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青春高唱著對於你的妄想躁動(上)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NC-17
注意:想寫肉所以...but不小心爆字所以...然後就分了上下所以...下篇才會R18吧(掩面)發外面試試看啥都沒有的上篇會不會被和諧(?)
中篇請戳
下篇請戳






《青春高唱著對於你的妄想躁動》(上)



「嗚哇啊!別拿出來啦白癡!」
「哈哈哈你居然帶這種東西來學校啊!」
「快給我看看呀……」
「笨蛋呀不過才這種程度在興奮個什麼勁……」

少年搖晃著腦袋,從深層睡眠中被吵醒,才發覺原來課堂已經結束了。身後幾個班上的男同學圍在一起吵鬧嘻笑著,女生們卻反而閃到了遠處,露出滿臉通紅想要責罵卻說不出口的那種神情。
「你們在講什麼東西呀?」少年打著哈欠起身,繞過課桌來到那群人身邊。
「噢!真波你終於醒了啊!」
「噗,快給他看啊……」
「笨蛋,就算是真波肯定也看過這種東西的好吧?」

被攤開在眼前的是一本雜誌,女性穿著極度暴露的衣著,擺著搔首弄姿的體態,化著美麗誘惑的妝容。
「喔喔──原來是A書啊。」真波恍然。
「嘖,你這傢伙居然沒半點反應啊?一點都不有趣。」
「本來就不有趣嘛,」真波嘟囔著,轉過身準備回去了,「話說這種東西趕快藏好吧,老師不是都快要進來了……」

這麼說著的時候,正好上課鈴響起,以嚴厲出名的語文老師一腳跨進教室,銳利的眼神瞬間射向幾個群聚的男孩子。
「你們手上的東西,交出來,沒收!」
「嗚哇啊真波你這個烏鴉嘴!」

真波聳聳肩,手撐在頰邊看向了窗外的景色,天空是亮麗的藍,幾朵白雲隨著風緩慢飄移著,正好是適合爬坡的日子。果然對於他來說,還是大自然要比人類有趣得多啊。


*


使盡全力踩著腳踏板,風聲自耳邊呼嘯而過,汗水沿著面頰滑落,卻抽不出空檔將之抹去。手套因為過於阻礙再度被他塞進口袋,每根指頭都緊握了把手,感受每一次自車體傳來的震動,齒輪磨合的噪音,輪胎擦過柏油路的沙啞,以及目光所及的天空。
山頂的風景自眼前劃開,剖出整片整片的翠綠和藍,胸口隨著每次喘息而抽痛著,呼吸進入胸腔的空氣熱烈又歡愉。
他所享受的即是這一刻,比任何人都要早攫取的這份美麗。

「果然……真波君……真的很快呢……」
另一輛自行車停在身邊,伴隨著另一人斷斷續續卻充滿雀躍的話語。
他倚著自行車偏頭,微笑,「但是,坂道君也很厲害,始終都跟緊著我。果然很恐怖啊!」
「欸欸欸?」這種從沒想過的形容詞被安放在自己身上,讓少年很是無措。

周末晴朗的天氣,對癡迷於自行車競技的運動白癡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日子,因此就算相隔遙遠,同樣都是爬坡選手的兩人約出來騎車這樣子的日常,已經逐漸成為在他們生活日曆中的一部份。
「開玩笑的啦!」真波用充滿趣味的眼神盯著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小野田,「你一直都緊跟著我,讓我很開心啊!」
他所喜愛的這片美景,雖然想要獨佔,但假如有另一人能夠同他分享,那肯定會成為某種截然不同的喜悅。山頂的風總是顯得安靜又孤寂,然而只要這個人加入,風聲就會開始歡騰熱鬧起來。就彷彿對方那種始終燦爛的笑容,以及不論怎麼打擊都頑強堅韌的精神。

小野田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露出略顯傻氣的笑,「我才是,能和真波君一起爬坡,很開心!」
「咦?每次都很開心嗎?」
「是的!雖然爬坡的時候都會很開心,但因為是和你一起……所以、總覺得,那種爬坡的快樂,能夠被理解呢!」
真波眨眼,「坂道君,說出了我想說的話呀。」
「欸?」
「果然,我又輸了啊。」

真波仰頭望著天空嘆息,耳邊是對方困惑又滿含歉意的詢問,待他回過頭,見到的是對方小心翼翼又慌張的樣子,像極了某種毛茸茸的小動物,真的很有趣。
又圓又大的眼鏡雖然有些土氣,但放在那張仍然稚氣的臉上卻格外適合,那雙總是充滿精神的眼睛,黑色的短髮,以及看起來很好摸的乾淨的額頭。身材有些瘦小,卻因為長期的訓練已經形成了看起來精實很多的曲線。
沿著頸部滴落的汗水,滑進了被緊緊包裹的運動衣內。
真波咦了一聲,伸手扯住小野田的領子。

「真、真波君?」
「啊、因為,裡面是白的呢,」真波一臉新奇的湊近,看著對方衣領底下細微的皮膚色差,「和脖子的顏色不一樣。」
「欸?啊啊、因為,最近的陽光比較大,而且練習的日子也不知不覺變多了所以……」小野田感覺臉頰升起了熱氣,竭力克制自己因為對方過近的臉龐而後退的衝動。
「原來是這樣呀……坂道君的皮膚似乎比較敏感呢。」真波拉著對方衣領上的拉鍊若有所思,自己的話,並沒有那麼明顯的色差。

「真、真波君是不容易曬黑的體質?」小野田緊張地向後仰,雙手有點不知該放在何處地掙扎著。
「好像是的。吶、我可以拉開拉鍊看看嗎?」真波微微俯身,對上那雙明顯已經開始混亂的眼睛,「因為,很好奇呀,我沒有這種顏色嘛。」
「可、可是!脫、脫衣服這種事……不對、那個……」
「欸──明明之前我騎車的時候偶爾會拉開拉鍊的啊?坂道君看過的吧?」

腦袋過熱的小野田揮舞著雙手,努力回想起騎車時的真波。的確,偶爾可以看見那身敞開的、隨著風飄揚的運動上衣。
「因為是運動衣,跟衣服不一樣的啦!」
不,就算是普通的制服似乎也看過真波解開扣子呀。小野田邊回憶邊在腦袋裡無力地反駁。
「總之,借我看一下吧坂道君──」
真波微笑著,刷的一聲拉開了小野田的運動衣。

的確因為日曬的關係,從鎖骨以下的肌膚顏色是更為稚嫩的白,和露出衣服外那種健康的小麥色有著明顯的色差。
真波認真研究著,目光卻不由自主地往下,來到似乎淺淺起伏著的腹部,底下小小的肚臍和腰線。
「坂道君其實很瘦呢……」
「真、真波君,可以了嗎?」小野田緊緊抓著運動衣,目光注視著真波那隻越來越近的手,直到落在自己腰間。

「真的很瘦耶,不過,肌肉很柔軟喔。」真波看著小野田害羞到皺成一團的神情露出微笑,總算縮回那隻騷擾對方的手,替小野田收好衣服,拉起拉鍊,「話說,我好像是第一次看見你害羞的樣子呢。」
「真波君……」
「對不起呀,讓你困擾了嗎?」真波拉起小野田的手指,摩娑著對方指節間的細繭。
「不會的,因為是真波君呀!」小野田微微偏頭,露出那種彷彿託付了所有信任的燦爛笑容。

真波頓了頓,握緊了小野田的手嘆息。
「果然和坂道君在一起,真的真的……很開心呀!」
被這種明亮如陽光的眼神注視著,心底會逐漸感受到溫暖,嘴角總是不自覺地勾起,雀躍得幾乎能夠展翅飛翔。
只有和這個人在一起。


*


他在夜裡驚醒,急促的喘息和過快的心跳令他不自覺地捉皺了胸前的睡衣,黑暗的房間裡,唯一的光線來自窗外那輪又大又圓的明月。
他遲鈍地回憶著適才的夢境,手指緩慢地碰觸自己的嘴唇。果然這樣才有真實的觸感,夢裡的一切僅僅只是虛幻罷了,然而雖然只是想像出來的情節,卻莫名地讓人留戀不已。
「為什麼是坂道君……?」

被他擁在懷裡的少年,近到可以看見對方頭頂的髮旋,總是戴在臉上的那副眼鏡被他伸手取下,距離對方的臉龐,不再有所阻隔。於是他俯身,吻了上去。
雖然夢裡感受不到滋味,卻令他滿心歡喜。
少年的制服被他拉開,露出鎖骨和底下有著些微色差的肌膚,和白日所見一模一樣,急促起伏著的胸膛被他撫摸、親吻著。

心臟在燃燒著,熱度像要毀滅一切,深深埋在軀體裡的某種渴望逐漸甦醒,呼喊著、躁動著、祈求著。
想要碰觸這個人,想要擁有這個人。
他不曾體驗過的情感,那種快要滅頂的情緒令他幾近窒息,害怕的同時也萬般雀躍。
他努力回憶著夢境,於是那種還揮之不去的熱度又開始蔓延,呼吸變得短促,心跳加速。身體開始有著某種難以啟齒的需求,一陣陣地淹沒他。

青春期的某種變化,第一次在他的身上發生。
「糟糕透了、哈,」他無力地將手伸進棉被裡,瞪向天花板,腦中卻不由自主地浮現了某個人的笑顏,「真是最糟糕的情況了……」

「坂道君啊……」
白天對著那人的惡作劇,終於遲到地報應在自己身上了。


*


「哇!你居然又帶了這種東西來?」
「當心又被沒收啊!」
「不會啦!這次一定會很小心的,你們快看啊這是我女神……」
「旁邊這個可愛型的比較讚啦!」

少年從朦朧的睡意中醒來,緩慢地睜眼。因為昨晚莫名其妙的夢境和導致他幾乎整夜沒睡的躁動,讓他從早上第一節課就開始趴下,直到剛剛才被後方傳來的嘈雜聲吵醒。
他伸了個懶腰起身,走過去看後面那群男同學在做什麼。
「喔!是真波,你又睡了整節課了耶!」

「你們在看什麼啊?」真波湊近,視線落在那本被攤開來的雜誌上。和上次的情形有些類似,看來他的同學又不死心地帶著違禁品來學校了。
「真波你這傢伙上次居然沒有半點反應,這次我可是帶了我的女神來了啊!」其中一個男同學用手指著某頁,「看!夠棒吧!」
「喔──」真波搔搔頭,「是挺美的啦。」

「你居然還是……」男同學顯然因為真波的毫無反應遭受到挫折,「那你的對象到底是哪種啊?給我說啊啊啊!」
「對象?」
「笨蛋!當然是自慰的對象啦!」旁邊幾個人嘻笑地補充,引來附近女孩子的怒目瞪視。

「對象的話,當然有的啦,而且還很可愛。」真波抬起頭一邊思索,腦中一邊浮現出昨夜夢中的場景。
「果然你也是有的啊!」
「誰誰誰?該不會是班上的女生?」
「笨蛋,我們班哪有美女呀?」說了這句話的男同學立刻收到隔壁幾個女孩的憤怒眼神。
「不是我們班的人,」真波眨眨眼,「不過……這個是秘密。」
「哈?真波你休想逃過啊快說──」

真波迅速地跑回前排的座位,時間算得剛剛好,上課鐘正好敲響,那個上次才剛沒收一本限制級雜誌的語文老師又踩著點走進教室。
「你們這些學不乖的……交出來!」
「不嗚嗚嗚嗚我的女神──」

真波聽著後方吵鬧的聲音勾起嘴角,悄悄地拿出手機敲打按鍵,發出一則訊息。
『坂道君,這個周末可以去你家住嗎?』


*


一個禮拜的時間,足夠讓他好好調適心情,想明白那股莫名的躁動究竟意味著什麼。然而當他站在對方家門前,按下門鈴的那瞬間,心跳仍然劇烈得像是要跳出胸腔。

「真波君,你來了!」
小野田穿著簡單的帽T和休閒短褲拉開門,露出滿心喜悅的笑容。從上了高中才開始交到朋友的他,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會來自己家過夜,一直到IH結束後鳴子和今泉才來過家裡玩耍,因此當他知道真波打算在自己家住一晚後,高興得幾乎難以克制,一整週都掛著傻傻的笑容度過。
「坂道君……」
第一次面對這麼熱情的小野田,真波有點難以招架的被拉住拖著走,心理建設還未完全就被拉著踏進對方家裡。

「今天媽媽正好和附近的阿姨去溫泉旅行了不會回來,爸爸還在出差,所以家裡只會有我們兩個,啊、你吃過晚餐了嗎?冰箱裡還有剩下的咖哩,熱一熱就可以吃了。」
「我吃過了哦,坂道君,」真波笑瞇瞇地回應,腦袋裡的思維卻開始朝某條危險的道路拐彎過去,一方面慶幸著能夠兩人獨處,理智上卻在高喊著危險的警訊,「你吃了嗎?」
「吃過了!」小野田突然地回過頭,目光閃亮地捉住真波雙手,「吶、真波君,怎麼會突然想來我家住呢?」
真波不著痕跡地把頭往後仰了一點,覺得這距離似乎有點不太妙,「嗯……因為想和坂道君聊些事情?」

「嗯!沒問題的,不管要做甚麼都可以的!」
看著小野田這麼興奮的樣子,真波要很努力才能在腦海裡擦去剛剛對方說的那句毫無防備的話語。
「在此之前……那個、八點的時候,可以陪我一起看電視嗎?」小野田嘿嘿地笑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最近正好在追某個動畫,今天正好是完結篇了所以,如果你能夠一起看的話……」

「沒問題的!不如說,只是這樣的話我就安心了呢。」真波悄悄地鬆了口氣。
「咦?」


*


於是在九點之前,他們始終相安無事地待在客廳裡轉著電視,一邊閒聊關於動畫的話題,當然大部分是小野田在講,真波負責聽著。即使如此,光是凝視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就能讓人心情愉快。
「真波君,要在我家洗澡嗎?」
「麻煩你了,我有自己準備換洗衣物。」
動畫結束後,小野田帶著真波來到二樓介紹自己的房間,並且把浴室的位置也說了,讓真波先去洗澡。

看著寂靜下來的空間,小野田緩慢地舒了口氣,抱著棉被趴在床上翻滾。
雖然一直沒有表現出來,但他其實非常緊張。第一次有朋友要在家留宿,偏偏正好爸媽都不在,總是在擔心自己招待不週等等。
「真波君,會不會覺得和我一起看動畫很無聊呢?」小野田把臉壓在枕頭上輕聲嘟囔,手指捉緊床單,「總覺得……」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似乎對方的神情一直都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

小野田覺得胸口有些悶,心情難受。
因為對方是真波山岳,所以才會在意。
第一次遇見的時候,就出乎意料地解救了他,後來一起爬坡,成為朋友,更是在一年級的IH比賽上成為對手。能夠以電話聯繫著彼此,就覺得開心,之後還能夠偶爾約出來爬坡,更讓他覺得無比喜悅。
不希望這個如此優秀又親切的人討厭自己,只要看著對方那種因為爬坡而露出的笑容,彷彿自己的疲憊也都能一掃而空。

在騎乘自行車以外的話題,難道就真的沒辦法產生共鳴嗎?
但是就算真波說的是關於課堂的事、同學的事、社團前輩的事、甚至是青梅竹馬的事,他都仍然聽得很開心,那是另外一部份他所不理解的真波山岳,也是他平常難以接觸到的。

所以急著把自己的另外一面介紹給對方,難道是錯的嗎?
小野田趴在枕頭上,突如其來地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厭惡中。





-tbc

不過就是想寫個小肉~
想寫個肉~
寫個肉~
它就不受控的爆字了~
爆了個字~
爆了字~
好虐哦~~~~(用唱的)

评论 ( 21 )
热度 ( 17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