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Kiss Kiss Kiss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各種地方的吻,都是短打,究極的閃光彈注意!就寫寫啾啾的山坂。




[後頸&唇]

真波看著背對自己認真唸書的小野田,覺得那截出現在自己視線裡的後頸格外迷人。於是他悄悄地踮起腳尖靠近,沒發出半點聲音。張開手摟住對方的瞬間,嘴唇終於碰觸到了一直誘惑著自己的那截肌膚。
「呀啊!真、真波君?」小野田像被踩到尾巴的貓那樣驚慌失措地回頭,對上另一人純潔的眼神。

然後他笑著彎腰,啾的一聲正面吻上了最終目標。



[手指&唇]

小野田堅定地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死命搖頭,努力將抵在門板上的身體縮得更小一點。
「再一次,再一次嘛坂道君。」雙手撐在小野田的肩膀兩邊,真波一臉委屈的低頭湊近。
「不、不行!再繼續的話,會消不掉。」小野田從指間的縫隙裡擠出這幾個字,像是用盡所有力氣般變得滿臉通紅。
等等就要出門了,偏偏戀人還要求著親吻,尤其對方的吻每次都是那種要將自己吞吃入腹的力道,害他好幾次嘴唇都紅腫著被同事給關心。今天絕對不能再妥協了!

真波瞇起眼,在對方的手指上落下一吻,再一吻,發出曖昧的啾啾聲,同時目光還偷偷注視著那個被他的動作嚇到呆滯,接著脹紅臉到快要窒息的人,咧開嘴笑得格外開心。
最後為了挽救自己的心臟繼續活下去,小野田還是無奈地鬆開手,讓對方得逞般的在自己嘴唇上蓋下戳印。



[額頭]

在專注地看完動畫的兩小時連播馬拉松後,小野田才發覺剛剛還慵懶地摟著自己腰撒嬌的戀人,已經枕在他大腿上睡著了。
帥氣的臉龐被頭髮蓋住一半,咧著嘴熟睡的樣子看來就像個小孩子。小野田不自覺的盯著那張臉發呆,露出有點傻氣的微笑。

「好可愛。」每次都被對方這麼形容,但他總是暗暗覺得可愛的是另一人才對,直率又溫和的性格,偶爾會孩子氣的撒嬌,生悶氣的時候連頭髮都無精打采低垂的樣子。
真的好可愛。
小野田動作輕緩地撥開真波的頭髮,悄悄地彎腰,在對方額頭上輕輕一吻。就好像對方經常對自己做的那樣。

因為他也是,對於這個人擁有滿溢而出的喜歡。



[臉頰&唇]

戰戰兢兢地用眼角偷偷觀察另一人的樣子,刻意鼓起的臉頰,環在胸前的雙手,面無表情的樣子,很明顯的還在生氣。
他知道是自己疏忽了,因為昨天夜裡在官方網站公布了LOVE HIME新周邊的訊息,嚇得他凌晨就特別提早出門排隊,害怕搶不到限量商品。
等他抱著東西滿心雀躍地回家打開門,對上戀人生氣到連呆毛都快豎直的樣子,才想起自己出門卻忘了跟對方講一聲。他雖然帶了手機,卻忘記要充電,讓另一人完全聯絡不到他,似乎還因此擔心了整晚。

小野田心情酸澀的伸出手勾住真波的衣角輕扯,那種買到周邊的喜悅現在都已經消失殆盡了。
「對不起,真波君。」
真波不發一語,仍然坐在沙發上直直瞪著前方,沒有絲毫軟化。小野田磨磨蹭蹭地靠到另一人身邊,抬起頭湊近對方的臉,鼓起勇氣吻了上去。
「對不起,下次不會了。不會再讓你擔心。」

真波偏頭,糾結的看向睜著大眼露出可憐兮兮表情的小野田,對於自己的弱點在不知不覺中被對方拿捏著這點感到有些無奈,他嘆氣:「只有這種程度的補償呀?」
於是小野田笑了,挪動一點位置再次抬頭,這次,準確地吻上另一人的嘴唇。



[耳朵]

電車搖搖晃晃的正在行進中,真波側過頭,看著身旁也隨著搖搖晃晃昏昏欲睡的人,看著他眼鏡就快要滑下鼻樑的樣子,忍不住動了動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指,握緊他的手,喚回他的注意力。
「坂道君,就快要到囉?」

小野田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卻像沒有明白對方的話一樣繼續點著頭,緩緩閉起眼睛。
真波眨眼,右手抵在對方的右耳旁,嘴巴湊近了,低聲呢喃。
「吶、坂道君,該醒來囉!」

電車突然晃動一下,於是他的嘴碰觸到了對方的耳朵。小野田瞬間驚醒,瞪大眼看向他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真波呆呆地縮回右手摀住自己嘴巴,結結巴巴地辯解。
「不、不是故意的啦,是不小心……」
小野田垂下頭,把自己的臉埋進圍巾裡,露在外面的耳朵卻逐漸紅了起來。
「對、對不起啦,吶、坂道君……」

雖然這麼說著,兩人互相交握的手指,卻比剛才還要更緊的糾纏住了。



[小腿]

左腳踝被人握住了,抬高,小心翼翼地在膝蓋上塗了消毒水,附上貼布,黏上透氣膠帶。
「坂道君,下次騎車應該要更小心一點才是啊。」
「沒關係的啦,其實,摔傷的話早就習慣了,嘿嘿。」
真波無奈地看向小野田臉上那種傻氣的笑容,雖然真的很喜歡,但看見對方那麼不在乎自己身體的模樣,仍然會感到有點生氣。

他的手指順著腳踝向上,撫過對方因為經常被太陽照射而顯得健康的膚色,觸感並不那麼纖細脆弱,而是受過運動訓練而變得緊實柔軟的肌肉,腿部的線條特別漂亮。
真波微笑,對上小野田困惑不解的神色,彎下腰,在對方的小腿側落下一吻,稍微用力吸吮、摩娑了一陣。
小野田呆呆地看著,甚至僵硬到忘了說話,全身的熱度都在瞬間衝上臉頰,連額頭都燒得通紅,幾乎要冒出蒸氣。

「既然坂道君不在乎傷痕的話,大概,我這樣子也沒關係的吧?」
真波看著那個被他吻出來的淺粉色痕跡,露出心滿意足的神情。



[腳背]

炎熱的夏季,兩人窩在沙發上完全不想動,光看著桌上杯子裡的冰塊都融化完了就幾乎感到絕望。
「吶──坂道君,換你去裝飲料了!」
「欸──不是該真波君了嗎?」
分別佔據了沙發的兩邊,兩個人瞪著彼此,完全不想離開電風扇旋轉著能夠吹到的範圍。
「都是因為真波君不早點打電話請人來修冷氣!」
「要不是坂道君昨天忘了關冷氣,冷氣怎麼會壞呢!」

小野田鼓起臉頰,對上另一人也同樣生氣的表情。不知何時開始,兩人開始用腳底互相攻擊彼此,你來我往的,互不相讓。
「才不是因為這樣子壞掉的呢!」
「我電話都打了是遲到的維修人員的錯啊!」
「真波君討厭!」
「坂道君才過分!」

兩人氣喘吁吁地繼續戰爭,最後真波受不了的一把捉住小野田的腳掌,放到嘴邊迅速地咬了一口。小野田顫抖著瞪大眼,露出一副要哭出來的神色,真波才醒過來般慌張地抱住對方的腳大喊對不起抱歉原諒我。
最後啾的一聲吻在了對方的腳背上。
小野田一下子換氣不過來,憋著氣脹紅了臉,想要抽回自己的腳結束這場無意義的爭鬥,卻發現自己的腳踝被對方握得死緊。

「變得比剛才還熱了啊,坂道君……」真波歪著頭想了想,「乾脆先把衣服脫掉你覺得怎麼樣?」






-tbc
各種親親,基本上小情侶模式的兩人,摸魚摸魚ˊ艸ˋ

评论 ( 16 )
热度 ( 13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