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再一次,對我說(4)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少女&閃光,前幾篇:(1) (2) (3)



04.


自從那次的秋葉原之旅後,兩人的關係彷彿又回到幾個禮拜前的融洽,像朋友一樣偶爾傳傳簡訊,像朋友一樣接起對方撥來的電話。
雖然如此,小野田坂道的內心仍然沒有停止煩惱著。
似乎只有他自己一人記得被告白的場景,被對方說了喜歡的這句話。那之後的真波沒有再次提起過這件事,甚至連稍微曖昧的語氣都不曾出現,讓小野田產生了或許那場告白其實是自己在幻想之類的錯覺。

『我喜歡你,好喜歡你。』
小野田震驚地望著自己作業簿上被拉扯得歪斜的字跡,滿臉通紅。
為什麼又想起了?明明都已經過去了那麼久,明明,對方看起來,也早就放棄了這件事……

懷著苦悶的心情趴在書桌上,小野田從側面望出去的視線裡盯著自己的手機,橘黃的檯燈照耀下,反射著閃亮的、吸引人的微光。
他們能夠繼續維持朋友的這種關係,明明是最讓人開心的,但是對方輕描淡寫但完全忘了曾經告白的這回事,不知為何卻令他開始在意了起來。
因為能夠被這麼溫柔又如此帥氣的人喜歡著,其實,是會令人感到高興的吧?

寂靜的臥房裡突然想起輕快的旋律,來自小野田最喜歡的動畫片頭曲,他慌張地坐正,打開手機接通電話。
『坂道君──抱歉這麼晚了還打擾你!』
「不、不會的,」小野田握緊手機,深呼吸,努力平靜那種彷彿被誰拆穿一樣劇烈顫動的心臟,「真波君。」
『那個,就是啊,你對看電影有興趣嗎?』
「電影?」

『啊!不是那種打打殺殺的電影啦,是ラブ★ヒメ的劇場版第二部哦!我想說跟坂道君一起去看大概會比較有趣……』
「啊!啊啊!」小野田激動的語無倫次了起來,「我、我超級想看的!原本是要約今泉君一起去看的,但是他說劇場版一上映他就已經先看了,所以……」
『今泉君?啊、那個和你同年級的全能型選手啊?』
「是的,因為之前也是向今泉君推薦了這部動畫,他好像也非常喜歡呢!」
『嘿──』對面的聲音頓了頓,『那麼,就說好了?這個週六約在電影院吧,等等我把地址用簡訊傳給你。』
「嗯!好的,」小野田緊張地望著作業簿上紊亂的字跡,感覺臉頰的熱度又再度回升了,「啊、真波君,那個……」
『那麼就先這樣,我的睡覺時間到了,先晚安!』

聽著手機裡傳來被掛斷的聲音,小野田的表情空白了一秒,有些失落又困惑地放下手機。他望著眼手機顯示的時間,九點半,忍不住勾起嘴角。
「原來真波君那麼早就睡了呀?」好像小孩子一樣。
剛剛那瞬間想要脫口而出的話,究竟是什麼呢?

手機震動了幾秒,是對方傳來的簡訊。小野田點開來查看那上面寫的地址,之後抱著手機離開書桌,仰躺在床上。他忍不住想像了隔著遙遠的距離,此刻大概已經熄燈縮進被子裡的另一人。
「晚安,真波君。」


*


這才第二次和別人一起去看電影,小野田仍然顯得相當緊張,提早二十分鐘就來到電影院入口,在電影開演前才等到了另一人的身影。
真波先是道歉沒想到對方那麼早就來了,接著又和上次差不多,踩著時間衝進電影院,兩人在已經熄燈,開始播放前導影片的影廳裡摸黑尋找位置,期間真波始終拉著小野田的手防止他跌倒。
因為很早就先預約購票,他們的位置還算不錯,是偏後排的正中間。

小野田看著螢幕閃爍出星星和字幕,期待地屏息,將雙手放上座位旁的扶手,右手卻猝不及防地準確覆蓋在另一人手上。小野田愣了兩秒才想到要鬆開,剛想抬起卻又立刻被握住了。
真波用左手握住了小野田的手腕,在黑暗中湊近另一人的耳邊低語。
「坂道君,可以握著你的手嗎?我現在才發現自己有點怕黑……」

怎麼可能?明明剛剛在前方帶路的是真波,也在找到座位時一臉沒事的坐下了,而且這句台詞聽起來怎麼好像少女漫畫的劇情,他前幾個禮拜才剛在動畫上看過差不多的橋段呢!
小野田的腦內瞬間冒出無數吐槽,身子卻僵直得無法動彈,臉頰開始莫名的發熱。右手被握住,手指撐開,和另一人的手相握。就好像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目光還緊盯著前方的大螢幕,但小野田此刻的心思卻早就飄到不知何處去,幾乎整場都沒在注意動畫的劇情,就連最喜歡的公主閃亮出場時,他的神情也還是一臉麻木。
幸好,電影院裡很黑呢,真的。

散場時,手終於被鬆開了,他們跟著人潮一起走到電影院外。天色是接近漆黑的深藍,路燈在街道兩旁不停閃爍,照著樹葉開始枯黃的顏色。
真波和小野田並肩走了一段路,小野田的頭垂得低低的,始終看著路面,真波則是將雙手放在頸後,仰頭望向天空。

「那個,真波君……」雙手不自覺地握緊背包的肩帶,喉嚨特別乾澀,「你……」
「坂道君,今天也是騎車來的嗎?」真波打斷他。
愣了愣,小野田抬起頭,對上另一人看過來的笑臉。
「不是,因為剛好維修,所以我就坐電車……」
「那麼我送你到車站再回來騎車吧。」
「欸?不、不用這麼麻煩的!」
「沒關係,因為和坂道君在一起挺開心的,」真波用愉快的語氣這麼說著,同時眨眨眼,「就算沒有交談也無所謂……怎麼說呢,只是像這樣待在一起,也會感覺特別舒服哦。」

小野田停下腳步,垂下頭看著自己的鞋面,手指細微顫抖著,眼眶發熱。胸口悶悶的,特別沉重,卻又麻癢得令人想哭。
發現身邊的人沒跟上,真波很快轉身,發出疑問:「坂道君,怎麼了嗎?」
「我……我……」小野田吸著鼻子抬起頭,鼻尖和眼眶通紅一片。
「欸、等等!」真波手忙腳亂地湊近,「坂道君,怎麼哭了?」
「我沒有哭!」小野田用手胡亂抹著臉,用手肘遮擋住自己的表情,聲音哽咽,「才沒……」

真波緊張地看著他,雙手甚至不知道要如何擺放地僵在半空中,終於在發現四周行人好奇的眼光時,踏前一步把那個不肯露出臉的人摟進懷裡。
仰頭望著天空中稀疏的星雲,真波傻傻地笑,「吶、這好像是第二次擁抱你了?」
「嗚嗚……嗚哇……」原本從懷裡傳出的細細嗚咽,瞬間就變成大哭。
「欸?對、對不起啦坂道君,不要哭嘛!」

真波煩惱地收緊懷抱,臉難得的有點紅。畢竟不像另一個人可以把頭藏起來,他現在可是面對著四周各種異樣的眼神啊。
「我我、我……不想失去呀,嗚……」
「放心啦坂道君,丟掉的東西我會幫你一起找回來的。」
「嗚嗚……不想……」
「沒關係哦,我會陪著你的。」

小野田把眼淚和鼻涕全部都抹在另一人的外套上,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下襬,心臟傳來的刺痛隨著對方的話語變得更加劇烈。
不要變得如此溫柔,不要如此善待他,否則他會開始貪戀著這樣超出應有份量的對待。只是朋友而已,只是朋友,所以不應給予他這種滿到溢出來的關懷。
他無法回應。

說不出拒絕的話,因為不想要失去。沒有真波山岳在身邊的生活,已經沒有辦法想像了。
自己真是太過卑劣,懷著這種扭曲歪斜的心思,明知道對方和自己不對等的情感,卻不想說出實話。畢竟要是說了,他們現在的關係就會像玻璃般碎裂掉,變得再也無法黏合。
不想失去,無論是這份無奈的苦澀猶豫,或是那種恥於訴說的暗自欣喜。


*


那天不管真波後來怎麼追問,小野田都不願意再回答,他只好把腫著眼睛的人送到車站,最後自己走回街上騎著自行車離去。
看到喜歡的對象哭泣的樣子,對剛發覺自己戀愛的人來說實在太過刺激了。真波在那時候是真的傻了,心慌意亂的,連腦袋都攪成一團,努力想盡辦法安慰對方,卻又像懷有私心般,只把對方哭泣的表情收在自己懷裡。
外套和衣服都被弄濕了,雖然之後小野田充滿歉意的想要擦拭甚至想帶回去幫忙乾洗,但他還是拒絕了。胸口沉甸甸的,不知是否因為落在他身上眼淚的重量。

似乎不是因為丟失物品而哭的,而是更加沉重、複雜的事物。
只看過這個人開心笑著、認真時的嚴肅、偶爾皺起眉困擾的樣子,卻沒看過那種緊閉雙眼,臉皺成了一團,用力到臉頰通紅而淚水不停從臉頰滑落的表情。
心臟瞬間的抽痛,並不是運動至極限,挑戰自己時的痛快,而是苦澀的、痠麻的,讓人想別開臉的那種細微的疼。

是為了什麼而哭泣呢?
真波獨自一人騎在道路上,看著前方只有路燈和腳踏車燈照亮的路面,雖然還有些茫然,但心底其實早已經悄悄有了答案。
困擾著小野田坂道的,能讓那個單純又善良的孩子痛苦到哭出來的事情,不就只有他未曾碰觸過、甚至有些逃避的情感了嗎?
屬於真波山岳的、那份沉重到讓他不知所措的愛戀。

真波使勁踩下腳踏板,喘著氣,左手握拳往心臟的方向用力捶下。好痛,明明比這份痛楚更為劇烈的感受他都曾經體會過,卻沒有哪一次讓他如此酸澀得想落淚。
讓對方哭泣這種事,他明明從來都沒有想過,只是很純粹的,想要擁有那個人溫暖的笑容。

徬徨著、煩惱著,究竟該如何繼續下去,拉開距離?等待一段時間?但無論怎樣,放棄的這個選項,始終都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如果讓對方傷心,那麼他就暫時疏離好了,但是他不會就這麼投降的。
想要攫取這份純然的美好,就好像死命朝著山頂前進的那種渴望,但卻比那更加的震動著心弦。在這樣的賽道上,他的生命中只承認了唯一一個對手。

「吶、坂道君……」他喃喃自語著,輕笑,「這次的比賽,我可是很有把握,絕對會勝利的哦。」





-tbc
唔噗好恐怖啊死線快到了快到了(冒血
還在努力趕上CWT39,調查點這: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FX3RQIr34HiW-7N5zcFypDq4ajCWqAaeip95wiX-Uc/viewform

评论 ( 7 )
热度 ( 5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