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7)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閃光,快餓die了我來餵食自己(打滾




《還在學習的戀愛方式》


親吻的地點、時間和方式,17歲的小野田坂道仍在辛苦的學習當中。
戀人的個性有點奔放又難以捉摸,偶爾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總會讓他嚇得渾身僵直,被對方弄得不知所措,直到他發現那雙凝視自己的眼中閃過黯淡。

相同的性別這種事,在小野田喜歡上對方時就已經很清楚的明白了,但習慣顧慮他人的這種性格並沒有改變,他偶爾會惶惶不安地想著他們這種關係看在他人眼中會是如何的場景。並不是害怕,但仍會羞澀與尷尬,他甚至有些鬱悶的想著自己的這種反應就算戀人變成異性也大概不會消失。
但無論如何,不想看到對方眼中出現和失望有關的情緒。

他喜歡的戀人,性格如同飛鳥般自由又率性,笑容爽朗又帥氣,呼喚著自己名字時總是特別的溫柔,太過於耀眼,讓他偶爾會產生某種自卑的想法,自己是否成為風箏的弦之類的,將對方拘束住的這種猜測。
「並不是這樣的,因為坂道君是我的家,是我可以回去的所在之處。」
稍微洩漏這種思考後,他的戀人露出有點生氣又無奈的樣子,用指節輕敲他的額頭,緊接著是一個能夠融化所有的吻。

然後他感覺自己內心裡埋下的那顆戀愛的種子,突然就這麼掙出嫩芽,成長茁壯,在瞬間開出了美麗的花,隨著風搖曳微笑。
喜歡的這種情感,他同樣也付出了無法衡量的重量。

電車還在行進中,身旁的人有些喪氣地垂著頭,幼稚的鼓起臉頰賭氣,為他剛才嚇到躲開了對方親吻的反應。
小野田有些煩惱地眨眼,目光落在他們藏在長袖底下十指交扣的手。
他仍然不擅長親吻,並且這種事通常都由對方主動。但是,他有些迷戀著對方親吻他之後,臉上會露出的那種幸福到有點傻氣的笑容。
於是他勾了勾交握的手指,趁著對方有些疑惑的看過來時,無視了自己快要震破耳膜的心跳以及周圍的其他人,抬頭,吻了上去。

「真波君,我也,喜歡你呦。」
所以,請繼續露出那種會讓人幾乎停止呼吸的微笑吧,永遠都不要停止。



《今天也滿懷愉悅的上路吧》


「坂道君,就這樣子坐上來吧!」
「不、不行的啦,這樣子的,沒有辦法……」
「你的話肯定沒問題的,快上來呀!」

真波回頭露出燦爛的笑,雙手握著自行車把手,被解開來隨風飛揚的白襯衫顯得格外帥氣。小野田捂著臉頰從指縫中偷看,不曉得為什麼自己的臉頰會開始熱起來。
遠從箱根來到自己家裡玩的真波,突然有些好奇所謂的淑女車究竟騎起來是怎樣的感覺,於是讓小野田把原本已經幾乎沒在使用的那台愛車重新推了出來。真波小心翼翼地騎上那輛比公路車笨重很多的淑女車,一邊驚呼著坂道君就是騎著這種車在爬坡的嗎真的厲害這樣子的言論。

「所以說,淑女車後面的座位不就是要載人的嗎?坂道君快點坐上來吧!」真波仍然在微笑著,語氣卻顯得異常認真,讓小野田手足無措又有些啞口無言。
淑女車的後座的確可以載人,他也曾經幻想過自己有載人的時候,但是通常,那種對象不應該是女孩子之類的才對嗎?

「等、等等啦真波君,這樣子真的不行……」
「坂道君,不坐上來的話,以後的簡訊或者電話我都不回應了,嗯、還有下禮拜約好的爬坡我也會睡過頭忘記這回事哦!」
小野田膽顫心驚地看著對方一臉清爽又帥氣的表情,抖著有些腿軟的腳終於妥協地走近,扶住車架笨拙地坐上那個他從來沒碰過的位置。
「啊!這種時候,是不是應該要摟著我的腰之類的呢?」
不!才不會抱!緊緊抓著後座車架的小野田對著真波好奇看過來的眼神死命地搖頭。

「唔、好吧,反正等等還是會抱住的,」真波嘿嘿地笑著,轉回頭開始認真地踩起踏把,淑女車搖搖晃晃地載著兩人緩慢前進,「因為接下來的,是坂道君家的下坡啊──」
「等、等一下,真波君不要騎去那邊!」
「來不及了坂道君,要好好的抱緊我喔──」
「哇啊啊啊──!」

結果最後,小野田不僅摟住了真波的腰,甚至整張臉埋在對方的背上。那天他終於明白,寧可自己騎車也不要讓別人載這句話的意義。
頭暈目眩地下車後被好好地扶住的小野田,當然並沒注意到另一人臉上那種神采奕奕散發著閃亮光線的神情。從此之後淑女車在真波山岳心中的排名,開始比公路車高出了那麼一點點。



《雪片般的細語傾訴》


高中畢業之後,小野田坂道多出了一個喜歡蒐集明信片的興趣。並不會特別去買,而是對於收到明信片這種東西,會有種從內心升起的期待和喜悅。
城市的人群、著名的地標、野外的風景、或者只是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每張畫面不同的明信片,都能讓他想到截然不同的美麗風景,以及佇立在那片風景中的人。

原本以為從高中後再也沒有交集的兩人,或許不會繼續聯繫,他卻開始收到來自另一人的明信片,一張一張,從各個不同的地方寄來。
真波山岳,當了他三年的對手以及朋友,比任何人都複雜、比任何人都遙遠卻又親近的關係,在那之後,真波去了國外的職業車隊,而他留在國內繼續學業和騎車的社團活動。
明信片上始終沒有內容,只有發信者和收信者,以及一小片的風景。如此簡單,卻讓小野田的內心一直感受到了溫暖,就好像對方的笑容以及兩人騎著自行車爬坡時的齒輪聲音,依舊在耳邊運轉著。

他嘗試過回信,每次提起筆來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於是也開始學會了寄明信片,不常出去旅遊的他,通常都是在書局買的明信片,偶爾是千葉的風景,偶爾是箱根的,偶爾是他們曾經爬過的哪座山,或是曾在他記憶裡出現過的景色。同樣也沒寫內容,只有署名。
就這樣子持續下去,彷彿他們還在用明信片交談一樣,從來沒有疏遠過。

直到某天他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了那個已經消失一整年的名字,卻是他時常能在明信片上看見的笨拙手寫字。
心臟開始噗通噗通地跳動,他用莫名顫抖的手指點下了通話鍵。
『好久不見了坂道君,』對面響起他曾經很熟悉的聲音,清爽卻又低沉的好聽,『總覺得,現在的話,已經能夠好好的對你說出口了……』
小野田不自覺地握緊手機,被緊張情緒淹沒的腦袋裡模糊的回想起他們道別的那天,那個人在機場擁抱住自己,最後留下的卻只是模糊不清的耳語和滿臉複雜的表情。

那一張張寄來的、持續不斷的明信片,每個正面的美麗風景,都在右下角畫了一顆小小的、不仔細看的話就會被忽略過的愛心。
『我啊、喜歡你哦,小野田坂道。』柔和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彷彿能感受到那種吹拂過臉頰的溫熱吐息。

小野田閉上了雙眼,嘴角勾起很淺很淺的微笑,說出那個早在第一次收到明信片時就暗暗決定了的答案。
「我也、喜歡你,很喜歡你,真波山岳。」

從來無法在信紙上寫下這句話,所以他寄出的明信片,都在風景的左下角畫了一顆小小的、不起眼的愛心。
啊啊、看來,這次總算被對方發現了呢。




-tbc
今天都是言情又少女的山坂!!!我就是來餵食自己的啦(躺
山坂好餓喔...(天天都在嚎
明明糧食都很美味還是很餓(啜泣

评论 ( 4 )
热度 ( 9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