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DRRR!!][青帝]底線

作者:冰瑚
衍生:DuRaRaRa!!無頭騎士異聞錄
配對:青帝
分級:PG-15
注意:2010年舊文搬運,小說八卷後妄想。




《底線》


「話說,帝人學長自己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車輛仍在行進之中,後座的少年打破了沉默的氣氛。他取下一直綁著的藍色布巾,那張稚嫩的娃娃臉盯著身旁的另外一位少年。
「什麼意思?」手中拿著紗布,正準備自己包紮的帝人愣了愣。

青葉笑了笑,搶過了帝人手中的紗布和藥水,擅自在手上受傷的地方滴上藥水,替帝人包紮傷口。這樣輕巧熟練的動作,帝人看著,不禁有些恍然,明明不久之前,他才這樣子替青葉包紮過。
──現在,傷卻是在自己身上了。

「我的意思是,學長如果自己跑到外面去住的話,是不是太危險了?」
青葉緩慢細心地在傷口處纏上乾淨的紗布,頭沒有抬起來的繼續說。
「畢竟呀,學長可是有著一張娃娃臉哦?如果自己到漫畫茶屋之類的地方去住,搞不好會被誘拐走之類的吧?」紗布繞了個圈,最後打上了簡潔可愛的蝴蝶結,「要是Dollars的老大因為住在漫畫茶屋而被誘拐走,那樣可不太好吧?」
帝人皺眉,抽回了手,看著青葉抬起頭緊盯著自己的眼,「要說娃娃臉,青葉才更誇張喔?跟我走在一起,你還有可能被認為是國小。」
「學長好過份──但是,剛才的問題沒有回答吧?」

帝人偏過頭,看著車窗外面飛逝的風景。
「我沒問題的。」
因為他還不能倒下。
他還必須要建立起能夠讓原園杏里和紀田正臣能夠快樂生活著的池袋,回到從前,那段平靜安穩的時光。只不過是如此簡單的願望而已,帝人面露微笑地想著。

青葉支著下巴,看著身邊不知道正想著什麼,而露出些許違和笑容的龍之峰帝人。
果然很有趣。
有這樣的人在,池袋一定會變得非常非常的有趣吧!

於是青葉嘴角微彎,用著柔和的嗓音說:「果然,我很喜歡學長喔!」
帝人看著車窗上的倒影,看著青葉的神情,眨了眨眼,「那麼,青葉知道哪裡有漫畫茶屋嗎?」
被逃掉了呀!青葉心想,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的燦爛。

──就是這樣,才會顯得更加刺激呀!帝人學長,請再露出更多更多,更多有趣的表情吧?讓我儘可能的挖掘更深,至於紀田正臣和原園杏里,全部都不重要。
──現在的學長,只要有我就夠了,對吧?


*


行駛在池袋的車子,最後停在一條不起眼的街道上,轉角佇立著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書店茶屋。
帝人剛要走下車,手腕就從後面被人拉住了,轉頭,果然是那張足以讓人錯認年齡的娃娃臉,正露出無辜的笑容。
「果然沒辦法呢,放帝人學長自己一個人住什麼的。」
「欸?」
「因為,學長這麼可愛,要是一不小心發生什麼事,我要怎麼辦才好呢?」他微笑著,壓低了嗓音:「難道要就這麼讓出Dollars這片無色的海洋,被染成青色嗎?」

帝人僵直著手臂,沒有回答,那雙眼睛卻漸漸地暗沉下來。
「所以呀……」青葉笑著,轉過頭對著車子裡面喊:「喂!我要和首領一起住幾天喔!我爸媽那邊就麻煩你們幫忙頂一下吧,我會說我在你們家玩。」
「沒問題!」
「錢有夠吧?小心點。」
「笨蛋,是首領要小心點!」

帝人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青葉走下車子,手上只帶了個簡單的背包,微笑地站到自己身邊。
「不過學長,你有帶衣服嗎?」
「我……」
「啊!你們幾個,」青葉再次對著車子裡面喊:「等下回自己家裡去拿一些學長可以穿的衣服來吧!因為學長現在不能回家,所以麻煩了,盡量合身一點。」
車子裡頭傳來了起起落落的應答聲,車門關上,車子迅速地開走了。青葉向前邁步,一邊回頭,對著仍愣在原地的帝人伸出手。
「走吧?學長,我們先去開個包廂。」

總覺得有哪裡說不出的彆扭,帝人猶豫了一會,露出很勉強的神情伸出了手,「你確定要一起住?可是家裡不是還有家長嗎?」
「不要緊的啦!因為我一向是乖孩子的榜樣,所以爸爸媽媽很相信我。」稚嫩的臉龐加上滿面燦爛的微笑,讓青葉的說法十分具有說服力。當然,前提是在還未真正認識這個人的情況下。
「……我覺得,青葉學弟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存在。」
「哪裡,一點都比不上帝人學長喔!」

兩人走進不算大的店裡,在櫃檯前訂下一間包廂。負責人多掃了兩個人幾眼,雖然看起來都還是學生,但其中一個身上有著明顯又悽慘的傷。對於這種麻煩的情況,對方並不打算多問,很俐落的給了他們鑰匙。沒有在歲數上多問這一點,很符合帝人希望找的暫時居所。

「學長有哪些想看的書嗎?可以拿進去。」青葉站在書架旁邊,隨手拿起幾本雜誌。
帝人沉默地搖搖頭,走向包廂的位置。青葉聳聳肩,踏著輕快的步伐跟上去,手裡還是順了幾本書。

用鑰匙打開房間,裡面的擺設十分簡單,兩張大沙發跟矮桌,地上鋪有地毯,一旁的小型置物櫃上放著輕薄的棉被,最上層還附有一些飲料零食。青葉歡呼一聲,迅速地衝向柔軟的沙發,沒有形象地躺上去,背包就這樣被他丟在一邊。帝人看了他一眼,也坐到沙發上。
「啊!對了!」青葉突然正坐,開始翻找著背包。
「怎麼了……」

帝人看見青葉從背包裡拿出什麼,就閉上了嘴巴。那是紗布、繃帶和OK繃。
「因為剛剛只幫帝人學長包好手而已,可是臉上還有傷呢!真是可惜,明明之前的才剛痊癒……」青葉有些不滿地抱怨,手上卻自動自發地轉開消毒藥水,用棉花棒沾了點,輕觸帝人的臉頰。
臉頰上的刺痛感以及吹拂過的熱氣讓帝人微微皺眉,不適應這樣的距離,不適應被這樣的對待。除了紀田正臣是青梅竹馬以外,從來沒有一個不熟識的人會這麼親密的靠近自己。

「我說……帝人學長!」青葉停下手邊的動作,臉上嶄露微妙而古怪的笑,「學長,你要是再繼續後退,會變成很糟糕的姿勢哦?」
帝人有一秒反應不過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接著回想起兩人是在沙發上,帝人因為青葉一直靠過來而退到了沙發邊緣,仰躺著的姿勢,對比青葉彎腰的姿勢。

帝人用了另外兩秒沉默,接著伸手握住放在桌子上供人寫字用的原子筆,抵在青葉的脖子上。
「謝謝你幫我包紮,青葉。」柔和的嗓音,如往常少年特有的青澀那般,「但是,我覺得,有些不能忍受的事果然還是不能忍受的。青葉不想受傷的話,還是起來吧?」
青葉笑了笑,退回到原來的位子,撕開綴著小花風格可愛的OK繃,貼在帝人受傷的臉上,「真是,拿學長沒辦法。」

帝人沉默地把筆放回桌面,腦袋中靜靜思考,要是讓茶屋裡的筆沾染上血跡,不曉得需不需要多餘的賠償?





-END
大概沒有後續啦。
仍然是搬運~~(有小修)

评论
热度 ( 5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