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DRRR!!][青帝]呼吸直到窒息

作者:冰瑚
衍生:DuRaRaRa!!無頭騎士異聞錄
配對:青帝
分級:PG-15
注意:2010年附近的舊作品......修改一下貼貼(縮),這篇之前沒公開過~~大概小說六卷左右的劇情捏造。




龍之峰帝人手中拿著課本,屏息站在樓梯的轉角,耳邊傳來的笑聲讓他忘了思考。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這裡的,也許是在他看見心儀的少女和熟識的學弟並肩在走廊上相對微笑起,腳步就變得無法挪動。

有著一張較為稚嫩臉龐的少年,黑沼青葉,在遞給名叫園原杏里的女孩一本書後說了些什麼,讓女孩露出微笑。
帝人藏在陰影中側身看著他們,這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看見女孩的笑容了。他們曾在頂樓和另一位朋友一起愉快享用午餐的日子,似乎只存在於假想的回憶中。

他轉身走下了樓梯,感受著胸腔中沉澱的滯悶空氣,過了好一會才發現,這是種名為嫉妒的情緒。
他總是自私的認為,女孩的身邊只會有自己,和另一個已經離開他們很久的朋友;他以為,他們有著默契,在那個人回來前,他們的關係永遠不會改變。
帝人以為自己懂得女孩的心情,卻在這一刻驚覺,原來他們的距離早在無形中被現實拉扯開來。


*


「帝人學長,你有在聽嗎?」黑沼青葉放下手中的筆,臉上的眉毛緊皺。
「啊!對不起。」帝人回過神,滿懷歉意地低下頭,「抱歉,還讓你一起來幫我值日……」
「無所謂的,這些東西我很常弄。」青葉微笑,繼續整理手中的教室日誌。這種事對他來說再容易不過,但對面那人頻頻分心的神態反倒讓他十分在意。
青葉悄悄用餘光觀察著,發現對方在提筆寫了幾個字後,又再度開始走神。他回想最近的Dollars,應該沒有什麼事需要費神擔心,前段日子的忙亂已經劃下暫時的句點,在下一次的事件爆發前,照理說他們還有一小段悠閒的時間。

「帝人學長是不是不舒服?」
給予適當的關心,是黑沼青葉認為此刻應該做的,於是他伸出手,想要碰觸龍之峰帝人的額頭……帝人卻低下頭,很乾脆地躲過了。
「我沒事,只是今天的課堂內容挺繁重,有點累而已。」
青葉笑了笑,收回手,沒有再逼問,心裡卻奇異的升起煩躁的情緒。

他總以為自己早就將龍之峰帝人給看透,有時卻仍然會產生對方難以捉摸的想法。對方的個性乃至生活習慣都像個普通人般,偏偏卻身處在一點都不普通的「這邊」。
如果是今天和他聊天的那個女孩,園原杏里,是否更加的了解龍之峰帝人呢?至少,會是他所不熟悉的那一面。但只要想起女孩和他聊到關於龍之峰帝人的話題時,臉上所露出的那抹微笑,他就感到特別的不耐煩,有種想要將那幅風景撕毀的衝動。
不理解,同時也厭惡著自己這種難以掌控的情緒。

黑沼青葉盯著持續走神的龍之峰帝人,嘴角仍然看似心情很好的微彎著,眼神卻逐漸變得深沉。


*


龍之峰帝人在周末接到一通來自學弟的電話,說是有事想詢問他。帝人左思右想,考慮著是不是應該準備些什麼工具之類的,但最後還是只帶著手機就出門了。
他們約定的地點在一間普通的咖啡廳,似乎曾經還因為美味的甜點而上了雜誌的採訪。這個地點不同於他們之前的任何一處活動據點,讓帝人更加摸不清黑沼青葉的想法。他選擇穿著一身普通的休閒服,走進那間咖啡店。
在棕梠樹盆栽後面的座位,臉上漾著微笑的娃娃臉少年朝他揮手。

「原本我以為你要說重要的事情,但現在看來並不像……」帝人握著側背包的帶子,有些緊繃的坐下,在看見黑沼青葉的穿著後稍微愣住了。不同於黑沼青葉平時簡單的外套搭配,他今天穿得很休閒,但卻是明顯精心打扮過的感覺,襯衫是深色的格子狀,褲子筆挺,甚至還搭了一件符合潮流的背心,這讓他的外表看起來比穿著制服時還要符合真實年紀。
「好看嗎?衣服都是朋友們挑的,畢竟平常我對這種事不太在意。」黑沼青葉笑了笑,聳肩,「一說出是要和人約會,他們就一窩蜂的衝上來往我身上試衣服,順便批評了一下我平常的穿衣風格。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
帝人對黑沼青葉的交友關係始終保持著有點羨慕但卻寧可遠觀的態度,此刻卻有些嫉妒了。他想念紀田正臣還在的時候,他想念那樣唯一會對著他吐露出毫無顧忌話語的少年。

「帝人學長,我……想要邀你一起去水族館,」青葉頓了頓,從口袋中拿出兩張深藍色的票,票根上印著海豚的圖樣,「這是從朋友那邊要過來的,反正他們都不想要去。」
帝人聽完後,遲疑了一會,才緩慢開口:「我以為……你會比較想要約園原同學出去。」
「為什麼?」青葉困惑。
「因為,前幾天,」帝人咬咬牙,一口氣說了出來:「前幾天我看見你們在走廊上很開心的聊天,我以為你是想要約她一起出去玩的。」
青葉噗嗤笑出聲,讓帝人的臉瞬間因燥熱而泛紅。

「其實,我和杏里學姊沒有很熟。」青葉微笑著,看起來心情很好的用手撐住下巴。
才怪。帝人在內心反駁,明明都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了。
「總之,學長有空嗎?一起去水族館吧?」
帝人遲疑地點頭,用仍然有些不解的眼神看向青葉:「可是,我真的以為,你應該比較想跟園原同學出去的。」
青葉笑笑,低下頭,手指摸著早已冷掉的咖啡杯緣。
「那麼,如果我說其實我一直喜歡著杏里學姐的話,學長會怎麼做?」

帝人看著黑沼青葉,沉默地思索良久。
「……雖然喜歡的情感是每個人的自由,但是果然,你的話,不行。」
於是黑沼青葉又笑了,愉快又純真的燦爛笑容,他舉起杯子一口氣喝完剩下的咖啡,看著對面帝人臉上還停留著的茫然,起身準備去櫃台結帳。


*


水族館並不像龍之峰帝人一直以為的那麼簡單無趣,這裡比他想像得要大上許多,門口豎立了一隻巨大的海豚塑像,在進入展館前有著圓形的大水池,一些家長帶著孩子在水邊嬉戲。因為今天是周末,水族館的人潮比平時還多上好幾倍,兩人在人群中穿梭甚至感覺到有些吃力。
突然,青葉煩躁的拉起帝人的手,扯住他穿越人潮。
「放心啦學長,我們有票了,所以不用慢慢排隊,直接進去吧。」

帝人沒有掙開青葉的手,只是任由他拉著,在擁擠的人群中,短暫的幾秒,視線裡只被前方的身影佔據。
黑沼青葉的手掌不像他給人的疏離冷淡,反而很溫暖,就像任何一位正常人類的手。帝人被路人撞了一下,反射性的回握了青葉的手。
兩人的腳步同時有了短暫的停頓,卻又很快地繼續向前邁開步伐。

避開人潮洶湧的可愛動物館,他們先逛到了其他地方。深海的魚類不像淺海的那麼樣貌可親,在暗沉的燈光下,猙獰的牙齒甚至有點可怖。
帝人看著遊到他手邊的巨大章魚,忍不住後退一步,才注意到黑沼青葉不在自己身邊。他四處看了看,發現那個人的身影停在不遠處,正面對著另一面巨大玻璃後的深藍海水,表情似乎在沉思。

帝人走到他身邊時,青葉像是感應到似地回頭朝他笑笑,伸手指向前方。
「看,那就是鯊魚,我們頭巾上的象徵物。」
帝人順著他的手指望去,映入眼中的是傳說中的海底霸王。鯊魚以修長優美的身姿敏捷的在水底泅游,輕輕一擺動魚尾,就瞬間向前猛衝好幾公尺,嘴巴張開時的尖銳牙齒反射著微光,殘忍的猙獰。
「你不覺得,鯊魚真的是種很強大美麗的生物嗎?」青葉笑著,將手貼在玻璃上,「就如同我所希望的那樣。」
帝人心不在焉的猜測,黑沼青葉所喜愛的究竟是那個藍色平方,抑或是這種自由徜徉在海底的生物。他看著玻璃對面的景象,那一片蔚藍深沉的顏色,以及悠游其中的皎潔身影,沉默著。

青葉轉身走到帝人身後,伸出手,捂住了帝人的眼睛。
「學長,是不是有話想問我呢?」
「例如什麼?」帝人反問。
青葉的聲音像在強忍笑意,有些顫抖,緩慢地低語:「像是,我究竟想要Dollars做些什麼?或者,我對你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因為,帝人學長似乎很討厭我說謊呢!啊……或者說,帝人學長其實討厭的是我嗎?」

帝人靜靜地思考了像是一世紀那麼久遠,才終於回答身後等待的那人。
「其實,我不討厭你,黑沼青葉,我也不討厭你總是說謊。」因為不在意一個人,所以當然也不會在意他的存在與否或所說的話,「但是,我討厭你接近我身邊的人。」

「例如,杏里學姊嗎?」
青葉鬆手,看著轉過頭來面對著自己的帝人。
他想,他或許真的已經著迷於帝人這樣的神情,嘴角淺淺微彎,眼神卻是冷淡的,如同無機質的生物,幾乎要和他身後的那片海融為一體,讓人不自覺的想溺斃其中。
「帝人學長覺得我真的喜歡杏里學姊嗎?」青葉微笑著問,同時等待答案。

龍之峰帝人認真凝視著黑沼青葉。
事情似乎和他想像的有所出入。
有點微妙的差異,和他以為的不同。意識到這點後,某種始終翻攪在胃裡的東西變得更沉重,讓人更加的不舒服了。

帝人從青葉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幾乎相同的情緒,那是嫉妒,他曾經以為,那種嫉妒是對著自己的。
「黑沼青葉,你到底喜歡誰呢?」帝人忍不住問。
「如果,這種激昂又難耐的情緒就叫作喜歡的話,」黑沼青葉低頭,扯出笑臉,「那麼……我大概喜歡著你,喜歡著龍之峰帝人,我親愛的學長。」
喜歡到想要圈出一塊地,不讓對方從其中逃跑,最好斬斷所有希望的繩索,讓他只能墮落在自己的懷中,喜歡到嫉妒他所喜歡的一切,喜歡到想要狠狠地摧毀。

「現在,學長,你要怎麼做呢?」
黑沼青葉捉住帝人的手,手指勾著手指,緊緊的不鬆開,然後抬起頭,平靜地望向那雙注視自己的眼。
帝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黑沼青葉有些執拗的眼神,配著那樣的臉,看起來簡直像在鬧脾氣的孩子。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似乎有些了解黑沼青葉這個人,第一次覺得,黑沼青葉其實也還是個人類。
但是他仍舊沒有說話,不打算回答。

青葉鬆開了帝人的手,移開目光,有些癡迷地看向水缸裡的巨大鯊魚。他之所以如此喜愛這種生物,正是因為他們強大,並且美麗。
龍之峰帝人卻不一樣,他不強大,也不美麗,甚至軟弱而優柔寡斷,但是黑沼青葉看到了龍之峰帝人的另外一面,那另外一面深沉的,就像包裹住鯊魚的海洋顏色。這樣一個單純的人,用著單純的思考,揮灑出的顏色卻最為濃烈,明明就是沒有顏色的幫派,Dollars的創始者。
黑沼青葉不能理解,從何時起,自己的目光就已經凝固膠著在這個人的身上,再也無法移開。

帝人嘆了口氣,苦笑:「……我不曉得該如何回應你。」
他的確不討厭黑沼青葉這個人,卻也不可能如此簡單就喜歡上,應該說,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喜歡吧。同時他心裡也並不相信,對方說出口的對於自己的喜歡,怎麼可能會是那種可愛又溫柔的感情呢?在黑沼青葉對他、他們做了這些事之後。

「學長難道沒有聽過,沉默就等於是默認了的這句話嗎?」
帝人用極度不贊同的眼神掃過青葉,讓青葉忍不住微笑。
青葉再度伸出手,拉住帝人的手指。
「其實,帝人學長還是很在乎我的,不是嗎?」

帝人看著黑沼青葉牽起自己的手,指節彎曲,十指緊扣。
黑沼青葉的告白尋求的並不是一個答案,不論答案與否,與黑沼青葉的決定或者他接下來要做的事都不會有所衝突。那只是一種單純的宣告,如同對著獵物發出的槍響般,提示開始的警訊聲。

龍之峰帝人突然就懂了現在的黑沼青葉,看懂了他面上微笑的意思,那種看起來胸有成竹,卻也隨波逐流的笑。
他任由對方牽著自己的手繼續向前行走,走向深藍隧道所構築而成的海底。
或許他們之間,就如同這片寂靜的海,蔚藍而深沉,雖然看不到開始的地平線,但也沒有所謂結束的盡頭。





-end
若葉葉我乖乖的PO了(・×・)(跪坐



其實不太懂自己在寫什麼(抱頭蹲
現在看回去更不懂了嚶嚶嚶
反正...就是覺得這兩人要戀愛不太可能,但戀愛之外的感情可以幾乎全包了。陪伴不一定需要兩情相悅,只是這樣如同呼吸一般自然的存在,直到窒息為止。
(看不懂說明沒關係因為我也不懂

雖然如此不過今天把12~13卷買起來了準備跟動畫一起複習(捲袖

评论 ( 3 )
热度 ( 7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