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4)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P.S.只有貓咪
前面的篇章這邊:(1) (2) (3)





『我離家除走了,不要招我!』

荒北黑著臉瞪著手中那張蓋上幾個貓掌印的紙條,頭疼的看向抱住他腿咪嗚咪嗚哭得傷心的另一隻小黑貓。
會變成現在這樣的情況,時間大概要回溯到昨天晚上。


*


因為家裡又多了一隻貓,雖然看不太出來,但生活費負擔的確變重了。荒北靖友盡量在能加班的時候多加幾次,幸好他家的貓咪們已經學會自己煮食物來吃,就算晚回家了那兩隻小貓大概也不會餓到。
話雖如此,每天回家後依舊要面對一場辛苦的戰爭。
還在這個年紀的小貓每天都在家裡玩樂,弄髒床套或沙發椅子,或者弄倒玻璃杯跟各種裝飾品,夠碰到用得順手的東西幾乎都被拿來磨爪。而且他習慣每天幫兩隻貓咪洗澡保持清潔,但要將他們按進水裡,簡直和餵他們吃自己煮的食物一樣困難。

「不要不要!靖友走開啊!」
渾身溼答答光裸著衝出浴室,真波喵成功從人類的手掌中脫逃,頭髮和呆毛上還頂著泡沫就跑出浴室,赤腳踩在木板的走廊上衝向客廳。
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放卡通的小野田因為真波突然跑向他嚇了一跳,愣愣地看著他跳上沙發把泡沫都沾上去。

「真波你給我回來,還沒洗乾淨你想跑去哪裡呀!」荒北跟著那隻頑皮的貓跑出來,撲上沙發,一把將掛在小野田身上還光溜溜的貓咪扯開。
「靖友你這個笨蛋──」
「哈啊?怎麼對主人說話的你這隻蠢貓!」
「笨蛋笨蛋!壞人!」
「再吵我要把你扔出去了啊真波!」
「扔就扔,哼、才不希罕呢!」

荒北看著被他拎在半空中還在不停掙扎的貓,目光落在被弄髒的沙發和一路從浴室延伸到客廳的白色泡沫,有種血壓升高到了額頭的感覺。
「啊啊!對呀把你扔掉好了,反正小野田醬比你乖巧又好帶,這麼頑皮的貓咪我才不想養呢!」荒北終於生氣地吼了出來。

真波抬起頭愣愣地看著一臉怒容的荒北,垂下了耳朵。蹲在沙發上的小野田撲通地跳下來,蹭到荒北身邊扯住他的褲管,渾身顫抖著,用充滿水氣的眼睛盯著吵架的兩人。
看見兩隻貓咪的神情,荒北才有點回過神來,慌張地放下了真波。
「啊……不是,剛才那個,我……」

真波趴在地板上,連尾巴也低垂著,似乎不想抬起頭。小野田緊張地看著他們,磨蹭著擠過去,剛想摸摸真波的貓耳就被推開了。
「真波,」荒北搔搔頭,第一次看見從小養大的貓咪露出這樣的表情,他有些心虛和難過,「對不起啊!剛才只是生氣的話。」
真波慢慢地轉身,向浴室走過去。
荒北手足無措地看著心情低落的真波,又看看嚇呆在原地的小野田,無奈地跟上那隻貓的腳步。畢竟總要把他身上的泡沫洗掉的。

看著荒北和真波離開,小野田默默地蹲下,雙手抱住腿,吸吸鼻子。剛才被推開的地方很痛,明明沒有被爪子抓到,卻仍然很痛。
他是被討厭了嗎?

那天晚上很安靜,兩隻貓咪難得的沒有吵鬧,卻讓荒北異常的不習慣。他躺在床上的時候,注意到總是蜷縮著睡在棉被堆裡的兩隻貓這次沒有擠在一起。小野田仍然睡在原本的位置上,真波卻離了他好大一段距離。
荒北懷著複雜的心情關上燈。


*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貓咪的哭聲吵醒的,小野田趴在床頭哭到眼睛紅腫,臉上被淚水和鼻涕弄得一塌糊塗,手裡握著一張被他捏皺的紙條。
小野田不會寫字,但荒北曾經教過真波一點。那是真波留下來的字條。

那隻從還沒有手掌大時就被他養著的貓,離家出走了。


*


真波藏在草叢裡,盯著不遠處的便利商店,進進出出的客人身上攜帶的食物香氣不停飄進鼻子裡,讓他原本就在咕嚕嚕滾動的肚子更加飢餓。
他是在天還沒亮的時候溜出那個家的,雖然一開始不過是想堵氣,但走在路上卻越想越覺得委屈。
明明他才是那隻原本就一直住在家裡的寵物貓,荒北卻在收留了小野田後變得如此偏心。其實他能夠理解自家主人會這麼寵另一隻小貓的原因,小黑貓真的很乖,又膽小得讓人心疼,他也不討厭那隻小黑貓喵喵叫著跟在自己身後的樣子,但仍然會有種自己不受到重視了的感覺。

「靖友笨蛋……」
有好的東西總是先給小黑貓吃,想和他們玩的時候也先抱起小黑貓,還有包括昨晚也是。
「凶巴巴的樣子醜死了!」
真波鼓著臉頰發出呼嚕嚕的聲音。

小黑貓也是,其實比較喜歡主人的吧?畢竟是將他帶回這個家的人。昨晚的那種情況,小野田看起來一臉快哭的擔心樣子,衝過來第一個抱住的人卻是荒北。真波在失落的同時還牢牢記著這件事。
「你們都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你們,哼。」

真波瞪向便利商店的門口,迅速地從草叢裡跳出來。
「啊!有隻小貓呢快看──」

兩位剛買了早餐從便利商店走出來的女高中聲發出驚呼,對著那隻蹭到他們身邊的貓咪露出微笑。
「喵嗚!」真波眨眨眼,露出可愛的表情歪頭,抖了抖頭上大大的貓耳。
「好可愛呀!」女孩們蹲下,輪流摸了摸貓咪的頭,甚至拿出懷裡剛買的麵包扳下一小塊遞給貓咪。
真波喵嗚喵嗚地叫著,接過麵包吞進嘴裡咀嚼。
「看起來是有人養的,跑出來玩的嗎小貓咪?」
「真想帶回家──可惜我家禁止養貓。」

女高中生在和真波玩了一會才想起他們還要上學,只好掛著戀戀不捨的表情轉身離開,剩下真波一人失落地看著便利商店門口。已經逐漸過了上班或上課時間的高峰期,不再有人帶著食物走出來了。
真波舔舔沾在手上的麵包屑,跑回草叢裡,朝著離家更遠的方向前進。


*


荒北先是打電話到公司請假,接著對幾個好友求救。接到電話的新開表示自己今天正好休假可以一起來幫忙,東堂也說雖然是在自家旅館工作,但仍然可以抽出時間,住得比較遠的福富聽到消息原本也想趕來,卻正好因為接到繁忙的案子無法抽身。
換下睡衣,荒北草草的弄了個煎蛋放在桌上,拍了拍落寞地坐在椅子上的小黑貓。
「小野田醬,我去找真波那臭小子回來,你先乖乖待在家裡知道嗎?」荒北看著貓咪的表情有些不忍,但他同時也著急另一隻貓咪的行蹤,「餓的話就先拿飼料吃吧。」

小野田安靜地點頭,目送荒北急忙走出去關上大門,頓時整間屋子只剩下自己一隻貓。
他垂下頭,用爪子戳了戳那顆居然沒有燒焦的煎蛋,卻感覺一點胃口都沒有。
平常這個時候的話,早餐通常是捏得很漂亮的烤飯糰配上玉子燒的搭配,由兩隻小貓一起完成的早餐,然後主人會打著哈欠摸摸他們的頭。

好寂寞啊。
此刻的,沒有了其他聲音的空間。
啪嗒一聲,水滴在桌面上暈開,接著又一滴。小野田看著那顆漂亮的煎蛋喵嗚著哭了起來。

他很喜歡這個家。
和最開始的不同,這個家有雖然嘴巴很壞卻疼惜他們的主人,還有總是帶著他一起玩的親密同伴,他能夠深刻感受到自己是被喜愛著的。
但是似乎因為他的出現,讓真波和荒北爭吵了。
小野田還記得被真波揮開手時的疼痛,他知道那或許只是真波在生氣,或許對方並非故意的。但是他卻讓真波離家出走了,都是他的錯。

他不想回到街道上過著流浪的生活,和其他野貓爭搶糧食,甚至被烏鴉啄得掉毛。
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裡,喜歡真波山岳,喜歡荒北靖友。

小野田抹著眼淚,一邊看著盤子上的煎蛋,然後跳下了椅子。
門在荒北出去的時候被反鎖住了,小野田跳到櫃子上爬到窗戶旁,吃力地推開窗戶。看著距離不遠的路面,小野田暗自慶幸他們的家是在一樓,他小心翼翼地攀上窗緣,跳了下去。

自從被荒北收留後,他就沒有單獨自己出來過了,此刻看著有些陌生的道路,讓小野田的心情有些惶惶不安。他記得街角的地方有一戶人家養了很兇的狗,上次他被那隻狗嚇得竄進荒北的懷裡,讓真波有些好奇地看著他。
真波大概是不曉得的,在流浪的期間,偶爾也會遇到成群的流浪狗,那種被狂追的奔跑過好幾條街的情況。真波和他不同,有很多事其實都不曉得吧?就好像他不懂,原來被一個家庭寵愛會是如此溫暖的一件事。
但是這個家不能沒有真波,所以他要去負責找回來。

小野田心驚膽顫地扶著牆壁繞過街角,在那隻狗隔著柵欄狂吠時跳上圍牆。
「真、真波!」他顫抖著匍匐在圍牆上緩慢前進,步伐雖小卻很堅定。
他還記得真波身上的味道,那種有點像莓果的甜味,和自己一樣的肥皂香。空氣中殘留的味道很淡,他要很努力才能夠嗅得出來,甚至偶爾那股氣味會斷掉。但他仍然找到了大致的方向。
繞過那戶養狗的房子,小野田跳下圍牆,握緊拳頭喵嗚一聲,開始小跑著前進。





-tbc
喵喵繼續更新啦~~
唔,接下來進入劇情主線!!(不

评论 ( 16 )
热度 ( 124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