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再一次,對我說(2)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一樣是原作向的捏注意,上一篇:(1)




宮原從小就知道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和一般人不太一樣,要說是哪裡特別她卻無法清楚的舉例,只是感覺好像缺少了正常人對於現實的某種認知,在各方面都顯得格外脫線。
上課遲到,在課堂中趴著睡覺,為了社團活動翹課、翹補習,甚至作業都經常忘了繳,數不清的各種正常人不會做的事,都在真波山岳這個人身上實現了。
最初她為了這些事情每天追趕在真波身後提點,不過在看過他一年級的IH比賽之後,她終於有些瞭解。這個人只是更加專注於自己喜歡的事物上,對於沒興趣的東西,通常都抱持著無所謂的態度。但或許因為看過男孩小時候特別虛弱的樣子,她到現在仍然覺得照顧這個有點傻的青梅竹馬是自己的責任。

於是當她發現隔壁的男孩開始整天開著電視看起動畫的時候,理所當然吃驚了。
「等等、山岳,你的興趣什麼時候開始從騎腳踏車變成看動畫了?」從窗戶探出頭,宮原對著就在隔壁的窗戶喊著。
「耶?班長?」真波回過頭還不忘拿遙控器暫停了螢幕,「怎麼了嗎?」
「我說啊……」她握著窗緣嘆氣,「原本騎腳踏車就已經和普通人不太一樣了,結果現在還追起動畫,你這樣不就越來越宅了嗎?」

「宅?」真波晃著腦袋,卻立刻想到戴著圓眼鏡留著黑色短髮的另一人,「原來這樣子叫做宅呀!」
「啊、不,總之這個不是很適合對著人家說的詞啦……」輕咳著,宮原轉移了話題,「所以說,為什麼會開始追起動畫呀?平常你在這種天氣的假日早就跑去騎車了。」
「我也很想去騎車的呀──不過,平常日的話追動畫會看得睡著,因為我不習慣熬夜嘛,」真波趴在床單上滾著臉,「但是、但是呀!為了要攻略坂道君,不追完動畫是不行的啊!」
「哈?攻略?」宮原推推眼鏡,覺得自己的青梅竹馬已經沒救了,「話說,坂道君難道是……第一年冠軍的那個人?」

聽見這個名字,真波就像重新獲得元氣那樣抬起頭,握拳興奮地點起頭。
「是啊,小野田坂道,為了要理解他最喜歡的人是什麼類型,首先要把這部作品追完才行的!雖然完全不理解裡面在說什麼,也不懂為什麼有那麼多奇怪的生物可以變成人,不過姬野湖鳥感覺不像個特別厲害的情敵,我還是有機會的!」
宮原看著青梅竹馬露出那種在騎車時才會閃耀的堅定眼神,卻根本聽不懂他的意思。她嘆口氣,無奈地縮回手:「總之,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啊……」
她看著對面的真波又將視線移回電視上,按下播放鍵,才無奈地關上窗戶轉回自己的房間。

其實大概從上禮拜的某一天開始,宮原就注意到青梅竹馬開始變得怪怪的了。
那天明明還天氣晴朗的,他卻提早結束騎車的活動回家,還去廚房抱了洋蔥回到房間裡切著,一邊哭一邊切洋蔥,一邊看著電視上的動畫模模糊糊地呢喃著什麼。
那時候宮原正忙著準備期末考的複習,完全沒心思理隔壁正在經歷青春期的少年,於是早早的把窗戶關起。早上再拉開的時候,少年已經把洋蔥收起來,恢復那種充滿元氣又特別呆的樣子了。
但是她沒看露對方眼睛下那圈濃重的黑眼圈和充滿血絲通紅的眼睛。

「唔、嘛,反正這大概是屬於男孩子的青春吧!」歪著頭自言自語,宮原坐回書桌前,準備開始預習下一週的功課。


*


真波發現隔壁拉起窗簾後,偷偷地把剛才飛快藏到床底下的筆記本重新拿出來。雖然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但他卻不想被其他人發現自己在寫這種東西,畢竟實在是有點……太遜了。
翻開第一頁寫著「小野田坂道攻略計劃」的筆記,他迅速跳到了後面的進度,在「追完坂道君喜歡的動畫」後面打了個勾,得意洋洋的表情在繼續往下看到那幾項待完成的進度後瞬間低落了。
「唔,要跟坂道君一起逛秋葉原,看劇場版的動畫,還要去那個什麼場次……」真波用鉛筆戳了戳自己的額頭,努力回憶,「奇怪了,還有缺什麼嗎?」

上次告白卻沒成功後,真波回到家切了整整三顆洋蔥才重新振作起來,當然晚上被母親罵了他這樣是浪費食物。那之後真波很認真的上網查詢如何追求戀人的方式,把自己的問題放在了某個類似論壇版塊據說很多日本人在使用的討論區,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認真回答或是不抱希望的吐槽。
有人問起他想追的類型,於是他將小野田的大概資料寫下了。
比自己瘦小一點,黑髮,戴眼鏡,喜歡動漫,和自己一樣喜歡騎腳踏車等等的。順便也把告白的情況寫了一下,結果卻被狠狠地嘲笑了。

「居然輸給了二次元的角色看來串主是沒希望了。」
「到底是怎樣的情況會被這樣子拒絕呀?害我不小心就笑出來了。」
「別這樣嘛,人家也沒有很明顯的拒絕呀只是轉移了話題。不過我也笑了。」
「等等輸給二次元的角色,難不成串主的長相連平面都比不過?」
看到這邊的真波還擔心的跑去照了一下鏡子,確認自己真的沒有哪裡長得特別對不起人類才又跑回電腦前。

「大概還是好感度沒刷上去吧,被拒絕是當然的。」
「要再對目標溫柔體貼一點呀串主!」
「告白失敗別擔心,明年一起報名參加情人節單身派對吧!」
「怎麼都沒有人疑惑串主告白的對象到底是男是女呀……」
等真波暈頭轉向的瀏覽完所有的留言後,才終於有點明白為什麼他的告白並沒有成功。在說出自己的感情之前,還有許多事必須好好努力,除了要刷高好感度之外,還要在適合的時間地點與氣氛下告白之類的。

其中一小部分的留言挺開朗的鼓勵他,說第一次告白沒被正式拒絕就說明還有希望,然後勸他多花點時間去理解喜歡的人的愛好,甚至為他訂下了打入二次元的計畫表。
於是本來就不打算放棄的真波山岳,還真的撿起版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意見,甚至認真的做起筆記,努力想要實行。
「唔……接下來還有第二季的動畫要補……」

真波放下筆記趴在桌上發出長長的嘆息,手指捏了捏自己無精打采垂下的呆毛。
「好想和坂道君一起去爬坡啊!」
喜歡一個人的這種事,原來沒有他最初所想的那麼簡單。一開始他只是很單純的,想要擁有那樣閃閃發亮的笑容。


*


「總覺得,就這樣回去好像會有點寂寞呢。」
真波困惑地偏頭,看向說出這句話的人。
他們像往常一樣在假日約出來爬坡,比賽爬上山頂,逆著風拚命踩著踏板,喘息、呼喊著,兩人相伴。
「啊、因為,和真波君一起爬坡的時候,總會特別的開心……」小野田慌亂地揮舞著雙手解釋,臉頰緊張得脹紅,「就算只是坐著休息,也不會覺得無聊。」
真波愣了愣,噗哧一聲笑出來。
「坂道君說得太誇張了啦。」

「才、才沒有呢,我的話,很期待和真波君一起爬坡的。總覺得有些東西,是只有和你一起時才能體會的,就好像那時候……啊……」
小野田的聲音逐漸微弱,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真波。
一年級的IH決賽,是他們靠得最近的時候,心跳、呼吸,就彷彿整片天空下只剩他們兩個還在燃燒著前進,特別的時刻、特別的氛圍,摩擦碰觸到的肩膀,比太陽的溫度還要熾熱。沒有其他人能夠了解他們當時的心情,也不能夠體會,那是種怎樣的情況下會產生出來的默契。
但在賽道上奔馳就絕對會有終點,而小野田首先達到了。
小野田一直很慶幸,他和真波還能夠是朋友,還能在播下電話時,聽見對面接起來的聲音。

「我知道哦,坂道君的意思。」真波用認真的神情看過去,然後微笑,「因為,我也一樣。」
一樣,在和對方相處時,是特別的。

特別開心又特別溫暖,就算沒有話題可以聊,只是靜靜地坐在一起仰頭望著天空,也讓人覺得他們有所共鳴。和對方一起騎車奮力的爬坡,心臟撲通撲通跳著的聲音,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熱烈。經過了特殊的時刻,只有他們兩人才懂的不言而喻。
真波看著小野田露出那種傻氣又燦爛的笑容,感到胸口有點緊縮,想要伸出手去觸摸,想要保留住那樣純然的美好。
他朝小野田伸出手,手指碰觸到了對方的臉頰,柔軟、溫暖,有些汗濕。

「真、真波君?」
真波緩慢縮回手,茫然地盯著自己發燙的指尖。
「真波君,怎麼了嗎?」
他微笑,搖了搖頭,對上另一人關心的神情。
「沒事的,我只是……突然間明白了。」

那種無法用言語訴說,佔滿胸腔,逐漸逸散開來的情感。


*


他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重新抬起頭坐正。
大概是午後的天氣太過宜人,真波不知何時趴在桌上睡著了,那本被他畫得亂七八糟的筆記本還放在桌面,甚至有一小塊沾到了口水。
剛剛的夢,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心情的時候吧?

他還記得那天之後自己開始有些慌亂,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感非常困惑,甚至還因此求助了社團的幾個前輩,也是那時候才知道可以用電腦搜尋這種事來求解答的。
喜歡上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簡單來說就是同性戀呢,不過他對於小野田坂道以外的男生卻不會有這種感覺,所以大概也不能算在這種範圍。
真波是這麼給自己定義的。

「我只是,喜歡坂道君而已。」
他摸著被自己描繪雜亂的筆記,用另一手撐著下巴,緩慢微笑。





-tbc
繼續的慢熱...繼續的趕稿...這進度慢得我好猶豫到底要不要先開印調......

评论
热度 ( 7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