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2)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





身為一隻據說血統特殊稀少的家貓,真波山岳從出生就來到了很好的環境,被面惡心善又口是心非的主人荒北靖友給收養,在互相打打鬧鬧的相處方式之下長大。
直到某天他的主人帶回了一位新成員。
和自己不一樣,被取名為小野田坂道的同伴是那種隨處可見的黑毛貓,第一面見到時甚至整個身體都黑漆漆的,髒亂不堪。但真波已經期待有個玩伴很久了,所以在那個時間點裡,不管自家主人帶回來的另一隻貓咪是誰,他大概都會很喜歡。
他是這麼想的。

「……所以啊,我去上班的時候,真波你可要好好照顧小野田醬,不准欺負他啊!」男人一邊扶著握把,一邊擔心地看著兩隻蹲在他腳邊的貓咪。小野田甚至還淚眼盈眶的捉著他的褲管,讓他已經站在門邊至少有十分鐘了。
「小野田醬,我下班很快就會回來,然後大家一起去買新衣服,」男人嘆氣,蹲下來摸了摸那隻黏人的新寵物,揉了揉黑毛絨軟的耳朵,「好好跟真波相處吧?」
「喵嗚嗚──」小野田焦急地發出嗚咽,眼淚串珠似地落下。
「坂道別擔心,有我陪著你啊!」真波拉住另一隻貓的手,湊近,舌頭舔了舔對方的臉頰給予安慰。

小野田猶豫地看看那隻釋放著友善笑容的貓咪,再看了看自己不停望向手錶的主人,終於妥協地鬆開了男人的褲管,失落的低下頭,連貓耳都無精打采的垂下。
「那麼我就出門囉──真波要好好照顧小野田醬啊!」雖然仍對眼前的情況放不下心,但要是再晚就會被記遲到甚至被炒魷魚,男人還是選擇了關上大門狠心離去。

小野田愣愣地瞪著那扇被關上的門,小心翼翼地走近,整個人貼上門板緩慢的蹲下。真波好奇地看著他的舉動,也學著走到門邊蹲坐。
「坂道要在這裡等靖友回來嗎?」
黑貓用力點頭,喵喵地肯定了。
「但是靖友不會那麼快的,一直坐在這裡可是很無聊的哦?」真波學著自己主人的動作,摸了摸小野田的頭頂,手指底下的柔軟觸感讓他一時不想離開,整個人掛了上去。
「喵?」

「坂道來陪我玩吧?一起等靖友回來!」
真波笑咪咪的拉起還有點抗拒的小野田,在走廊上奔跑,直直地推開門衝進主臥室,拉著小野田跳到純白整潔的彈簧床上翻滾了一圈。
「咪嗚……」小野田顫抖地手腳並用緊緊捉著床單,有些驚恐地看著在彈簧床中央跳上跳下的另一隻貓。

「別怕啊坂道,不會掉下去的啦!」真波燦爛一笑,拉住小野田的手,用力地蹲下再蹦起。小野田慌亂中只能用雙手摟住真波的腰,幾乎沒有力氣再發出抗議的叫喊了。
半瞇著的雙眼中看見的是不停震動的世界,腳底下踩著軟綿綿的布料,每次掉下去時卻會被再度拋上來,就好像在飛翔一樣,如同他在街道上躲藏,仰望天空時望見的自由自在飛鳥。
「喵……!」

「哈哈、很有趣的吧?」真波用臉頰親密地蹭了蹭另一隻貓,將手拉得更緊。偷偷用眼角看著小黑貓,才發現他在微笑的時候,臉頰會浮起紅暈,嘴角是月彎的形狀,像夜空顏色的眼睛裡蘊藏著格外閃爍的星光。真波意外地發現自己很喜歡。
兩人就這樣在彈簧床上蹦蹦跳跳了許久,直到小野田疲憊的滾到床頭的枕頭上趴著休息了,真波才決定帶著他換一個新遊戲。

他們離開被弄得一團亂的主臥室,跑回客廳。真波找出被荒北藏在高處的遙控器,帶著小野田跳上沙發打開電視。第一次看見這種高科技產品的小野田,被突然出現的畫面和聲音嚇到炸起毛,緊緊捉著真波的手把自己埋在沙發裡。
「噗、哈哈,別怕坂道,這個東西很有趣的!」
真波把小野田從沙發中間的縫隙裡挖出來抱在懷裡,讓他看著前方的電視節目,正好轉到了某個動畫的頻道,某隻黑色的喵帥氣地踢出一腳。
「喵!」

逐漸被屏幕絢麗又精采的畫面給吸引,小野田在不知不覺間瞪大雙眼,緊緊盯著前方,甚至跳下沙發向著電視跑去。
「等等,不可以那麼近看,會被靖友罵的──」真波試圖將那隻亂竄的小黑貓拉回來。
「喵喵!咪嗚──」
真波疑惑地側過頭,看向不停掙扎的小野田,發現他努力瞇著眼睛的模樣。
「坂道,莫非,眼睛看不清楚?」

像是被戳到了某個痛處,小野田推開真波的手,趴在地毯上緩慢地縮了起來,整隻貓團成一圈,將頭埋在手掌中動也不動,連貓耳都沮喪地垂著。
真波眨眨眼,在他身邊坐下,用手拍了拍對方的頭。
「只是看不清楚而已,沒關係的坂道,等靖友回來我們就告訴他?」
「咪嗚嗚嗚嗚──」

「欸、等等,為什麼會哭了啊?」真波驚慌失措地摸著對方的耳朵,將那隻顫抖哭泣的貓咪拉近自己懷裡緊緊抱住,「不要哭嘛、只是視力不好而已,靖友會解決的哦?」
「嗚嗚、喵嗚……」
「啊、莫非你在擔心會被丟掉嗎?」這句話說出口後,真波立刻感到自己懷裡的那隻貓哭得更慘烈了,一下子就弄濕了自己的衣服。

真波想到了出門前荒北把自己拎到廚房裡說的那番話。他的主人認為,小野田在以前大概也是有主人的家養貓,只是沒有受到好的照料,甚至被丟棄了,才會導致他膽小害怕又小心翼翼的性格。
明明都已經被人類狠狠的傷害過,卻還是在荒北給了他一條魚後,選擇相信這個人甚至就這麼跟著回家。真是隻單純的貓咪。
單純卻又讓他覺得可愛。

真波微笑著,用雙手捏住小野田的臉抬起,讓他直視著自己。
「靖友才不會丟掉你的哦?他可是超級喜歡貓咪的人類啊,」他湊近,舔掉小野田還掛在臉頰上的眼淚,「雖然每次都會很兇地衝進來說再怎樣的話就要將你丟掉的這種話,但我可是一次都沒有被扔出去過的。更何況、坂道這麼的可愛。」
「可愛又乖巧,靖有才捨不得丟掉呢!」

他舔了舔黑貓柔軟的臉頰,又舔了舔鼻尖、額頭,跟摸起來很舒服的貓耳,看著對方在自己懷裡顫抖著喵嗚喵嗚縮成一團的樣子,心情膨脹著一股滿足,彷彿吃到了貓薄荷般舒爽的感覺。
「因為,坂道已經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啊。」

小野田愣愣地看著真波微笑的樣子,不自覺地抬起頭,也在對方臉頰上舔了一下。真波的眼睛一亮,很快地又舔回去,將小野田撲倒在地上舔來舔去的,簡直像在替對方梳毛。
「喵嗚嗚……咪!」
「坂道!」
「咪!」

「嗯?」真波瞇起眼,覺得對方似乎是想說什麼話。其實看著年紀,小野田和自己差不多大,也應該是會說話的,只是大概沒什麼人教過他,所以才導致他一直只會喵喵叫而已。
「波!」小野田頓了頓,怯怯地用舌頭舔了舔對方的臉,「真……波!」
「哇、坂道好厲害,叫出我的名字了啊!」真波開心地舉起黑貓,旋轉著繞了好幾圈,這動作又讓對發方狠狠嚇了一跳,尾巴豎得直直的呆住,「吶吶、再多喊幾次我的名字啊?」
「波!真波!」小野田抖著耳朵,嘴角勾起了羞怯的淺淺微笑,雙手放在另一隻貓臉上,「真波,真波……」
「坂道!」

「真波……靖友!」
真波不小心歪了一下,摟著小野田跌在地毯上,鼓起臉頰不滿地將對方壓在地上。
「等等啊坂道,為什麼我是真波,靖友卻是靖友啊?」
「靖友?」
「不是啊!不可以這樣子差別待遇,坂道也喊我的名字吧?」
「真波?」

呆毛委屈地垂了下來,真波喵不懂,為什麼小野田就是叫不出自己的名字,明明山岳和坂道聽起來才是一對的。當然他完全沒仔細想過,他和自家主人在對喊的時候用的是什麼稱呼,對新來的貓咪來說那才是最容易學習到的。
「靖友最討厭了啦!喵嗚嗚嗚嗚……」
真波將頭埋在小野田懷裡扭來扭去的撒嬌著,雖然黑貓不太理解他的這個舉動,但卻很溫柔的用雙手撫摸著對方的頭頂。如此溫暖、如此被需要著的感覺,讓小野田開心地瞇起眼睛微笑。


*


當荒北靖友匆忙地打卡下班,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便當店買了烤魚飯,再從幾條小巷道捷徑穿越後,用比以往都還要快的時間回到了家。
他原本以為打開房門後看見的會是一場災難,但映入眼中的卻是互相趴在一起,窩在玄關地板上睡著的兩隻貓,貓耳隨著呼嚕聲抖動,尾巴也似乎是感情很好的交纏著。

放輕了關門的動作,他脫了鞋子蹲下,臉上掛著其他人看到大概會露出一臉驚嚇的傻呼呼微笑,盯著自家的寵物大概有十分鐘之久。
小心地跨過兩貓,他墊著腳尖越過長廊,走進客廳放下便當,接著轉進臥房準備好好地換件衣服再帶兩隻貓出去購物──
「真波!!!!你把我的房間弄成這什麼樣子啊!?」

被怒氣沖沖喊到名字的貓咪抖了抖耳朵,緩慢地睜開眼,朦朧中又收緊了懷抱,蹭了蹭臉頰碰觸到的柔軟觸感,懶洋洋地發出喵嗚的一聲。




-tbc
繼續喵喵喵~~依舊短小歡樂!!真波的波剛好是咪的發音呢感覺可愛!
協調組真是超喜歡的欸欸欸Q艸Q

评论 ( 24 )
热度 ( 20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