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微山坂]荒北家的喵咪二三事(1)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微山坂+荒北
分級:PG-13
注意:貓咪PARO,這個世界的貓咪是人的樣子,只是長了耳朵和尾巴(嚴肅),可以的話再繼續!




撿到那位乖巧的孩子是在某天夜裡,那天他難得的加班到晚上九點多,作業部門一直處理不順機器,導致整個流程都跟著變慢。等到他終於走出公司,回家的街道上只剩便利商店還可以買到晚餐。
一邊碎碎念一邊喝著還帶有冰涼氣息的百事,他順勢的踢了顆小石子到牆角。

細細的微弱的慘叫從那塊黑暗的角落發出來,伴隨著咪嗚咪嗚的哭泣,他愣了愣,腦袋裡想到了某種毛茸茸的小動物。
雖然努力克制著衝動,但腳步還是自然而然地向著角落走過去。
微弱的光線下,一團全身漆黑小東西瑟縮在牆邊,短短的手抱著頭頂,似乎因為低溫而發顫,蜷縮著身軀,頭頂上絨軟的黑色貓耳低垂。
他將百事放在地上,朝那隻小貓伸出手。

「嗚喵喵──」充滿戒心的小動物因為他的動作抬起頭,退到牆角,發出淒厲的哀鳴,瞪大的眼睛閃爍著害怕,顫抖得更加厲害了。
「嘖……喂!小東西,我可不是要欺負你,只是想看看你怎麼了……」
回應他的是一個落在手腕上爪子,狠狠地撕扯出血。
「嘶──真是過分啊!」忍不住想要生氣地大吼,但看到那隻貓縮得更小害怕到快要窒息的樣子,他還是努力地忍下了。

摸摸自己的頭,嘆氣,他解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掏出自己買的鯖魚便當,將那份主菜挑出來放在地上,往後退了兩步蹲在路燈下。
「看吧小傢伙,我沒有惡意,」他搔搔頭,「總之你就先吃吧,看這樣子大概是肚子餓了……」
小貓用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盯著他,又看看自己腳邊的魚,又看了看那個在他眼裡看起來高大又兇惡無比的人類,猶豫地伸出手摸了摸那隻魚,眼角偷偷看著那個人的動作,一邊將那隻魚撥到自己懷裡,用粉嫩的舌頭舔了舔。
咬一口,咀嚼,再一口,小黑貓開始吃起那隻鯖魚,三兩下就舔得乾淨。

男人舒緩地呼出氣,看著那隻小貓不再顫抖的樣子,提起自己的塑膠袋準備轉身離去。
邁開步伐的時候,腳踝被毛茸茸的東西蹭過,讓他抖了抖,有些吃驚地看向路面。那隻小貓跟在他的身邊,用尾巴緊緊捲住他的腳踝。

「喂,我說,別跟著我啊?」他嘖的一聲。
黑貓繼續用那雙大眼盯著他,還伸出手捉住了他的褲管。
「不行的啦,我家已經有一隻夠煩人的孩子了,不能再多養。」
貓咪開始發出咪嗚咪嗚的叫喊。
「……可惡啊!」無奈地用手掌抹過臉,他嘆氣,彎下腰將那隻黑貓抱在懷裡。看起來跟他家的另一個孩子是差不多的年紀,體重卻明顯輕了很多。

「話說,你叫什麼名字?」
「咪?」
「啥?原來你還不會說話啊!」
「咪啊……」
「真是麻煩!」
雖然這麼說著,但內心深深喜愛這種動物的男人卻小心地將懷抱收得更穩了些。

「那麼就叫你小野田,名字坂道吧!正好和我家的小子湊成一對。」只是為了方便而這麼取名,男人沒有想過會在未來為了現在的這個決定而感到有些後悔。
「……道。」
「坂道,就是坡道的意思。」他用手摸摸小貓黑色的耳朵,沾上了泥土和灰塵,「對了,我的名字是荒北靖友,以後就是你的主人了。」


*


「靖友靖友──肚子好餓哦今天買了什麼?」

剛用鑰匙打開家門就聽見了這樣子的歡迎,讓荒北有一瞬間覺得自己換不過氣,要不是手中還抱著另一個孩子,肯定早就衝過去拎住那個麻煩小鬼了。
「哈啊啊?吃你的飼料去吧!晚餐的魚我可是給別人了!」氣勢洶洶的踏進玄關,卻動作輕柔地將那隻渾身髒兮兮的黑貓放在木板上。
被放下的黑貓,小野田緊張地豎起耳朵,手腳全部貼住地面,尾巴伸得直直的炸起毛,目光緊盯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我不要吃飼料啊靖友──」
真波從客廳衝了出來,正打算亮出爪子和自家主人大戰一番,卻在看見那團出現在眼前的黑色物體時僵住了,呆毛瞬間豎直。
「什麼啊?這是什麼?」猶豫只有短短的一秒,從小就是家養的貓咪,從來不怕生的真波山岳立刻衝向那個縮成一團的同伴,好奇地用手指戳了戳,卻迅速地被對方躲開了。
因為對方的舉動感到有些受傷,真波鼓起臉頰更努力地湊近,卻讓小野田整個驚嚇地跳起,迅速地跑到荒北身後躲了起來,僅露出偷偷觀察的雙眼。

「……什麼啊這是!」受到打擊覺得萬分委屈的真波縮回手捉緊短褲的褲管,耳朵難過地垂下來,咬緊下唇嗚咽,「為什麼被討厭了啊!嗚嗚喵──」
「……真波你這傢伙哭什麼啊!」對眼前的情況感到有些崩潰,荒北再度用力將手拍上自己的臉。
「靖友你這傢伙才不懂我的感受啦喵嗚嗚嗚──」
「你這小鬼!這是對主人說話的態度嗎?」

小黑貓偷偷地探出偷,緩慢地挪動步伐來到那個蹲在地板上哭得傷心的人面前,微微偏頭,顫抖地伸出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頂。
「喵?」
真波鼻子上掛著鼻涕,臉頰上殘留淚痕的抬起頭,對上另一隻貓閃躲卻又努力鼓起勇氣的那種神情。黑色的頭髮,黑色的耳朵和尾巴,像夜晚一樣的眼睛,濕漉漉又大大的,承載了閃爍星光的感覺。

「喜……」
「喵?」
「我喜歡你啊!喵!」真波用力地撲向對方,將那隻比自己還要軟綿綿的黑貓壓倒在木板上,用臉頰死命的磨蹭,一邊伸出舌頭舔著對方的臉頰,確認那種撲面而來青草般的氣息。
小野田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露出滿臉驚嚇,接著開始全身顫抖,喵嗚喵嗚地哭了出來,揮舞著雙手求救。

「夠了真波你這傢伙,滾去吃你的飼料啊!」


*


總算將眼前的一團亂處理完後,牆壁上的掛鐘已經顯示半夜兩點了。
他先是把真波丟到廚房裡讓他自己去解決晚餐,帶著哭得一團糟的小野田走進浴室清洗,但貓咪這種生物天性不喜歡碰水,這次的澡也讓他洗得萬分艱難,總共沖掉了三盆水才將那隻小黑貓整個清洗乾淨。

乾淨了的小野田也看得出是個長相可愛的孩子,就性格來說大概比真波還要可愛百倍,沒有人理他的時候就乖乖地坐著動也不動,稍微有些聲響就會受到驚嚇,種種的反應讓荒北難得的有些憂慮起小貓的過去。
「吶、這些是真波的衣服,你就先穿著吧,明天下班後再去商場買新的!」
「喵……」
小野田被荒北摟著穿上對他來說有些寬鬆的衣服和剪了個洞讓尾巴能夠伸出來的褲子,被珍惜對待的溫暖讓他忍不住蹭了蹭男人,示好地舔了舔對方的臉頰。

「……靖友好奸詐!我也要坂道的啾!」
「你這隻貓咪到底是從那裡學來這種東西的啊啊啊!」一邊怒吼著丟出抱枕砸向那個衝過來的麻煩小鬼,他一邊哀嘆著自己的家教到底是在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總之,小野田醬,以後絕對不能變成那個樣子啊!」
「喵?」
乖巧地抖了抖耳朵,大概是有聽懂的小野田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對任何事物都有著畏懼,容易受到驚嚇的這種反應,和平常那些在野外通行無阻的野貓似乎並不太相同,或許也是曾經被人收養過,但卻沒有受到好的照料才會有這樣怕生的反應吧。荒北這麼想著,手指揉了揉小黑貓的耳朵。
「沒關係,你以後就是我們家的一員了,小野田醬。」荒北用難得溫柔的力道輕撫對方的頭頂。
「嗯!以後就是我家的人了,坂道!」

荒北盯著那隻再度死皮賴臉湊過來的自家孩子,頓時又有種想抹自己一臉的衝動。所以說,究竟是為什麼他家會養出這樣的孩子?





-tbc

欸....總之就是突然想寫了ˊ艸ˋ
一直覺得P站各種山坂喵的圖萌到不行!
後續大概也是這種簡短歡樂的基調吧,希望能寫到完!

评论 ( 21 )
热度 ( 194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