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3)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
前面的篇章這邊:(1) (2)





有些怯懦地躲在自家主人身後,小黑貓緊緊捉著另一人的褲管,只露出了半邊的臉頭看前方。
「就是這樣,所以麻煩你了。」荒北向著醫師描述完後,轉過身將那隻還扒著他褲腳發出咪嗚嗚慘叫的黑貓抓起來放到平台上。
「坂道別怕啦,只是視力檢查跟健康檢查而已哦。」另一隻小貓從平台邊探出頭,對著害怕到不停發抖的同伴眨眼。
「真波、靖友、真波、靖友!」還不太會說話的小貓靠到了桌緣,朝著這裡唯二令他有安全感的人伸出爪子。

醫師看著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安撫地說:「別擔心呀小貓咪,不會傷害你的,只是很普通的檢查。」
雖然如此,黑貓最後還是在那些閃著銀光的儀器靠近時發出嗚嗚哀鳴,抖著蜷縮成一團。


*


「……目前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有點營養不良,以及他的視力可能需要配一副眼鏡,」醫師頓了頓,看著那兩隻躲在牆角竊竊私語的小貓,刻意地壓低了音量,「還有就是,他身體上好像有一些舊傷,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了,你說這隻貓是在路上撿的?」
荒北緩慢地握緊拳頭,輕輕地點頭,讓醫師發出長嘆。
「不過,能夠被你撿到,他以後會很幸福的,畢竟你把真波養得這麼好。」

走出獸醫診所,荒北帶著兩隻小貓來到眼鏡店,在嘗試過好幾副後小野田自己挑了又大又圓的一款。戴上眼鏡後的小野田看起來更有傻氣的感覺了,卻讓真波直呼可愛地舔著對方的臉。
「我說啊真波,不要總是欺負小野田醬。」荒北一手將黑貓摟在懷裡,另一手拎住那隻不停扭動的壞小子。
「才沒欺負呢,坂道明明很喜歡我的舔舔,對吧?」
黑貓懵懂卻乖巧地咪咪回應。

「小野田醬還不會說話呢!」荒北使勁地晃了晃真波,「別欺負他了。」
「靖友你好煩啊,打擾貓咪們增進感情是會被狗踢的知道嗎?」真波鼓起臉頰,努力滑動爪子想要在空中靠近另一隻黑貓,卻被自家主人拎得更遠了些,最後只能頹喪地垂下耳朵。
小野田歪著頭,捉緊主人的袖子,嘴角淺淺的勾起,露出模糊的微笑。

對小野田坂道來說,這個世界上的許多事他都還未能夠全然理解。
他不懂,為什麼他的前任主人總會忘記餵自己食物,偶爾會將一些東西砸到他的身上,或者對著他大吼大叫。就像他不懂,為什麼有一日他醒來後,自己已經跑到從未見過的街道上。

天空是蔚藍的,雲朵是純粹的白,但當下雨的時候一切都變得灰濛濛。
他不懂為何鳥兒能夠飛在天空,他卻只能躲在車子底下,挨餓著小心翼翼地尋找下一餐,不懂為何其他的流浪貓或流浪狗對他如此的不友善,也不懂烏鴉為何總是喜歡搶他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殘渣。

他不懂那個看起來兇巴巴的人類為何要特地停下來,甚至還給了全身髒兮兮的他一隻烤魚。但是人類的眼神很溫柔,和他看過的任何一雙眼睛都不同。
所以他鼓起勇氣捉住了那個人的褲管。
被擁抱了,被帶走了,被安置在新的住所,認識了新的夥伴,第一次被貓咪同類那麼溫柔的舔著,第一次在睡著後他不會再驚醒。

他不懂為何自己會如此的幸運,但如果可以的話,他祈求這樣子的生活能夠繼續下去。
有一個家,並且有人願意愛他。

他換了個姿勢,將臉埋在主人的襯衫裡,繡著洗衣粉乾淨的味道,喵嗚喵嗚地發出呼嚕聲。
真波好奇地轉過頭,看著那隻小黑貓縮成一團,瞇起眼睛睡意朦朧的樣子。
「欸、靖友,坂道好像要睡著了?」
「啥?等等啊小野田醬,等會還要去買衣服的,不能睡著……」

小野田抖著耳朵,翻了個身。
他夢見自己長出翅膀,終於能夠在陽光燦爛的天空中飛翔。


*


就這樣,小黑貓逐漸適應了新家、新主人和新夥伴的生活,開始學會微笑、奔跑、搗蛋等等的活動,每天早上在門邊送主人出門,每天晚上和同伴一起蜷縮著入睡。

假日的時候,荒北會帶著真波和小野田去公園玩耍,讓兩隻貓咪比賽著爬上那片最高的小坡。
在小野田出現前,真波完全找不到另一隻貓能夠追上他的速度,但小野田打破了這個紀錄。不管真波用多快的速度衝出去,那隻小黑貓總能喵嗚叫著追上他,甚至臉上還掛著開心的笑。

在吃過荒北親手製作的食物後,小野田只稍微對烏冬麵比較有興趣,那是荒北煮起來唯一不會產生怪味的食物,在這點上真波和小野田持著差不多的意見,但幾乎所有荒北做的食物他都不喜歡吃就是了。
也因此在小野田開始習慣了新生活後,真波開始帶著他入侵廚房的空間。

他們一邊利用荒北出門工作的時間看著電視節目學習做菜,一邊踩著高高的椅子在廚房裡研究著鍋碗瓢盆,學習切出歪歪扭扭的各種食材,再照著從電視上學到的步驟丟進鍋子裡煮。
剛開始的味道簡直慘不忍睹,連對味道沒什麼追求的小野田在吃過一口後都果斷地將那些食物投餵給了垃圾桶。但他們沒有放棄繼續嘗試,大多數時候是真波在做,小野田對於火和水十分的恐懼,基本上只負責前面的切菜而已。

有時下班回來後,荒北會發現垃圾桶裡那些灰灰褐褐的恐怖物體,雖然有點無奈,卻並沒有阻止兩隻小傢伙繼續他們的廚藝學習。好吧,大概他也知道自己做出來的東西並不是那麼的讓人有食慾,另一方面對於自己的寵物居然會學著做菜,他其實產生了一點點的虛榮心,偷偷期盼著他們能給自己做便當的日子來臨。


*


小野田踮起腳尖趴在桌子邊緣,鼻子使勁嗅著那種甜甜香香的氣息,忍不住開始喵嗚喵嗚地叫了起來。
「別著急呀坂道,要等涼一點才能吃。」對於貓咪的舌頭不能碰到熱的食物這點十分了解,真波很有耐心地用刀子切開擺在盤子正中間的黃澄澄物體。這是他第六次做的玉子燒,這次他的步驟完全沒有錯誤,調味料也沒有加錯,成品的外觀看起來也和電視上的一模一樣,讓他難忍開心地輕輕晃起尾巴。
用筷子夾起看起來最完美的一小塊,小心地放到嘴邊吹氣,接著舉到小黑貓的嘴邊喊著啊──小野田乖乖地張開嘴,咬下那塊玉子燒。

「好吃嗎?好吃嗎坂道?」真波的呆毛晃來晃去的,眼神閃亮亮地看著另一隻貓。
小黑貓咬了咬,再咬了咬,瞇起了眼睛將雙手放在臉頰上,一臉陶醉又幸福地發出喵嗚一聲。
「坂道?」
「咪嗚,真波、喜歡、喜歡!」小野田張開手撲倒了真波,用臉頰磨蹭著另一人的,伸出軟軟的舌頭舔了舔對方,「好吃。」
「哈、嘿嘿,太好了。」真波傻傻地笑,傻傻地摟住黑貓開心地在桌子底下滾來滾去。

那之後,兩隻小貓將美味的玉子燒分食完畢,完全忘了留一點給自己的主人,讓那天下班之後回家的人特別鬱悶,對著電視寂寞地灌下十幾瓶百事。

隔天早上,懷著失落複雜的心情,荒北在準備出門的時候被小貓們攔住了。
「靖友、便當。」小野田害羞地舉起手中那個用方布整齊包住的便當盒,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仰頭。
「反正,就是因為看靖友你太可憐了才做的,不是特地做的哦!要不是坂道一直吵著的話……」真波躲在小野田身後鼓著臉頰低聲補充,一邊卻偷偷地用眼神觀察。

荒北靖友覺得,家裡養了貓真是太好了,養了這兩隻小貓真是太好了。
於是他今天比平常還要遲了一點才進公司,理由是多花了十分鐘在擁抱自家的兩隻小貓,一隻乖乖地讓他抱著,甚至還窩心地舔了舔他的臉頰;另一隻卻死命地用爪子推開他的臉。

這也絲毫無法掩蓋住他渾身散發著愉快的心情,一整個早上的工作都用盡全力,比平常還有效率地完成了進度,準時地在用餐時間坐回位子上拿出那個被他好好保護在包包裡的便當盒。
面對同事們好奇詢問今天怎麼不去買便利商店午餐的疑惑,荒北很自豪的說,他家的小孩替他做了便當。

然後他懷著幸福的心情解開方巾,打開盒蓋。
幸福地看著裡面滿滿黃澄澄的全部都是玉子燒,幸福的扯著有些僵硬的嘴角,幸福地抖著手用筷子夾起玉子燒吃下。
太過幸福了,有時也是種甜蜜的負荷。




tbc

尋找失落的手感短短的更新一下(掩面
和白白討論的學做菜的真波喵~~~

然後白白之前寫了篇喵喵的三創同人超可愛,來貼個連結:好黑好窄好安心

恩....好想吃玉子燒啊(翻滾

评论 ( 29 )
热度 ( 15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