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再一次,對我說(1)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恩這篇大概沒啥好注意...就原作向的捏這樣。啊還有少女腦奔騰的情節這樣。



01.

「好快樂啊,和坂道君一起騎車。」

全身放鬆地仰躺在草地上,他努力平息劇烈運動後急促的喘息,呼吸著山頂純淨的空氣。顫抖的手指碰觸到了另一人的,於是他轉頭,望向那個始終緊緊跟在他身後一起爬上山頂的人,對方也露出了筋疲力盡的神態,笑容卻仍無比燦爛。
閃閃發亮的,就好像透明彈珠在陽光下折射出的微光。小的時候他曾經玩過一陣子這種小玩意,但後來就被更有趣的遊戲引走了注意力。他突然間就有些後悔了,如此可愛、漂亮的東西,當初怎麼會丟掉呢?明明是這麼的讓人想要緊緊握在手心。
手指順從自己的想法,靠近另一人的臉龐,直到碰觸到對方額角的汗珠。

「如果,能永遠和坂道君像這樣子就好了。」
比任何時刻都要來得開心,就算只是單純的和這個人相視而笑。
他勾起嘴角,對上另一人困惑不解的眼神,終於說出那句其實已經藏在心裡,在喉嚨裡滾來滾去許久的話語。
「吶、可以和我在一起嗎?」他的手指停留在對方的眼角,「因為我喜歡你,好喜歡你。」

「我、我我也喜……」
他笑了笑,手指貼到對方的嘴唇上,制止了他早就預料到可能會出現的這種對話。雖然這個人在某方面的遲鈍是顯而易見的,但出現在這時刻的話,果然還是會有點無奈和困擾呢。
「不是的,和坂道君說的喜歡不一樣,」他認真地凝視對方,深吸了口氣,「我的喜歡,是想要和你成為戀人的那種呀。」


*


電車駛進隧道前的劇烈晃動讓他回過神,接著就陷入一片黑暗。小野田深呼吸,抬起手摀住胸口,感受著自己撲通撲通拼命奏響的心跳。臉頰似乎還有些熱,腦袋也像被狠狠地攪過一番,迷迷糊糊的,思緒停留在不久前的那幕衝擊。

生平第一次收到的告白,和他曾經幻想過的不太一樣。
被真波山岳告白了,那個和他相同性別,同樣身為爬坡選手,並且在他心裡其實是將對方擺在好朋友位置的對象。
真波用那種很少能看見的嚴肅表情說著,對於他的情感。

『啊、嗚、哇!』在對方告白之後,他記得自己迅速地從躺著的姿勢坐起來,慌張地揮舞著雙手,『我我我、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所以、那個,嗚……很、很謝謝你真波君……』
『不過,我的話……談戀愛什麼的,我、我可是有公主了哦!』

接著他開始滔滔不絕地介紹起那部主角是雙馬尾的公主,以戀愛和冒險為主軸的動畫,講述著裡面的小細節和各種萌點,一邊偷偷注意對方臉上的微笑逐漸變淡的那種神情。
直到他離開前,真波才打斷了他的話,說既然他這麼推薦,回去會好好地看看這部作品,然後平靜地和他道別。
那之後他用了比平常還要快許多倍的速度騎下山坡,甚至不敢再回頭去看對方一眼。

「太、太糟糕了,那種反應。」小野田側過身體,用額頭敲了敲電車的窗戶,皺緊眉頭。
緊張、慌亂的情緒在那一刻佔據他全部的思緒,那瞬間他下意識地逃避了真波的視線和說出口的話。他並不想看到那張適合微笑的臉上出現失望難過的神情,卻又無法給予對方肯定的答案。
「因為……真波君,是朋友啊。」
是朋友,所以心臟才會如此的疼痛吧?像是呼吸不過來般,抽抽地疼著。只要一想到他們再也無法自然地相處、交談、爬坡,對著彼此微笑。

但是真波的笑臉,在最後還是消失了,那種能令人感到開心的溫暖被抹去了,逐漸變得平淡又疏離。
他有些難過地垂下頭,呆愣地盯著自己糾結於膝蓋上的手指,任由身體隨著電車的前進而搖搖晃晃。


*


真波看著那人驚慌失措逃離的背影,突然就沒有了騎上腳踏車的欲望。於是他翻身躺回草地上,繼續瞪著藍天和白雲發呆,但是不久前那種詩情畫意的心情已經消失了,現在,再美的風景在他眼裡都像塗了一層墨汁般烏黑。
他嘆了口很長很長的氣。

「我……是被拒絕了嗎?」他很認真地回顧了腦袋裡所有的情節、每個橋段。
「可是,坂道君明明沒有說不啊!」他拉著自己的頭髮,從仰躺變成了趴著的姿勢,「雖然也沒有答應……還有那個公主,到底是什麼東西?」
「啊啊啊!可惡!」
他將整張臉埋在手腕間,對自己生著悶氣。

早知道就不要說出口了,明明已經無數次對著自己催眠,再等等,再等一陣子,等到名叫小野田坂道的這個人,再也無法離開自己的那種程度。卻仍然在對上那張燦爛的笑臉時,忍耐失敗了。
「為什麼要讓我發現這種感情啊……」
心臟像是被細線束縛住般,再也不能自由地跳動,小心翼翼地在乎著某個人,相處的每分每秒都快樂到彷彿生出了能夠飛翔的翅膀。
「為什麼要喜歡上……」

從最早的相遇,到之後的約定,第一次的IH比賽,在輸給對方後那種負罪感沉重的痛苦,但不論如何,都無法否認,在和對方一起追逐著爬坡的時刻裡,他能夠更深刻的感受到活著的這種情感。那之後一次又一次的見面或比賽,他們開始熟識,他開始喜歡上對方爬坡時的認真,以及那種其他人臉上不曾出現的笑容,他喜歡在接近山頂時,聽見來自小野田坂道的呼吸聲、齒輪聲、以及對方呼喚自己名字的語調。
本來只是如此單純的喜歡,卻逐漸變得濃重。喜歡,好喜歡,這樣滿溢而出的情感,不知何時跨越過屬於友情的那條界線。
想要佔據對方的視線和笑容,想要成為對方眼中的特別。

他曾經聽班上同學裝作經驗豐富的樣子侃侃而談,在戀愛中,先喜歡上的那個人就輸了。
真波躺在草地上,緩慢抬起手擋住了陽光,露出無奈又有點苦澀的笑。
「看來,這次的比賽,獲勝的是坂道君才對啊。」



02.

小野田坂道是個溫柔的孩子。不知從何時起,他身旁的朋友們開始有了這樣的默認。
或許稍微有些優柔寡斷,但卻很為朋友著想,只要確定了信念就一定會貫徹到極限,稍微對他好一點,就能獲得成倍的回報。十分單純又善良的性格。
照理說,只要有小野田在場,氣氛就會顯得特別明亮又愉快。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今泉和鳴子對視一眼,同時看向那個停在置物櫃前許久沒有動彈的人。
「喂!假正經,小野田是怎麼回事啊?」鳴子用手肘推了推另一人,有些擔心小野田這樣少見頹喪的神情。
「……是不是你做了什麼事惹他生氣了?」今泉將手環在胸前,挑眉。
「哈啊啊?為什麼不是你做了什麼啊?」
「因為我比你聰明。」
「想打架嗎?啊?」

兩人氣勢洶洶的瞪視著彼此,突然又同時回過頭去看了眼對他們的爭吵毫無反應的小野田。要是平常的話,那個人肯定早就緊張地跑來勸架了。
「好像真的不太對勁,小野田。」
「……我看出來了。」

於是當陷入奇怪思維的小野田終於回過神,慢吞吞地關上置物櫃轉身,就立刻被等待在旁的兩人一左一右的架住,讓他嚇得渾身僵直,錯愕地瞪大眼。
「小野田你上次推薦的那家餐廳在哪裡啊?」鳴子問。
「啊?」
「就是用餐會送動漫周邊的那間店。」今泉補充。
「欸?怎、怎麼了嗎?」他一臉的茫然,顯然還未反應過來。
「嘿嘿,一起去約會吧我們!」


*


吸著又甜又刺激味蕾的草莓蘇打,小野田望向對面正在爭論著各種議題的兩人,露出有點傻氣的笑。胸口暖洋洋的,因為被朋友給關心了。
輕輕放下飲料,他用吸管攪著冰塊,另一手撐著下巴,任由腦袋裡的思緒飄遠。

明明現在是如此開心的時刻,和今泉與鳴子來到這間他很喜歡的餐廳享用晚餐,可以趁機推薦他最喜歡的幾部動漫作品,但他卻仍不自覺地想著另外一件事。
手機已經很多天沒有顯示來自某個人的訊息,不論是電話或者短信,都沒有半點聯繫。雖然一直以來都大概是這樣子的狀態,但在經過那天的情形後,卻讓他升起某種惶惶然的不安。
心底糾結著一團鬱悶的情緒,始終沒有放鬆過。

自己是不是已經被討厭了呢?
畢竟對方做出了那麼認真的告白,卻被他用那種愚蠢的方式轉移掉話題,肯定會覺得很受傷的。
是不是以後,他們再也無法做朋友了?
胸口沉甸甸的像壓下一塊大石,他沮喪地看著桌子底下墊著的動漫海報,卻已經沒有了雀躍的心情。

對於小野田這種將自己全身縮起來,籠罩在烏黑情緒中的樣子看不過,對面的兩人停下了交談。
「小野田,說吧,究竟是怎麼了?」今泉輕咳,喚回對方不知道迷路到何處的思緒。
「你呀,別把傷心難過的事窩在心裡,朋友在這種時候就是要用來吐露心聲的對吧?」鳴子拍了拍小野田的背,笑著,「身為鳴子章吉的第一號朋友,我可不准你繼續用這種神情和我們一起吃飯哦?」

「謝謝……你們,」小野田感動地扯開微笑,接著卻垂下頭,「但是,好像並不是能夠告訴別人的情形……」
要對著朋友們說,自己被個相同性別的男生告白了這種事,怎麼都做不到啊。更何況對方還是真波山岳,另一個他很珍惜的朋友。

鳴子歪了歪腦袋,皺眉:「啊、這麼麻煩,一點都不能說嗎?」
小野田握緊拳頭,深呼吸,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一、一點點的話……」
鳴子和今泉同時認真地瞪向他,等待他說出原因。被這麼專注地看著,小野田的勇氣又像氣球洩氣一樣迅速的扁掉了,手指無措地糾纏在桌面上。

「啊、那個,就是,」他支支吾吾地低語,「假如,你們被一個一直以為是朋友的人告白了,該怎麼辦呢?」
「哈啊啊啊?小野田你被告白了!」
「笨蛋鳴子,你太大聲啦!」
「不、不是的──」小野田緊張得差點哭出來,「是、是假如!」

這個假如根本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不忍心說出這句話的鳴子看著小野田可憐的樣子,抹了把臉。
「啊──嘛──總之,如果是我的話,被女生告白大概是會很開心的啦!」鳴子搔了搔頭。
「……如果是不喜歡的對象,會挺困擾的。」今泉這麼說著,臉上還一邊露出若有所感的神情。看得出來大概平常就在為這種事煩惱著。
「啊、啊啊,也、也不是說不喜歡,」小野田眨著眼睛,揮舞著雙手,「其實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所以……」

「因為是好朋友所以才猶豫啊?」鳴子摸著下巴點點頭,突然湊近了小野田悄悄的問:「話說,那個女生漂不漂亮啊?」
「欸欸欸欸?」小野田有些當機地呆在座位上,腦袋裡瞬間跑出少年帥氣爽朗的笑容,以及呼喚著自己名字時的好聽聲音,莫名其妙的,臉頰開始升溫。
今泉拉著鳴子的領子將他拖回座位上,看著又開始發呆的小野田,嘆氣。
「總之,不是什麼大問題就好了,只是這種事的話,你就自己慢慢去煩惱吧,總有一天會找到答案的。」

小野田默默的點頭,看著對面兩個人又開始吵起來的樣子,安靜地喝完了草莓蘇打。
認真的去煩惱、去思考,然後好好的給對方一個答案。上次那種糟糕的情況,一定不能再發生了。就這麼下定決心的小野田,從背包裡翻出手機,望著點開的通訊錄裡那個人的名字,深呼吸。

下次見面的時候,一定。





-tbc
沒意外趕得上的話,大概CWT39會出這篇?(短小薄本

评论
热度 ( 8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