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4)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好餓好餓正文還卡著只好短打一下!這次的腦洞略大也略短~




《不能和真波山岳做朋友》[山坂]


記者問:「真波同學,請問你的興趣是什麼?」
真波微笑,一把摟住身邊敵對學校的爬坡選手,刷的一聲拉開對方運動服的拉鍊,黏膩地湊了上去。
「我的話,最喜歡上坂道了喔!」

「……真波你這傢伙!不要弄哭別的學校的選手呀啊啊啊!」東堂一邊抱頭大喊一邊用眼角偷瞄總北某人那頭好似已經隨怨氣飄揚的綠色長髮。
小野田一臉反應不過來的呆滯著,不曉得為什麼眼角卻不由自主地開始泛出淚光。
「小野田──我們快回家!這種學校的朋友不必交啊咻!」卷島急匆匆地跑過來,想搶救那個快被帶走的可愛後輩。

「真真真真波君……應該是開玩笑的吧?」小野田有些混亂地用顫抖的聲音問。
真波側頭想了想,突然彎腰,親吻小野田的嘴唇。
「我可是超級認真的啊。」

配上了卷島繼續喊著小野田快逃的背景音,記者默默地轉回鏡頭:「今天,我們有幸目睹了兩校堅固的情誼,相信明年的高中聯賽,他們肯定會有更加出彩的表現的。」



《就算看不見也一直都在身邊》[山坂]


「坂道君,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他湊近,迅速地在對方耳朵上輕吻了一下,「我是天使喔。」
「所以請牢牢地抓緊我,別讓我飛到沒有你的地方,好嗎?」

小野田看著不再有真波山岳存在的世界哭泣。

不論是他們曾經奔跑過的坡道,或者是那之後他們去過的任何地方,都尋找不到對方的存在了。
「我明明已經牢牢抓緊,可你還是消失了。」

『我沒有消失啊,坂道君,我依然待在你存在的地方,』真波從小野田身後伸展了手臂,摟住垂著頭哭泣的少年,『只是你再也看不見我了而已。』
天使愛上了人類只能是悲劇,選擇回到天上,就再也不能見到人類;但選擇留在凡間,人類卻不能再看見他。
『但是,我會一直在這裡的,坂道君。』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繼續安靜地守護著。

一年後參加的畢業典禮;兩年後的找到第一份工作;三年後得到了升職的機會;四年後被女孩告白,但卻拒絕了;五年後換了新工作;六年後搬到箱根;七年後被母親勸說著去參加了相親;八年後仍然獨自一人去逛秋葉原;九年後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山頂哭泣,不知道其實正被天使擁抱著;十年後不再騎自行車了。
第十一年,靜靜地在他們最後見面的山坡上睡著了。

然後小野田終於又見到了天使。



《植物不能隨便種》[山坂]


小野田買了一顆種子,據說發芽後能長出不可思議的東西。

他將那顆藍色的種子埋進花盆裡,用的是營養的黑色土壤,每天辛勤地澆水,盆栽就放在陽光最燦爛的那個陽台上。每天早上起床時,小野田總會先來到那個盆栽前,撐著雙頰仔細地看呀看呀,期待能看見新抽著嫩芽。
終於在某天,他像往常一樣對著花盆說早安時,看見了藍色的新芽晃呀晃的撐破了土壤,在風中朝他打招呼。

小野田忍不住就用手指戳了戳,結果那個藍色的小東西又縮回土裡去,差點讓他當場哭泣。
「對對對對不起──請你快點出來吧?吶、我期待你很久很久了呀──」

藍色的小東西像是聽懂了小野田的話,再度將藍色的芽伸出來,迎風招展。
小野田撐著臉頰,側頭,嘿嘿嘿地笑得開心。
他給他心愛的植物取了個名字,真波山岳,和小野田坂道非常搭配的名字。

那之後,藍色的新芽越抽越長,在某日,終於長成了不可思議的東西。
像是植物又不似植物的小東西,最喜歡的新住居是小野田坂道的頭頂。
小野田有些喜歡卻又有些困擾,被自己所種出來的東西愛慕著什麼的,實在有點挑戰神經。不過每天被那個只有十公分高,只穿著小短褲就跑來跑去的小小生物告白,卻並不令人討厭。

當然小野田並不知道,所謂魔豆的生長期是多麼恐怖的一種東西,在一個月後被已經長到比自己還要高的植物給壓倒,那是當時的他完全沒考慮過的事情。




-tbc
這次都是些詭異的東西嚶嚶嚶(沒救的腦洞
求大家和我聊山坂Q艸QQ(寂寞孤單冷

评论 ( 20 )
热度 ( 6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