著頭,看向這個應該是沒接觸過人類的生物。
小東西害羞地扯著斗篷,微笑:「是卷島桑、啊!就是小精靈的前輩跟我說的,他說人類是很危險的生物呢。」
「原來你是小精靈啊。」
那隻小精靈像被梗到一樣,脹紅了臉,滿臉羞愧的神情好像他其實透露出什麼天大的祕密。雖然的確也是。

真波山岳至今從未相信過精靈的存在,三歲以前那種還在看著童話書期待有聖誕老人出現的年紀不算的話。此刻他的手掌中卻停留了一隻突然撞過來的、有著那種透明的小翅膀和小小身軀的精靈。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迷路好像變成了不怎麼嚴重的問題。
他捧著那隻精靈──現在精靈和他說了名字,小野田坂道,居然和他的名字意外的挺適合──來到剛剛他摔出來的那棵樹,將那小東西放回樹幹間。

「是這裡嗎?」
精靈看看四周,有些不太確定地點點頭。
「其實……我好像迷路了,因為飛得太開心忘記看前面,結果撞上樹枝,沒有跟上前輩他們。」
「別擔心,我想他們會回來找你的。」他用食指蹭了蹭小精靈的臉頰,微笑著退回去。剛剛走過來的時候,他似乎隱約發現了不遠處的道路,如果朝那個方向走,大概就能夠找到出口了吧。
「那麼再見了,小精靈,坂道君。」他揮揮手,轉身走過去牽起被他靠在地上的自行車,準備離去。

然後他感覺到某個重量落在自己頭頂,扒住了他的呆毛。
「那、那個啊,我可以跟著你一起走嗎?」精靈小心地將自己藏在對方的頭髮間。
真波愣了愣,將那個小東西從頭頂拿下來,輕輕握在手掌中。
「你不回家了嗎?」
「我想去人類世界看看,而且,真波君,感覺是非常溫柔的人類啊!」
他低頭看向那隻笑得燦爛的小精靈,圓圓的臉讓他好想捏,可惜這種大小只能用戳的吧。從來沒有養過寵物的人,難得興起了這種生物好可愛想要養著的感覺。

「跟我回去的話,大概只能住在玻璃罐裡哦?」
「欸?!」
將嚇呆的小精靈放在自行車握把的中間,真波微笑。
「騙你的,可以睡在我的枕頭旁邊。」
「是、是嗎?」
「嗯,不過要藏好,不能被媽媽發現。」
「我會努力的!」

真波牽著車離開樹林,終於回到了道路上,在看準方向後踩上了踏板。
「下次等你的翅膀好了,我們來比賽看看,是我騎得快還是你飛得快,如何?」
「嗯!我會努力跟上真波君的!」

那是真波山岳如何拾獲了一隻小精靈,並且豢養了他的故事。



#手掌大的小秘密#


「那個,卷島桑在嗎?」

小精靈在等到他身邊的人入睡後,才悄悄地離開枕頭,飛到窗台上,拿下別在斗篷上的小小銀色別針,輕輕敲了敲。
『坂道!你跑到哪裡去了啊咻──』別針裡傳出了焦急的吼聲,大概就像蚊子振翅般那麼小。
「對、對不起!對不起卷島桑。」小精靈拚命地彎腰低頭道歉,一點也沒去思考過對方究竟能不能看見自己的這個動作。

在對面再次開口前,小精靈深吸了一口氣,握緊別針。
「但是,我找到喜歡的人類了哦!」
『哈啊?』 
「嗯!真波君非常的溫柔,是很好的人。」小精靈又露出了那種燦爛單純的微笑。
『坂道,等等啊!這種事不能隨便決定的咻!』
「我知道的,一旦選擇了對象,就要一輩子跟著這個人類,並且作為他的守護精靈對吧?」他轉頭,看向那個翻了個身,踢開棉被的少年,「我想,真波君的話沒問題的。」
『才不是只有這個問題啊!要是他不喜歡你,甚至不願意再相信你,你可是會死掉的咻!』

精靈一旦成年,就必須尋找一個人類作為命定的對象才能升格成為守護精靈。那之後他們的生命將會和人類綑綁在一起,藉此免去過早就脆弱凋零的生命。但接受對方能量的同時,這種珍惜的心情如果失去,精靈也會跟著死去。
小野田坂道,在今天剛成年的精靈,選擇了他第一個遇到的人類。
「嗯,但是,我相信真波君哦。」小精靈握緊別針,閉起眼睛,讓月光灑落在自己身上,抖了抖那對美麗的翅膀。

「我想相信。」



#手掌大的愛情#


真波山岳撞開門,不顧自己前輩投過來那種錯愕的神情,也不顧對方頭上還敷著的古怪顏色保養品,直接粗魯地跑了過來,卻小心翼翼地放下被他保護在手掌中的小東西。
「怎麼辦啊?東堂桑,坂道君要死掉了!」
真波急得哭了出來,又立刻用手被抹掉淚水,滿臉通紅,苦惱又焦急的模樣,仔細看的話,藏在眼神裡的是更深沉的痛苦。

困惑不解的東堂順著他的視線望去,才看清楚那個躺在自己梳妝台上的是個什麼東西。
很小的、幾乎沒有手掌大的人,裹著紅色的斗篷,戴著小小的圓眼鏡,背上還有一對透明的翅膀,此刻緊閉雙眼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翅膀也無力地垂著。。
「等等、這是什麼東西啊!」東堂驚得跳離椅子,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不夠用了,為什麼自己那個一天到晚遲到、腦袋裡只裝著自行車的學弟會托著這個神秘的小生物出現啊!
「坂道君是精靈,然後變成了我的守護精靈……等等這不是重點啦!他突然變得很痛苦的樣子,該怎麼辦啊前輩!」真波著急地繞著桌子,目光完全移不開那隻正在痛苦喘氣的小精靈。

「就算你問我……我根本沒碰過精靈啊!」還在接受世界對他刷新的認知,東堂盡八扶著額,忘記了他臉上還敷著保養品。
「怎麼辦……怎麼辦啊!」真波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碰觸著小精靈的臉頰,難過地皺緊眉頭,「我不要坂道君死去啊!」
東堂嘆氣,還是不忍看見自己學弟如此徬徨的樣子。

「你剛剛說他是守護精靈,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啊,今天也和平常一樣,跟著坂道君去山裡面騎腳踏車了……」真波苦惱地努力思考,「之後吃了午餐,然後,然後……啊!」
「你想到什麼了?」東堂趕緊問。
真波默默地收緊雙手,將小精靈捧在手掌中。
「我對他說,可以不要再喜歡他了嗎?」

他終於想起,小精靈似乎是在聽見他這句話後,露出了受傷的表情,接著就顫抖著倒下,開始露出很痛苦的樣子。
「但是,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他之所以說出那句話,並非代表他討厭這個一直跟在他身邊,露出傻傻的微笑,陪伴他度過許多日子的小精靈,而是比那更多、更多的。喜歡到了超過喜歡的程度。
他們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個是人類,一個是精靈,但是如果這輩子都能讓這個可愛的小東西跟在身邊的話,就算為此不再愛上任何人類也沒關係。
只要小野田坂道能夠永遠陪著他,陪著真波山岳的話。

「坂道君,不是喜歡,而是愛哦。」
他的淚水和吻一起落在小精靈的翅膀上,同時,他感覺手掌中的小小身軀輕輕顫了顫。





-end?

有點像是彼得潘裡的小精靈這樣的設定w
想要開個腦洞練習一下好久沒寫的風格結果好像又變長了......總之是短打啦!!
可愛的小精靈不養一隻嗎?

其實寫完發現還有很多可以腦洞的劇情呢雖然我懶了...嗯.....

评论 ( 22 )
热度 ( 9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