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5)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閃光,山坂好餓所以抽空短個打!




《香氣》[山坂]


小野田醒來的時候,朦朧中蹭了蹭臉頰碰觸到的柔軟觸感,嗅到淺淡的香氣,如同樹林混合著風的味道,自然又舒服。耳邊聽見輕笑,低沉卻又格外清爽。
緩慢地睜開眼時,映入眼中的景象是樹影斑駁的樣子,陽光穿透而來的點點亮光宛如星空一般美麗。他忍不住就伸長手指,想要抓住那樣子閃爍的光點。

另一隻手從旁突襲而來,握住他的手掌,十指交扣。
小野田愣了愣,終於反應過來地側頭,頓時臉龐離另一人的只有五公分距離。
「終於醒了啊,公主殿下。」
「真、真波君?」

臉頰逐漸燒紅,運轉著有些遲鈍的腦袋,才開始回憶起如今的景況。
他們一同騎車爬上山坡,享用午餐,是由真波親手製作的特大號飯糰,這之後的微風太過和煦,於是他們在樹蔭下睡著了。
夢中的場景雖然已經模糊,但小野田仍然留有印象,是十分溫暖而甜美的夢境,伴隨著一種令人難以忘懷的香氣。

他們的手仍然緊握著,小野田沒有去在意,只覺得整個視線都被眼前的人給佔滿了,英俊帥氣的容貌,溫和的笑容,閃閃發亮的,就好像剛才還在眼前閃爍不停的陽光。竄入鼻翼的除了青草的味道,還有另一股惑人的氣息。
小野田愣愣地挪動著身軀,直到額頭貼上了另一人的額頭,才又緩慢地閉上眼睛。
啊,就是這股香氣。
溫暖的、柔和的,令人感到無比安心。

真波將握在手中的指頭攤開、合起來,細細的摩娑,嘴角勾著淺淡的弧度。
「坂道君──」輕快的嗓音,如同哼著歌,「啊咧?原來剛才還沒有醒嗎?」
他放下對方的手指,轉而湊近了,將那個身形比他瘦小一些的少年摟進懷裡輕輕磨蹭,用一種他已經逐漸抓到訣竅,不會吵醒對方的力道。
「果然,好香啊,我最喜歡的味道。」



《同在一起》


「坂道君──吶吶我的雜誌沒地方放了,可以把你不看的漫畫丟掉嗎?」
「在說什麼呢真波君!那些可是珍藏,限量版的!」
一陣乒乓聲響過後,又是幾聲碰撞。

「欸、為什麼這個枕頭要放在床上坂道君?我不想要有人擠在我們中間呀!」
「才才才才不是人!是抱枕啦!是公主的……嗯……咦?等等、真波君,不要拿掉枕巾嗚哇啊!」
「……坂道君原來有這種興趣啊,好色。」
「請不要再說了嗚嗚──」
從來不好意思將自己心愛的抱枕脫去外衣露出底下有點曖昧裸露姿態的真實樣貌,被同居人發覺這點的少年忍不住哭了出來。

「真波君,脫下來的衣服不要亂丟啦!還有、那個,在屋子裡要穿著上衣……」
「沒關係嘛,反正這裡只有坂道君。」
於是少年拿起衣服追在另一人身後整整十分鐘,才氣喘吁吁的結束這項意義不明的運動。

「晚餐想吃什麼嗎?真波君。」
「飯糰之類的……」
「天天吃飯糰可是不能均衡影養的呢!」
少年生氣地拿飯勺敲了敲從身後摟住他的腰,妨礙他作業那顆在他頸邊晃來晃去的頭,默默地暗自決定了今晚的菜單。
這是少年和少年同居生活開始的第一天,而往後的七千多個每日每夜,也都將與此相同,平淡而幸福。



《閉上眼睛數十秒》


今天他裝備齊全,趁著晴朗的天氣騎車趕到秋葉原,準備度過一個和二次元的愉快周末。預售發行的CD,限量版的手辦,以及各種製作精美的周邊。
想著想著就讓人幸福得快要飛起來似的。
小野田愉快地停在店家櫥窗前,看著裡面擺放的一系列模型,雙眼閃閃發光。
就在他準備一腳踏進店裡時,手機輕快地響起了公主公主最喜歡你的旋律,小野田慌張地掏出來用兩手接通了手機。
『啊啊,坂道君!』

「欸、真波君?」更緊地捉住手機,小野田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通話而感到困惑,「你好──」
『是這樣的,想請坂道君和我玩個遊戲!』
「欸欸欸欸現在?」小野田左看右看,覺得站在大街上玩遊戲這個主意似乎不怎麼好,並且對方現在也不在這裡。
『麻煩你囉,坂道君,』對面的聲音洋溢著滿滿笑意,『從現在起閉上眼睛十秒,你最想要的東西就會出現喔!』
「欸?是這樣子的遊戲嗎?」小野田有些混亂地閉上眼,腦袋裡想著關於那些等下就會買到的商品……啊啊如果能就這樣子突然出現在面前好像也很不錯呢。

『一秒、兩秒、三秒……』
「四秒、五秒、六秒……」
兩個人的聲音通過手機達到同步,一起數著秒數。
「……九秒、十秒!」

小野田睜開雙眼。
真波山岳逆著陽光佇立在他面前,朝他伸手,露出清爽的微笑。
「看,很靈驗的魔法對吧?」

#虐梗#

小野田坐在山坡頂端的那片草原上,仰頭望著藍天,感受著微風吹拂過臉頰的溫柔。
「閉上眼十秒的遊戲,這次還會成功嗎?」
他閉上雙眼,將臉埋進雙膝間緩慢讀出秒數。
「一秒、兩秒、三秒……」

四周只有蟲鳴和鳥類的啁啾,以及風摩擦著樹葉的聲響,聽不見有人靠近的腳步聲。
「四秒、五秒、六秒……」
他緊緊地握拳,在褲子上捉出皺褶。
「七秒、八秒、九秒……」

眼眶逐漸濕潤,胸口空空落落的,彷彿心臟也缺失了一塊。
「十秒……!」他頓了頓,任由淚水浸濕自己的膝蓋,啜泣著、哽咽著,繼續喊出數字,「十一秒、十二秒、十三……」
數到一百。
數到一千。

但不論數到多麼後面的數字,都不會再有人出現於自己面前了。
因為魔法只存在於有真波山岳微笑的那個世界。




-tbc
官方一直發糖可是還是好餓好餓永遠吃不飽嚶嚶嚶!!!
好了我去趕稿了(你

评论 ( 2 )
热度 ( 7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