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Mask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突如其來的AU腦洞,關於設定就看下去吧(不然會破梗的)!(某些不太嚴謹的小BUG請溫柔的忽略QwQ)




他迅速地就決定了這次的目標。
說是目標或許還不太正確,那個人大概只會是他這次計畫的切入點或突破口,透過這個人之後能夠接觸到的對象,對他來說才更為重要。

再次瞇著眼觀察那位侷促地站在畫像前的青年,穿著看起來不太合身的黑色西裝,估計是租來的,廉價的手錶,皮鞋雖然刷得很亮,卻能從鞋跟發現那雙鞋其實已經很舊了,捧著紅酒的樣子像個初出社會的大學生,戴著保守又土氣的圓框眼鏡,頭髮也是最簡單的顏色和造型,顯然並未經過設計師的剪裁。
這樣幾乎還可以稱為男孩的對象,卻在剛才和舉辦這個畫展、出了名難以溝通的老頭子講了很久的話,雖然幾乎都是那個老頭在說,但能從兩人的對談裡發現,這位被他盯上的對象大概也是畫展中的重要人物。
是贊助商的熟人?或是哪些重要客戶的親人?不過不管是誰,等一下他就會知道了。

噙著面對鏡子練習過幾百次的完美微笑,舉起酒杯,他跨著輕快優雅的步伐走到那位目光呆滯看著畫像的青年身邊。
「你好?請問你是……」

青年先是困惑地左右看了看,在發現對方指的是自己後立刻有些驚慌地僵直了。
「你、你好!」
「抱歉這麼突兀地打擾你,」他指了指眼前的那幅畫,「因為我看你盯著這幅畫很久了,樣子非常的專注,所以想和你搭個話。」
「啊、這樣啊,抱歉!」青年搔搔頭,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叫小野田坂道!」
「噗、你好啊!坂道君,」他忍不住笑出來,為了這個樣子青澀得像個學生的人,「我的名字是真波山岳,很高興認識你。」

真波瞇眼看著小野田游移不斷的視線,再次開口,「你很喜歡這幅畫?」
「這幅……畫?」對方有些遲疑地將目光移回那幅畫上,那是一幅色調明亮的畫,在融成一團的光點中,隱約能發現花朵與人的微笑,「大概是,喜歡的吧。」
真波啜了口手中的紅酒,有些遺憾對方那種簡短的說話方式,這樣可是很難探到訊息的。

「我的話,可是十分欣賞這位畫家哦?」
「咦?」
「在最近兩三年才開始出現這個畫家,個人風格極為搶眼,用色大膽,作畫的技巧……該怎麼說呢,明明有種青澀的感覺,卻又在某些地方表現出絕對完美的技巧,融合在一起反而會讓人看得目不轉睛,而且,我個人很喜歡他這種彷彿被陽光照耀般溫暖的色彩,」他頓了頓,轉頭看向那個在一旁似乎因為他的言論而呆住的人,「你呢?」
「我、喜……啊!我,我也十分喜歡他的畫!」小野田終於反應過來,急忙地回應。
「唯一遺憾的就是,這個人的消息直到目前都還沒有一點有價值的情報出現,」真波發出長嘆,「我真的很想好好地認識這名畫家呀……」

總是在右下角署名為Sala,卻極為低調從沒在正式場合露面過,有人從這個名字猜測,這位畫家大概是位害羞的女性,於是這些畫作反而被炒得更高價了。
遺憾的是,這位畫家始終堅持不賣畫的決定,因此市面上從來沒有她的畫作,反而形成了某種傳奇。只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悄悄的開畫展,卻在那之後繼續銷聲匿跡的神祕畫家。
這才是真波山岳的真正目的。

拿到邀請函,走進這間畫廊,為了和那名神秘的畫家搭上線,賣那位畫家的畫。不過,要是以為這個外貌帥氣又清爽的男人只是為了如此單純的目的,那可就錯了。
他打算見一見那位神秘女士,買到那位女士的畫作,卻不打算花掉半毛錢,畢竟他可是行業內出了名的詐欺師。

「真波君,真的很喜歡這些畫?」小野田有些困惑地皺起眉,滿臉不解。
對這樣的神情有些厭煩,真波的語氣開始有些冷漠了:「是啊!我是真的很喜歡這些畫。」
就算忽視掉他真正的目的,他也仍然欣賞能夠畫出這些作品的人,那些明亮的氛圍,能夠輕易的感染人心,「不過,小野田君好像並不怎麼欣賞?明明就站在畫像面前看了那麼久的。」

注意到對方微妙地改變的稱呼,小野田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慌張不安地垂下頭,雙手互相搓著。
「不、不是的,我也……很喜歡,所以,聽到真波君這麼說感到很吃驚而已。」小野田的聲音有些虛弱,「因為我一直以為他並不怎麼有名……」
「這你可就錯了,要說出我最喜歡的畫家排名的畫,Sala可是目前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哦?」除此之外,也是能賺錢的第一名。
「那、真波君之前說的想認識他……」
真波愣了愣,驚喜衝動地捉住小野田的肩膀,「欸?這麼說、坂道君認識他?」
「大概是認識的……」小野田有些為難地偏過頭,躲開對方過於湊近的臉龐,臉頰變得有些紅。

「坂道君,」真波鬆開對方的肩膀,改為將對方的雙手握在自己的掌心,用最誠摯的目光凝視那雙閃躲的眼,「這是我一生的請求,請介紹我們認識吧!」
「真真真真波君!」小野田有些混亂地掙扎著,「請、請鬆開手,別人都在看了!」
「除非你告訴我,否則我是不會鬆手的!」天知道他為了這個計劃都已經準備整整一年了,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了線索,絕對不能夠放棄。果然一開始他的眼光是對的,這個看似不起眼卻和畫展主辦有關係的人,的確認識他的Sala。

「我……」
「嗯?」真波湊近。
「我,」小野田緊張地抬頭,臉彷彿窒息般憋得通紅,眼角甚至閃爍著淚光,「是……是我。」
「嗯?」真波有些呆滯地又重複一次疑惑的聲音。

「那個,Sala,其實,是、是我……」
最後的聲音小得像蚊子的振翅聲,卻在真波腦袋中狠狠捲起了狂風暴雨。
一部分的他內心在狂喜著自己似乎超越了以往的成就,找到的對象直接從突破口變成了最後的目標;一部份的他卻在痛苦地撿著自己碎成片的心。他是真的確信這次的目標會是自己的女神的,卻變成了,男、男的。

「……真波君?」
「坂道君,為什麼署名要寫Sala啊?」真波露出了極為溫柔的微笑,卻讓小野田不知為何打了個寒顫。
「那、那個,第一次簽名的時候太緊張,本來想寫的是Saka,結果,k少寫了兩撇……」他瑟縮著回答,「之後就,一直用Sala了。」
真波深吸了一口氣,掏出手機,「總之,先來交換電話吧坂道君?」

小野田乖乖地拿出自己的按鍵式手機,笨拙地在對方虎視眈眈的眼神下輸入了另一人的名字和電話。
迅速地做完這一切,真波微笑地和小野田道別,說是有急事必須先去別的地方,改天肯定會約出來好好聊聊。於是小野田就這麼茫然地目送著對方有些踉蹌的身影離去,之後才低頭看著手機,露出有點傻氣的笑容。
第一次直接地聽到有人說這麼喜歡自己的畫,不是透過畫展的主辦、或者是自己的親人。
第一次認識的、喜歡自己畫作的朋友,他會好好珍惜的。





-tbc(?)
詐欺師vs畫家ˊ艸ˋ
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啦><目前還沒想到後續發展~~
只是很想寫寫這個突然打到腦袋的洞

真波有點可憐(???

评论 ( 41 )
热度 ( 11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