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Things can be different

篇名:Things can be different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
分級:PG-15
注意:平行世界的混亂設定,總共三個世界。(HPonly快到才想起這篇忘了放試閱<鮮網倒了還沒搬>)本文是《Apocalypse》這本的其中一個世界。




The boy who dreamed.│


男孩期待地趴在窗沿上,大大的綠色眼睛盯著天空,眨也不眨。

他的母親忍不住低笑,回過頭對著丈夫擠擠眼。和男孩有著相似面孔的男人掛著無奈的神情,走上前,想要把他的孩子抱離窗邊。
「兒子,就算你再怎麼用那種眼神盯著天空,貓頭鷹也不會馬上就出現的。」
男孩倔強地用手拉著窗沿,搖搖頭:「我就是知道牠今天會來。」
「Harry寶貝,你真的很想趕快去Hogwarts呢?」紅髮的女人忍住了略微吃驚的笑意。這孩子從今天早上就不停地望著窗外的天空。
「我知道你們都不相信,」男孩沮喪地瞇起眼,撇撇嘴,「但我就是知道!」

男孩名叫Harry Potter,今年十一歲,正好是能進入魔法學校的日子。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全世界最好的教父,以及古怪的能力。雖然那種能力至今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認同。
他在一歲多的時候總是哭個不停,身為一個還不會說話的小嬰兒,那段時間他們家的人連萬聖節都沒有過,整天都陪在這個精力充沛的男孩身邊盡全力哄他。

稍微大一點的時候,男孩總是夢到自己睡在一個又小又黑暗的碗櫥裡,雖然現實中他的房間不僅有著一張雙人床,還有很多放玩具和自己東西的空間。
他夢到他有一個肥得像豬的表哥整天欺負他,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和母親的姊姊一家見過面。他甚至夢到自己在動物園裡和一條蛇對話,還讓那條蛇逃走了──要知道,男孩真的和家人去過動物園,但是他並沒有習得和蛇說話的這項技能。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在夢中,男孩額頭上有著一道閃電型的疤痕,並且早早就戴了眼睛。雖然男孩最近有點近視的傾向,但在母親嚴格的把關下,總算沒有繼續嚴重到需要戴眼鏡的地步。

他的父母曾經因為他頻繁的作夢而憂心,但是在去了一趟St Mungo後,他們就徹底的放心了。那些巫師檢查不出任何的異常,只說這大概是男孩成長過程中正常的一部份。

男孩殷殷期盼的眼神陡然一亮,歡呼著迎接那隻越飛越近的貓頭鷹,他已經看到了那封信上用綠色墨水寫的字了。

MR H.POTTER
Potter Manor,
Godric’s Hollow.

屬於Harry Potter的Hogwarts入學通知信。



School days.│


因為全程的Diagon Alley購物都有父母陪同,Harry沒有機會在那裡和其他孩子有所接觸,所以直到上了火車,他才真正交到了第一個朋友。
Harry好奇地握住了那個金髮男孩的手,雖然男孩蠻橫地在火車走廊中間擋住了他的去路,並用了很多拐彎扭曲的話語,但是他聽出來那是想要交朋友的訊息。好吧,雖然不排除那是因為昨晚的那個夢,他已經在夢中預知到了這個男孩了。
接下來,Harry在其他的車廂裡找到了他的另一個夢中朋友,一個紅髮的Weasley。

學校的生活並沒有超出Harry的想像,(畢竟這些他在夢境裡就已經先演練一遍了),他慶幸現實中的他只是個普通的Gryffindor,不是那個頭上有疤的救世主,其他學校生活大致上都和夢境中相同……噢!除了一點。
那個渾身有著大蒜味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並沒有在現實中出現,現任的教授已經在這個位子上三年了,是個外表非常出眾具有魅力的男人,他的黑髮黑眼據說迷倒了無數的女巫男巫,連續蟬聯《年度最具魅力巫師》雜誌的封面人物三年。教授的名字叫Tom Riddle。

起初Harry對這個教授並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偶爾的,男人優雅的笑容或暗藏深意的眼神會讓他看呆,當然這並非他個人的症狀,Hogwarts每十個人裡面就有八個人會對教授的微笑中標。
Harry的最好朋友之一Hermione就曾經抱怨過,她在課堂上已經累積了十次分神的紀錄,雖然這個紀錄已經算是Hogwarts學生裡最低的了,但仍然讓應該是讀錯學院的女孩感到羞憤。女孩用功的程度一致讓好友們覺得她當初該進的是Ravenclaw才對。

Riddle教授似乎很喜歡Harry這個學生。

第一次對Harry這麼感嘆的是一向感覺遲鈍的好友Ron,導致他這麼說的原因很簡單,他覺得Harry每次在課堂上被點名起來問問題,都可以得到分數,就算Harry實際上不會那道題目的答案,Riddle教授也會慢慢地引誘他在對話中找到能夠加分的那點。
當然,這個疑惑很快就被眾人反駁,不了了之。

一年級結束時,Harry同時也在夢中打敗了令人恐懼的Dark Lord,因為那場夢,他在現實裡好幾天都沒什麼食慾。他很慶幸自己是這邊的Harry Potter,沒有三頭犬和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關卡,最重要的是沒有那個蛇臉瘋子。

在搭上火車前,Riddle教授叫來了Harry,詢問了他一整年的學習進度,並送了他一本關於夢境解析的書。Harry不小心因為男人的微笑紅了臉,一直到上了火車都沒有消掉。



Two story.│


二年級開始時,他很慶幸Potter家早就沒有家庭小精靈這種生物,他被夢境裡那隻名叫Dobby的小精靈狠狠地驚嚇,雖然那趟和Ron經歷的飛車冒險很刺激,但可以的話他還是想做個大部分時間裡守規矩的Gryffindor就好了。
在夢裡,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教授換成了一個草包,這讓Harry越來越崇拜Riddle教授。那些知識豐富深奧的課程,充滿技巧和實用性的演練,完全不是夢境裡那個拍潔牙廣告的閃亮花瓶可比的。噢!而且,就算在外貌這點,Riddle教授也狠狠地贏過了那個什麼Lockhart。

這種迷戀似乎開始有點不太對勁。

最先發現這點的是Hermione,她抓到了Harry無意識地在筆記本上寫了Riddle教授的名字,數不清第幾次在上課時的分神,以及在教授那雙黑瞳望過來時閃避臉紅的樣子。
「Harry你醒醒!他是一個教授!」Hermione用砸書的力氣用力搖著Harry的肩膀,試圖把他從某種臉紅心跳的狀態中搖醒。
Harry非常嘴硬的挪開視線,辯解,畢竟這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會出現的反應,霍格華茲的很多很多學生──好吧,想到這點不知為何讓Harry有點氣悶──也同樣有這種症狀。

他的夢境又開始出現了一些危險的徵兆,Harry毫不懷疑這又和那個蛇臉瘋子有所關聯,密室、石化以及牆上的警語,Harry平靜的將之當作在看一場電影。
直到,他撿到了那本日記。

──屬於Tom Riddle的日記。

那段時間裡Harry恨不得用每分每秒來作夢,他夢到他和那本日記交談,夢到Tom Riddle年輕的樣子,夢到關於密室的真相……當然他不相信那個一直都對他很好的半巨人會是兇手。
再然後,夢境裡的那本日記被偷了。
那段時間Harry身邊幾乎籠罩了一層低氣壓,只要稍微接近都會被龍捲風的尾巴掃到。Harry沒有注意到來自他偷偷傾慕的教授的眼神,那是一種洞悉的透徹和玩味。

學期末的那段時間,大家在準備期末考的時刻,Harry也在夢境中搏鬥,然後他知道了,屬於Tom Riddle的真相。

那個乍看之下平凡的名字在經過重新排列組合後,竟然變成了想要殺死他的蛇臉瘋子。
Harry簡直覺得他的世界崩塌了。但接著他很快安慰自己,這不過就是個夢,愚蠢的、和現實完全不同的夢。

搭上離校的火車前,Riddle教授請Harry去喝茶,他們在辦公室裡享用了味道純正的英式紅茶,午後的陽光溫暖而可愛,整間辦公室呈現著溫馨的氣息。
Harry仍在恍惚,那些夢對他並非沒有半點影響,他始終記得那個穿著學生服的英俊少年用魔杖指著自己冷酷的神情。

「Harry,你最近看起來精神不好?」男人悠然自如的挑起了話題。
「只是作了惡夢,教授。」Harry嘆息。
「說來聽聽?」
「那只是個夢……」Harry頓了頓,有些納悶他急於傾訴的心情:「我──我在夢裡看見您,Riddle教授,您是一個恐怖殘忍的人,試圖想要殺掉我……」

Harry驚呆了,他沒想到他真的就說了出來,連忙又灌了自己一大口茶,結果被狠狠嗆到。
「非常有趣的夢,」男人在笑,修長優美的手指輕輕敲著杯緣,眼神閃了閃,「碰巧,我最近也作了一些夢。」

「那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我夢見我征服了魔法世界,成功站到了頂端,而在我身邊最信任的人,卻背叛了我。那個孩子……」
男人的聲音放低,輕柔得彷彿在回憶:「我一直將他帶在身邊,從他還是個小嬰兒開始。教導他、領導他,給予他我所能給的一切,他真的是個好孩子。天真、善良、勇敢,但有時候卻太衝動了……因為過於追求真相,他背叛了我。」
「為什麼呢?既然您對他那麼的好。」Harry幾乎入迷地問,他無法想像,如果Riddle教授這麼對他……他的心底彷彿竄起了一點點火苗,燒灼。

「因為我是他的仇人,Harry。」那雙黑曜石般的雙眼沉著的凝視著對面的人,「我殺了本該是他最愛的至親,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我還殺了更多人,那些人甚至原本有可能成為他的朋友或親人。」
Harry愣愣地沒有回應。事實上,Riddle教授所描述的那個夢境和他的是如此相像,只是他們在一開始的起點就走向了不同的結局。

「Harry,」男人的手指離開了桌面,那雙優雅得彷彿藝術家精心雕琢過的手,手指輕輕地落在哈利額頭上,「夢境裡的那個孩子,在這裡有道疤。他的名字和你一樣,叫Harry。」
男人微笑,目光深邃,「Harry Potter。」



Emotional conflicts.│


Harry不記得他怎麼踏上火車,怎麼回到家裡的,這段時間裡他一直都精神恍惚,腦海中不停播放著剛剛的那一幕。
在他夢裡出現的那個Tom Riddle,在現實中同樣也夢著他,不同的、同樣悲傷的夢。Harry回想著剛剛停留在他額頭的溫度,比正常人還要低一點的體溫,以及那雙沉澱了複雜情緒的黑眸。

Harry搖晃著身軀爬回自己的房間,不顧父母擔憂的神情倒在床上,用枕頭蓋住了自己。
他該如何去面對,一個明明沒有過多交集,卻早就在夢中相識的人?
他該如何面對……那雙足夠讓他深陷沉淪的眼睛?

整個暑假Harry過得渾渾噩噩,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追問下,得出的結論是,他們的純情小獅子Harry似乎戀愛了。
身為父親,James認為自己應該知道對方是誰,在暑假期間不停地探聽著那號人物,直到Harry不小心露出破綻,脫口而出了屬於男性的代名詞,自此讓爸爸和教父陷入了瘋狂的地步,差點就準備拿出詛咒來對付那個不知名的人物。幸好最後被伴侶阻止了。
Lily同樣擔心兒子,但是她選擇更明智的做法,她相信Harry不會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三年級很快開始,Harry揣懷不安以及說不清是期待還是逃避的心情回到Hogwarts,卻發現一切的軌跡都和從前一樣,同學還是同學,教授還是教授。
Tom Riddle對他的態度仍然和從前一樣,沒有過多的親密,卻也沒有更遠的疏離,這樣的情況甚至一度讓Harry以為曾經發生的對話不過是他的想像。

三年級,他的夢境仍然持續著自己的進度,他夢見自己的教父變成了Azkaban的逃犯,對此他嗤之以鼻。某種程度上他已經知道夢境裡確實有部分真實的劇情,或許,在另一個世界的他,就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但是他活在這個世界,在這裡,他有疼愛他的父母,對他像親子的教父,更多的朋友,以及,他最喜愛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講台上的男人轉身,在掃到了男孩迷濛的眼神後,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


*


Tom Riddle第一次在夢境中見到那個男孩,是在他進入Hogwarts就讀的那晚。就像是因為接觸了魔法,那些夢境如洶湧的潮水般淹沒了他,讓他從此深陷其中。

在夢裡,他是令人聞風喪膽的Dark Lord,在聽取了那道愚蠢的預言後,他決定去拜訪那個預言中會打敗他的男孩。他揮舞魔咒,毫不留情的殺死了男孩的父親與母親,然而在看見那個用碧綠的大眼茫然望著他的男孩,他卻遲疑了。
他想要證明,那愚蠢的預言不過就是個謊話。

他在男孩的額頭上留下了印記,帶走了男孩,將男孩納入自己的羽翼。
那時候,現實中的他忙於Hogwarts的學業,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來處理夢境中的劇情,在他察覺後,他已經習慣了夢裡出現的那個綠眼男孩。習慣那個男孩用信賴的眼神望向自己,習慣那個男孩天真而燦爛的微笑。

夢中的他將男孩當成自己的繼承人培養,卻在不知不覺間,模糊了彼此關係的界線。

男孩最終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分,那雙碧綠的眼睛滿含痛苦地望著他,甩出了那道禁忌的咒語。
而夢裡的他在那雙眼睛注視下根本來不及回手。

在Tom從Hogwarts畢業後,那些夢境就不再繼續了,永遠的停留在那雙綠眼睛凝望著自己的畫面。
直到Tom發覺現實世界和夢境中軌跡的重疊,他小心潛伏,沒有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野心,他從沒有將食死徒的存在公諸於世,但是他的確握有了權力,他成為了Hogwarts的教授,攬走了Hogwarts畢業生大部分的忠誠。

不知何時起,他開始在學生中尋找那雙綠眼睛,直到他在新的入學名單中看見了那個名字。
他曾經在夢中無數次呼喚過,那個在最後仍讓他不忍拋棄的男孩。
Harry Potter。

和夢境中不一樣,現實的Harry Potter沒有那種和他相處的小心翼翼,這個Harry顯得更迷糊、更漫不經心,或許因為出生於幸福的家庭,更加的單純一些。那雙綠色的眼睛,卻仍然專注地看著自己。
上課的時候,他樂於捕捉男孩閃躲的眼神和微紅的耳垂,他知道只要把聲音壓低一些,那個男孩的肩膀就會忍不住輕顫,只要稍微靠近,男孩就會緊張得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的魅力,也知道該如何善用,還有很多人有著像男孩一樣的反應,卻沒有一個能讓他的心情變得如此愉悅。

和夢境中不一樣的Harry Potter,卻是他能夠觸摸到的現實。沒有人知道,在他Hogwarts的求學期間,支撐他度過那些虛偽奉承或嘲笑的,就是那雙每夜在夢中出現的碧綠眼睛。
那個男孩是屬於他的,夢中的他這麼認為。

而在現實中,每一次的擦肩而過,每一次的短暫對視,每一次的談話,那些飄散在空氣中的寧靜與曖昧,都越來越讓他難以放手。
他讀過許多關於夢境和時間與空間的書,他認為夢中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那些夢讓他知道,這一世,他該抓住的是什麼。



Become.│


三年級的夢中,多了一樣讓Harry厭惡的東西,Dementor。他討厭那種冷冰冰又潮濕的生物,就算只是在夢裡夢見,也讓Harry因此變得食慾不振,病懨懨了很多天。

Riddle教授找到Harry,給他喝了一些安神的東西,因為這個契機,他們又再次親近起來。
Harry偶爾會拖著一大捆羊皮紙作業溜進教授的辦公室,接受男人的單獨指導,這對他的課業很有用,起碼他的魔藥學教授沒有再給過他T的成績。
或許因為已經坦白過一些東西,他們之間的相處多了一種默契,Harry很輕易地可以接受男人的親近,比如,糾正使用魔咒姿勢時被握住的手,男人俯身查看作業時落在耳邊的呼吸,一個鼓勵的摸頭,或是落在額頭上的晚安吻……呃,似乎有怪東西混進去了。

總之,Harry逐漸習慣男人待在身邊,那股深藏在心底的迷戀越來越難以壓抑,偶爾他會出神地望著男人勾唇冷笑的樣子,望著男人認真批改作業,望著男人修長的手指輕敲桌面。越來越難以忽視的,來自心底的那種渴求。
對於榮登成為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最喜愛的學生,Harry暗自竊喜。

四年級時,Harry淡定地迎來了夢中的那場三巫鬥法大賽,這次他作為觀眾一員,同樣熱情地幫代表Hogwarts的Hufflepuff學長加油。
接著是令人困擾的那場舞會,Harry在夢境中深深的經歷那段痛苦的時期,打算什麼人都不邀請,反正這次他並不是鬥士,不需要負責開舞。

那個晚上,舞會裡的眾人都在快樂的旋轉,Harry獨自一人站在角落,直到熟悉的氣息來到他身邊。
Harry恍惚地望著那雙直視自己的黑眸,恍惚地接受了那隻手,恍惚地被拉著離開了大廳,來到了城堡外。

那時的天氣已經有點冷,Harry卻覺得手上來自另一人的溫度燙入了心底。男人拉住了他的手,他們在樹蔭和草叢的掩飾下,在月光下跳了舞。
不停地旋轉、旋轉、旋轉……就像墜入了永遠醒不來的美夢那般。
他看著男人低頭,聽著男人輕輕呼喚了他的名字,用那種低沉得令人顫抖的聲線,男人的嘴唇和體溫同樣微涼,卻瞬間讓Harry覺得像被火反覆炙烤直至溶解。

「讓我們遇見的……是命運。」男人這麼說著,修長的手指摩擦著被他吻腫的唇,「既然如此,就不要再錯過。」
Harry知道,這個男人曾經在某個時空裡成為了自己的死敵,Harry不知道夢境裡最後的劇情會是怎樣的,但是他知道,他已經無法放開現實中的這雙手。


Harry Potter和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交往的消息轟動了幾乎半個魔法界,不僅僅因為他們是師生的身分,更因為他們來自從來互看不順眼的學院,雖然從沒有人明言,但是大家都知道,Tom Riddle並非站在Dumbledore校長這邊。
面對各種質疑和阻攔,Harry卻沒有半分動搖。在某方面,他的確繼承了Gryffindor的固執和勇氣,只要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就必定會貫徹到底。



No matter.│


在五年級時,Tom Riddle公布了食死徒的存在,但卻闡明他們的組織行動並不會危害到巫師們,他們倡導改革整頓魔法界,卻是通過政治或經濟等各種和平手段。

六年級的暑假,Tom Riddle帶Harry去了屬於他自己的莊園。在七年級一開始的時候,眾人發現Harry手上多了一枚古樸的銅色戒指。

畢業之後,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辭職,帶著他最鍾愛的男孩去環遊世界。
他們踏在巴黎落著細雨的街道上,雖然行人匆匆避雨,但他們有魔咒,可以悠閒地在雨幕中欣賞景色。
他們停在塞納河邊,看著河水波瀾閃動,男人冰冷的手指落在男孩的頸肩,動作輕柔而充滿眷戀。

「你夢到了我們的結局了嗎?Harry。」
男人似乎知道男孩的夢境也同樣結束在從Hogwarts畢業後,當時他沒有問接下來的故事,現在卻忍不住想知道。
男孩愣了愣,思索著露出微笑。
「夢裡的那個你,被我殺了。」
男人挑眉。

男孩仰頭,望著那雙黑色的眼眸,他從那雙眼中看見過許多東西,溫和的寵溺的執著的,還有藏得更深的一些情感。但男孩卻仍然有著困惑,他伸出手,輕輕落在男人的臉頰上,「Dumbledore校長說,你不懂愛,所以才輸給了我。」
他們都知道,男孩說的是那個夢境裡的故事。那個身為魔王的Tom Riddle,輸給了身為救世主的Harry Potter。

男人看著男孩,他從來都無法對他的男孩說謊,縱然是甜蜜的謊言。男人的確分不清愛情是什麼,但是他知道如果失去了男孩,等待他的或許就是無邊無境的寂寞。在男人的夢境中,他也死在了男孩的咒語之下,然而卻是出於自己的退讓。
或許不是愛情,是一種更複雜的情緒。
男孩是屬於他的,他一個人的。他不允許男孩注視另外的其他的人,不論是恨或愛還是愧疚,他都要全部佔據。

慶幸的是,在這個世界,他們都還活著,他們還有更多的時間可以一起度過,慢慢去尋找更多對彼此的意義。在這個世界,他們能夠擁有彼此,而不是成為敵人。
男人突然笑了,擁住了他的男孩,在男孩耳邊低語:「你是我的,而你愛我,這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是的,我愛你。」他愣了愣,再也無法辯解。

就算Tom Riddle永遠都學不會愛,Harry也知道,他無法從這個男人身邊逃離。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早已注定,不論是他的夢或是男人的夢,他們都是屬於彼此唯一的特別。那些夢太過真實,就好像曾經發生,模糊了和現實的界線。
就算如此,Harry覺得,他愛上的仍然是這個世界的Tom Riddle,那個溫文爾雅的教授,那個壞心設下陷阱的男人,那個偶爾挑逗欺負他的暗戀對象。
如果命運注定他們要一次又一次相遇、糾纏,那麼他不會再躲避。

男人在雨中摟住了屬於他的男孩,吻上了男孩沾著水氣的唇,輾轉反覆,彼此纏綿得彷彿要將所有恨意與愛意爆發。

穿越了無數個晝夜,在他們終於能毫無顧忌擁抱的這個世界。





-END

本子資訊頁: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H6P0daLnAAWyO_Be7QWl6OAgiyy6RT_yhjv4Va-UWtw/edit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