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6)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天氣好冷我滿腦子都是這種梗(躺地坂





《初冬》


真波將冰冷的手指放在嘴巴前呵氣,一點點的溫暖,卻完全敵不過刺骨寒冷的風。他開始後悔為了耍帥而不圍圍巾和戴手套的舉動,聽從前輩的意見在這種時候果然沒什麼幫助啊。
這麼想著,他忍不住仰頭,望向還在飄雪的天空,如羽絮般飄落的潔白點綴了視線裡的畫面,美麗卻又有些寂寞。

遠處傳來隱約的腳步聲,逐漸接近,他聽見了呼喚他名字的熟悉嗓音。
「真波君,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圍著圍巾,戴著黃色的帽子,整個人看起來暖洋洋的小野田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踉蹌地停在他身邊,「因為、今天實在太冷了,所以路上順便繞過去去買了一杯熱飲,想說真波君等了這麼久肯定很冷……」
他微笑,表情帶點羞澀,將握在手中的飲料貼上對方的臉。
「嗯,雖然不曉得是不是你喜歡的口味……」

溫暖的熱度從臉頰熨燙至心底,熱到讓他忍不住微微臉紅,一直躲在口袋裡隱隱顫抖的手伸出來,握上另一人的。
「放心吧坂道君,這是我最喜歡的。」
最喜歡、最喜歡的。



《超火熱快遞》


真波一臉彷彿面臨了世界末日般的絕望,無精打采地趴在桌面上。
家裡暖氣壞掉什麼的簡直讓人無法繼續活下去,就算將自己裡裡外外包成球了還是冷到不行,連頭上的呆毛也彷彿凍僵一樣低垂著。
「啊啊……大概快要死掉了,怎麼辦啊?」緩慢地打開手機,猶豫幾秒後終於按下通話鍵,心臟跟著鈴聲一起噗通噗通地跳著。
雖然知道此刻應該播出的電話是對於維修公司之類的,但是看到通訊錄裡被他排在第一位的那個名字,就有種無法克制的衝動讓他按下按鍵。

『啊、真波君……嗎?』小心翼翼的問候,卻讓他感受到刺骨寒冷中的一點溫暖。
「嗯,是我呀坂道君,」他拖著手機一起捲進棉被裡,悶悶地抱怨:「現在家裡的暖氣壞掉了,好冷,快要凍死了。」
『欸!欸欸?現在的天氣這麼冷……真波君打過維修電話了嗎?』
「嗯,打了,」小小地說了個無傷大雅的謊,他將耳機更緊的貼近臉頰,心裡打定主意等通完電話後再去行動,「好希望坂道君現在能在這裡陪著我啊,這邊超級冷的。」

『欸……我、可是……』
「噗!不要緊的,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他扯開淺淺的微笑,就算手指早已經凍得異常冰冷,「總覺得,坂道君像太陽一樣溫暖,要是你現在出現的話,就能抱著你取暖了呢。」
『真波君……』
「嗯?」
『那麼,請、請稍微等一下!』

「欸?」他眨眼,聽著對面傳來一連串碰撞的巨大聲響,忍不住也跟著心驚膽跳,「坂道君?」
『真波君,記得要先打電話請人來修暖氣!』在這句話之後,接著就是斷訊的聲音,真波茫然地瞪著手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被掛了電話,內心在瞬間遭受到沉重的打擊。
「嗚哇完蛋了,這下真的要死了。」
頹廢地趴在桌上動也不動,真波連打電話給維修公司的力氣都沒了,滿腦袋裡盤旋著被對方掛斷電話的這個事實。

天色越來越晚,屋內也變得更加寒冷,風聲吹得窗戶轟隆作響,要不是真波確定自己前幾天有看氣象新聞的話,或許會以為是什麼暴風雪降臨了。不過,就算沒有暴風雪,他也很有可能會凍死在今夜啊。
包裹在防寒大衣和羽絨被裡,他抽著鼻子,覺得自己彷彿被整個世界給拋棄了。冷到四肢僵硬,不停地發抖,卻又帶著自虐般的心情放任這種情況持續下去。
就在他覺得眼前出現了奇妙的白光,似乎看見背後有著翅膀頭頂掛著光環的人影時,門口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真真真波君我來啦!」
氣喘吁吁地衝進屋子,小野田坂道使用了對方不知為何給予的家裡鑰匙,帶著剛從店裡買來的火鍋和無數個暖暖包,以驚人的速度撲向那團巨大的棉被。
「坂、坂道君?」
被用力地壓倒在地的真波山岳,這一刻才覺得自己看見了真正的天使,同時也更加堅固了決心,以後要讓天使也跟著姓真波才行的這個決定。



《勾勾腳勾勾手》


每到冬季就會手腳冰冷的體質,異常的討人厭。
從小身體就比一般人虛弱的真波山岳,雖然在騎乘自行車後體力有了巨大的改善,但仍然會討厭每個寒冷的夜晚。就算將全身蜷縮成蝦米的樣子,手腳也依然凍得像冰塊。
終於受不了地在黑暗中睜開眼睛,他喪氣地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弄醒了睡在另一邊的人。

「嗯……真波君?」
「啊、抱歉啊坂道君,吵醒你了。」
「沒關係的,」小野田睡眼惺忪地側身,面向那個在黑夜中瑟瑟發抖的人,「怎麼了嗎?」
「……只是睡不著而已,坂道君不需要擔心。早點睡吧,今天不是忙了一整天,很累的?」

小野田緩慢地蠕動身軀,靠向另一人。他深知自己戀人露出這種神情說話時代表了什麼,是不希望麻煩他人的語氣。真是可愛又令人無奈的性格,明明在更多時候總會帶給他更大的困擾或不知所措,在這種不需要斤斤計較的小地方,卻會表現得格外拘謹。
手指從棉被底下伸過去,握住另一人冰冷僵硬的手指,拉近了,摟抱在胸前。

「我的話,很溫暖喔,真波君,」睡意朦朧間,他露出有點遲鈍的笑容,「所以這種時候,就請不要客氣地好好使用我吧。」
小腿碰觸到另一人的,因為對方的溫度而打了個寒顫,卻更加堅定地盤上去,兩腳將對方的腿緊緊纏住。
「那麼,晚安了……」以這樣親密的姿勢靠著對方,小野田用頭髮蹭了蹭對方的肩頸,尋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很快又陷入熟睡。

還有些愣愣地沒有反應過來,真波感受到自己冰冷的四肢逐漸恢復,被對方的體溫所感染,熱度重新回到身上,蔓延開來,甚至鑽進心臟,激烈地跳動著。
好暖和。
他在黑暗中無聲地笑出來,將對方比自己瘦小一點的身驅更穩地攬進懷中。
好溫暖、好舒服,全身溫熱得甚至都有些過頭了。不過,只有今晚,他會為了懷中如此可愛的這個人好好忍耐的。




-tbc
我也想要暖融融像小太陽一樣的坂道啦!(痛哭
冬天手腳冰冷的體質虐死了,虐死了。
真波好幸福!

评论 ( 14 )
热度 ( 9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