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青春高唱著對於你的妄想躁動(中)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NC-17
注意:(望天)這是個啥都沒有只是個爆字的中篇,肉繼續在下篇啦對不起!!(哭了)
上篇請戳
下篇請戳





當真波推開房門時,映入眼中的就是這樣一副令人忍不住莞爾的畫面。
小野田用棉被將自己包得如同蠶繭,緩慢蠕動的樣子像正在爬行的毛毛蟲,還戴著眼鏡的臉深深埋在枕頭裡,喃喃自語著某種像是詭異咒文的東西,散發出陰鬱的氣息。
對於能夠看見這樣子不同樣貌的小野田,真波由衷地感到愉悅。

「坂道君,換你洗囉?」
「嗚哇啊!」小野田驚慌地坐起,一想到自己如此頹廢的樣子被看見就忍不住滿面通紅,踩下床的腳步不穩,立刻捲著棉被一起跌落到地板上,發出巨響。
「坂道君!」

小野田暈頭轉向地把掉落的眼鏡重新戴好,瞬間出現的就是真波因為擔心而湊近的臉龐,頭髮還滴著水,沐浴乳的香氣撲鼻而來,彷彿仍散發著熱氣似的。
「真真真真真波君!吹風機在櫃子上!」
「啊!好的,謝謝。」
「頭頭頭頭頭髮記得吹乾,不然、不然會感冒的!」
「嗯,我知道喔。」

真波歪頭,看著小野田驚慌失措的把棉被扔回床上,迅速地抓好自己的換洗衣物,用跑的逃離房間,全程大概只花了三秒鐘。
「那麼我我我我先去洗澡了!」

真波只能很是不解地望著小野田飛奔而去的殘影,摸摸頭,走過去拿起吹風機。
鼻子嗅到的沐浴乳味道,是甜甜的柑橘,雖然是秋冬的水果,卻不知為何給人夏天的感覺,就像小野田這個人一樣,活潑熱烈又明亮。
他曾經在離得很近的時候,於對方身上嗅到過的氣息。

在小野田平日洗澡的地方清洗身體,用著相同的沐浴乳,甚至單獨待在對方的睡房裡。真波緩慢地放下吹風機,走到凌亂的床邊,拾起剛剛被隨意扔在上面的棉被。
柔軟的棉絮,包裹著對方身軀的絲織品。
他將臉埋入其中,豪不意外又嗅到了那種淡淡的柑橘味。雖然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舉動很糟糕,但卻停不下來,那種從進門後就一直被他壓抑著的躁動,再次甦醒過來。
「坂道君……」

指尖似乎在細微顫抖著,為了迎合他內心沸騰的渴望。燃燒著身體的熱度緩緩升起,再多一點點,就會演變成無法挽回的情況了。這種感受,在前幾日的那個夜晚他也曾經體會過。
令人煩躁的青春期。
真波嘆氣,失落地放下手中的棉被,小心地將它摺好。

從進來後都沒有好好看過的房間,現在終於能夠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仔細觀察了。小野田的房間非常具有個人風格,靠近床邊的幾面牆上貼滿了各種動漫的海報,其中一幅最大的,似乎是小野田曾經向他推薦過關於某個公主的動畫。
他走過去盯著那張海報,最後撇嘴,小聲低哼:「……情敵。」

回過頭來,就能看見靠著牆壁的書架和矮櫃,動漫類的書籍佔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才是教科書之類的,矮櫃裡面擺著幾隻模型或者其他的蒐集。
和他自己的房間不同,他的房間裡不太會有這種充滿自己性格的東西,頂多就是關於自行車的雜誌比較多,並且在床頭貼了一張富士山的海報。
「不過,真的能夠從房間看出一個人的個性呀。」真波微笑著喃喃自語。這個房間給人的感覺就像小野田一樣,充滿活潑的氣息。

他在桌子邊趴下,覺得有些睡意朦朧了。
平常很少有機會這麼晚睡覺的,身為一個自行車笨蛋,晚上對他來說幾乎沒有什麼好玩的事,也不曾留戀於電視節目或是電腦,以前會玩遊戲的習慣,早在開始學會爬坡時就戒掉了。
但和小野田待在一起的時候,似乎不怎麼容易感受到時間的流逝,不知不覺早已經過了他的睡覺時間。

「可是還不能睡啊,想要和坂道君說的事……」不甘心地用臉在桌面上翻滾,真波嘆息,希望小野田快點洗完澡。
當然,他未曾想過那會是個對自己來說多麼大的衝擊。

沒有聽見腳步聲,但當自己的頭髮被輕輕撫摸時,他知道對方已經回來了。
「真波君,頭髮好像沒有吹得很乾耶?」
真波抬起頭,捉住小野田的手,眼前的畫面卻讓他不禁愣了愣。

因為已經洗完澡,小野田直接換上了有點寬鬆的睡衣,靠近鎖骨的兩顆鈕釦沒有扣好,露出剛被熱水泡過,顯得有些粉紅的肌膚,眼鏡已經摘下來了,那雙以男孩子來說過分漂亮又清澈的眼睛清晰可見,黑髮還濕漉漉地滴著水。全身像剛被煮過那般綿軟的樣子,看起來,很美味。
「欸、真波君的臉好紅啊!沒事吧?」小野田擔心地看著用自己的頭去撞桌面的真波,緊張地問。

真波仍然捉著小野田的手腕,臉卻怎樣都沒辦法從陰影中抬起來。這種滿臉通紅的樣子要是被看到,就真的太遜了啊。滿腦子瞬間充滿粉紅色泡泡的真波,有點難以克制地發出了挫敗地咕噥。
「沒、沒事吧?」
「……可以幫我擦頭髮嗎?」

小野田感到有些開心又有些難為情,第一次看見這樣子彷彿在對他撒嬌的真波,總覺得,好像有點可愛。
他讓真波鬆開手,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放到真波的頭頂上緩慢擦拭著。因為不曾做過這種的舉動,小野田的動作非常小心翼翼,畢竟在他眼裡,真波的頭髮很漂亮,微微翹著的樣子,像是風的弧度。
小野田跪在半趴於桌面的真波身後,替他擦乾頭髮上多餘的水氣,臉上一邊漾開淺淺的微笑。

真波覺得有些糟糕。
本來只因為暫時不想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臉而做出的要求,居然被同意了,而且對方還做得如此自然。頭頂感受到的輕柔摩擦讓他舒服到全身發麻,背後隱隱傳來的體溫,和頸部被對方的呼吸所吹拂的那種感覺,漸漸化為難以抹去的熱潮。
小野田溫柔地碰觸著自己的頭髮,這樣的理解也逐漸化為某種相當不妙的妄想。

如果那雙比自己要小一點的手,能夠碰觸他身體的其他地方……
真波緊緊地咬著下唇,在腦袋裡凶狠地揍了自己一拳,才勉強從那條危險的線上跨回來理智這邊。

「好了!」
總算等到這磨人的階段結束,真波鬆了口氣,終於抬起頭,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冷卻後能夠平心靜氣地看著小野田了。
真波伸出手,捉住小野田的手腕,深吸了口氣。
「坂道君,關於那件我想對你說的事……」
小野田認真地集中了注意力,專心聽著真波的話,真波因為小野田這種可愛的樣子笑了。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真波握著小野田的手指,緩緩纏繞上去,十指交扣著,湊近了那張呆愣住的臉。
「坂道君,我喜歡你。」

小野田的臉在真波注視下緩慢地染上紅暈,像是被滾水煮過般,開始散發出熱氣。手指顫抖地想要抽回,才發現早就已經被對方牢牢地鎖住,不敢直視那雙充滿笑意的雙眼,於是開始閃躲地游移。
「真、真波君說的……」

「喜歡喔,像戀人那種的,」真波微笑,額頭輕輕扣上了對方的。失去眼鏡作為阻隔,真波才發現兩人的距離原來還可以這麼近,「想要牽著你的手,想要親吻你,想要看著你的身體……想把你弄得好糟糕,讓你忍不住哭出來,各種各樣的表情。」
小野田努力將身體縮成一團,卻顯然沒有太大的作用,雙手被束縛著,連逃跑都無法做到。令人害羞的話語仍然透過耳朵進入自己的腦海,小野田第一次覺得人的聲音好聽成這樣是犯規的。

「但是,果然最喜歡你的笑容了。」
真波撒嬌似地把頭靠在小野田肩膀上磨蹭,形成幾乎把整個身體貼在對方身上的姿勢,小野田的體溫熱到就好像快要自燃,那樣的溫度卻讓真波分外喜歡。
「你呢?坂道君,喜歡我嗎?」他微微側過頭,在小野田耳邊低語:「吶、可以告訴我嗎?」

小野田用盡全力也無法在兩人之間拉開一點距離,不禁開始怨恨起自己的0運動能力,果然只會騎自行車是不行的!因為洗澡而摘下眼鏡的這個舉動,現在怎麼想都覺得有些後悔了。
朦朧的視線中,只有近距離真波的臉龐最為清晰,筆直得發亮的專注眼神,以及勾著微笑的帥氣模樣,都,太過分了啊!
「我……」
「嗯?」

小野田忍不住閉上眼睛,渾身滾燙著,甚至能感覺到熱氣從頭頂蒸騰。
他對真波的感覺?
知道能夠見面,會滿心期待;相處的時候,每分每秒都很愉快,想要珍惜著這樣短暫的時光;對彼此微笑的話,心臟跳動的旋律總是特別好聽。

「喜、喜歡真波君……不過,」小野田轉回頭,鼓起勇氣凝視那雙眼睛,「我不知道自己的喜歡是否和你的一樣,但是……只要想著再也見不到,或者被你討厭的話,心臟就會很難受。」
就如同他曾經感受過的那樣。

在IH比賽結束後,被真波冷淡對待的那段時間裡,其實他思索過,關於自己被對方討厭的這件事。但只要一這麼假設,就會像呼吸不過來似地感到痛苦。
幸好,真波後來主動的聯繫了他。
小野田深呼吸,努力地抬起頭,回應真波認真的眼神,「不想失去真波君的這種情感,或許還沒有到達戀人間的喜歡,但是,也非常的重要!」

聽到這回答,讓真波一直懸著的心臟終於落回原地,雖然仍有些失重感,但總算不再感到害怕。他扯開笑容,雙手將小野田整個人擁進懷裡。
「我好開心,謝謝你!」真波磨蹭著臉頰邊小野田的短髮,「現在的話,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小野田僵直地望著天花板,滿臉通紅,猶豫許久後,還是輕輕地將手放在真波背上。
第一次收穫到的告白,雖然對象是個和他同樣性別的男孩子,但卻奇妙的不感到討厭,甚至還有點虛榮般的開心。大概因為,這個人是真波的關係吧。
自己肯定也在不知不覺中,對他投入了相當多的情感。

「謝謝你喜歡我,真波君。」小野田微笑著,摸了摸真波的頭頂。
心中滿溢出來的這股溫暖,是由於對方毫不掩飾所吐露的話語,因為被珍惜地對待,所以也希望能夠有所回報。因此只能更緊地擁抱著這個人,在這一刻。


*


互相倚靠的時間沒有持續太久,畢竟天色也晚了。
在他們尷尬地放開彼此後,小野田像是落荒而逃地跑去準備棉被,真波則再次循環了趴在桌面上唾棄自己的舉動。

過了五分鐘後,情況又開始膠著。
真波和小野田為了誰該睡床而誰該睡地板爭執不休,小野田堅持對方身為客人當然必須睡床,真波完全持著相反的意見。等兩人終於停下來氣喘吁吁地瞪著彼此時,掛在牆上的時鐘顯示已經過了11點。

「那、那就一起睡床上吧!」小野田握拳大喊,卻在說完後愣了愣,慢慢地臉紅了。
「坂道君……」真波克制著嘴角不要彎起,最後乾脆用手摀住了嘴,面色也有些微紅,「嗯,好的!」
似乎在一瞬間實現了某種他以為還要等待許久才能達成的願望,真波在腦內悄悄地比出個勝利的手勢。

真波看著小野田哆哆嗦嗦地舖好兩人的棉被,雖然是單人床,但卻比一般的要來得寬些,兩個人躺上去完全不成問題。小野田抱著自己的那條被子爬上去,選擇了靠牆的位置,看著坐在他身邊微笑的真波,慢慢地把自己埋進棉被裡,縮成一顆球。
真波也躺了上去,側過身來面向背對自己的人。
「這是我第一次和別人一起睡覺呢,坂道君。」真波的手指無聲地點在兩人中間的空隙上,「總覺得很開心。」
「我也是……」小野田在棉被裡悶悶地回答。

小野田的手指捉緊床單,呼吸有點困難,大概因為棉被裡的空氣稀少的關係,但是害羞到全身發熱的這種反應,讓他實在沒辦法掀開棉被來面對另一個人。
畢竟才剛被認真地告白過,真波說話的語氣,在耳邊呼吸所引起的搔癢感,都還深刻地印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好開心,就像做夢一樣。」在告白之後,還能夠不被疏離,這麼近距離地躺在同一張床上。真波緩慢地勾起嘴角,食指和中指輪流地點在床單上,行走的姿勢,朝著另一人逐漸靠近。
小野田感覺自己快要窒息,或者是被全身的溫度給熱死,兇手肯定是隔壁那人太過溫柔的語氣。
真波的手指安靜地停在小野田鼓起的棉被旁。
「可以面對著我嗎?坂道君。想看著你的臉睡覺,這樣肯定能做個美夢的。」

真波的手扯住小野田的棉被,頃身過去,掀開對方其實抓得並不怎麼牢固的遮蔽物。小野田努力地將臉藏在雙手中,躲避另一人的注視,但在月光微弱的光線下,真波仍然看得清楚小野田連耳朵都紅透了的神情。
顫抖著、蜷縮著身軀,就像初生的、幼稚的小動物般。
好可愛。

心跳陡然間加速,劇烈地在耳邊發出嘈雜聲,真波忍不住俯身,手撐在小野田耳邊,湊近那張皺成一團的臉,吻落在對方臉頰上。
小野田沒有放下遮著眼睛的雙手,卻因為那個吻更加縮緊了身子。

好可愛啊。
「坂道君……」真波短促地呼吸著,「可以吻你嗎?」
真波輕輕捉住小野田的手指,一隻一隻的扳開,又一隻一隻的纏繞,握緊。小野田緊閉的雙眼終於緩慢地睜開,滿是水霧的對上另一人的。

「好想吻你,可以嗎?」
真波更加貼近了,頭髮落在小野田的臉頰邊,讓他覺得很癢,卻不僅僅只在臉頰,心臟也像是被羽毛騷擾般,產生陣陣麻癢又難耐的感受。
手指被對方仔細地扣住了,變成幾乎十指交扣的姿勢,無法逃開。

真波山岳喜歡著小野田坂道。
被如此筆直的眼神注視著,這種想法就更加地在小野田心底落地生根,埋在細緻的土壤中,似乎有誰不停地對它施以養分,渴望著它的成長。
被這樣優秀又帥氣的人喜歡著,被賦予了如此溫柔的情感,心臟變得暖和不已,眼眶卻微微酸澀。

被真波所喜歡著的小野田。
被自己一直傾慕又佩服的對象喜歡,原來會有這樣彷彿融化所有的心情嗎?
或者是……其實,他對於這份情感,也早就悄悄地在土壤中埋下了期待?

「好想、好想吻你。」真波的額頭貼上了小野田的,輕輕地磨蹭,像是大型犬類撒嬌的動作。
小野田屏息,微微施力,反手握住了真波的手指。
「這樣的我,可以嗎?」小野田苦笑著,「或許還不足夠喜歡你的小野田坂道,還沒到達你所給予的這份情感,只是這樣的程度,這樣的我,可以被你親吻嗎?」

真波愣了愣,在腦袋裡重複一遍聽見的話語,才終於明白小野田的意思。他露出了又想哭又想笑的神情,緩慢地低下頭。這次,吻終於準確地落在彼此的唇上。
「可以呦。」他摩娑著柔軟的、渴望已久的嘴唇,低語,「因為,我會努力讓你更加更加喜歡上我的。」







-tbc
對不起啦變成感情戲了!!!
不過下一章真的真的會有肉的!!!!!!
(下章邊寫邊對好基友抱怨想要埋掉真波xN次中QAQQQQ)

评论 ( 36 )
热度 ( 15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